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春

第99章 容易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第99章 容易乱

    黄兴一案最终结果魏凌不痛不痒挨几下板子就没事了已经让很多人吃惊, 毕竟这等于是赤、裸裸地表明朝廷的态度—就是黄兴的死等于白死。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lwxiaoshuo。 首发

    谁想这件离奇的事还没有让百姓们从八卦中回过神来,江沐尘与关欣怡被赐婚的消息更是令人惊奇。

    江沐尘在京城中是出了名的集家世、学识、品行于一体的美男子,即便他已经是“大龄男子”, 家中有待嫁女一直盯着他的人家也不计其数,结果便宜没被他们这些没少因为争好姑爷而面红耳赤的人家得着,却便宜了个外乡人,好多人家都气得眼红了, 很多女人们背地里伤心地偷偷掉泪。

    “哼,这下不知道江二那小子后不后悔以前眼光太高,被赐婚的这个哪里比得上京中的大家闺秀!”

    “老爷,你就别气了, 咱女儿已经说到般配的人家了,还盯着姓江的那小子作甚?”

    “我没生气, 我是幸灾乐祸!”

    “幸灾乐祸什么?人家虽出自小户, 但她爹可是刚被封侯。”

    “一个闲散侯爷而已,连上朝资格都没有!”

    “但老爷别忘了他是因为什么被封侯的!”

    目露轻视的中年男人立刻说不出话了,对啊,一直嫌弃人家乡下来的, 成了侯爷也是什么实权都没有,于是他打心里就没看得起过关家父女,此时被妻子一提醒,一直被忽略的地方立刻涌入脑海。

    关二河是因为皇长子被封侯的!只要皇长子在一天,就没人能欺负到他头上,若有朝一日皇长子……男人神色一凛, 忙道:“听说关家马上要入住新居,知道哪日搬吗?快去备份厚礼!”

    妇人闻言忙道:“妾身这便去。”

    不光这一个曾肖想江沐尘当姑爷的人家这般酸溜溜兼幸灾乐祸,很多人家都这般,过完嘴皮子瘾后想到皇长子那层立刻又正视起来准备祝贺人家乔迁新居的礼物。

    若说还有打心里看不上关家、不屑去恭贺人乔迁之喜的人家在得知皇宫送去关家一箱箱的摆件与赏银后立刻收起轻视的嘴脸,也开始命管家去准备礼物。

    并非所有官员搬新家时皇宫都会捧场,确切地说很少有人会有此殊荣,而关家这次,不但皇帝赏了很多价值连城的宝物,太后也赏了很多首饰挂件。

    皇长子虽刚回宫不久,但也送了关家贺礼。

    等于是皇宫中除了太子以外,最有身份的三个人都给关家捧了场,这简直是天大的荣幸。

    那些原本看江家笑话的人家之后都开始嫉妒起来,连皇帝和太后都看重的人家,即便家境比不得京中要臣又如何?依然会风光无限!

    承乾宫。

    德妃最近日子不好过,唇边起了好几个燎泡,气色看着也不比从前,此时她正对着太子发脾气。

    “连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小女子都搞不定,白当太子这么多年!”德妃保养得宜的娇艳脸蛋儿此时因气愤而显得格外扭曲,双眼死死瞪着太子教训着。

    同样过的不好的太子此时心情也很差,面对以往极为尊敬的母妃也没能做到骂不还口,没好气地道:“到此时母妃还觉得她是没见过世面的女子,儿臣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冷不防被顶撞的德妃眼睛一厉,举起手中茶杯就要扔过去,当目光对上太子冷嘲的视线后僵住,忍住暴动的情绪将茶杯放下,垂下头开始拿帕子擦起泪来:“别怪母妃态度不好,实在是……此时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我们娘两能不能挺过去还是个未知数,若是你能将姓关的那女人迷住,你外家也不会到如今步履艰难的地步!”

    德妃一直都是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越是这种敏感时刻越不能与太子离心,是以很快收起怒火没有像以前那般肆意数落这个儿子,开始玩起苦肉计。

    太子想起黄家被父皇“抛弃”的事,脸也沉了下来,黄家是他最大的倚仗,结果那个“野种”回来后黄家便成了父皇第一个要收拾的对象,从辉煌到变成笑话仿佛只是眨眼的时间。

    “都怪黄兴作死!不然即便父皇想收拾黄家也不容易下手!”太子简直要恨死黄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被连累得处境如此尴尬。

    德妃闻言举着帕子的手一顿,轻咬贝齿:“那是你亲表哥!”

    “表哥怎么了?他蠢就活该去死!”

    这个儿子年纪越大越自私了,脾气也渐大,随着皇长子的回宫,他更是变得阴晴不定,德妃眸中闪过一抹失望,手用力攥着帕子控制自己想骂人的冲动,道:“再怎么样,你外家与我们母子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不管你对他们有多大意见都不能放任自己去厌恶他们,少做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太子垂眸掩住眼底的厌烦,声音淡淡地道:“儿臣晓得轻重。”

    德妃想告诉他黄家不会坐以待毙,在关键时刻会……到嘴边的话因着太子不耐烦的表情而停止,她瞬间便没了再说话的念头,摆了摆手让他回去。

    ……

    很快便到了关家搬家之日,关二河一大早便带着关欣怡等人收拾好东西自客栈离开。

    宫中的各种赏赐都直接送去了侯府,之前关二河父女自己添置的一些东西也都送了过去,是以搬家当日只意思意思地带着几件衣物就过去了。

    随着一同过去的还有颜凉、张暮,几人坐着马车浩浩荡荡地来到新家。

    下人也买了些,只是因为关二河不打算在京城长住,是以买的并不多。

    “恭迎老爷、小姐回府!”

    “恭迎老爷、小姐回府!”

    由关家带领着,二十来个丫头婆子小厮站在大门外鞠躬行礼向主子们问好。

    张暮自马车上跳下来,看到一行人向自己的方向鞠躬,兴奋地一拍胸脯:“以后我也住在这里了,你们叫我张公子吧!”

    管家等人早便见过张暮,知他与主人家走得近,是以也客气地唤了声:“张公子。”

    张暮笑呵呵地对下了马车的关欣怡道:“被人叫张大爷或张土匪叫惯了,冷不防听人叫公子感觉还挺新鲜!”

    关欣怡微笑:“那以后让他们多叫你公子好了。”

    张暮高兴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关妹妹在宠着他呢!

    “以后在这里住多注意着点,少给关伯伯他们丢脸!”颜凉看不惯张暮的傻样,经过他身边时小声警告。

    “知道了。”张暮上翘的眉毛立刻耷拉下来。

    关二河今日心情好,笑着道:“好了,我们都进去吧!”

    一行人进去后,管家便带着几个小厮在门口放鞭炮。

    霹雳啪里一顿响,好生喜庆热闹。

    没多久便陆陆续续有人来送贺礼,管家带着账房记录。

    由于搬家第一天主人家都忙,是以送贺礼的人顶多喝口水便走了,等新宅子都收拾好后再择良辰吉日宴请宾客。

    等一天过去后关欣怡翻着账房送来的记录直咂舌:“居然这么多户人家都送了贺礼来,连六部的尚书侍郎们都送了……”

    关二河也没想到会这么多人,这些人家送来的贺礼还大多价值不菲,原本空间很大的库房瞬间便充实了许多。

    颜凉道:“京中人个个精明,他们看出宫里重视你们,自然不好再端架子。”

    关欣怡翻着贺礼单子,越看越是头疼:“这么多人,到时宴请的人要翻倍了,人手可能不够,食材等方面都要加大供应量,大厨也得多请两个合适,至于待客的人……颜姐姐到时可一定要帮帮我。”

    颜凉原本就不喜热闹,但此时关欣怡开口,她自是不会拒绝,立刻同意。

    别说只是待客,就是让她去杀人,颜凉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关欣怡帮着魏凌将官司打赢,她打心里感激。

    就算颜凉陪着待客,那她们两个人也是少啊,男客人这边能陪着的也少,关欣怡有些发愁。

    她没愁多久,江沐尘便过来了,道:“待客的事不用担心,家母说若你们不嫌弃,她带着我大嫂过来帮忙。”

    关二河闻言立刻道:“这怎么会嫌弃?江夫人客气了,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若有她们帮忙,我也不用担心欣怡因为没经验而闹笑话了!”

    “怎么会?欣怡很聪明。”江沐尘帮心上人说话。

    他这个作亲爹的随口一句话未来女婿都出言维护,关二河心绪复杂地看着江沐尘,他都不知道要欣慰还是不满了。

    江沐尘不懂未来岳父的愁肠百转,又道:“家中有对宴请方面经验丰富的管事婆子,你们若不嫌弃……”

    关二河激动地没等他说完便大声道:“不嫌弃!贤侄你决定就好!”

    关欣怡不好意思地看了眼江沐尘,不怪父亲这般激动,实在是他们第一次要宴请这么多官员及其家眷,没有经验心中忐忑得很,江沐尘的话简直是雪中送炭。

    未来女婿解了自己燃眉之急,关二河也乐得给他方便,放江沐尘去关欣怡院里与她说话。

    江沐尘很高兴,随着关欣怡去看她的院子。

    如意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边,在被江沐尘眼角扫了几次后终于无奈地道:“江大人别使眼色了,老爷发话让奴婢跟在身边,不是奴婢没有眼力见非要打搅你们花前月下啊!”

    江沐尘闻言无奈地道:“那你就跟着吧。”

    关欣怡见他吃鳖,忍笑问:“你可是有话要对我说?”

    何止是说话啊,因为黄兴的事,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心平气和地在一起好好地……了,可惜未来岳父看得紧,江沐尘不得不压下某些念头,道:“宴请的事你不用着急,明日便让江家管事娘子带着几个下人过来先作准备,等到了那天我娘会过来帮你。”

    “你回去后替我谢谢伯母她们,自来到京城后老给他们添麻烦了。”

    “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作甚?”

    “这不是还没成为呢吗?”

    “莫非你在抱怨我们成亲时间晚?”

    “去你的!”

    如意在一旁听着两人说着没什么意义的废话忍不住直翻白眼,这拿肉麻当有趣的两人是直接将她当空气了吗?真是岂有此理!

    使劲搓着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如意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在江沐尘两人看过来时忙清了清喉咙道:“抱歉,嗓子眼痒痒。”

    关欣怡瞪了她一眼:“我看你是皮痒了才对!”

    如意不吱声了,嘟着嘴垂下头摆出一份认错状,心里却在忿忿不平地思索着要不要向老爷告状,要如何告状才好。

    被如意一打岔,江沐尘没了**的心思,看着关欣怡正色道:“我过两日就会回青山县,你们要和我一起吗?”

    “要回去了?京城的事都忙完了?”关欣怡闻言诧异地问。

    江沐尘点头:“原本是为黄兴案子回来的,如今案子已结束就不用再留在京城,青山县那边不能一直没有县令啊。”

    “我和我爹商量下再与你说这事。”关欣怡也想回去了,她的任务也结束了。

    江沐尘想起一件事,郑重地道:“京城要变天,在那之前你们随我回去最好。”

    关欣怡脸色立变:“难道是……”

    江沐尘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两人虽都没说明白,但默契使然,彼此间的一个眼神便能知道对方的意思。

    可是一旁的如意却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意思,两人说话都只说一半,这不是明显防着自己呢吗?

    感觉好心酸,小姐有男人后就变了!如意拿脚踢着院子里小石子泄愤。

    ……

    关家宴客时间定在了三日后,给所有送了贺礼的人家都送去了请帖。

    宴客当晚来了许多人,都是带着家眷来的。

    男客这边除了关二河外,江家男人们都来了,有国公爷、国公世子在,众宾客都为了巴结江家父子而不时说好话向关二河卖好。

    女眷这边则不那么和谐了,大多女客都是态度温和的,但总有个别妇人会时不时说些让人不爱听的话。

    比如有多事的夫人道:“听说帮着招待客人的下人有许多是江家的?难道关家连这些事都做不好?”

    江夫人笑眯眯地看着她:“你怎么想那么多?江、关两家眼看就要成亲家了,帮忙还不是举手之劳的事?哦,我差点忘了,你家和亲家前阵子刚打过架。”

    打过架正仇视对方呢,自然不会有姻亲间互相帮忙的事出现,那名妇人被当众揭短,脸色难看却不敢得罪江夫人,只能忍了。

    不一会又有人说:“可惜关家老爷不能在京中为官,否则不但对江二爷的仕途有帮助,对江家同样如此。”

    江夫人立刻诧异地道:“以我们江家目前的家境已经不需要靠姻亲来锦上添花了啊,依我看,关家这样的恰恰好!”

    还有人说:“哎呀,关家的这位姑娘长得可真是好,不过女人嘛,勤俭持家就可以了,有句话叫作娶妻娶贤,容貌太好的容易乱家……

    哎呀我不是这意思,我是夸关家姑娘长得好看呢,国公夫人可别生我气啊。”

    江夫人眯起眼:“我怎么会生气?模样好怎么了?生的孩子还好看呢!有些人家注重名声非要挑长得一般的女人娶进门,结果家中嫡子嫡女模样远差庶出的不说,连男人都嫌弃正妻容貌普通而亲近小妾,没少闹出宠妾灭妻的笑话来,那才是真的乱家!”

    这个多嘴夫人脸都胀成紫色了,江夫人口中的娶了容貌一般儿媳的正是她家。

    屡次被江夫人维护,关欣怡很感激,心里更为喜欢这个未来婆婆了。

    几个来回下来,再没有人敢在江夫人面前乱说话了,短短时间里在座众人都已经知道了关欣怡在江家人心中的地位。

    这次宴请过后,全京城的人都已经知道江家很喜欢这个未过门的儿媳妇了,再没有敢当面说关家坏话,因为怕被江家“惦记”上,因为关家那次宴请后不久,在关家“说错话”的那几个人家最后都或多或少倒霉了……

    作者有话要说:  猫捂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堂上春》,方便以后阅读堂上春第99章 容易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堂上春第99章 容易乱并对堂上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