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系统带你飞

第026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席亭 本章:第026章

    身体快于思维,丁不负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向后连翻躲过了徐经年的拳头。

    “徐将军,有话好好说,喂!”不停上蹿下跳的丁不负表示他简直要惊呆了,蒋以光告诉他的真的是他的好友而不是仇人?他这是主动送上门让人家报复了么?

    “少废话!”见迟迟攻击不到人,徐经年眼睛更亮了,手下的动作也不再是试探性的,而是带上了杀招,丁不负躲避顿时吃力起来,这时候他真的恨不能自己是隔壁的邻居而不是藏剑,如果他是七秀坊弟子,蝶弄足一开,小腰一扭,哪里还担心徐经年追的上。

    似乎对丁不负躲避的行为很不满,徐经年眉头一皱就招出了自己的伴兽,一人一兽齐齐杀向丁不负。

    丁不负收起脸上傻兮兮的表情,目光凝重起来。

    徐经年本身就让他觉得威胁,这是他来到这个时代感受到最大的威胁,现在又多了个伴兽,再不出手就真的只能等着被拍死了。

    徐经年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穿着普通休闲夏装的年轻大男孩就就换了一身金灿灿的衣服,而且这衣服极为古怪,偏偏又带着奇异的美感与优雅,就是颜色有点不忍直视了些。

    丁不负半跪在地上,手往后伸抓住了背在背上的尘沙傍蛟。

    风雨卸梅园,蛟龙起尘沙。这是尘沙傍蛟与风雨攀龙名字的由来,尘沙傍蛟是轻剑,长三尺七寸,重六斤八两,上面和风雨攀龙一样都带着橙武特有的光效,微光环绕,分外美丽,看上去更像两件来自远古的工艺品而不是武器,然而就是这两件美丽的工艺品让丁不负发挥了可怕的攻击力。

    有百忧的例子在前面,丁不负不敢上来就用风雨攀龙砸鹤归转风车,担心弄出问题来。

    徐经年毕竟是联邦的将军,没功劳也有苦劳,真伤到了倒霉的还是丁不负,况且丁不负敬佩这些保家卫国的军人,所以尽管天策府的好友穷得经常来找他打秋风,他也从来没有说不给他马草喂马,对徐经年也是这样。

    而且吧,蒋以光是莫尔星月光街的头头之一,即使是他半个亲人的丁不负也不能说对方是好人,而徐经年呢?所以如果说徐经年和蒋以光真的有仇,肯定也是蒋以光的问题更大,丁不负丝毫不怀疑徐经年会做什么,但蒋以光就……

    就当给自家叔叔顶罪了,要是还因此伤了苦主,丁不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已经脑补了十万字的丁不负完全忘了,蒋以光不可能真的让他来找他仇人,徐经年也不会是将仇报到无辜小辈身上的人。

    不敢用大风车,但面对一人一兽的群攻他可以用小风车啊,给自己加了泉凝月与云栖松,小风车九溪弥烟不要钱般往外仍。

    一开始徐经年不熟悉他的套路还真的被擦伤了,不过等他找到规律后则再次欺身而上,然而他才刚靠近丁不负,就感觉对方朝他挥剑,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动作边迟缓了很多,紧接着脑海一阵眩晕,等他再次恢复清明,那把好看的武器已经抵在了他喉咙处。

    “抱歉,徐将军,得罪了。”丁不负龇牙一笑,减速的惊涛和眩晕的醉月真是好物啊。

    看,第一次接触的徐将军栽了吧,得亏提前将人放倒了,要不然继续打下去,他真担心自己要倒霉,能让自己一见面就觉得威胁,他不相信对方这么容易就被放倒,也是吃了不了解对手的亏,不过知道这些对这样的强人也有用他就放心了。

    徐经年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一笑,在丁不负收回剑后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又拍拍丁不负的肩膀,“好小子,这么快就让我吃亏了,蒋以光那个混蛋也不知道提醒我,害得我丢脸,哪里需要我保护照顾,倒霉的是惹你的人才对。”

    丁不负呵呵一笑,将衣服换了回来,还很谦虚地低头,“徐将军过奖了,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能动手绝不动口的。”

    徐经年:“……”

    丁不负:“我说我说笑的可以吗?能动口绝不动手,我相信联邦的,信我!”

    “不愧是那个家伙看着长大的,你知道我和你蒋叔第一次见面他是怎么说的吗?他跟我说,他一般不和人打架,要打就往死里打。”徐经年没生气,反而有些怀念,“那王八羔子都多少年没联系我了,我估计要不是你们来了新地球,他就把我这兄弟给忘了。”

    丁不负有些尴尬,这话让他怎么接?

    “走吧,跟我到屋里说。”说完徐经年就带头走了。

    丁不负挠挠头上的短毛,跟着走了进去,一抬头就看到了巨大的屏幕上播放着他们刚才的战斗画面,“……”

    “臭小子,一点礼貌都没有,没看到来客人了吗?”徐经年敲打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十几岁少年,眼神却宠溺得很。

    那孩子闻言调过头,看到丁不负后立刻兴奋了起来,直接起来扑到了丁不负面前,“大哥,你好厉害,居然这么快就放倒了我家老头子,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了,就算有人能放倒他,也要花不少功夫,自己也会受伤!”

    不,你爹要真的拿出上战场的本事,我也得换最好的装备用上最好的武器拼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命,你真是高看我了。

    “徐文轩,再说下去就给我回房了。”

    小孩顿时不说话了。

    徐经年看了儿子一眼示意丁不负坐下,自己则盯着屏幕看,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他们两个的小战斗,越看下去就越觉得有意思,丁不负一开始不还手他看出来了,被他逼得不得不动手也看到了,但是他依旧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眩晕。

    他看到自己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然后突然不动了,丁不负就在他停住的这几秒控制了他,让他不敢妄动。

    他知道丁不负的速度,所以发现脖子被剑抵着立刻就认输了。

    徐经年换了个姿势又将画面调了回去,继续看他速度慢下来到他被压制那段,突然掉头问呗自家儿子殷勤伺候的丁不负,“我速度慢下来跟眩晕和你有关吧?你是怎么做到的?应该不是用药,我对各种药的抵抗力很强,而且也没有感觉到,你是怎么做到的?”

    问题是我干嘛告诉你我怎么做到的?

    “我的伴兽很神奇,当我一剑在手,天下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这是丁不负的傲气,也是一个藏剑弟子的傲气。

    徐经年还没说话,就被一阵掌声憋了回去,调头果然看到了他的儿子徐文轩两眼冒光,手拍得很激烈,要不是被他恐吓住,估计又要上天了。

    这孩子真会给他爹拆台。

    “你这次来找我,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关乎人家的伴兽,徐经年虽然很好奇,但既然被憋了回去,他也没有追问到底的打算,所以就提起了丁不负这次的目的,似乎担心伤到他的自尊,又补了一句,“蒋以光那混蛋既然交给我了,什么忙都没帮上我都不好意思面对他。”

    丁不负挠头,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他不应该在这时候才来拜访的,他应该在刚到莫尔星的时候就来拜访下蒋以光的这个好友,而不是有事才上门。

    “其实我们来的时候还有两个老乡,其中一个因为犯错被拉去打工还债了,他弟弟找不到人,我跟我哥实在没点头绪,想到蒋叔的话就……”

    徐经年点点头,没问那个老乡是因为什么被拉去打工的,而是问起了对方的名字。

    “他叫林琦桑,是个机械狂人,不过他拆的车主好像叫薛未,要是方便的话请徐将军帮忙注意一下。”丁不负见徐经年很宠徐文轩,从包裹里取出一盘银丝卷递过去。

    银丝卷一圈一圈绕起来就像小帐篷一样,面粉是上好的小麦磨的,颜色雪白,看上去非常漂亮。

    丁不负做的银丝卷是甜味的,不过不是很甜,只带着一股淡淡的水果甜香,即使不喜欢甜食的人也不会觉得腻,“我是新地球烹饪系的新生,这是我最近尝试的,两位尝尝。”

    徐文轩早在银丝卷端出来的时候眼睛就转不开了,一听丁不负的话就伸手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然后幸福地眯起眼。

    徐经年虽然很宠徐文轩,但该严厉的时候还是很严厉的,他从来没有给他准备上好的美味,全部都是营养剂,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正常的饭菜吃,因为等将来徐文轩上了战场,是不可能有人迁就他伙食的。

    和徐文轩的注意力不同,徐经年更在意的是,丁不负是从哪里取出来的。

    见徐经年盯着自己的手看,丁不负总算是发现了自己的粗心,然而,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剑三系统带你飞》,方便以后阅读剑三系统带你飞第02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三系统带你飞第026章并对剑三系统带你飞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