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萌宠[快穿]

第21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堡 本章:第21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第二十章(5)

    “为什么那个卑贱的混血人在这里!!”

    让仆人退下后,白曦将帐中桌上的所有东西扫落,十足被白泽气得脸色泛青扭曲!!

    白曦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长袖下紧握的拳头手背青筋绷起,恨不得让闯入白泽世界里的周云铮千刀万剐!!以前他的弟弟就经常偷偷跑去窥视周云铮,去书苑的路上也会掀起帘子专注地看向城楼上的周云铮!!他不甘心!!难道就因为小时候这个小家伙周岁抓周的时候抓到过这个破相的男人,就一直对他感兴趣吗?!!

    “他的确很卑贱,但是你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出来。”白瞿一个人走进帐中,淡淡地看着远处身影交缠的一对,走到白曦的身边负手沉声到,“那是父皇最为器重和信任的周将军,要不然你以为凭他的身份能掌管一支最为重要的禁卫军吗?父皇即便立我为储君,但依然提防着我们呢,哼……”

    “弟弟我知道了,来日方长,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会拔去这个眼中钉的!!

    “不许轻举妄动。”

    闻言,白瞿不由皱了皱眉,空洞无物的眼里多一丝看不清的情愫,扫了一眼面色阴冷的弟弟一眼,心里有几分厌恶。

    这个周岁抓阄抓到胭脂水粉的弟弟还真是意外的情深不寿,他和母妃敬妃还一直以为严加管教、严苛束缚会让他不至于流为无所作为的花花公子。现下这个弟弟的确是没有祸害任何一个女人,也就是自己宫中有一两个暖床的宫女,出乎他和敬妃意外的克制禁、欲。但是,他的弟弟想要的东西……

    白瞿径自走到帐前遥看,那个失去柳皇后的胆怯小嫡子。周云铮正从白泽背后将他圈在怀里,一双粗糙茧疤的大手覆上那双白皙软弱无骨的小手上教他拉弓射箭,看起来两人身形还有一些距离,但是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仿佛是亲密无间。少年顺滑的乌发用发箍束好,一根花样简单色浓的帝王绿发簪锢住,眉如水墨,一双宝石般的双眸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澄澈剔透,像个幼兽一般濡慕依恋着背后的那个人。真是奇怪,这两人明明没怎么见过面,唯一一次接触还是白泽周岁抓阄的那一次。

    之前他母后敬妃在设计让白泽周岁抓阄出丑的时候,他也是知道的,混杂在那堆小零小碎里面有一本带着奶香甜腻的春宫图,一般婴孩都会被那种香味所吸引,只是没想到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不仅仅抱住了春宫图,还竟然抓到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玉玺!!

    虽然他早就摸清了白景帝的心理,这个抓到了玉玺才满周岁的小嫡子是不可能和他争夺帝位的,但是那时还年轻气盛的他却十分不服气。所以,白景帝宴会事后让他抱一抱白泽想试探他的时候,他面上冷淡其实还是不甘愿,他低下头装作帮这个小团子掖襁褓,在白景帝看不到的地方用嫌恶的目光刺向这个才出生不久的粉嫩团子,想要掐死这个阻碍他皇位的弟弟,却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对别人的情绪那么敏感,他不过一时没收敛住,这个胆小的小东西却是泪眼汪汪地胆大包天地尿了他一身……

    白瞿回想起往事,不由牵起一丝唇角,转身睥睨了一眼还在愤怒中的胞弟,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果然是个满脑子只有风花雪月的傻痴,他要是手握皇权,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自然,天下之人也是他的人。

    “十三皇子学得很快,末将快要没有东西教给您了。”周云铮有礼有节地松开少年,退后了几步居于下位。仿佛刚刚将少年覆在怀里的无礼暧昧举动只是错觉,周云铮垂眸,指腹之间轻微地摩擦了一下,流恋不舍少年肌肤的触感。

    白泽怔住了:“………………”

    ——我太得瑟了!!为什么要过目不忘,为什么我实力这么强!!看吧看吧!!太过得瑟就会让英俊小美人反感的!!他记得有一本书上画过,适时露出软弱的一面后,反而会激发对方的爱意,然后就在山洞里水到聚成了!!本兽也想!!(╯‵□′)╯︵┻━┻

    系统:“………………”→_→学识渊博全用在这个上面了啊。

    “殿下手没有受伤吧,弓弦比较锋利。请恕末将失礼了。”

    周云铮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呆呆憨憨的少年,上前一步又继续厚颜无耻、无礼地握住少年软软的手,拿出药膏涂抹,果然食指和中指勒出了一道细小的口子。少年乖乖地摊开双手让周云铮服侍,刚才还有些失落的小脸瞬间又展开笑颜,嘴角两边浅浅的梨涡可爱得不行,四目相触时,就像个被突然发现受惊的幼兽立马红着耳朵别开了视线。

    周云铮目色渐沉,这个小家伙怎么能这么惹人怜爱……

    虽然这几年并没有很多机会和眼前这个风华无双的少年相处,但是他却一直知道这个周岁抓阄抓住了他的小团子一直在偷偷摸摸地窥视他。周云铮因年幼是从名师习武,自小五感敏锐,从很久之前他便发现清晨总有人暗地里看他……不,应该不算是偷看,而是掀起帘子光明正大的看他,他很快就知道十三皇子一直在注视他,不过一到严冬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偶尔就会抱着汤婆子在轿子里睡了过去。

    “周将军教够了没有?”白曦实在看不下去了,阴着脸冲出帐篷,一把将白泽拽到身后冷声到,“十三皇子还没有换上武服,就暂不奉陪了!!”

    “九皇子慢走,十三皇子手指受伤了,请准许末将将膏药呈给十三皇子。”

    “不用!!”白曦拽紧少年的手腕,狰狞着一张脸轻蔑到,“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摊货,也敢给我十三弟用!!本皇子那里自然有最好的膏药!!就不劳周将军费心了!!”

    “周将军给我的,我、我想要!”

    白泽小声地嘀咕了一声,虽然因为胆小这个属性现在不由自主地被白泽压迫阴冷的气势,双腿发颤想嘘嘘那又怎么样!!话本里面可是讲了,美人儿给的东西一般都是定情信物,颇有意义!!

    白曦这只单身狗嫉妒本神兽,打扰别人做治愈的事情的人都要被斑马踢的,还是说白曦其实也是看上了周云铮的盛世美颜了?!!!之前那个世界里他看的书籍里面就有这种主角以另类的方式引起对方注意,最后成功治愈了对方做了很多舒服的事情!!白曦这个家伙也太心机了!!他休想!(╯‵□′)╯︵┻━┻

    “我不许!!破烂玩意儿,这有什么好的?!九哥回去会给你更好的!!”白曦松开表面看上去怯懦害怕实际上胆子比天大的某只神兽,阴沉着脸拽住一脸淡然周云铮的衣襟,拧着剑眉,带着一丝轻狂不屑地笑意低声挑衅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周将军。可惜,你也只能想想,因为物有所主了!!”

    白曦大获全胜地拽着某只实力强大、博学多才却被困于胆小属性而腿肚子打颤、连走路都畏畏缩缩的某只万年神兽回到了帐中,而好不容易能和周云铮相处的这场教习却被白曦这样阻碍了,直到最后,周云铮都被安排教其他的皇子,而他却是被困在白瞿白曦两兄弟中间被迫听蒋老元帅枯燥无味的兵法讲解。

    “十三弟,不可走神。”白瞿摸了摸白泽柔软的头发,本来探头探脑的一颗小脑袋立即失落得垂了下来,一双水润的眸子也黯了几分,活活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兽。

    白瞿有些无奈地摸了摸白泽的头发,带着歉意地看向脸色颇为不满地蒋老元帅。只见老将军不满地冷哼了一声,如此这般的皇嫡子不堪社稷重任,沉声严厉地冲着白泽发问到,“刚才老夫讲到,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这个奇指的是什么?”

    “指的、指的是预备军队,我军将士和敌军厮杀得不分上下时,派出一支预备军队关键时刻出击,能起到奇效。”

    白泽在老将军严厉的视线下,一如既往地被迫打了个颤,口吃了一下。蒋老元帅微微震惊了一下,较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摆弄着沙盘讲深入讲了下去,白泽抬起头恨恨地扫了一眼白曦的大哥白瞿,又不屑地瞥了一眼一直傻傻看着他的白曦,虽然在大皇子白瞿看来自家的弟弟是可怜兮兮眼含水色的凝视他,而九皇子白曦则是在白泽“撒娇”一瞥之后,砰砰砰地心跳不已,下腹燥热,恨不得将对方搂紧吞咽于腹中。

    然而某只神兽却是将这两兄弟诡异的举动认真的分析了一遍,终于得出来真相!!

    白泽:“……我把他们当兄弟,他们居然想抢我男人!!”果然周将军这么出色的美人还是太抢手了!!

    ——很好,在这条坎坷又神圣的治愈之路上,总会有一些小磨难的!!这两兄弟想和他争夺周将军这个美人儿,作为强大的雄兽,白泽咬牙表示他接受了!!即便是尿频尿急他也绝不退缩!!(╯‵□′)╯︵┻━┻

    系统:“………………”→_→神特么的真相。

    “对了,回宫后,母妃问起为什么十三弟跟着蒋老元帅学兵法,九弟你可要自己想办法糊弄过去。”白瞿牵起帘子的一角看着旁边明黄色的小轿子,眸色渐沉,要是他没有出宫置府的话,兴许也能和那个小家伙这般一起吃住进出,“要是你自己解决不好的话,母妃想要白泽病死可是轻而易举的。”

    “不过是学习一些兵法而已,再说了,十三弟也根本没认真听。”白曦觉得自家大哥大题小做,他的母妃不至于那么锱铢必较。

    “你也说了啊,”白瞿支起下颌沉吟道,“一直走神都如此这般的聪慧,母妃为了你我忌惮白泽,最后痛下杀手很正常。你不是想要得到他吗,不保护好他一切都白说。”

    “……我知道了,谢谢你大哥。”

    白曦后知后觉地懊悔自己太粗枝大叶了,一面对自家大哥感激涕零。他当初坦然和白瞿开诚布公地谈判时,真的没想到他的大哥竟然能理解

    他这种禁忌的爱慕。

    “不客气。”白瞿扬起一抹兄友弟恭的微笑,看向窗外。

    帮本太子保管一下东西,以后还是要还给本太子的,毕竟九弟你可从来没和我约定时间限制呢……

    第二十一章(6)

    “嘿,李二狗你杵在这里干啥!!今天可轮到我们值班了!”张一毛拎着灯笼催促道。

    “没啥,就是刚刚周将军回来的时候,表情特别吓人,我本来想和他打招呼的,结果他风风火火地沉着一张脸不声不吭地就走了。”李二狗拍了拍肥的发颤的胸脯,心有余悸到,“你是没瞅见,那脸色,可吓人了!!”

    “瞧瞧你这针眼大的狗胆!外面那些胡说八道的传言你不是信了吧?!!”张一毛用胳膊肘顶了顶李二狗,低声嘲笑到,“周将军是什么样的人,你我兄弟二人跟了周将军这么多年还不清楚吗?!!将军他就是性子冷了一些,即便是生气了也不会让人看出来。为人为将都是好得没得说,从来不克扣咱们的军饷!再看看西城那位季将军,谁好谁坏咱们心里门清的不是?还是说……你也像那些世家清贵那些娘们一样,嫌弃周将军破相的容貌?!!”

    张一毛作势就要胖凑一顿李二狗,他是真没想到李二狗也和那些肤浅的所谓大家闺秀的娘们一样的想法!!周将军光是那半张完好无缺的右脸就比京城那些名气吹上天的公子哥俊美好看太多,也不知道那些贵人们怎么想的,一群没有欣赏水平的庸人!!

    “别打,别打,我真的不是那样想的啊,”李二狗默默地抱住了自己一团肥肉阻止张一毛对他的施暴,被打一拳肥肉就荡来荡去太痛苦了,“是真的,周将军是真的生气了!!”

    张一毛收手,皱眉小声嘀咕到,“真的?那就真是奇怪了,什么事情能让周将军怒形于色呢?”

    周云铮卸下盔甲,换上睡袍,打了一盆水准备就在宫里北城门旁这间将士休息的小院子里休息,今天忙碌了一天他也累了。

    吹灭烛火,屋外皎皎的月光透过窗扉泄了一地,周云铮闭目平躺在床上,面上不显,内心却烦躁杀心肆意,棉被下盖着的双拳紧握,却又无处发泄。

    他的所有物?!!!

    周云铮心里冷冷一笑,白曦的这个试探毫无意义。白泽宫里除去椒房殿里带走的老人,其余都是他暗地里训练过的人塞了进去,为的就是时时刻刻能护那个胆小的小家伙周全。宫里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一清二楚,白曦想要恫吓他知难而退,可惜,真是不自量力!!

    一想到要是没有自己暗中一番安排,那个胆小聪颖的小家伙又被强行逼迫,周云铮恨不得现在立即带领一支兵将白泽从敬妃的未央宫扛出来!!

    但是,现在还不行。他现在还太弱小了,这个皇城里到处都是目中无人的达官贵人,想要在这个僧多肉少的地方爬上来简直难上加难!!果然,还是得靠军功,他才能离那个人更近……

    自从柳皇后死后,他一直担忧这个纯白无垢的小家伙会被宫里最黑暗最污秽的东西吞没。柳皇后逝去的那天下着大雪,他潜藏在一隅,大雪堆满了他整个身体。他一直默默地注视着白泽,挺直背脊跪在前方,经常泪眼汪汪的爱哭鬼这次却没有落泪。仿佛瞬间成熟长大了,明明还是个该受父母好好宠爱的年纪,周云铮蓦然心疼了。

    他现在还能一幕一幕的回想起和白泽所有相处的回忆,那个在周岁抓阄宴会上抱着春宫图讨好他的小家伙,暗地里偷窥他却不敢和他对视的小家伙,一察觉到一点风吹草动被像个小动物一般怯懦的小团子,这样纯良柔软的小家伙总是湿漉漉地看向他依赖他。虽然他们之间接触得并不是很多,但是莫名有种熟稔的感觉,小动物啊……

    周云铮莫名地想到了那只经常突然间蹿出来和他亲昵地蹭蹭的小雪貂,也是这般胆小又可爱,上次还强行吻了自己一嘴的白毛。回想起那只貂儿,周云铮有些落寞,差不多有一年时间不曾看见那只急色的小家伙了,也不知道腹下的绒毛有没有张齐?

    “咯咯咯,吱……”

    正当周云铮失落的时候,某只雪貂从房梁上蹿了下来,顺着柱子轻盈地爬上了周云铮的床,某只神兽不由感叹万千,今晚秋雁终于不再整夜整夜守着他了!!他终于能夜袭小美人了!!睡觉的话,美人儿就没有戴面具了!!顺便把美人儿想送给自己的定情信物拿走,本来那就是他供奉给本神兽的,那就是本神兽的了!

    雪貂儿霸道地窝在周云铮的被子上,又嫌弃地将枕头旁边摆放的铁疙瘩一脚踹下去,雪白小巧的尾巴开心地翘起来,两只小小的耳朵也抖了两下,一双色♂欲熏心玫红色眸子更是猛地亮了起来!!

    某只雪貂按捺住自己想张开四肢扑上去的心情,甩着短小的尾巴先是巡视一圈,踩着软绵的被子上试探一下周云铮是不是真的睡了。雪白的爪子摸了摸睡着的人的脸旁,又用小巧的鼻子亲昵地蹭了蹭周云铮的下巴,还没有醒!!雪貂儿瞬间开心得手舞足蹈,在被子上像个雪团子一般滚来滚去,再蹦跶两下,小美人还是没醒,没醒就好!!

    话本里可说了,采花大盗都是趁着夜黑风高做这种事情!!他也终于能做一只采花的雪貂了!要知道他可是宵想了很久的!~\(≧▽≦)/~

    虽然他现在还是一只貂儿,这个世界依然不能人兽恋,但是占点便宜还是应该没有问题的!!某只小雪貂兴奋地支起小耳朵,两只短小的前肢捧住周云铮的脸,玫红色湿漉漉的兽瞳闪着月色的光芒,将自己一颗脑袋一个劲地往向往的那张性感薄唇上凑。

    不过总觉得好像还没有掌握热吻的要诀,哪里不对的样子,雪貂歪着头回想了一下春宫图里的知识,又用掌心将自己蹭掉在小美人嘴巴上的绒毛扒拉下,整个毛绒绒的身体紧紧趴在周云铮的脸上,张开粉红色的唇伸出小舌稍微舔了舔周云铮的嘴唇。舔完之后十分失落得垂下了脑袋,没有那样强烈舒服的感觉,明明灵魂的气息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没有和秦骁热吻起来更舒服呢?

    正当小雪貂垂着头准备转身扒拉旁边周云铮整理好的衣物翻找定情信物药膏的时候,刚找到药膏,突然就被一双大手拎了起来,吓得某只胆小属性的雪貂赶紧夹紧了尾巴,差一点点他就要对着小美人飙尿出来了——

    “呵……又蹭了我一嘴毛,你这个好色的小公貂,身体好像长大了一点点呢。”

    周云铮早在雪貂从房梁上跃入屋内的时候就醒了,不过他倒是想看看这只许久不见的雪貂儿围着自己转想做什么,结果这个小家伙先是特别嫌弃地踢落了自己的面具,然后这个狡猾的小雪团子在自己身上打滚瞎胡闹,确定自己没醒后就肆意妄为了。天底下怎么有如此通灵的雪貂呢,而且这般惹人怜爱!

    要不是皇宫里的那个精贵的小家伙不养白貂,周云铮直觉得这只小雪貂和那个小家伙脾性一模一样,不是主仆真是奇怪了。而且他暗地里调查了一番,皇宫里却是有贵人养貂儿,不过不是雪貂而是紫貂,也不知道这只雪貂是从哪里跑出来的。要是没有主人的话,这只小团子就让他来照料吧,每天早上起床被这只雪团子蹭一嘴的毛也不错呢。

    “呀呀!!”

    某只雪貂的小短腿努力地夹着短小的尾巴,短小的前肢无力地挣扎了一下,玫红色的眸子水汪汪的,支起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小样儿。

    “怎么了?小尾巴夹得这么紧。是不是刚刚我不小心碰疼了?”

    “吱吱!!”没有!!本神兽才没有漏出来!本神兽那个地方比其他雄性的都要厉害得多呢!!qaq

    周云铮以为自己刚刚鲁莽的行为不小心碰疼了小雪貂的哪个地方,一手将雪貂放在棉被上,另一只手想掰开两条毛绒绒的小短腿抽出夹着的小尾巴,没想到某只雪貂真的害臊得双耳透红两只前肢赶忙抱住了他的食指不许他动。扭着毛绒绒的身躯就要逃下床,再不跃下床,某只万年神兽的白泽就真的要哭了!!

    他才不要在心仪的小美人面前丢尽他神兽的颜面呢!!要不是今天使用神力的次数用了,他才不会这么狼狈呢!(╯‵□′)╯︵┻━┻

    雪团子就像是闹着要一起玩撒娇一样,周云铮不由低笑了一声,用手指挠了挠雪貂的下颌,顺着背脊抚摸这个容易受惊的小家伙,这让一直受惊挣扎的小家伙好受多了,然后被怀柔政策骗住的白泽刚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下一秒就被周云铮温柔快速地抽出夹着的尾巴。然后,理所当然地——

    某只雪貂儿就这样不受控制地,飙了出来!!一道完美的弧度之后落在了棉被上,甚至有几滴溅到了周云铮的袖子上……

    温暖的棉被上刹那间多了一幅小地图,雪貂整只貂都石化了,内心的某只神兽却是快要疯魔了!!他真的恨不得现在就钻进地缝里,一想到日后指不定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性格属性,某只雪貂玫红色的兽瞳簌簌地溢出泪花,爪子泄愤一般将自己打湿的那片被子撕了下来,嘤嘤嘤地哭了出来!

    虽然系统说他是万年神兽白泽,但是他又没有记忆,好多关于他自己的知识都是他翻阅山海经补充的!!作为万年的神兽也不是真的与天地同寿,他们也是会消亡的,不过之后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再次出世!这是他从玄幻小说里看的!

    他不想活了!!某只雪团子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湿漉漉的双眸哭红了眼圈,小美人一定嫌弃他了!!

    “不过是不小心尿床了,怎么哭成这样?”周云铮有些哭笑不得,粗糙有力的大手温柔地给某只羞愤得埋头不起的雪团子顺毛,又捏了捏他耷拉下去的耳朵耐心地安抚,但是又觉得那双含水泽的玫红色眸子可爱得紧,“我又不介意,相反,我挺喜欢你这个毛绒绒的小家伙。”

    “吱吱……”本神兽才不相信呢!!连一振雄风的功能都没有了!!本神兽不去治愈别人了!!也不想许愿了!qaq

    系统:“………………”

    “小东西,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呢?”

    周云铮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暖笑意,带着伤疤的左眼也温柔无比。将蜷缩成球的白团子捞起来,食指拭干了那双泛着泪花的眼角,浅笑着低下头轻柔如羽毛一般吻了一下小雪貂的额头。

    某只失去雄风、失落低沉的雪团子尖尖短短的尾巴瞬间就激动地翘了起来,被吻得时候心里暖暖的,这个和刚刚他吻小美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想踮起脚求吻,但是某只貂儿扫了一眼小美人袖口上可以的水渍,顿时又萎靡了,一把蹿到衣物堆里抓住定情信物后,急匆匆地溜下床。

    “呀!”

    下床的瞬间,某只重新漾起春心的雪貂顺着周云铮的胳膊蹿了上去,脸颊上偷了一个香脚底抹油彻底逃走了。

    “这个,小家伙。”周云铮微微一怔,低头笑了,敛目沉思。

    第二十二章(7)

    “我的小殿下,你真的是长大了呢。”

    秋雁拎着蚕丝的亵裤捂嘴偷笑,一大早来帮白泽更衣便发现自家小主子亵裤的异况,自家的小主子不仅更加沉稳了,而且身体也逐渐长成大人了呢!!

    小姐知道一定会很欣慰吧,秋雁现在回想起柳皇后也没有那么哀伤了只是在心里一直怀念,她和小主子的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呢。她会将那些牛鬼蛇神统统挡下,只要小主子能平平安安、一生无虞的过下去她便一生无憾了。

    白泽:“………………”

    ——系统,你是故意的吧!!他明明昨天回来之后便睡了,一般情况系统都会自动给他换一模一样的新衣服,可恶的系统竟然让本神兽又一次在别人的面前丢脸?!!!我要罢工!!(╯‵□′)╯︵┻━┻

    系统:“………………”→_→咳咳,他才不承认他只是想再看一次好戏而已。

    “别害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殿下毕竟已经十四岁了呢!再过不了两年,马上便到了可以与人成亲的年纪呢!”

    秋雁温柔地帮白泽穿上衣服,腰上戴上玉环,依照小姐生前的意思,小主子要是早早地成婚划一片城池去当个王爷是最好的选择,这样还能拖到小主子羽翼丰满的那一天!!离这个京城远远的,至少还能安全地过几年悠闲的日子,毕竟小主子身为嫡子周岁抓到了玉玺这件事情家喻户晓,未来除非是小主子当帝皇,不然任谁坐上那个位置都只会将他除之而后快……

    “嗯!!成亲!!!”

    白泽认真地点头,白里透红的精致脸蛋瞬间烧红了起来,目含□□,圆滚滚的眸子里泛起旖旎的涟漪,原来这个世界幼兽成年得比上个世界还要快啊!!这个世界简直太贴心了!!~\(≧▽≦)/~

    “噗,看样子,咱们家的殿下看上哪家的姑娘呢~要不要秋雁打听打听帮你把把风?”

    秋雁心里一喜,自从小主子上次远郊习箭归来,便是一直这样羞涩憨傻的样子,一看就是情根深种的样子。听说上次远郊进学的时候,有不少武将的儿女们也在旁边练习武术呢,要是那位姑娘的性子好,小主子看对眼了,能喜结连理成家也是件喜事!

    “唔嗯,下次再说吧……”白泽低头若有所思地摇摇头,这件事情还得慢慢来。

    经历了上个世界没有做治愈的事情便收集满治愈值这件事,白泽痛定思痛,决定自己这次一定矜持一点,要不然小美人很容易就被自己治愈、满足了。昨天幸好白瞿、白曦那对奇怪的兄弟把他拉走了,要不然小美人肯定被自己强大的射箭实力所征服了,白泽坐在去进学的轿子里默默地划开所谓的治愈界面,果然已经有些高了。

    也不知道周云铮和秦骁是什么关系,不仅气味相同、左眼都有伤疤,而且被自己治愈之后的分值也特别高。真是奇怪,不管他怎么问系统,系统都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语呢。

    不过,管他呢!!长得美、身材又棒,声音低沉又好听,满足了他颜控声控所有的需求!就连眼睛上的伤疤也是锦上添花一般,某只迷弟神兽心心念念,特别期待能和周将军成亲的那天洞房花烛夜!!这次,他一定把控好一个度,他一定要做了舒服治♂愈的事再走!!憋了一个世界快要两个世界了,他真的好难受qaq……

    而另外一边坏心做好事的白曦却是请假抱病在寝宫里,实则却是被敬妃好好地训斥了一顿。

    敬妃是真的不明白自己这个小儿子到底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白景帝之所以将白泽托给她照料,为的就是试探她,明的不行,她可以来暗的!!即便杀不了白泽,她也能彻底养废这个聪颖纯白的小嫡子,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越是纯白无垢的东西,越是容易沾染上更多的污垢。

    她之前本来都已经选好好几个姿容秀美俊俏的宫女小太监,就准备随便找个由头就将这些个精心□□过的人塞进偏殿,她就不信这些个各有滋味的尤物,那个年轻气盛的小嫡子不会动心?!!到时候乐不思蜀,整天和这些宫女太监们厮混,肯定无心进学了,过不了一段日子就会江郎才尽!!

    白景帝也肯定对这样胡天搞地的嫡子更加失望,而白泽那个贱、种铁定也会被那些助兴的药物彻底弄坏身体,没有子嗣的嫡子根本不足为惧,这样她们母子的地位才会更稳!!偏偏她这个不中用的小儿子却是坏了她的好事,不仅将那群宫女太监收到了自己的宫里,更是将这些她好不容易找来的尤物慢慢地折磨到死,尸体都没有一块好肉……

    “曦儿,母妃真是想不通透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将那个小嫡子废了灵性,你偏偏……”

    “母妃有所不知道,那些个腌臜的东西曾经夜里偷偷摸摸去和人在假山后私会,孩儿怕这些人是有心人想利用母妃急切的心绪借刀杀人。于是才将那群人一并带着,当然其中几个姿容不错的,孩儿还是怜香惜玉一番给了个痛快。”

    白曦一想到当初他要是晚来一步,白泽宫里不知要多出多少杂种享用他的好弟弟,顿时阴翳的双眸迸出四溢的杀气。那些个不过姿色尔尔的庸人,就连给白泽暖床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他不愿意!!只是五马分尸了那些贱仆已经算是他心慈手软!!

    雍容华贵的敬妃微微皱眉,无奈地扫了一眼她平时最为宠溺的小儿子,最终叹了一口气道,“你要是真想要一两个俊俏点会暖床的,母妃又不是不会同意。你已经十七岁了,早到了该成亲生子的年龄了,你看看你大哥,早就纳了两个家世品性极佳的侧妃。你要是想,母妃心里早有几个极好的人选,过几天也可以去向陛下提一提……”

    “母妃,孩儿还不着急,男儿当志在四方,怎么会为女色耽误前程。”

    白曦心里一阵兵荒马乱面色却是淡定自若,拇指和食指不由自主地不断摩擦。一想到成亲,他心神一荡,想到那艳若桃李、唇若朱点的绝色容颜的好弟弟白泽若是能为他穿上红色的嫁衣不知能有多美!!

    “哎,母妃只要一和你说成亲这事,你这不懂事的孩子就只会用这句话搪塞母妃!!母妃让你娶个漂亮温婉的大家闺秀还不好?不愿意也可以先纳几个侧妃。听说兵部尚书之女命格极为不错,乃是旺夫旺家族的贵女。母妃瞧着也是极为不错的。”

    “你要是取几个家世不错的女子,何尝不能成为你大哥的助力!!这便是我们母子三人的前程了!!”敬妃修长的丹寇抚了抚乌鬓,艳色的朱唇一勾,美目一凝,“还是说,母妃的心肝有了中意的人了?要是我儿真心喜欢,不管家世如何一并纳了便是了。”

    “没有,孩儿现在就想习得一身本事,稳扎实打地能为大哥承担重责。”白曦绷起一张脸,紧抿下唇。

    “算了,儿子长大了,都不像小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史上最强萌宠[快穿]》,方便以后阅读史上最强萌宠[快穿]第21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史上最强萌宠[快穿]第21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并对史上最强萌宠[快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