反派洗白指南[穿书]

第四十三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桃灼灼 本章:第四十三章

    顾枕澜听得一皱眉,忙道:“你先别慌,究竟怎么回事?带我过去。”

    原来,顾枕澜走后不久,阿霁就忽然莫名其妙地晕倒在了院子里。这可把顾静翕吓坏了。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将师兄一个大男人硬生生地叼回了床上。

    此时,阿霁就在顾枕澜的床上好好地躺着呢。

    顾枕澜路过房间途中,发现地上居然还躺着一个人。他定睛一看,发现这可不是他带回来的那个林清么。顾枕澜脚步一顿,问顾静翕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顾静翕道:“他啊,他也晕倒了。可是我拖完师兄,就没力气再管他了啊。”

    顾枕澜顺手将林清一起拎回房间,给他嘴里塞了一颗幽兰生,然后转头去看阿霁。阿霁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不过脉搏平稳,体内的真元流转也正常,硬要说哪里不对的话,也就是稍稍有些虚弱而已。顾枕澜的脸色愈发凝重起来,顾静翕忐忑地在一旁看了半天,直到顾枕澜轻轻叹了口气,她才敢小声问道:“师兄究竟怎么样啊?”

    顾枕澜迟疑了一下,道:“看不出有什么大碍。”

    顾静翕松了口气,登时又眉开眼笑了。

    顾枕澜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啊,就不学无术吧。病重不要紧,可是看不出才吓人。因为你连症都对不上,还谈什么下药?”

    顾静翕的脸色顿时变了:“师父,你说话怎的不能一次说完?”

    此时,顾枕澜的脸上是少有的肃然神色,他沉吟半晌,对这房里除了自己以外,唯一还能动弹的那只活物道:“你去……”话到嘴边他又摇了摇头:“不妥,你不能去,你就给我找张纸来好了。”

    顾姑娘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不多时他就叼来了文房四宝,在顾枕澜面前一字排开。

    只见顾枕澜运笔如飞,发挥了一个专业灵魂画手的水平,宣纸上顿时多了几笔墨迹,如果仔细看看的话,大致能分辨出来是个人。顾枕澜弹了弹那张纸,便真的有个人从上面站了起来,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丑。

    ……行吧,不是有点儿。

    顾姑娘目瞪口呆:“师父,你这还没我用后腿画的好看呢!”

    顾枕澜恼羞成怒:“你懂个屁,中看不中用。”然后他正色对那“人”吩咐道:“去找穆震,叫他给我请几个大夫来。”

    在修真世家找大夫,顾枕澜这个要求实在有点强人所难了。要知道他们修士一般不会生病,就算生病了一般人也看不了。只不过顾枕澜到现在还保持着作为一个普通人时,有病上医院的习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

    不过,穆震还真挺神通广大的。他虽然觉得疑惑,但是没一会儿功夫,便真的找了个白胡子大夫来。

    那老爷子可能是一路乘着剑飞回来的,一直到了顾枕澜的院子里,他的腿还在发颤。穆家的两个弟子一左一右地架着他,穆震和傅其宗紧随其后。穆震一见顾枕澜便疑惑地问道:“顾掌门,可是出什么事儿了?”

    顾枕澜此时没心情对他解释,只简短地道了一声“是”,便急着将大夫请进了房间。

    那位长着三缕稀疏的山羊胡子的老爷子,战战兢兢地给阿霁把了脉,之后也是一脸的百思不解。他又转脸去看了阿霁身边的林清,脸上的疑惑神色就更重了。

    顾枕澜尚未说话,穆震便催促着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夫有点害怕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这位后生的脉搏平稳有力,不像是有大碍的样子。不过我听说他是忽然昏倒的,那是不是中、中、中邪了?”

    他作为一个顾枕澜眼中的科学工作者,看了这么久就得出了这一个毫无依据的猜测,顾枕澜也是服气得很。他看向大夫的目光便不免带了几分谴责,于是那老爷子更害怕了。

    顾枕澜心累地深吸了一口气,耐着性子道:“我这徒弟天生就是个辟邪的,而且,说句不怕托大的话,什么妖魔鬼怪这么不开眼,敢在我面前造次?”

    穆震附和道:“自然是没有的。”

    于是老爷子心里更没底了,连忙硬着头皮改口道:“那、那就是中、中、中毒了。”

    顾枕澜尚未说什么,穆震就先炸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穆家有人要害这孩子?!”

    顾枕澜皱了皱眉,拦住了暴躁的穆震:“你冷静点,想要给修士下毒不是不可能,但是讲究比较多,不是什么人都做得到的。首先有一条,就是下毒者的修为必须要比对方高,才有可能成功。且不说你们家比他修为高的有几个人,就说他自打下山以来,几乎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也没有人有这个机会。”

    顾枕澜转过头,问那老大夫道:“中毒,你可能确定?”

    老爷子看起来都快哭了,枯瘦的脑袋摇得波浪鼓似的:“这只是在下初步判断出的一种可能性而已。”

    一旁的傅其宗笑出声来:“中邪,中毒。你怎么不说是水土不服呢?不过顾掌门,贤徒从小在天机山长大,可能对我们东海这边的气候,确实不太适应。”

    顾枕澜冷冷看了他一眼,反唇相讥道:“你们东海?据我所知,道友来到东海也不过比我们早上一个月而已,我看你的修为还比不上我家阿霁,可也适应得挺好的。”

    那老大夫犹犹豫豫地各自看了顾枕澜和傅其宗一眼,道:“你们修士的事我不懂,但是这位公子究竟有没有中毒,我倒是有些办法,就是不知道列位可愿让我一试?”

    穆震不置可否,傅其宗嗤笑了一声。顾枕澜想了想阿霁目前,的情况,一时半会儿大概好不了,却也不会更坏了,死马当活马医也未尝不可,万一能找到问题的症结呢。想到这,顾枕澜点了点头:“可以,您试吧。”

    老大夫点了点头道:“我还需要一些东西。”

    人家师父都没什么意见,穆震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穆震忙叫两个弟子按照老大夫的吩咐下去准备,那老者却道:“不必这么麻烦,拿两个盆子来就好,其余的便是一味药,非得我亲自熬不成。”

    那老大夫出去了约莫半个时辰左右,便端着碗黑黢黢的粘稠物体回到房里。顾枕澜看了那碗东西一眼,实在没法掩盖脸上的嫌弃神色,索性也就不费这个劲了。他皱着眉头问道:“这东西不会是给我弟子喝的吧?”

    老大夫惊讶道:“当然不是,这怎么能喝!”说着,他将那东西往顾枕澜面前递了递:“您若是不放心,可以先看看。”

    顾枕澜打眼一看便知道那玩意是什么熬的,只不过那配方他从未见过,更不知道是什么用途。他草草拱拱手:“不必了,您请吧。”

    只见老者将那碗里的东西围着阿霁淋了一圈,一碗药便只剩一个底儿了。等到药汁蒸腾得半干了,他又碾了阿霁的一根头发,轻轻放进碗里,等着它跟那药慢慢融在一处。

    顾枕澜不明所以,只是出于本能地一直盯着那碗看。然后,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待阿霁的头发完全融在药水中后,那黑黢黢的东西竟变成了一种柔和的棕色。

    “怎么说?”顾枕澜紧张地问道。

    老者掳了掳胡子,脸上现出一种为难的神色。

    顾枕澜登时肃然道:“老先生但说无妨,我可保你无事。”

    老者连连摇手:“不不不,这位仙长误会了。”

    老大夫叹了口气:“从这后生的情形看来,他可以说是中毒了,也可以说没中毒。”

    顾枕澜:“……”他家阿霁果然不同凡响,中个毒都是薛定谔的毒,跟那些凡夫俗子就是不一样!

    老大夫觑了一眼他的脸色,继续道:“这后生查不出中毒的迹象,倒不是药物或者下毒者手法高明,而是……”他顿了顿,斟字酌句地总结了一句:“他身上带着种跟此地相克的东西,老夫才疏学浅,无从辨认,但大抵可以担保,这少年一旦离开此处,便无碍了。”

    顾枕澜若有所思,傅其宗幸灾乐祸道:“难为老先生为您铺了这么大个台阶了;他这不是水土不服又是什么?”

    顾枕澜来没来得及开口,那老大夫便一本正经地解释道:“非也,非也。水土不服乃是……”

    大概人年岁渐长就是有些唠叨,他足足念了半个时辰,翻来覆去地将“水土不服”四个字给傅其宗透彻地讲解了一通,听得傅其宗脸都要绿了。顾枕澜看得十分有趣,直到老先生说不动了,才亲自将他送出门外。

    酬劳之类的穆震自有安排,不必顾枕澜操心。

    回到房中,顾枕澜愁眉苦脸地看着昏迷不醒的阿霁,直枯坐到了月悬中天。他心里有些为难:本来到穆家来,是为了寻那块能开启溯源卷的天青石,好救阿霁性命;可是现在他石头没找着,阿霁倒先病倒了。若要继续找下去,他自己都拿不准他这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顾静翕乖巧地在顾枕澜的膝头盘成一个毛团,问道:“师父,咱们是要回去了吗?”

    顾枕澜轻抚着她的毛,道:“……好,宜早不宜迟,我们这就走。”

    既然做了决断,顾枕澜二话不说便开始收拾东西。这一路上都有阿霁将他们打点得井井有条,这回轮到顾枕澜自己,难免有些手忙脚乱。他才将行李打包到一半,便听得三声叩门声。

    顾枕澜手上动作一顿,门外那人便道:“顾掌门,是我。夜半三更讨扰您了,万望见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反派洗白指南[穿书]》,方便以后阅读反派洗白指南[穿书]第四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反派洗白指南[穿书]第四十三章并对反派洗白指南[穿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