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gl)

第二十三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神经不正常 本章:第二十三章

    “过年就十七了……”

    十七了?余慕娴,低声问:“罗成是你什么人?”

    “罗成是家父。”罗昌靠在囚车上,一斜眼,便余慕娴的横在膝盖上的手吸引了视线。

    余慕娴虽混在流民行伍中,却着实没吃什么大苦。她在余府时,十指不沾阳春水,流落到流民之间,依旧甚少干粗活。故而,她那双握惯朝板的手,并未比在邺城时糙上多少。

    盯着那半隐半显的指尖,罗昌唏嘘:“真是读圣贤书的公子哥,逃了这么远,这手还是不见糙……”

    “嗯……”低眉错过罗昌那生了冻疮的手,余慕娴暗叹,罗昌也算是个好后生。

    异世八载,她还从未见过几个官宦子弟会手掌生疮。

    但想到夜逃那日,四皇女与她的言的罗成战死,余慕娴又生出几分对世事无常的感慨。

    “你莫不是以为问了让罗昌难过的事?”见背对着自己的小子像个五六十岁的老生一般长吁短叹,罗昌好笑地看了看余慕娴,撸起袖子,露出一截比余慕娴手背糙不了多少的臂肘,调笑道,“你们这些掉书袋的人呐!真是闲情太多!实话跟你说,前些日子,我在邺城听三殿下和我说,我爹爹战死时,我觉得我爹爹他来邺城是来对了!”

    罗昌话音一落,余慕娴便把视线从官差身上挪开。

    “为什么?”

    身后这个少年让余慕娴眼前晃出楚玉姝的影子。

    再一次遇到一个不为丧父难过的人……

    余慕娴转头认真地望向罗昌,耳边是“呼呼”的北风声。

    “因为他窝在昌平郡领兵,也就是窝囊一辈子……还不如像我娘说的那样,战死到城墙下好呢!”说起罗家,罗昌眼睛有掩饰不住的光,“你来长宁前,一定没听说过我们昌平郡罗家!我们罗家男儿就是该一个个战死沙场的……像我爷爷那样,病死在榻上,周围围上一群姨娘,那真是一辈子白活了!”

    听着罗昌数落病死在榻上是白活了,余慕娴含笑搓搓手,低声问:“那你觉得怎么活,这辈子才不算白活?”

    “这个……”罗成伸手朝腰间一探,发现腰间空无一物后,方才想起自己在囚车上。

    罗成面容一肃:“是罗家男儿自当提三尺青锋,荡平四境!”

    掩住从心底泛出来的笑意,余慕娴打量着眼前,这个年少即有高志的小将军:“你刚刚在崔主事面前说的全是真的?”

    按着楚国的将制,罗昌该是承袭了其父的将尉,不然他不会下意识去腰间摸那块挂在腰间,表明身份的兵符。

    “那怎么可能是假的!”罗成挑眉余慕娴一眼,眼中隐隐有不屑,“你小子读了那么多书,莫不是不晓得我们大楚建国时,楚家的祖训?”

    “嗯……”余慕娴点头,楚家祖训她没有听说过。

    见余慕娴真不知,罗昌脸色变了变:“若不是‘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大楚怎会把国都建在离羊舌国如此近的邺城?要知道邺城北上,过长生郡便到了羊舌国了!”

    “这么说,邺城沦陷是情理之中?”余慕娴勉强从罗昌的话里剥出她能听懂的意思。

    “哼!”余慕娴话音未落,罗昌的脸便拉得比马脸还长,“邺城沦陷怎么可能是情理之中!若不是太子指挥不当,还自作聪明要家父从邺城城外往皇城下的水道中放药,怎会引得孙延年、休高逸争先倒戈!可叹楚先帝高才,定下以邺城未饵,瓮中捉鳖之计,却全毁于宏德太子这个不肖子孙之手!”

    见罗昌如此性急,余慕娴给他补了一个话茬:“所以?”

    “所以罗昌只能携兵到这蛮荒之地,带明君归昌平!”

    从罗昌咬牙切齿的模样中,余慕娴捕捉到几分罗昌对太子的恨意。

    “楚宏儒?”余慕娴给出一个她能想到的人命。虽然她认为楚宏儒不会到长宁。

    “是……”被余慕娴一语道破,罗昌点头,“罗昌正是为了三殿下而来。”

    闻罗昌道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余慕娴瞬时想起了那支跟在她们身后的劲旅。

    “你此行可是只有你一个人?”余慕娴转着话头,降低罗昌的戒心。

    “余小子,你想错了。我怎么可能是一个人来的呢?我和你说……”罗昌把声音压低,“我们兵分两路,一路以流民的身份混入长宁,另一路在长宁城外三十里的小庄子中隐藏着。只待寻回三殿下,我们就带三皇子去昌平郡。”

    罗昌不藏私的态度,让余慕娴不禁多看了罗昌几眼。

    罗昌这种性子真的堪当大任么?

    余慕娴跟着把声音压低:“那三皇子为何会到此处?”

    罗昌道:“三皇子是听了四皇女的建议,弃太子从北行……”

    余慕娴落在膝上的手慢慢收紧:“那四皇女自己呢?”

    “四皇女大摆銮驾,距太子三百里,慢行……”说到此处,罗昌的声音随即低沉下去,“罗昌愧为七尺男儿!当此国难之时,却要四皇女为社稷苦……”

    罗昌话罢,余慕娴半晌无言。

    因为楚玉姝是玉奴的血脉啊……

    余慕娴坐在囚车内极目远望,只见那坠在视野中的残阳如血。

    余慕娴心笑,罗昌,你定是不知,这世上有个叫“花朝国”的地方。在那地方,国难当头,便是女儿家的担当。只有到了这楚地,才变成了你们这些少年郎该扛的东西……

    罗昌见余慕娴听过四皇女的消息后,便不再出言,心里顿生出几分古怪。他来长宁前,从不曾听闻三皇子道过,余慕娴与四皇女交好。但依他看,余慕娴这小子分明惦念着四皇女。

    罗昌摸摸下巴,散去一身凝重:“余小子可愿随我去昌平?”

    “去昌平作何?”余慕娴又把视线换到囚车外,长宁的天已渐渐黑了。

    “昌平可是好地方呐!你真的不去?”罗昌把声音拉得老长,但余慕娴不为所动。

    罗昌坏心一笑:“若是余小子不答应我,这可就难办了!四皇女可是要我帮她照看你……”

    “嗯……”余慕娴没回头,“四皇女是如何知晓我在此处的?”

    “唔……”见余慕娴张口就问了这么个复杂的问题,罗昌双手一摊,“这罗昌可就不知道了……”

    “嗯……”

    低眉掩去心头那因楚玉姝而起的几分异样,余慕娴静静等着囚车进入垒石场。

    入了垒石场,余慕娴跟在罗昌身后,分到一个居右的床板,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抬石板生涯。这一年里,余慕娴偶遇了几次被扣押在西垒石场的三皇子楚宏儒,也帮过他一些小忙。

    垒石场分东西,故而她与罗昌并未有多少机会去与楚宏儒相处。

    追忆着那个曾与她同跪在大殿中的皇室贵胄,如今又与她一同辗转在石板中,余慕娴不得不唏嘘,天地不仁。

    但龙生龙,凤生凤。作为皇室子弟,楚宏儒与罗昌一般,较她多几分骨气,故而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更容易遇到刁难。

    好在,她余慕娴不是真的幼童。一番插科打诨,再寻机与主事们讨个方便,一切也勉强算相安无事。

    站在垒石场中,低眉想过罗昌因替楚宏儒出头挨得拳头,余慕娴默默从怀中探出一张十两的银票偷偷塞到垒石场官差刘头的怀里。

    今日是她离开垒石场的日子。刘头是东边垒石场的主事。

    “嗯……”发觉余慕娴往自己怀中塞了物件,刘头大笑着拍过余慕娴的肩膀后,不动声色把银票还给余慕娴,还递她一个包袱,“余小子!你该出去!”

    “是,刘头……”顺从地接过刘头递过来的包袱,余慕娴正要跟着刘头走,却忍不住转头。

    她想再看罗昌一眼。

    这一年里,说罗昌仗义,愿帮一个幼童也好,说他愚忠,愿听四皇女的话也罢,他总归护过她。

    按理说,她该与罗昌一同出去的。奈何罗昌不愿靠并入长宁籍的方式出去。既是如此,那她余慕娴也只能与他道一声珍重,而后各奔东西。

    如是想着,余慕娴抬目一望,却被视线中的人影震住。

    站在不远处那人不是楚宏儒还能是何人?

    “刘头?”余慕娴不解。

    “这不是看你与那俩个硬骨头关系铁……”刘头笑着带余慕娴穿过垒石场,“刘头我便自作主张,把另外那小子讨了过来,也让你走得安心……”

    “刘头……”余慕娴紧了紧手中的包袱,“多谢您了。”

    “这有什么可谢的!”刘头挥手让守着门的守卒散开,“若不是你小子帮老子打了一年马吊,老子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喝西北风呢!”

    “刘头客气了……”

    多礼的与刘头在场门口叙过旧,余慕娴摸着包袱里几个硬邦邦的银锭子,慢慢朝着长宁城走。一年前,入垒石场时,她以为几日就能出去,没想到囫囵便过了一载。想着一年中,攀附着主事偏爱马吊,在场房里躲过的数个清闲,余慕娴暗笑自己身上的棉衣有些小了。

    慢慢走在长街上,寒风如故,长灯如故,乞儿如故,唯有她较上次来时长了一岁。

    回想着往日此时,皆是被罗昌摇着衣领拖去打粥,余慕娴晃觉自己腹中空空。

    去哪里吃饭呢?余慕娴漫步长宁街头,细细寻觅。

    却听到身后有车轮声。

    “小叫花子,这是给你的!”

    迎声滚入怀中的馒头引得余慕娴抬头一看,正巧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楚玉姝?

    还没容余慕娴细瞧,那身影便缩回到了青纱轻掩的车辇中。

    接着余慕娴听到车辇里传出一个北地男子的说话声。

    “你就这么喜欢赏这些蓬头垢面的叫花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相(gl)》,方便以后阅读女相(gl)第二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相(gl)第二十三章并对女相(gl)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