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说我装白莲[系统]

第31章 三十一张符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空白尺素 本章:第31章 三十一张符篆

    哐!

    千秋一脚踹开病房门,一眼就看到了所在角落里的护士,一身鲜血,气息微弱,如果再不接受治疗,恐怕用不了多久,又会出现一个灵魂了。

    小宝站在在护士面前,面色狰狞,原本纯净的眼睛被强烈的怨愤所占,黑长的指甲上满是鲜红,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面上,溅出一朵朵红色小花。

    “小宝!”千秋看着快要被怨气完全吞噬的小宝,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小宝听到千秋的声音,僵硬着脑袋朝这边看了过来,很熟悉的气息,很温暖的声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小宝眼中怨愤闪动,脑子出现了一瞬间的迷茫。

    “胆挺肥啊!我的人也敢动!”千秋眼睛一眯,看向女人的目光饱含着危险。

    “我当是多厉害的高人呢,原来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女娃子。”女人看了千秋一眼,发现她身上的修为并不高,语气便有了一些轻视。

    看来这屋内的结界,恐怕也不是她布下的,不过能够躲过她的探查直接上来,也只能说是有点小本事而已。

    “小秋,怎么回事?”黄医生路过病房,正好看到了已经歪了的屋门。

    “小李!”再往里一看,□□一身血迹的躺在角落,气息微弱。

    “黄医生,麻烦你把人带去治疗,我没有出来以前,这层楼暂时封锁。”千秋看了黄医生一眼,郑重的说道。

    “我知道了。”黄医生目光在里面一扫,抵挡着寒意朝里面走去,明明只是几米的距离,却让他走出了一身的冷汗。

    黄医生越是靠近女护士,越觉得那边的气息相当寒冷,当他的手搭在女护士身上时,那种感觉更甚了。

    “小秋,抱不起来。”黄医生看了千秋一眼,小心的说道。

    “小宝,刚刚的只是幻觉,把鬼气松开。”千秋说这句话时语气很是严厉,小宝虽然不知道她是谁,可还是在那句话之后收起了鬼气。

    黄医生收到千秋的眼神,连忙弯腰将护士抱了起来,可惜走到一半,又被一股气息阻去了去路。

    “真把我当空气了,我的猎物,可不是谁说带走就带走的。”女人一根红丝横在黄医生面前,直接形成了一道阻碍。

    千秋眼睛一眯,手腕一动,直接将注入清气的玉佩打了过去。

    玉佩如同红色宿敌,两物一碰,红丝如同遇到了火焰,直接被烧成了黑灰。

    “快走!”千秋见此,连忙对黄医生说道。

    接着,千秋咬破手指将血液涂于玉佩之上,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白光突然闪现,将女人爆身寸而来的红丝全都烧成了灰烬。

    黄医生刚刚抱着护士出去,那扇原本歪斜的屋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一道门阻隔了两个世界。

    看了眼身后,黄医生一边安排人员,一边抱着人快速朝手术室走去。

    “怎么回事?”说话的是卢姐,她刚刚看着黄医生将人从千秋病房抱出来的。

    “封锁这一楼,千秋没有出来以前,不准人任何人来往。”黄医生看了卢护士长一眼说道。

    至于刚刚的护士,他已经安排医生在里面手术了,今晚发生的事情,他还的上报。

    “知道了黄医生。”卢护士长看了还亮着的灯一眼,连忙走来开始去安排。

    至于小李为什么不听话要进入千秋病房的事,等这件事情结束,医院会做出处理。

    这一层楼不比其他楼层,它不仅仅是高级病房,来这一层的病人,都是特殊人员,对于这一层楼的医护人员,也是有着强烈要求的,小李罔顾条约,有时候害的可不是她自己。

    病房内,女人看着千秋轻而易举化解了她的攻击,神情也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是你主动脱离她的身体,还是我将你打出来。”千秋拿出一把桃木剑,目光冰凉的看着女人。

    被她附身的人身上生气微弱,在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彻底占据这具身体,气息也会慢慢融合,而那个被她附身的人,最后的结果就是神魂具灭。

    至于小宝,直接被千秋用玉佩封印在了病房一脚,等处理了这个女人,她再处理小宝。

    “来啊,我到要看你如何将我打出来。”女人嘴角勾着一抹邪笑,她附身这人,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算为了她,这小道士恐怕也不敢下狠手。

    她倒是无所顾忌,双手一动,无数条红丝如同红潮铺天盖地的朝千秋席卷而去。

    玉佩用来困住小宝,所以她现在手中的法器只有一柄桃木剑,这级别肯定是没有玉佩高的,所以悲催的只能用力挥砍。

    细密的红线将她围绕,好在小宝身边有玉佩在,她不用太过担心,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如何将她打出原型。

    “系统,你知不知道她的本体是什么?”千秋一边挥砍一边问道。

    【知道,三百积分告诉你。】系统瞟了女人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怎么不去抢!”千秋虽然知道系统这次肯定会趁火打劫,可还是忍不住想在系统那张脸上狠狠掐一下。

    “用来对付她的道具需要多少积分?”千秋眼珠子一转,突然问道。

    【召唤玄天雷口诀,一千积分。】系统顿了顿,它知道,那三百积分可能要飞。

    “调出玄天雷资料。”千秋嘴角一勾,谁说对付她一定要知道她是什么东西,有东西能够将她打出来,那就行了。

    至于本体,将她打出来后,自然也就知道了。

    千秋挥砍红潮的同时,目光紧紧盯在调出来的资料上,没有想到这玄天雷很厉害啊,比起一般的天雷,简直就是小蛇跟巨蟒的区别。

    玄天雷,专劈邪祟,驱逐恶灵。

    如果修为够高,召唤出来的玄雷更是不得了,想要对付个厉鬼什么的,那简直就是太简单了。

    “兑换玄天雷口诀。”千秋觉得这东西简直就是专门为她准备的,现在修为虽低,可将女人本体劈出来,那还是没问题的。

    【兑换成功,口诀传送中。】系统的声音在千秋脑海内响了起来,它话音一落,一股信息就钻进了千秋脑袋内。

    片刻的工夫,直接融入了她记忆之中,今后若要用,只要从记忆里调出来就行。

    “嗤!娃子就是娃子,这种时候还敢走神。”女人语气嘲讽,手腕一动,更多的红线化作钢针朝千秋身体各处攻击而去。

    “是吗!”

    “玉帝敕命,召汝雷神,统摄万灵,从吾行令,天地风电,五方真雷,九天神雷如律令,”千秋冷笑着看了女人一眼,口中吐出的字一个比一个清晰,表情更是郑重无比。

    千秋在念口诀的时候,女人就发现她的攻击已经不能近千秋的身,而且那一刻,她的内心本能的开始畏惧。

    话音一落,女人就感觉到了周围气流的变化,特别是外面的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道电芒嗤嗤在乌云中闪烁着火光,犹如一条雷电所化的巨龙,哪怕相隔十万八千里,也能感受到云层那里传来的威慑力。

    云层内亮光越来越盛,那条雷电所化的巨龙仿佛正在酝酿着恐怖的一击。

    哗啦啦……

    屋子周围狂风四起,窗口窗帘更是被狂风刮的飒飒作响,一道道飓风更是直击屋内,刮在玻璃上咔咔作响,没一分钟的工夫,玻璃被飓风所击哗啦啦全都碎了一地。

    “敕!”千秋手决一结,口中吐出了最后一个字,随着她的尾音一落,天空中乌云一开,一道带着紫光的巨型闪电瞬间就劈了下来。

    轰隆隆……

    屋内紫光大盛,粗壮的闪电直接劈在了女人身上,刚刚还遍布病房的红潮更是瞬间化作了黑灰。

    啊!

    女人凄厉的叫声在整层楼内回荡,站在外面等待的黄医生他们被突如其来的惨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色惊疑不定。

    刚刚那诡异的紫电虽然从楼顶降下,他们却发现房子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只有千秋的那间病房,整个房间如同被紫光占据,那光芒只从门缝透出来那么一点,就直接将他们眼神闪的生疼。

    更让他们奇怪的是,刚刚的动静那么大,其他病房内的病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整层楼真的是诡异的寂静,只有他们,刚刚听到了千秋病房内传出来的凄厉惨叫声。

    众人围成一团,手心手背里全都是汗水,一张张脸更是变得如同白纸。

    千秋眼睛微微一眯,这道紫光对她没有影响,她此刻目光正死死的盯在女人身上。

    紫光下,女人身体出现了重影,一团模糊的红影在极力挣扎,它不想离开这具好不容易才能跟它契合的身体,况且现在露出本体,恐怕等待它的结局就是真正的灭亡。

    千秋掐着的手决一动,这雷决太费清气,她必须尽快将其本体逼出来。

    无奈之下,千秋只能再次召唤第二道玄雷,也不知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道玄雷竟然还不能逼出她的本体,这简直不可思议。

    随着一声巨响,第二道玄雷落下,女人凄厉的惨叫声直接升华,它的那一嗓子直接震得外面的医护人员眼花口麻。

    女人身上的重影消失,一道红光被逼出女人体外。

    千秋收式,额头汗水密布,看向那团红光的眼神十分复杂。

    千秋手持桃木剑,踩着律定的步伐来到红光面前,红光离体的那一刻,她就朝它施展了锁魔决,此刻脚踩最后几个罡步,将驱魔阵彻底激发。

    配合着手口决,千秋做了最后的收势,阵起。

    深呼吸了一口气,千秋看了那团红光一眼,这才走向了被它曾附体过的女人身边。

    邪物离开,曾倩倩恢复了原本的面容,跟千秋一开始看到的人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别。

    躺在地上的曾倩倩面色发青,眼下更是青黑一片,身上的生气十分的弱,远远看来,如同一具刚刚死亡的尸体。

    千秋掐了一个法决,双指在曾倩倩眉心一指,锁住了她的七魂六魄,曾倩倩现在的状况复杂,一不小心生魂就容易被下面的人勾走。

    拿起一旁的水杯,千秋指甲夹着一张符篆,口中念念有词,符篆也在曾倩倩身体几个部位各点一下,夹着符篆的手指一动,无火自燃。

    将混有符篆的符水给曾倩倩灌了下去,滋阴补魂,可就算这样,近来三年,曾倩倩的身体也会虚弱非常。

    邪物虽说借了曾倩倩的身体,可死亡的那些人怨气残留,也会有一部分留在曾倩倩身上,虽然不是很大的因果,可对她来说,这辈子的运势都将会受到影响。

    对于邪物来说,人本心若是坚定,它是无法钻到空子,控制你身体为所欲为,制造杀孽,而曾倩倩这次,邪物借她的身体杀了那么多人,只能说明她心性不坚,邪物最大的解放了她心里最阴暗的一面。

    这次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如同一场场梦境,却也不能说她真的很无辜,多多少少,她都会担那么一部分的责任,事情对错,下面自有记载,虽然千秋不知,可它确实存在。

    处理完曾倩倩,千秋这才朝那团红光走了过去,很奇怪,千秋以为会是什么修行了几百上千年的邪物,却没有想到它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红光内,一根长两米左右的红线颤抖着扭做一团,不同于千秋见过的任何丝线,这根红线颜色十分艳丽,鲜红似血,却是天生的这个颜色。

    前世今生,千秋都没有听说过还有红线成精的,眼前这一幕太过匪夷所思。

    千秋拉过背包,左手举起桃木剑,剑身与目光齐平,右手掏出一张符篆,口中念念有词,一边念一边用符篆在剑身上来回擦了一遍,最后剑尖穿过符篆中心,顷刻间,符篆化作一道红光附在了桃木剑上。

    原本看上去很平凡的桃木剑边缘亮起一道金线,就连剑身,几个复杂的字体一闪而逝。

    “不管你是什么,现在就为你所犯下的罪孽赎罪去吧!”千秋说完,手指在剑身上一划,桃木剑瞬间化作了一道光芒直击红团。

    …………

    “!!!”千秋眼睛陡然睁大,说好的可以驱除所有邪祟,面前那团红光连个波动都没有,千秋感觉受到了欺骗。

    “系统,你是不是给的我假货?”千秋思索片刻,确定自己的手法口诀都没有任何问题,于是在在脑海内对系统说道。

    【宿主,系统是遵纪守法的好系统,从来不做那种以次充好以及骗宿主的事情,由于宿主的不信任,系统感觉内心受到了伤害,需要用五百点积分来补偿,如果宿主不给予补偿,系统将自动面壁一个月,期间将无法回答宿主的任何问题。】说完,系统真的就神隐了,无论千秋怎么唤他,他都不给予回应。

    “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五百积分系统你扣吧。”千秋无奈之下,只能对系统道歉,这次确实是她冤枉了系统,可是五百积分,想想还是很心痛的啊!

    【宿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系统已经原谅你了,今后不可以质疑系统哦。】一听可以扣积分,系统立刻冒了出来。

    【鉴于宿主你这么快就认错,系统也是不会亏待你哒,这根红线是个好东西,宿主可以进行认主,今后可以作为道具使用,至于它是个什么东西,宿主认主后就会知道了。】听系统的语气,千秋就知道他此刻心情很好。

    关于如何认主,系统表示现在红线被玄雷所劈,对千秋有着本能的忌惮,在它还没有完全恢复神智的时候,认主也是最好的时机。

    对于系统,千秋还是信的,她与系统是一体,毕竟他不会害自己。

    没有丝毫的犹豫,千秋上前一步,用口诀从指尖逼出一滴精血,然后直接朝那团红光甩了过去。

    鲜血落在红光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了线头中间,随着千秋结契口诀念起,红线周围的红光化作一条细线钻进了千秋眉心。

    同时,千秋感觉眼前一晃,身体就浮在了天空之上,眼前的一幕幕如同电影般在她眼前播放。

    看完之后,千秋也就知道了红线的由来。

    这截红线,是曾经女娲用天地灵气为月老所织的其中一小段,众所周知,月老为姻缘神,用手中红线掌管了天地间所有生物的姻缘。

    而这截红线,就是其中一小段,不知什么原因跟主姻缘线分离,最后落入人间。

    红线虽然是不完全体,可它始终是上神所制,身上也有上神制造时留下的一丝气息,而这丝气息也就助它开了灵智,落入人间后,红线觉得这里的一切要比天上来的好玩开心,它每天随风飘荡,见识着人间的美好景象。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它落入了一个待嫁女子闺房,女子面带娇羞,正在缝制出嫁时要穿的红色嫁衣,而这根红线也就被女子缝进了嫁衣上。

    有了红线的加持,这件嫁衣显得艳红无比,非常的漂亮,女子很喜欢,几乎每天都要抚摸一遍,眼里更是对能够穿上它的那一天充满了期待。

    时间匆匆,那一天终于来了,女子穿上嫁衣,娇美的面庞上有着期待与羞涩。

    然而,那一天却成了悲剧的一天,女子没能等来迎亲的新郎,因为新郎那边传来消息,新郎上马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那挂着大红花的马儿突然发了疯,新郎一只脚挂在上面,被马儿直接拖了两条街,等人救下来时,新郎已经断了气。

    一身嫁衣的女子听到这个消息时面色青白,脑海中满是新郎笑时的模样,等大家发现的时候,新娘用三尺红绫随新郎去了。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喜事变白事。

    至于新娘的嫁衣,本是跟着新娘一起陪葬,可在几十年后,它突然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女子的手里。

    而这个女子,其实就是几十年前那个女人的转世,她给了红线爱的抚摸与期待,所以它想为他们圆一次完美的婚礼。

    可惜,同上次一样,女子成婚时新郎再次死亡。

    这就如同一个死循环,这件嫁衣,不论落在任何人的手里,只要到了婚礼那一天新娘一穿上,都会喜事变白事。

    随着次数的增多,红线的意识也越来越强,它吸收着那些女人的期待跟绝望长大,不知不觉间,绝望越来越多,它盖过了那些女人曾经给过它的期望,越来越暴躁,自认不该被这样对待的它,开始了杀戮。

    在一次的杀戮中,红线被道士所困,由于没有办法将其消灭,道士用阵法将其困住,也不知过了多少年,等它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本体就已经出现在了曾倩倩买的那件大衣上。

    所以当曾倩倩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她对男友的不满开始爆发,而红线则放大了曾倩倩心里的阴暗面,让她无意识的配合着自己开始狩猎,红线开始吸收男人魂魄修炼。

    若不是它误打误撞闯进了千秋病房,恐怕在医院的千秋暂时发现不了这事,到时候死在红线手中的人将会更多。

    红线虽然已经认她为主,可意识内的暴戾性格还没有改变,要想将它变为趁手的道具,还的对它进行彻底的净化,不然它意识衍生的情绪早晚会对千秋造成影响。

    千秋擦去额头的汗水,上前一步将红线捏在了手中,不管它如何挣扎,千秋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由于它戾气太重,千秋没有直接将它收回意识深处,只是用几张驱魔符叠成了八卦阵,然后将红线包裹在了里面。

    收进背包的时候,千秋还能听到它的嘶吼,这也算是对它的惩罚吧,毕竟害了那么多人,一点惩罚都没有,实在说不过去。

    千秋用驱魔符叠出的八卦阵可不是说着玩的,细想一下,普通鬼怪靠近初级驱魔符都会被伤到,更何况千秋叠八卦阵的驱魔符,那可是中级的,几张驱魔符的效果叠加在一起,再加上八卦阵的效用,红线在里面受到的惩罚可想而知。

    经历过这次之后,红线如果知道自己错了,开始忏悔,千秋便会为它净化,今后作为她的道具使用,若是不知错,千秋打算关到它认错为止,这里面的痛苦,要远比下地狱来的还要纯粹。

    “有趣!”屋外,一个虚影浮于半空,病房内发生的事情,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虚影身后还有两个影子,他们看着前面的虚影消失,踌躇片刻后,还是跟着离开了。

    千秋目光突然朝窗口看去,发现外面并无异常,暗了暗眉心,看来今天真的是累狠了,感官都不清晰了。

    解决完红线的事情,千秋这才朝角落的小宝走了过去,困住小宝的玉佩也有着净化效果,这么一段时间,小宝眼中的怨气确实少了不少。

    “吴大师,您怎么来了?”这层楼因为被封锁了,所以这姓吴的道士走的是楼梯,这一上来就看见了整层楼被怨气包裹的模样,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好重的怨气。”吴道士皱了皱眉,这层楼除去他跟踪妖物留下的气息,还有一股属于厉鬼的森冷怨气。

    “吴大师,千道长在里面,她做法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黄医生看了吴道士一眼,一跺脚心一横就追了过去。

    “我随妖物来到这里,为了千道长不被那妖物影响,我必然要去一看。”吴道士脚步一停,回头对黄医生说道。

    与此同时,他也很好奇黄医生口中的千道长,仔细在心里回想了一番,他确实没有听说过千姓道长,不过见黄医生如此拦他,倒让他更加好奇了。

    更何况以他的身份,处于高处的大师他几乎全都见过,这一位他毫无印象,恐怕实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黄医生劝说无果,这一位在这区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不说他身后的道观,就他现在的修为能力,就一直是被恭维着长大的天之骄子,脾性更是随了他师父,古怪傲气。

    吴道士站在千秋病房门口,不用□□他都能过感受到屋内散发出来的阴冷鬼气。

    “小把戏。”吴道士手刚刚搭在门把上,嘴角朝上一勾,气息一动,带着冷笑将门推开。

    “这位道友,难不成你不知道别人做法之时是很忌讳其他人闯地盘的嘛?!”千秋将周身清气收敛,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看向推门而进的吴道士,眼神满是不悦。

    “抱歉,是贫道唐突了。”吴道士眼神一闪,他没有想到黄医生口中的千道长是个小姑娘,而且他发现一个问题,他竟然看不出这小道士的修为,也不知是她身上有法宝,亦或是本身修为要比他高。

    “只是贫道追寻妖孽而来,突然闯入也是担心那妖孽给小友增添麻烦。”吴道士眼珠子一转,刚刚的想法他比较偏向第二个,毕竟这丫头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他可不信她天分会比他还高。

    如果真是天份这么高的人,是不可能在这一行默默无闻的。

    “那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千秋眼中的不悦都快要实质化了,搞半天那红线竟然是被他赶到了这里,一想到这里被吞噬的那些无辜灵魂,千秋看他的眼神就更加的不爽了。

    “小鬼怨气这么重,为表歉意,贫道留下助小友一臂之力如何。”吴道士话虽这么说,眼里可没有一丝的歉意,眼里那我能留下帮忙你简直赚到了的神情让千秋十分不爽。

    千秋二话不说,手腕一动,一股清气朝着吴道士面门袭击而去。

    砰!

    吴道士感受着那股气息,身体连忙退后,人一跨出病房门,原本倒在地上的门板刷的一下立了起来,重重的将门封死。

    “不识好歹!”吴道士吃了一嘴的灰不说,就连鼻子也因为躲闪不急而被门板撞的通红。

    黄医生站在吴道士身后,看着他那红通通的鼻子,想笑又不好笑出来,憋的很难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姓吴的狼狈模样。

    吴道士脑袋一扭,瞪了黄医生他们一眼,身子一转就坐在了病房门口的椅子上。

    那小鬼怨气不是一般的重,他倒要看看那小道士怎么解决。

    拿出罗盘,吴道士看着上面的指针掐指一算,那妖孽来过这里,之后就消失了,这次看来确实是他跟丢了。

    至于会不会被千秋收了,这个问题他连想都没有想过,能够吃他一击还跑这么远的妖孽,他可不信那小丫头有本事将其收服,就算受伤了那也是不信的。

    “啊!吴老鬼又来了!”吴道士刚刚把罗盘收了起来,就看见过道的地板下面冒出来几颗人头,糊了血的脸在看到吴道士的那一刻就惊叫了起来,脑袋也快速的往下面钻去。

    “说,怎么回事?”吴道士单手一甩,一张符篆就贴在了一个鬼魂的脑袋顶上,他动作只是慢了一步而已,就被吴道士给抓住了,心里已经泪流成河。

    吴道士上前一步,将那鬼魂直接从地板上拉了出来,脸色比刚才还难看,他还未满四十,保养得当,外表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上下,这些家伙竟然敢叫他老鬼,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吴大人息怒啊,我们感受到女鬼的气息消失了,所以想上来看看她是不是被千道长收了,我们好做打算啊!”那鬼魂颤抖着身子说道,目光四处漂浮不敢落在吴道长身上。

    “穿红衣的妖孽?”吴道士眉头一皱,拉着他说道。

    “嗯嗯,就是身穿红衣的厉鬼,她在医院吃了很多魂魄,王大哥都被她吞了。”鬼魂语气有些悲伤,王大哥魂力也是很厉害的,可还是成了那女鬼的口下亡魂。

    “姓王的被吞了!”吴道士知道鬼魂说的王大哥,医院内游魂复杂,总有那么两个领头人物,正因为有了他们这样的鬼魂,他们就算长年在这里游荡,只要不出格,就不会被道士们消灭,因为他们知道那些能做那些不能做,从而给新鬼魂们提醒。

    “恩,很多同伴都没了。”鬼魂苦着脸说道,其中就有好几个他认识的,只要再过几年,他们就能够转世投胎获得新生,没有想到啊,临近了,却获了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吴道士脸色漆黑,手指一点,鬼魂身上的符篆被收了回来,没有想到他晚了一步,竟然造成了如此挽回不了的后果,那些被吞噬的鬼魂,明明还有转世的机会,难怪他刚刚说出那话后,那小道士看他的眼神不对劲,现在看来,他确实也有错。

    黄医生见吴道士坐了下去,这才去饮水机那接了一杯水走了过来,他虽然不知道吴道士刚刚跟鬼魂说了什么,可现在看来,恐怕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屋内,千秋正在为小宝念着渡化经,好在小宝刚刚没有犯下杀孽,不然这次可真就麻烦了。

    千秋双手合十,坐在小宝对面,金黄色的字从她口中吐露出来,它们围绕着小宝,一圈一圈的旋转,有的透过光壁钻了进入,落在小宝身上,看似无觉,小宝却随着字体进入魂体而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叫。

    这是对小宝的洗礼,他伤了人,差点造成活人死亡,这该担的责任他必须担着,否则千秋将他送下去后,下辈子的小宝人生恐怕会变得不顺,只有自己将那十倍的痛楚承受过去,他才能洗去刚刚犯下的罪行。

    渐渐的,小宝身上的怨气开始消散,那张刚刚变得狰狞无比的小脸又变化了回来,眼中满是泪水,因为他知道那些爷爷奶奶彻底回不来了,连再次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明明都是那么好的人,为了他却落得如此下场,那个时候爷爷奶奶他们要是不管他多好,他们就不会消失了,一想到是他害了爷爷奶奶,流出的泪水再也管不住。

    呜呜呜……

    小宝充满了悲伤的哭声在病房内回荡,就连他母亲的事,也都没有机会回想,比起母亲,他现在更视那些爷爷奶奶为亲人。

    爸爸过世后,他第一次在他们那里感受到了温暖,虽然有时候会被爷爷奶奶们骂,可骂完之后,爷爷奶奶还是会拿好吃的哄他。

    “千秋姐姐,爷爷奶奶真的救不回来了嘛?”小宝抹去眼泪,他好希望能够从千秋姐姐那里听到能这个字。

    “小宝,对不起!”千秋咬了咬牙,有些无力的说道,如果可以,她也想救回他们。

    病房内沉默了片刻,小宝的哭声开始歇斯底里起来,那满含悲伤的哭喊将千秋的内心击的一阵阵酸疼。

    明明只是一个孩子,生前死后却经历了连大人都难以忍受的事情。

    “小宝!”突然,充满了慈爱宠溺的声音突然响起。

    “奶奶!”小宝顺着声音看去,激动的趴在光壁之上,眼泪鼻涕也哭了一脸。

    “小宝别哭,奶奶来接你了。”老奶奶杵着拐杖走了过来,满是皱纹的脸充满了笑意。

    “奶奶,爷爷他们呢?”小宝摸了一把脸,四处一看,确定只有奶奶一人,连忙哭着问道,奶奶还在,那他可不可以期待其他爷爷奶奶也都还在。

    “别担心,爷爷他们都还在,奶奶这不是来接你了吗。”老奶奶笑着说道,当时她们也以为完了,可谁能想到那撕裂的痛感过后,他们竟然还能睁眼,而且一睁眼他们就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他们竟然在地府。

    “嗯嗯,我跟奶奶走。”小宝激动的说道,泪水擦去,脸上也带着开心的笑容。

    “老奶奶,我可以问一下你们是怎么离开的吗?”千秋眉头动了动,书上可没有写被撕裂消散的灵魂还能救回来啊。

    “小姑娘,天道轮回,好人有好报,其他的老婆子我也不太清楚。”老奶奶走了过来,千秋是个好孩子,不像有的道士,见到魂体不论好坏就驱逐。

    不过这件事情,他们确实不清楚,所以只能归为人在做天在看了,老天始终是有眼的。

    “冒昧问一句,老奶奶你们是不是直接去了下面?”千秋想了想问道,看老奶奶魂体不是很稳,应该是在受到了重创的时候被人突然带走。

    难不成刚刚还有其他人在场,能够在红线毫无所觉的时候打开鬼门关,将快要消散的灵魂带去下面,还不让她发觉,这样的修为,可不是高她一星半点。

    老奶奶看了千秋一眼,没有多说话,不过千秋还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答案。

    “小宝,这些是姐姐给你买的,带着去下面吃吧。”千秋将在那家铺子里买的东西用法术给小宝送了过去,这也算是给小宝的送别礼物了。

    “谢谢千秋姐姐。”小宝身上怨气已除,周身的金光也开始消失,他上前抱住了千秋的大腿,千秋姐姐是好人,让他两次都没有化为厉鬼,如果姐姐没有阻止他,现在的他什么样都不敢想了。

    “乖,在下面要听爷爷奶奶的话,时间不早了,姐姐送你下去。”千秋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将东西放在了他的手里。

    老奶奶牵着小宝的手,朝千秋道了声谢,小宝看了老奶奶一眼,弯腰朝千秋鞠了一躬。

    看着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千秋揉了揉鼻子,感觉鼻子酸酸的,不过总算有了个好结局,那些魂体没有全部消失,他们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总有人说我装白莲[系统]》,方便以后阅读总有人说我装白莲[系统]第31章 三十一张符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总有人说我装白莲[系统]第31章 三十一张符篆并对总有人说我装白莲[系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