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春

第100章 异想天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第100章 异想天开

    此为防盗章

    这个堂妹就是不让人省心, 想撒泼也不看看场合!关欣怡狠狠瞪了她一眼,总算让她老实了。︾樂︾文︾小︾说|

    “安小姐,贵府上名叫倩倩的丫环已然回乡, 今日传你上堂让王大夫亲自把脉以验证你清白,不知你意下如何?”江沐尘语气温和地问道。

    人已经“请”来了,不让把脉可能吗?安佳神态安详端庄地跪着,低着头安份地道:“民女愿意让王大夫把脉。”

    这下观审的群众热闹了, 众所周知程家退了与关家的亲事后火速与安家结亲,连县太爷建议他们晚一年定亲都不同意,于是大家都猜测是安大小姐与程浩有了首尾,怕是闹出了“人命”, 不管外面传得多热闹,那也只是传言, 谁也没有铁锤说安佳确实待字闺中时便有了身孕。

    此时众目睽睽之下, 她要被王大夫诊脉了!在场中人对其是否是当日王大夫诊的那个人兴趣不大,他们更多的是想知道安佳究竟怀孕没!

    安乔急得直抹汗,看着跪着的妹妹眸中满是焦虑。

    王大夫上堂,给江沐尘跪下问过安后便要伸手去给安佳诊脉。

    就在这时, 自从安佳上堂后眸中便一直流露压抑、心痛的小木子突然开口:“大人,周明是被草民所杀,与安大小姐无关!草民愿承担一切罪责,请大人不要在公堂上践踏安大小姐的尊严!”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江沐尘一摆手势,王大夫收回伸出的手, 纠结着不知要怎么办。

    这小木子果然与安佳关系不一般!只是把个脉在小木子眼里到成了践踏尊严了,若非关系不同寻常,他不会情急之下给县太爷扣这么大的帽子!

    关欣怡侧过头打量了下安静地跪着的安佳,因对方跪在她身侧,是以角度问题只能看到个侧面,仅这个侧面,也能将对方姣好的容颜与贤淑的气质很好的尽收眼底。

    安佳是个美人,这点毋庸置疑,还是个行为举止端庄好看的大家闺秀,听说受其兄影响还颇具几分才名,加上安家近几年跻身富户,她的行情水涨船高,她眼高于顶,迟迟没有看上的人,谁想最后选来选去居然选了程二……

    江沐尘浓眉微拧,不怒自威,一拍惊堂木:“休得胡言!只是让其诊一诊脉,何来践踏尊严一说?还有,本官问你,在牢里审问你多次都不曾多言一句,何以安大小姐一上堂你便立刻认罪?”

    “是草民口拙,大人息怒。”小木子红着眼睛咬牙道歉,快速看了安佳一眼后道,“安大小姐对草民有过救命之恩,草民不能作忘恩负义之辈眼见恩人成了嫌疑犯而还选择隐瞒事实!那周明是草民杀的,与安大小姐无关!”

    “你这是何必呢!我当时明明……”安佳泪盈于睫,上堂后第一次将目光投向了小木子。

    “是,当时你是在现场,想给一直骚扰你企图伤害你的关二小姐一个教训!为防安家长辈阻止才想办法令丫环假扮你留在房中,而你偷偷溜出来将关二小姐引入巷中!”小木子看向安佳的目光极其复杂,里面有感恩、怜惜、不舍及压抑不住的深情。

    关欣怡冷笑:“安大小姐是如何瞒住安家人溜出府去的?仅仅只是为了教训舍妹不惜将事情弄得如此复杂?”

    “你什么意思?”小木子怒了,发狠的目光瞪向关欣怡,“令妹何等可恶你难道不知?她对安大小姐做的事如果放在我身上,十条命都不够她死的!”

    正忿忿瞪着安佳的关欣桐闻言惊恐地捂住脖子,再不敢瞪安佳了,缩起脖子当自己不存在。

    “公堂之上公然威胁被告一方,藐视公堂行为恶劣,来人啊,将其拉下去杖责三十!”江沐尘重重拍了下惊堂木沉声命令。

    “小木子!”安佳惊呼,苍白着脸看着小木子被拉下堂去。

    江沐尘看着安佳,沉声问:“若小木子所言属实,当日你又是如何遇到死者周明的?”

    安佳敛眸,不疾不徐地道:“回大人,民女多次受关二姑娘威胁恐吓已经不堪其扰,加之表哥与其也起过几次冲突,就想给她一次教训令其以后不敢再来骚扰我们!谁知双方见面后没说几句关二姑娘便与表哥起了争执最后还动起手来。”

    关欣怡有些佩服安佳了,公堂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在条件并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还能维持住自身的仪态,说话不慌不乱,跪都有其跪的美感。反观缩着脖子大气不敢出的关欣桐,虽然很不应该,但她就是忍不住想,如果换成自己是程浩,怕是也会忍不住做起喜新厌旧的事来。

    江沐尘继续审问:“被告曾说过死者在掐过她之后想放过她时,你说过类似放了她后果会很严重的话,最后导致死者差点对其下死手,被告所言是否属实?”

    安佳终于抬起头,不卑不亢地道:“大人,民女是说过类似的话,但却并非是关二小姐所想的那样!民女的意思是想让表哥给她一个严重的教训,令其以后不敢再来找我们麻烦,谁想最后她却拿钗刺伤了我表哥……”

    这时,被打过三十大板的小木子被抬了上来,被打期间他一声未亢,挨过三十板后裤子上泛着血丝,跪不住直接趴在地上。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三十大板是下了死力半点没留情,伤这么重都吭都没吭一声,不可谓不是一条好汉!

    安佳见状美眸闪过一丝痛惜,小木子见其如此胸口一抽抽的疼,望向堂上大声道:“大人,当日被告刺伤周明,安大小姐立刻跑出去找大夫,草民因与死者有过几次冲突,早对其怀恨在心,趁其不备拿起刺伤他的金钗直接刺中其喉咙!周明死了,关二小姐晕迷,草民便想到了嫁祸这招,将关二小姐绑起来委托王山一路关押她,在其只剩一口气时扔至木围坡想让她被……如此便可做出其畏罪潜逃至木围坡,最后被寨中人害死的假相,谁想人算不如天算,她居然没死!”

    这时一直未吭声的张暮突然开口了:“哼,你该庆幸她长得丑,不然我那帮饥渴的土匪小弟们还真不见得舍得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哈哈哈哈。”堂外有人不客气地大笑出声。

    关大夫人见状立刻啐了大笑之人一口唾沫,刚想破口大骂便被关大河捂住嘴拉至一边去了。

    小木子闻言脸上还真涌现出几分痛恨自责的表情来,一副怪自己想的不周到的样子。

    被鄙视了的关欣桐气得浑身直哆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土匪嫌弃她丑才放她一马的话说出来,以后她还怎么见人了!

    有人认罪,基本情况又都对得上,江沐尘一拍惊堂木:“鉴于本案已有人认罪,是以被告关二小姐洗脱杀人嫌疑,虽有拔钗伤人之举,但是在性命受到威胁出于自卫情况下反击,是以本官判定其无罪释放!”

    关欣桐闻言也顾不上被嫌丑的屈辱,重重叩头大呼:“大人英明!”

    关欣怡也松了口气,道了句:“大人英明。”

    张暮听着颇不是滋味,早知道他也混个县令当当,还能听关妹妹一声“英明”的夸赞,哪像现在一不小心混成土匪了,唉,悔不当初。

    “啸风寨小木子认罪,杀人、栽赃诬陷双罪并罚,暂且压入大牢,待查明真相后直接定其死罪,退堂!”江沐尘目色沉沉地望着小木子宣判道。

    “威武!”随着衙差齐声呼喝,一干人等先后退堂。

    围观百姓们也依依不舍地走了,没等到安大小姐被当堂诊脉,只能带着遗憾离开。

    被蒙住眼睛的张暮耳朵灵敏地听到关欣怡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远,急得直甩头大声抗议:“大人,案子都结了还不给我松绑?快快将蒙我眼睛的布取下!”

    江沐尘听而不闻,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张暮不停回头想看关欣怡却看不着的窘迫样,待关欣怡彻底离去后他才开了尊口:“好了,张暮作人证有功,将其蒙眼布取下。”

    当眼睛能视物后张暮忙向堂外看,哪里还能见到他家关妹妹的身影?气得回头怒瞪江沐尘:“碍人姻缘是要下地狱的!”

    “哦?你确定本官不是帮人阻挡孽缘?”江沐尘说完一摆手让人将张暮押下堂,起身弹了弹袖子负手离开了。

    作了人证还不能被释放的张暮气得直骂:“这阴险的小白脸,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押送他的衙差恨不得耳朵里塞棉球,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少听少好。

    关欣桐终于无罪释放回家,提前报信的人先行回家告诉关老太太这个消息。

    等关欣怡一干人等回去后关老太太亲自等在门前,她拉住关欣桐的手道:“快踏火盆,踏过火盆一身秽气就消了,以后都大吉大利,小人远离!”

    关欣桐心情大好地踏过火盆,关大夫人等人也陆续踏过火盆。

    压在众人心头的案子终于查明真相还了关欣桐清白,老太太一高兴命厨房加菜,连续好几日都吃得她老人家满嘴流油。

    嫌疑虽然洗清,但是关欣桐名声却受了严重影响,都知她被男人关押了几日后又在土匪群里走了一遭,即便再因为长得丑没男人对她怎么样,那她失踪那几日身体也被男人碰过,再加之刚被退亲,一时间关欣桐更是乏人问津,行情比之关欣怡还要远远不如,起码关欣怡还有个土匪心心念念着。

    话说张暮退堂后被关押了一天,第二天便被释放了,回去日日写情信给关欣怡,为表诚心都是用他的狗爬字亲自书写,整个土匪窝的人都知道他们家二当家情窦初开了,肚子有些墨水的纷纷搜肠刮肚写情诗供二当家参考。

    于是关欣怡每天都能收到情诗,情诗水准参差不齐,字却是雷打不动的难看。

    这日,关欣怡刚收到情诗正拿着看,如意匆匆进门递过来一个贴子:“小姐,这是刚刚杨师爷送来的,说县太爷约您明日茶馆见面有事相商。”

    外面的人都隐隐在传关欣桐杀人后畏罪潜逃了,她一个姑娘家哪里能逃多远?肯定是关家人暗中帮忙,什么四处寻找嫌疑人的,根本就是在做戏!

    像是有人故意在引导一样,短短几日,关家就被扣上了出了杀人犯以及包庇杀人犯助其逃跑的罪名,一些“正义人士”甚至组团去关家门前骂。

    最初关家没和他们一般见识,捣乱的人见状更来劲儿了,来的人更多骂得更欢。

    关欣怡忍不住,在捣乱之人再次堵住关家门吵闹时,她直接打开大门,提着一大锅凉水兜头泼了下去,然后一使力,将十多斤重的大锅直接砸到带头之人身后警告道:“事实未有定论之前你们所有指责辱骂之言都是污蔑!堵门辱骂威胁视为恐吓,按我朝律法,污蔑兼恐吓致人名声受损及生活严重受扰者杖责三十,罚银十两!”

    带头之人被大锅砸得狠狠摔地上爬不起来了,捂住被砸伤的肩膀哀嚎:“你打伤我,我要去衙门告你伤人!”

    “你去告!”关欣怡上前两步,厉眸在都成了落汤鸡的六人身上缓慢扫过,“尔等出言不逊,污蔑我关家声誉,言语污秽辱骂我关家上下共计十六人,吓坏我关家出门采买的下人!我以受害者身份反击实属正当防卫,官府顶多判我付伤者医药费用!你被锅砸伤肩膀,半两银子都花不到便能治好,而你们所犯的过错不但挨打还要赔我最少十两银子!我代表整个关家欢迎尔等即刻去告官,不告就是窝囊废!”

    众人闻言目中均露出几分慌乱,有反应快的嘴硬道:“我、我们怎么污蔑你们了?你家就是出了杀人犯!”

    关欣怡目中一冷:“县太爷都没亲口说过的话,你是哪根葱就能说了算?你亲眼看到舍妹杀人了?亲眼看到我关家有人将她送走了?亲眼看过的话请将时间、地点、所有人证及事情发生时所有细节一一道来!别怪我没提醒你,如若你胡乱编造,以后若查出真相非你所言的话,你这是提供假证供扰乱官府审案,是要判刑入狱的!”

    这番威胁的话说出来,闹事的人哪里还敢再说什么,聚众耍横他们擅长,真要上衙门里告状他们还真不敢,关欣怡律法说得头头是道,怎么说也是远近闻名的状师之女,耳濡目染之下了解的自然比他们这家字都不识几个的人多,互相对看了几眼,最后都孙子似的夹着尾巴滚蛋了。

    关欣怡冷哼了声,扫了眼远远围观看热闹的人转身进门,“砰”的一声大门重重关上,阻挡所有窥视的视线。

    当人群都散了后,一直站立在街头拐角处大树后的江沐尘缓缓走了出来,对着关家方向站立片刻,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小小的弧度后转身离开。

    没人注意的安静街头,被锅砸了的那名小头目捂着肩膀一脸痛苦地对背对他的人道:“那关家小娘们儿太他娘的厉害,这活计以后兄弟几个可不敢再干。”

    一直背对着的男子转过身,白皙俊秀的脸没有出现头目想象的怒意,反到笑了笑安抚:“这几日辛苦你们了,堵门的事从今日起就先停了吧,还有,你受了伤,这一两银子你拿去看伤,剩下的就当给你们几个兄弟的茶水钱。”

    作者有话要说:  猫这期有榜单,还差一万任务呢,周三晚上十二点前还会再更新一万字的哈,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堂上春》,方便以后阅读堂上春第100章 异想天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堂上春第100章 异想天开并对堂上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