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

第五十九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东海风 本章: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哎呀……竟然是芙蕾雅啊……”

    远隔几条街,猎魔者望着灰蒙蒙的天空。飞艇已经关闭了投影,可惜,影像是同步传输,不仅传到帝都的长老院,更是同步传了一份给兽王。

    “这下铁道镇摊大事了啊……”那猎魔者收回视线,望着眼前血迹斑斑的男人,“你们这步棋,走得真是妙!”

    帕拉图在兜帽里低低笑了一声:“别忘了,是谁追杀芙蕾雅的?没有人说她是圣子,是你们自以为是,酿成大祸的哟!”

    那猎魔者也低头,看着自己结冰的身体,笑了两声:“能把冰用成这样的……你是大魔法师克罗克吧?”

    以帕拉图-n-克罗克为中心,方圆几公里全被冰雪覆盖,埋伏的警卫队们冻成了一个个冰坨子。追到近前的猎魔者脖子以下更是封进了冰里,大冰块与路面上的冰连成一体,将追杀的人固定在原地。

    帕拉图抬手弹出一个小冰花,咔咔咔,寒冰从脖子上蔓延,封住了猎魔者的嘴。

    猎魔者的嘴封住了,但眼睛还能转动,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大魔法师被射穿了心脏,又被他一枪爆头,没想到竟然还活着,难道这个家伙是恶魔,拥有不死之身?

    寒冰继续蔓延,很快覆盖了猎魔者的脑袋。猎魔者透过厚厚的冰层,无可奈何地目送大魔法师跳上屋顶,飞快地消失在视线中。

    帕拉图一路潜行,来到乱成一锅粥的街道。

    警卫队长瞠目结舌,手哆哆嗦嗦地指着芙蕾雅的方向,腿软得直往地上跪。副队长一手揽着他,一手开启通讯器,正好三队的人自动找上门。

    “队长!队长!错了!搞错了!!!”三队的分队长嗷嗷直叫,“我们这边追的不是公主,是公主的那个侍女啊啊啊啊!!!”

    三队的分队长望着远去的侍女和护卫,抹了把脸,懊恼道:“哎白追了!喂,那边的都停下!不必追了!……队长,芙蕾雅还在潜逃,请多注意!”

    “不必注意了。”副队长淡声道,“已经找到了。”

    最后一点希望破灭,警卫队长一口气没喘上,头一歪,晕了过去。阿嘎抱着芙蕾雅还在哭,警卫们里三层外三层,却没有人敢接近。

    帕拉图跃至另一栋屋顶,躲在墙沿后,偷偷地探出脑袋。芙蕾雅在阿嘎怀里,身上全是血。在其他人眼里,芙蕾雅身中多枪,还被打穿了心脏,已经没救了。阿嘎也是这样认为,他抱着芙蕾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泪眼朦胧的他,并没有发现芙蕾雅手边的小子弹。

    “原来……她把子弹藏在了袖子里啊!”帕拉图松了口气,笑着摇摇头,“这丫头,还真敢拼啊……看来,用不着我帮忙了。”

    帕拉图返身跃出屋顶,眨眼消失了踪影。

    费列罗送的魔导弹扩散出一层小小的时钟魔法阵,可那魔法阵实在太小,还被血覆盖着,在场的人谁也没见到。阿嘎脱下粗布衫,轻轻地包上芙蕾雅的身体。他有许多话想对芙蕾雅说,可他是个哑巴,没办法像普通人那样说出心里话。阿嘎牵着芙蕾雅的手,泪水一滴滴落下。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到芙蕾雅的手指轻轻地挠了他一下。

    另一方面,在费列罗的带领下,艾克斯背着周扬成功逃离了商业区,来到铁道镇的另一头。费列罗没有急着出城,反而拖着他们躲了起来,卸去兽族装扮后,费列罗开始寻找周边的小旅馆。

    全城戒严的状态下没有旅馆营业,街道上空荡荡,时不时路过几个巡逻兵。情况实在不利,莫语提议道:“我们出城吧。”

    费列罗道:“全城戒严你还想出城?”

    莫语道:“我知道一条出城的密道,保证没有人能发现。”

    费列罗奇道:“在哪?”

    莫语抬手指了个方向:“不远,很近了。”

    费列罗瞥了他一眼:“是魔族联系外界的通道吗?”

    这问题实在不好回答,密道确实用来联系外界,但这条路线特殊,唯独魔族的高层才知道。莫语身为莉莉丝的侍卫,长期与魔族合作,自然知道这一条路。

    莫语拿不准费列罗对此了解多少,怕说多错多,他思来想去,想不出理由,索性沉默下来。

    幸好费列罗没有追问下去,带着他们跑过一条街,才慢悠悠地解释道:“小年轻,不要急,警卫还没见过我们卸妆的样子,只要不主动惹事就好……现在出城并非最佳时机,我们再等几天吧。”

    周扬惦记着次元口袋,心急火燎地发出啊啊的声音。时光倒流前次元口袋送去维修,留在了店铺里。口袋不值钱,但里面装的东西值钱,那些都是货真价实的恶魔道具,周扬不想白白浪费。

    “那就先找个地方住吧。”艾克斯发话了,把周扬往上驮了驮,“他这个状态,也不好跟我们走。”

    圣子发话了,莫语这个做属下的当然没有意见:“好吧,先找个地方落脚。”

    说来容易,但哪有旅馆愿意收留他们呢?

    艾克斯四下看着,觉察一道视线,于是抬头看去。

    楼上的小窗户里,一个年轻女孩与他视线一碰,慌慌张张地关上窗,过了一会,又忍不住把窗打开一道缝,偷偷摸摸地往下看。

    璎珞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他们,很眼熟,像是经历过一些事情,却又想不起来了。

    费列罗瞄瞄那女孩,又瞄瞄艾克斯,摸摸下巴调侃道:“她好像对你很感兴趣?”

    周扬:“啊啊!”(是缘躲不过,那是主角大大的后宫mm啦!~\(≧▽≦)/~)

    艾克斯冷冷淡淡,不想搭理那女孩,背着周扬转身要走。周扬手脚动不了,软趴趴地耷拉着,嘴却不停地啊啊,努力地挽留主角大大。

    这时,卸了妆的同事a和奥德寻了过来,俩人顺着大家的视线,抬头往上看去。

    几个男人与一个女孩大眼瞪小眼,璎珞关上窗,还咔哒一声落了锁。

    这下没希望了……

    周扬垂头丧气,幽幽地叹了一声。

    “她是谁?”同事a对璎珞有印象,埋头琢磨半天,什么都想不起来。

    “好像在哪见过……应该是熟人吧?”奥德挠挠头,“哎,奇怪,想不起来了。”

    旅馆紧闭的大门开了道缝儿,璎珞躲在门背后,探头探脑地偷看他们,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众:“……”

    费列罗明白过来:“你们……时光倒流前见过面吗?”

    同事a茫然:“什么时光倒流?”

    奥德也一头雾水。

    唯独周扬记得清清楚楚,他啊啊两声,算是肯定了费列罗的猜测。

    费列罗朝那女孩打了个响指,只见璎珞身子一震,看他们的眼神也变得茫然起来。似乎有另一段记忆重叠,产生了混乱,璎珞埋头琢磨着,连费列罗走到近前都没有觉察。

    “嗨,小姐。”费列罗一手撑着门板,酷酷地低头看她,“不记得我们了?”

    “我……记得他们……是店里的客人……”璎珞一脸戒备地扳着门,“但……不认识你啊……你是谁?”

    时光倒流前,费列罗还在落日之都打工呢,两人根本没见过面。费列罗老脸一红:“我……是他们的新队友啦呵呵!姑娘,别怕,我只是想来住个店。”

    “抱歉……非常时期,本店不接新客户。”璎珞指着街道另一头,“你看全城都戒严了,要住店,出门左拐,去镇里的接待所吧。”

    所谓接待所,就是安置流浪汉的地方。艾克斯背着周扬走上前,璎珞主动打开门。艾克斯和周扬进店了,随后同事a和奥德也进去了,剩下苦逼的费列罗和莫语被拦在门外。

    “非常抱歉。”璎珞说完,关上门,还咔哒一声地落了锁。

    “怎么可以这样?!”费列罗一脸蛋疼,作为时间之王,他能提取遗留在时间中的记忆,却没法对记忆进行加工改造。璎珞的记忆中没有他就是没有他,怎么操纵时间都无法改变。费列罗无可奈何地蹲在墙角,莫语蹲在他身边。不一会,大魔法师帕拉图寻了过来,问他们在干啥,费列罗指指紧闭的门,帕拉图跑去敲门,被璎珞放了进去。随后玛利亚也寻了过来,依葫芦画瓢地敲门,结果璎珞不认她。

    “抱歉……小姐,请谅解。”璎珞的记忆里,玛利亚并不是旅馆的客人,“出门左拐,去镇里的接待所吧。”

    蹲街二人组又多了一个成员,玛利亚蹲在费列罗旁边,双手撑着下巴,叹道:“唉,不给进啊。”

    费列罗嗯了一声,脱下外套,轻轻地披在玛利亚身上。玛利亚好感动:“费列罗,你真是个好人!”

    不知被发多少好人卡的时间之王被风一吹,偏过头,打出一个大大的喷嚏。

    玛利亚连忙脱下外套还给他,生怕衣服不够,还脱了自己的厚实斗篷一起披在费列罗的身上:“小心别着凉了。”

    费列罗:“……哈嚏!”

    可怜的时间之王鼻水横流,操心忙碌不说,到头来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在街头挨饿受冻。楼上的一扇窗户打开,奥德探出脑袋,朝他们招了招手。

    蹲街三人组其悄然无声地上了楼,而此时,璎珞正在楼下,对着空白的住宿登记表发呆。

    之前的住户是一位年轻女子,那女子脸色不好,病怏怏的,璎珞帮她看诊,才发现原来她怀孕了。也许怀孕不久,肚子还看不出形状。那女子对自己怀孕的事情非常紧张,连连哀求璎珞不要往外说。直到前几天,雇佣到护卫,那女子才结账离去。

    女子离去没多久,铁道镇便开始全城戒严,再也没有接待任何客户。

    “奇怪,那几个人是什么时候住进来的呢……”璎珞哗哗地翻着登记本,纳闷道,“怎么没记录呢……”

    “还有被子吗?”奥德走下楼,“再给我来几床。”

    璎珞愣愣地望着他,一个名字脱口而出:“你是……奥德?”

    奥德:“嗯。”

    “还有艾克斯……帕拉图……周杰克……”璎珞一脸茫然地在登记本上写下他们的名字,她总觉得这情景好像曾经发生过,只是现在重复当时的动作而已。

    璎珞的爸爸妈妈外出进货,结果遇上全城戒严,没法回来。璎珞一个人看店,很少上楼。在她看来,楼上住的都是大男人,招惹不起呀!

    于是蹲街三人组顺理成章地住了下来,为了方便起见,大家是一起合住的。玛利亚倒是没什么,但其他人不淡定了,最后决定玛利亚住奥德的房间,奥德和同事a过来跟艾克斯他们挤挤。

    小房间里,唯一的床上躺着动弹不得的周扬。周扬的情况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昏昏沉沉,一会儿醒一会儿睡,睡着的时候他梦见了母亲,还有围在床前的白大褂们。母亲坐在椅子上抹眼泪,陈剑锋和吴棣一人一边地牵着她的手,好言安慰她。周扬走上前:“妈,你怎么哭了?”

    抬起的手穿透了母亲的脸,周扬又朝陈剑锋和吴棣挥挥手,发现他们根本看不见自己,也听不见自己说话。周扬陪母亲坐了一会,起身在走廊里徘徊。医院前台有个老外,手提大礼包,满脸期待地朝接待生比划:“窝是来松泥哒,这系窝要松哒泥!”

    老外身材高大,皮肤白皙,一笑还会露出小虎牙。

    接待生一脸懵逼,估计没听懂他在说啥。

    那老外眉目英俊,乍一看还真像主角大大。周扬又多看了几眼,从两人之间飘过,去到大厅,往上一蹦,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周扬感觉自己成了鸟儿,穿透墙壁,往天空上飞去。他越飞越高,穿过云层,继续往上飘。月亮好大好圆,周扬想去摸一摸,可他上升没多久,心脏像是被东西撞了,重重地疼了一下,随后他被一股力量拖拽,直直从云层上摔了下来。穿透云层,朝地上落去,他看到越来越近的铁道镇,仿佛有一股力量吸引,周扬飞过街道,飞向璎珞的小旅馆,重新回到杰克的身体上。

    周扬抱着抱枕睡得正香,迷迷糊糊间,听见主角大大在他耳边喃喃道:“周扬……天都亮了,你怎么还不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方便以后阅读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五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五十九章并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