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

第六十一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东海风 本章: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噢!窝感到灰常难过!”

    墙角放着一袋大礼包,德古拉坐在病床前,环着周妈妈的肩安慰道:“麻麻,莫要伤身,伤身伤心,要好好保重心体啊!”

    周妈妈在电视里见过德古拉,没想到企业大老板竟然百忙之中亲自来探望周扬。周妈妈好感动,抹着眼泪道:“谢谢!谢谢!”

    德古拉客气道:“不射!不射!”

    在周妈妈眼里,德古拉=大老板(没准是儿子的上司),与周扬感情非常好。(←周扬一直骗妈妈,说自己在游戏公司里工作,周妈妈信了。)

    但在陈剑锋和吴棣看来,事情就比较奇怪了。周扬与德古拉说不上感情好不好,因为他们俩根本不认识。周扬是玩家,德古拉是游戏公司大老板,两个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竟然凑在一起,还让周妈妈产生了“德古拉是周扬的上司&好友的错觉。”

    德古拉用他那口齿不清的蹩脚中文跟周妈妈说话,周妈妈竟然听懂了,两人聊着聊着,眼泪齐刷刷地掉下来。德古拉望着周扬的眼神充满了关切,仿佛病倒的是他的亲生儿子。

    周扬平时不注意身体,总是熬夜,病来如山倒,短短的几天迅速消瘦,还出现了器官衰竭迹象。急救过后虽然保住了命,但躺在床上的周扬脸色灰败,奄奄一息像是漏了气的皮球。

    “这孩子,就是平时不注意,弄坏了身体。”周妈妈牵着儿子的手,哽咽道,“扬扬,你的体质太差了啊!赶紧起来锻炼锻炼啊!”

    德古拉叹气:“是哒!黏黏心体必须哒!”

    德古拉对周扬的病情非常上心,当即打电话叫送各种补品和按摩仪,还订购了一台针灸的机器,只求养病期间周扬能保住性命。

    德古拉本来还想着找主治医生聊聊,但主治医生做完手术休息去了。德古拉工作繁忙,没法一直守着,他陪坐了一会,便要告辞回公司了。陈健锋留下来陪周妈妈,吴棣恰好有业务要跟德古拉商量,两人一边走一边聊,聊着聊着,话题就偏了,吴棣道:“德老板认识周扬吗?”

    德古拉的回答却莫名其妙:“知道有哲人,但还木有见过,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啊!”

    吴棣汗了一下:“那个,不同凡响不是这样用的。”

    “噢!”德古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吴棣道:“德老板,晚上出来一起吃个饭?”

    德古拉摇头:“今日约了投资商,走不开,去不成哇!”

    吴棣笑道:“好可惜,那就改天吧!”

    德古拉开心道:“嚎!嚎!”

    正说着,吴棣的电话响了,来电是欧阳晖。吴棣带着电话走到一边,接通道:“喂?大师啊?”

    欧阳晖一开口就急:“那游戏果然有问题!”

    吴棣没听懂:“什么游戏?有什么问题?”

    欧阳晖这才回过神,吴棣和陈剑锋其实并不知情。知道《黑暗血源blood》有问题的,只有唐少爷和万钧而已。

    欧阳晖也不想太多人知道,太多人知道了反而不好。他想了想,改口道:“你有没《黑暗血源blood》那边公司的联系?”

    吴棣也没多问,他瞥了眼等在门口的德古拉,轻声道:“有,你想找谁?”

    欧阳晖道:“那公司的老总,叫德什么来着……哦!德古拉!”

    铁道镇——

    铁道镇的各处城门大开,居民带着大包小包,携老带小。铁道镇里的居民实在太多,n个方向的城门全都挤满了人。从哪个方向出去,就是分流到哪个方向的城市。唯独北部的大门紧闭,飞艇云集。北区的人必须绕远路,从其它城门出去。

    北边是兽族大军进攻的方向,兽族的路线非常单一,不会分流也不会绕道,这令警卫队大感头疼,要是分开还好,还有机会逐个击破,但偏偏一群牛高马大的巨兽喜欢集中火力集体行动。据说兽族出征时,大地震动,尘土漫天,仿佛末日降临一般。

    不安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芙蕾雅被击杀的画面他们都看到了,同时兽王也看到了。他们不敢想象,亲眼目睹宝贝女儿被杀的兽王,将会做出多么疯狂的举动。

    “别停,往前走!赶紧的!”猎魔者分散在街道里,大声指挥着,“这边!快点!”

    “别挤!别挤!”

    “哎!后面的别推啊!”

    吵吵闹闹中,响起一声不和谐的音调:“嗝——”

    众:“……”

    “什么东西?!”猎魔者跳下屋顶,巡视一圈,视线落到莫语那儿。

    恰好,挂在莫语腰上的恶魔袋子又张嘴:“嗝——”

    “嘘!嘘!安静哦!”莫语捂着袋子,但已经迟了,猎魔者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视线定格在那被捂着的次元口袋上。

    “这是……什么东西?生物吗?”猎魔者伸出的手被莫语拦下。

    莫语摇摇头:“它刚吃饱,正消化呢!”

    猎魔者问:“这是什么?”

    莫语坦白道:“一个低级魔物,我见它挺可爱的,于是捡来养了。”

    那猎魔者用仪器检测了片刻,并没有发现能量波动,猎魔者恍然道:“原来是口袋变异成的啊?”

    恶魔袋子其实与普通袋子没啥区别,除了偶尔打个嗝,并没散发出魔物的气息,说它是低级魔物真是抬举它了。

    “走走走,赶紧走。”猎魔者还催上了,“管好你的小袋子,别让它到处咬人啊!”

    “嗯,不会的。”莫语摸摸袋子,“它很乖的。”

    那恶魔袋子偷偷地伸出小舌头,舔了一舔莫语的掌心。

    兽族大军攻城在即,警卫队分不出人手追猎圣子,但该检测的还是要检测,城门口分布着扫描仪器,一件一件地寻找星矿打造的星剑。

    除了星矿,还额外增加了磁沙检测。所有包含磁沙的物质都得单独排查——这消息还是玛利亚和帕拉图带回来的。

    “此物件通过。”盖下印章,阿尔法抬起头道,“下一个!”

    “我、我这是耳环,真的……磁沙混合了水晶矿……”妇女哆哆嗦嗦地递上小耳环,“好贵的……不要在上面盖章,开个证明可以么?”

    没有得到回应,那妇女抬起头,发现检测官的视线正盯着缓缓移动的人群,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那妇女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一个年轻的女精灵正在逗一个小宝宝。身穿黑色长袍的年轻男子怀里抱着小宝宝,面无表情的脸上红彤彤的。

    那妇女再仔细一看,发现小宝宝的耳朵尖尖,竟然是个精灵宝宝!她顿时明白过来,笑道:“哎!那一家子好温馨哦!”

    阿尔法咬咬牙,大步走上前,硬邦邦地喊了声:“玛利亚!”

    “哎?”玛利亚抬起头,惊讶道,“阿尔法?……哟,真巧呀!”

    阿尔法恶狠狠地瞪了眼莫语,视线落到他怀里的小宝宝。小宝宝吸着手指头,大眼睛水汪汪的,那眉目和表情,几乎跟玛利亚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娅娅是玛利亚的亲妹妹,同爹同妈,长得都像妈!)(苦逼老爸:就不像我!qaq)

    阿尔法冷冷道:“没想到……你成家了啊,孩子都这么大了,呵呵!”

    费列罗不乐意了,挤上前,问玛利亚道:“这家伙是谁?”

    “他是我的学生……嗯,现在已经是一名优秀的猎魔者了呢!”玛利亚自豪地笑道,“他可厉害了,一个人追了我八条街呢!”

    众人汗了一下,原来遇上对手了啊!

    除了玛利亚,其他人都不淡定了。玛利亚倒是神色如常,非常平静地接受阿尔法的检测。阿尔法对他们这队特别关照,扫描了一遍又一遍,除了璎珞的一条磁沙结晶项链以外,并没有发现违规物质。别说是星矿打造的长剑,就连类似长剑的东西都见不到。唯一颇具威胁的是费列罗的魔导枪,但阿尔法没有见过魔导枪,反复检查了几遍,见里面没有子弹,估摸着做样子吓唬人的,也就还了回去。

    奇怪了,圣子的剑呢?

    玛利亚应该是跟圣子在一起的啊……难道圣子不在队伍里?

    阿尔法拿着项链,又反复地检查了好几遍,那眼神几乎要把项链盯出个洞来。

    “那个……可以还给我了么?”璎珞怯生生道,“它只是一条项链……”

    所有人都在看着,阿尔法面子挂不住了,拿着项链,气势汹汹地走到玛利亚面前:“老师!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玛利亚眨眨眼:“什么什么花样?”

    阿尔法气得直发颤:“先是带着丈夫和孩子混淆视线,还把圣……那剑藏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你……”

    玛利亚大大方方地搂过莫语,咯咯笑道:“不是哦,他不是我丈夫哦。”

    “什……”阿尔法差点咬到舌头:“那、那他怎么带着你的孩子呢?!”

    “那不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妹妹,娅娅。”玛利亚解释道,“才刚出生几个月,我这个做姐姐的,带妹妹出来锻炼锻炼,有什么不对呢?”

    很不对啊!你妹妹只是几个月大的小宝宝而已啦!(←众人囧)

    阿尔法被噎得无话可说,又不想白白放他们走。阿尔法感觉圣子肯定在这队人当中,只是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星剑藏起来了而已。星剑是莉莉丝的佩剑,圣子肯定不会随便乱丢。阿尔法朝城门一指:“去,出城了别走!在外面等着!”

    “啊!还要检查么?”璎珞苦恼道,“这真的是一条项链呀!你们该不会想着没收了吧?”

    “不,不没收。”阿尔法摘下检测员的勋章,丢给隔壁的同事,回过头冷冷一笑,“路途上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意外,等我来送你们一程,你说是吧?玛利亚老师!”

    这一口一个老师,叫的亲切,大家都心知肚明,阿尔法这是要亲自监视他们呢!

    监视归监视,身强力壮的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阿尔法交接完工作,成功加入队伍,进阶成苦逼劳动力。

    出城的队伍连绵不绝,盘绕在山间。沿途还有猎魔者和警卫守着,给他们纠正方向,催促前进。

    “我记得前方有果林,可以在那儿休息,煮点食物!”璎珞提议道。

    “不行!”阿尔法拒绝了。

    璎珞不服:“为什么?!”

    阿尔法冷冷一笑:“你以为现在是旅游?”

    璎珞不吭声了,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周扬望着长长的队伍,纳闷道:“晚上扎营可是好麻烦啊,四周的人太多了哎!”

    阿尔法一开口又堵了回去:“谁批准你们扎营的?”

    周扬一愣:“哈?难道晚上不睡觉?”

    阿尔法:“谁说晚上你们能睡觉的?连夜进发,走捷径,赶时间懂不懂?”

    周扬:“我们现在走的是捷径?”

    “出城时你没看路吗?我们走的是上山的路,上山虽然辛苦了一点,但是比起普通的官道,要近好多呢!”阿尔法在后面提着大包小包,脸憋得通红。显然上山这段路难走,他自己也快扛不住了。

    周扬低头把玩着黑龙鳞,不知是不是错觉,黑龙鳞一直在发烫,并且越来越烫。众人推着小车路过一条岔路时,周扬忽然啊了一声,从车子上翻了下来。

    奥德咧嘴一笑:“怎么,想通了,要帮忙推车了?”

    “烫!好烫!哎哟!”周扬一甩手,龙鳞掉在地上,竟然烫得路面滋滋作响,冒起一阵阵的轻烟。

    阿尔法用匕首挑起龙鳞项链,然后众目睽睽下,那项链嗖地飞去了岔路上。周扬忍不住谴责道:“大哥,那是黑龙鳞哎!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你这样随便丢可不好哦!”

    阿尔法脸涨得通红,走上岔路,再次用匕首挑起项链,然后在众人的围观下,那项链再次嗖地一声飞去了岔路深处。

    众人看阿尔法的眼神都不对了,见过不识货的,没见过如此不识货的。黑龙鳞都敢丢,真真败家!

    阿尔法满脸冒烟,走上前,这回他是用手指小心翼翼地夹起项链。然后下一刻,那项链又飞出去了。

    阿尔法什么也没说,赌气地站在原地,脸红红的,像是做错事又不肯承认的倔强坏小孩。

    “这项链有点不对劲,怎么像是自己在往岔路上跑?”玛利亚看出问题了,据说龙鳞带有灵性,看来这话不假。

    周扬望着弯弯曲曲,不知通向那儿的岔路,纳闷道:“难道前面……有什么东西吗?”

    ——————————————————

    剧透:

    队伍很快又来一个新成员了,这个新成员很重要,去沙城还得靠那人呢!= ̄w ̄=

    卫龙和柯雷很快出场了!既然快出场了,那么啪啪还远吗?(嗯?什么叫啪啪?……你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方便以后阅读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六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六十一章并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