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春

第104章 惊人消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第104章 惊人消息

    此为防盗章

    百姓们温饱都不成问题,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要父母官不黑心烂肺,那就是天大的好事。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lwxiaoshuo。 首发

    而如今, 百姓们最为关心的事件之一来了,那便是新县令即将上任。

    “听说新县太爷要来了,不知这一位是否能爱民如子。”

    “呸,天下乌鸦一般黑, 你见过哪个县太爷不贪不色不黑的?”

    “也不能这么说,总会有例外,听说这次这位是个年轻人,年轻人初入官场, 一般不敢太过放肆的。”

    酒肆内众人谈论着新官上任的事,反正新官还没来, 可以随便说。

    就在众人聊得正欢之时, 楼下突然传来一声高喊:“关家女闹上程家门了,大家快去看啊!”

    “程家?今早大咧咧去关家退婚的那个程家?”

    “有热闹看啦,大家快跑!”

    呼啦啦一下,二楼坐着的人跑了大半。

    角落内正吃着饭的两名年轻男子见状大为诧异, 唤来收拾桌子的店小二问:“关家程家是何许人也?竟惹得这般多的人饭还未吃完便跑去看热闹?”

    此二人均是普通装束,很年轻,均是二十岁左右,但长了张即便普通衣饰也掩盖不住其风采的俊脸。

    店小二虽是男人,看到两位文质彬彬的美男子心情也大好,闻言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高声道:“二位客官是外地来的吧?二位有所不知, 这关家在我们青山县可是有名得很,关家当家的关二河是名状师,那可是出了名的不要脸,专门为有钱人打官司,穷苦百姓都恨不得离他远点。他呢,有一子一女,闺女自小学武,剽悍得很啊……”

    “是呀是呀,关家女那可不是好惹的,加上其父关二河名声不好,她及笄了都没好人家敢娶!她堂妹比她小几个月都早早定了亲,对方姓程,本来说好年后两人就成亲,谁想今早程家去关家退亲了。”临桌食客快速往嘴里塞肉,边吃边说,“那关家女自小就不是好惹的,程家去退亲,哪怕退的是她堂妹的亲,那也是打了她关家脸了,她不打上门才怪!两位兄台你们慢慢吃,我要去看热闹了!”

    看着放下银钱抹完嘴就往楼下冲的人,两名男子对视一眼,看了看桌上还未吃完的大半饭菜,也默默地放下饭钱走了。

    店小二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感叹:“真是俊啊,这两人的脸随便选一个安我脸上也不愁娶不到貌美媳妇儿了啊!”

    刚从酒肆走出来的两名男子看着兴奋奔走的民众,身穿月牙色衣衫的杨少白眨了眨漂亮的丹凤眼:“初来乍到,想尽快了解青山县风土民情,没有什么比从八卦开始更好的了!你说呢,江兄?”

    身穿绛紫袍服腰间别了根紫色腰带的江沐尘身材高大挺拔,剑眉星目,相比杨少白的一脸桃花相,他脸上棱角更为分明,显得英气十足。

    两人走在大街上,引来不少姑娘妇人们惊艳的目光。

    江沐尘薄唇微抿,俊眸凝视前方,道了句:“看看无妨。”

    “你这个闷葫芦,不苟言笑,简直无趣得很,偏命好长了张能勾女人魂的脸,到比我这个风流倜傥又懂得怜香惜玉的美男子爱慕者更多,老天真是不公平。”杨少白有些酸溜溜地扫了眼身边好友的俊脸,打开折扇轻轻扇了扇轻哼,“闷瓜一样的人居然要来这离京城几千里的小地方当县令,不知怎么想的!偏本公子重情重义,屈尊来给你当师爷,啧啧,青山县百姓真是走了天大的运,本公子好生羡慕啊!”

    江沐尘正是刚刚酒肆中众人谈论的即将上任的县令,而杨少白则是过来当师爷的。

    见惯了或肥肠圆脑或猥琐老态的县令,青山县百姓如果知道新任县令是如此年轻俊朗的男子,不知要震惊成何等模样,只是目前在兴奋奔走的众人心中,没有什么比看关程两家热闹更重要的了。

    很快,江沐尘二人便随众来到一处紧关大门的宅院前。

    “开门!做了什么亏心事光天化日之下大门都不敢开!”十四五岁模样清秀的丫环猛拍程家大门,时不时还踹门两脚。

    人群在有人嘟哝:“不愧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小姐厉害,连丫环都是个爆脾气的。”

    “这丫环可不一般啊,自小跟在关小姐身边习武,没看她拍程家大门一刻钟了都没见手疼?”

    此刻程家紧闭的大门前有两个人,一个是正拍门怒斥的丫头,另一个虽没出声,却格外吸引人目光。

    关欣怡一身石榴红简便衣裙,腰间同色腰带一束,将盈盈一握纤腰衬得格外诱人,头上只插了一只金海棠珠花步摇,简装打扮。一手置于身后,一手则握着根青色软鞭好整以暇地轻轻摇晃,纤腰挺得笔直,精致漂亮的脸上布满寒霜,黑眸盯着大门方向,以周遭的注目完全无视。

    因着自幼习武的原因,关欣怡较之一般女子要高出半个头,手握软鞭的她周身气势慑人,飒爽英姿的模样引得不光男人,连围观的女人都忍不住捧住心口赞一声:“好俊俏的姑娘!”

    “好了,如意。”关欣怡开口阻止了丫环,扬声道,“我们敲这么久的门已经给足诚意,既然程家不领情,我们也不用客气了!”

    “小姐,程家不开门,咱们干脆打进去,看他们还敢不敢做了亏心事还作缩头乌龟!”如意甩了甩拍得有些发麻的手怒道。

    就在围观群众激动地以为要看到二女使用武力破门而入时,一直紧闭的大门突然开了,程家老太太带着儿孙沉着脸出现在众人眼前。

    “欣宜丫头,程家虽说退了亲,但那也是迫不得已,原因今晨已经与你家说明,我们低调行事没将退亲原因传得人人皆知已是看在我们两家多年的情份上,我程家为着你们关家声誉着想,结果你此时此刻是在做什么?以怨抱德?”程老夫人扶着丫环的手正义凛然地训斥道,她如今已年过六十,身体还很强健,训起人来中气十足。

    如意气炸了:“你们少摆一副施恩的脸孔面对我家小姐!说得好像多为我们着想,如果你们有理,退亲这么大的事怎么非要挑我家老爷不在家时候提?还不是做贼心虚!否则怎么会专等关家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儒时做出颠倒黑白的无耻事!”

    程老太太身后的程大夫人开口了:“岂有此理,主子没说话你一个丫环乱开什么口?关家果真是‘家风好’啊!”

    关欣怡抬手阻止了要继续吵的如意,唇角轻扯对程家众人道:“你们退亲将所有不是都推到了关家头上,我来并非针对你们退亲这个行为,而是为了你们退亲的理由!为掩饰自家龌龊卑鄙的一面,强行将错处按在我们关家头上,这一点恕我不能接受,不讨回个公道我不介意公堂上见!”

    “讨公道!讨公道!关家妹子别怕!”人群中有无赖汉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喊。

    有热闹看当然好,围观众人均瞪大眼珠子目露期待地望着当事人,起哄之人不在少数。

    程家老太太脸色更为难看了,这下程家口舌最厉害的二夫人瞪了关欣怡一眼,语气苛刻地道:“既然你不怕丢脸,那我们也没必要给你留脸了!我们会退亲是情有可原,其一,你爹身为状师没少赚昧心钱,多少人家被他坑得没好日子过的?有了这样的亲家出门在外我们程家人简直要抬不起头来,这等亲事我们可消受不起!其二,身为已经及笄待嫁的姑娘,不求你有多知书达礼声名远扬,起码的贤淑温良该有吧?可是你看看你,琴棋书画不见精通,反倒打架斗狠能耐得很!身为长姐的你如此性情,谁又敢对关家其他小姐的品行放心?我程家要娶的是媳妇儿,不是凶神恶煞的悍女!”

    程二夫人这话说得半点情面不留,对于关家所有待字闺中姑娘们来说可谓是相当刻薄,先贬低关家家主品性不好,后又将关家女孩们损成没有妇德不配为人媳的悍女,这两顶帽子扣下来,即便关家女儿长得再美,怕是这辈子也嫁不到好人家了。

    “哎呀呀,程家人过分了,这么难听的话说出来居然都没人阻止。”杨少白摇了摇头评价道。

    江沐尘俊眉微微皱了皱,轻抿嘴唇没说话。

    程二夫人话说得不算快,声音也高,唯恐众人听不见,如果程家人会行事或不想撕破脸皮的话,最起码也会假意阻止下,偏偏这么长一段话说下来程家其他人连面子情都不给关家留,任由程二夫人说完为止。

    关欣怡气笑了,美眸在程家众人身上扫了圈后道:“程浩呢?让他出来!遇事就当缩头乌龟,躲在一群妇儒身后算什么男人?我关欣怡最看不起没担当的孬种!”

    程浩是程家长房嫡出,排行第二,在家很受宠,关欣怡话一出口,程家老夫人和程大夫人脸色都变了,训斥的话还没出口便被关欣怡下一句话给震得全数吞了回去。

    “程浩与街头成衣铺安家长女有了私情,什么我关家名声不好,什么我关家姐妹不贤良淑德,统统都是你们见利忘义的借口!安家长子中了秀才,听说学问不错,中举指日可待啊,呵呵。”关欣怡右手重重甩了几下,鞭子打在地下啪啪发出脆响,程家人的心都跟着狠狠跳了几跳。

    “开成衣铺的安家?听说长女十七了,安家眼光高得很,到如今都没定下亲事,原来与程家少爷看对眼了?”

    “程家这两年生意越做越好,能入了眼高于顶安家的眼也不奇怪。”

    “如果真是想攀高枝而退亲,那程家真无耻。”

    众人议论的声音不时传入程家人耳中,臊得他们想狠狠教训引起这场纷乱的关欣怡,只是看着人家手中被甩得灵活好看的鞭子,众人均咽了口唾沫认怂。

    两人此时离安家院墙不近,轻声说话到是不会引起人注意。

    “吓了我一跳,幸亏遇到的是大人你。”关欣怡轻舒口气,望向安家方向疑惑地问,“安家居然还有高手护院?”

    这还真是件奇怪的事,青山县又非京城,一般的有钱人家顶多请些人高马大的人作护院,能被江沐尘这等高手还称为高手的人那定是功夫相当了得,这般身手了得的人怎么会屈尊给安家作护院?

    “确实有一位,前日我过来还差点被他发现。”江沐尘没有蒙面,月色下朦胧中的俊脸更挑战看他之人的自制力。

    关欣怡直接侧过身,被揽过的腰侧还在隐隐发热,庆幸自己蒙着面,不会被看出不自在来,问:“大人可有发现什么?”

    “还不曾,上次过来惊动了院内高手,不利于继续查探便回了衙门,今晚本官刚过来便看到你准备爬墙。”江沐尘对关欣怡的所作所为感到惊奇,有多少女人敢深更半夜一个人爬人家院墙?

    院内有高手,关欣怡眉头拧紧,这样太不利于查探,不过有件事令她很惊奇,看向江沐尘问:“大人是如何认出民女的?”

    身穿夜行衣又蒙着面,衣服内又多套了两层衣服,显得身形比平时臃肿,何况她当时还是背对着他的,那么紧急情况他都能一眼认出她来,还真是难得,要知道此时她的穿着打扮,连她祖母伯母等人都未必认得出来。

    江沐尘看了眼她比平时要“宽厚”几分的身材,眸中迅速闪过一丝笑意:“其实本官并不确定是你,大半靠猜的。”

    猜?这猜得够准的啊!

    看出了关欣怡的疑惑,江沐尘轻咳了下后道:“你即便穿的衣服再多依然是女子身形,身高较一般女子高半头左右,身手利落胆子又大,这种种特质基本都与你吻合,且近来与安家有恩怨且最可能夜探的女子除你之外不作他人想。”

    关欣怡有些不服:“万一是别人请来的江湖女子呢?江湖女子自幼习武很可能身姿高挑!”

    江沐尘听出了关欣怡语气中的气急败坏,感觉很好笑:“如果当时还有些不确定的话,当我试探着接近看清了你的眼睛时便确定了,一个人妆容再变眼睛也难变。”

    “若是有人会易容呢!”

    “若遇上了易容行家,一般人可能会受骗,却骗不了经历过特殊训练之人,目前的易容术也只能改变眼睛形状却变不了眼间距,我依然会认得出来!关姑娘还有问题要问吗?”最后一句问时江沐尘简直是笑着问的,看多了关欣怡在众人面前刺猬一般凶悍的表现,此时气急败坏的模样像个小孩子一样,有些无理取闹,但无理取闹得不讨人厌。

    原本以为自己这般打扮即便被人发现也很难认出是她来,结果被县太爷一说,感觉自己所有的准备都是多此一举,这怎么能不让自诩聪明的关欣怡感到挫败?

    “那个……关姑娘你不用气馁,你只是遇见了本官才被发现,换成别人定然认不出你。”江沐尘出声安慰,只是这安慰听起来怎么有些怪怪的?

    关欣怡情绪来得快去得快,并没有在这些事上纠结太久,今夜还有重要事做。

    “里面有高手,我这等身手怕是很难进入院子。”关欣怡不甘地望着安家院墙方向。

    “不用担心,这里只有一位高手,其他护卫无须不足为惧。这样,我将此人引开,你进去查看,切记不要停留过久。”江沐尘正色嘱咐完后便纵身奔向安家方向。

    “小心”两个字刚要出口被她及时咽了回去,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将话喊出来就糟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来了,还有一更猫滚下去继续写,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堂上春》,方便以后阅读堂上春第104章 惊人消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堂上春第104章 惊人消息并对堂上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