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gl)

第二十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神经不正常 本章:第二十章

    呼啸的寒风像刀子,划过挤在城墙下那一张张脏兮兮的脸。

    余慕娴面朝着城墙,蜷在拐角躲风。

    她现下在长宁。

    长宁是长生郡的主城,也是楚国北部七郡主城中,仅次邺城的大城。

    半月前,趁着邺城动荡,余慕娴被窦方送行至邺城外,与顺子一同乘车朝安南郡行。半途中,余慕娴思及与众贵胄同路南逃,易造歹人暗算,随即弃车,命顺子按窦方所规划的路钱前行,她孤身绕邺城朝北去,从长生郡,借道永安,绕至安南。

    余慕娴绕行时,恰逢邺城沦陷。眼看着一群流民从邺城北门窜出,余慕娴便跟着那群拖家带口的邺城百姓,举足朝着长生郡跑。

    说来也奇怪,那群百姓一出邺城,便有一支劲旅跟在他们身后。余慕娴原以为这支劲旅是某位将军派来追杀流民的,但待她与那群流民一起跑到了长宁,便缓过了神,这支劲旅是上面人授意来护佑这群流民的。

    回想着大家伙儿因着马蹄声,拼命向前跑的光景,余慕娴微微勾唇。邺城流民能在这般短的时间,就从邺城到了长宁,这全赖那支劲旅。

    “哎!小叫花子快起来!郡守府派人施粥了!”

    听着背后的吆喝声,余慕娴裹紧身上的棉衣。她没有跟着唤她的那位一起去抢粥的打算。她昨日去领粥时,得了最后一碗,莫名稠得厉害,以至她此时还不想进食。

    “长宁郡守休高运每日定辰时,向来到长宁避难的流民施粥,倒勉强算个好官。”见余慕娴没有起身,蜷在余慕娴对面的叫花子有意把声音放大。

    听到对面有人在评价休高远,余慕娴把眼睛挤紧,佯装没听到。

    见余慕娴没反应,叫花子又唤了一声:“哎,对面的,叫花子我说那休高运勉强算是个好官!”

    发觉对面那叫花子在针对自己,余慕娴微微靠着城墙坐起:“您识得我?”

    “你不识得我了?”叫花子顶着脏兮兮的脸,朝着余慕娴近了近,“我们可是在邺城见过的……”

    许是叫花子的面盘子太脏,余慕娴没从叫花子脸上瞧出任何相识的迹象。

    余慕娴蹙眉:“什么时候?”

    “就是那日你从窦司徒马车上……”叫花子的眼睛眨了眨。

    “嗯……”余慕娴拧眉细思了片刻,记起了一个人。早前她在邺城时,曾有一少年骑在马上,尾随过她一段时间,还问过她一句“你怎知道来年是个丰年”。

    “你认错人了!”余慕娴闭目,萍水相逢,何必纠结曾经是否相识过。她没有任何缘由说服自己,与这叫花子在长宁寻旧情。她既不知这叫花子底细,也不知这叫花子认她何事,她还是离这叫花子远些好。

    蜷在墙角的叫花子见余慕娴没记起他,悻悻地伸个懒腰,跟着靠在墙上晒太阳,心笑,余慕娴的记性还真不好!竟是连他罗昌都没有记住。

    见对面叫花子消停了,余慕娴也静思了片刻接下来的路径。算今日,这是她到长宁的第二天。昨日她初到长宁,只赶上了傍晚的施粥。今晨,算是在长宁讨的第二口食。

    想到讨食,余慕娴举目望了前去抢粥的瘸子张一眼,正巧看到瘸子张在不远处的粥棚里的领粥。

    瘸子张身后,还跟了个端着两碗粥的小叫花子。

    那小叫花子手中的粥定然有自己一碗,余慕娴含笑缩了缩身子,窝回到墙角。她能顺利从邺城到长宁,多亏了两位长者。这两位长者,均是身有疾,据他们自言,他们皆是邺城人士。论到细处,一个是邺城东在城隍庙旁摆摊算卦的瞎子李,一个是在城西如意居里说书的瘸子张。

    所谓“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邺城一陷落,邺城中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些昔日高高在上的贵胄。至于如瘸子张,瞎子李之流,无非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但殊途同归不是?

    想着那些所谓的贵胄正饥肠辘辘地奔在羊舌国铁骑之前,余慕娴抿唇。在此番北逃前,她以为流民不过是善用奇巧淫技讨生活的小手艺人,与大局无碍。但经次一番流亡,她发觉部分小手艺人较某些贵胄还要高明,知晓朝着北边跑。佐之,沿途隐约听羊舌国国主正在招揽楚地良匠……

    余慕娴不禁暗笑,这羊舌国国主着实精明。

    不仅仅知道趁火打劫,还会釜底抽薪。不仅仅知晓要趁着楚帝崩,兵临城下,还知晓趁着邺城子民流亡,招贤纳士。

    回想着昨日瞎子李忧心她吃不饱,匀了半碗粥与她,余慕娴忍俊不禁。她才□□岁身量,如何能一碗粥还不饱?

    “余小子,你笑啥呢?”取粥归来的瘸子张使眼色让跟在他身边的小叫花子踢了踢余慕娴。

    “啊……张爷!”余慕娴应着身后人的推搪,与瘸子张一个笑脸,伸手接过粥,“多谢张爷!”

    “张爷”,“李爷”是余慕娴对瘸子张与瞎子李的称呼。她对这两位长者张怀有敬意。若是没有如瘸子张,瞎子李这两位长者,她余慕娴许到不了长宁。

    “嘿!”听到余慕娴道谢,靠在城墙根下的瘸子张眯了眯眼。

    待着跟他端粥来的小叫花子跑开了,瘸子张才端着竖不住筷子的粥碗,吸溜吸溜的吃着,红光满面:“有啥谢的,还不快起来去抢!郡守府立的是一人一碗,但……嘿嘿……”

    “嘿什么!有啥吃饱的法子还不快说给这小子听听!”蹲在瘸腿张身边的瞎子李一边打断瘸腿大爷的吹嘘,一边用拐棍扒开摸到他碗沿的小叫花子的手,教训道,“李爷爷我讨了一辈子食,还没见过敢从爷爷碗里抢食的!”

    “嘿嘿嘿……”听着瞎子李又要和余慕娴说道他的讨饭经,瘸腿张偷笑两声,正要起老瞎子当年在邺城赌钱被黑的底,却被老瞎子打了一拐,“死瘸子,你又笑话瞎子我!”

    瘸子张躲闪不及,手一抖,险些把碗中的粥泼了出去。

    “李爷你消消气!”余慕娴见这两位又要上演全武行,连忙伸手把瘸子张手下的拐扶住。她知晓这两人皆是在闹着玩。

    瘸子张与瞎子李就像他们一人手下的一只拐,只有合在一起才是一对。他们既是能在流亡时,相依为命,那到了长宁,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哎!我说你个死瞎子,别打瘸子我!”见拐已经被余慕娴扶住,瘸子张用右手护住碗沿,伸长脖子眺望了粥棚半天后,冲着余慕娴招招手,道,“好小子你快过来,张爷我有话跟你说……”

    “说啥?哼……有啥好说的!”瞎子李伸着小拇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冲着瘸子李立着的方向吆喝,“哎,小东西,你可记住咯!爷爷我虽然眼睛不好使!耳朵可好使着呢!”

    “是……是……李爷您耳朵可好着呢!”余慕娴用眼神要一边的小叫花子,把瞎子李身边的粥碗,端起来搁到瞎子李的手上,却被瞎子李拒绝。

    “哼!瞎子我才不要那瘸子的东西!”瞎子李把拐杖横到膝上,摆出一副不宁死不屈的模样。

    “李爷你可千万别跟张爷计较……”余慕娴与瘸子张交换过眼色后,嬉笑着凑到瞎子李身边,一手拿过瞎子李的拐杖,一手把粥换到瞎子李的手中,“您摸摸,这碗还热着嘞!张爷心里惦记着您老呢,不然怎么会抢粥时还给您捎带了一碗?”

    “哎你个小东西!谁让你乱说话的……”见余慕娴把底兜给了瞎子李,瘸子张拄拐蹦出几步,伸手便把余慕娴扯到了自己这边,低声与余慕娴咬耳朵,“张瞎子和瘸子我斗了一辈子,你别让他知道这一路上,都是他在承我的情!不然张爷我可饶不了你小子!”

    “是……”余慕娴忍笑看着巴巴吃粥的瞎子李,轻轻点了点头。

    “哈哈哈!”见余慕娴点了头,瘸子张乐呵呵地倚着余慕娴,朗声道,“让张爷来告诉你怎么抢粥!”

    话罢,瘸子张凑近余慕娴耳朵,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待瘸子张话罢,余慕娴配合着口头给瘸子张彩头:“嗯……张爷好厉害!”

    瘸子张和瞎子李原都是邺城大户人家的子嗣。一样的纨绔,一样的风流。更称奇的是,俩人都嗜赌。一路听着两人碎碎叨叨地攀比着他们在当家人去世后,几日就把家产败光流落街头,余慕娴也知晓这两人是如何落得这么个破落模样。

    好在这两人皆是心胸开阔之辈,无人耿耿于怀当年锦衣玉食。

    笑纳下瘸子张教给自己的抢粥秘诀,余慕娴正预备细究着一次要半碗,暗地要两次,到底会不会被施粥的主事发现,却听到身侧传来笑声。

    “这有啥厉害的!这都是这些年被教出来的!”一旁排队领粥的瘦子,一边笑,一边鄙夷地望着余慕娴,趾高气扬道,“你们这些邺城佬定还不知道吧,长宁可是个好地界。早年人人都说邺城好,可你们现在去四下打听打听,邺城都破落成啥样了?哪里比得了我们这长宁!”

    承着瘦子的奚落,余慕娴本想佯装没听到,却见瘸子张架着拐挡到她身前。

    瞧不过瘦子寻余慕娴晦气,瘸子张冲瘦子开口:“咦!看样子,小哥你是本地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相(gl)》,方便以后阅读女相(gl)第二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相(gl)第二十章并对女相(gl)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