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

第六十五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东海风 本章: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才这点酒就受不了了?”枪王看出艾克斯醉了,他晃晃杯子,打趣道,“酒量真浅呀!”

    艾克斯淡然一笑,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当着他的面喝了下去。

    酒是风精灵部落特制的花果蜜酒,酒味大,但没啥酒劲儿。别说是男人,就连小孩子也喝不醉。

    艾克斯并不醉酒,吸血鬼的酒量都很好,醉的只是蒜头。艾克斯醉眼朦胧,看东西都有重影儿,夹个菜夹半天没夹起。枪王站起身,亲自夹了一筷子放艾克斯的碗里。

    “醉了,就不要勉强自己了。”枪王道,“要去休息一下不?”

    这要是答应了,估计就把命搁下了。周扬连忙道:“不用不用!他只是累的,怎么可能醉哦!”

    他们说话时,莫语一声不吭,专心挑菜喂娅娅和小圣婴。反倒是帕拉图坐不住了,冷声道:“饭不好好吃,反倒管起闲事来了?人家醉不醉关你什么事?”

    “关事,怎么不关我事呢?”枪王的脸皮倒是挺厚,“同是队友,大家得互相关心嘛!”

    阿尔法跟他一唱一和:“错了,枪王,你应该关心圣子的事情!”

    枪王道:“我也想呀,但是找不到他呀!”

    阿尔法:“圣子是吸血鬼,醉蒜头呢!”

    枪王夹起一片菜,装模作样道:“哎呀,我这菜,正好是蒜头做的呀,那圣子吃了,岂不是会醉了?”

    周扬定睛一看,原来是饭前的开胃小菜,明明是海鲜味的,怎么会是蒜头呢?

    他与其他人不约而同地做了个动作——同时夹起那开胃小菜,细细品尝。

    “胡说,你这菜明明是面皮炸的,怎么可能是蒜头?”帕拉图又夹起一片,指着上面的粉点评道,“海鲜粉是海鲜粉,哪里来的蒜头?”

    枪王道:“有啊,面皮啊。”

    帕拉图:“……”

    枪王道:“这道菜是云海之都的名菜……混合了蒜头末揉成的面,本来是用来开晚宴的,我见有现成的,于是拿来炸了,要不然你以为寡淡的面皮有这么香么?”

    哎,真是防不胜防!油安全,酒安全,菜安全,偏偏面皮里混了蒜头末儿!

    周扬偷眼朝四周看,周围埋伏着好些警卫和猎魔者。他们看起来像是巡逻,但实际上视线时不时地往他们这桌瞟。原来早已布置好了,就等枪王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动手击杀圣子。

    枪王解释完,笑吟吟地盯着艾克斯。

    艾克斯脸色煞白,虚汗不断。他吃了大半盘开胃小菜,要是往常早醉趴了。周扬心急火燎,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办法。忽然,胳膊被人碰了一碰,莫语偷偷地塞给他一粒湿哒哒的小药丸。

    周扬眼前一亮,恶魔醒酒药!

    但这粒醒酒药明显小了一圈,还包了一层黏糊糊的不明液体。哪里来的?周扬朝莫语看去。莫语一声不吭,偷偷地指指腰间,那恶魔袋子正好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挂在嘴边的口水。

    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周扬偷偷把药藏在炸面皮里,夹起递到艾克斯唇边。

    “笑话!怎么吃不得了?”周扬道,“他最喜欢就是这道炸面皮,刚刚还吃了半盘子呢!艾克斯,你说对不对?”

    艾克斯瞥了他一眼,张嘴叼走炸面皮,当着枪王和阿尔法的面把那炸面皮吃了下去。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盯向艾克斯。

    周扬的心砰砰直跳,祈祷那药赶紧见效。

    然而结果出乎他的意料,艾克斯的脸越来越白,冷汗汇成小溪一滴滴落下。他晃了晃,终于坚持不住,脑袋砸在桌子上,发出咚一声大响。

    仿佛是一声信号,枪王和阿尔法豁然站起,与此同时,奥德和帕拉图也猛地站了起来。玛利亚倒是不慌不忙地夹菜;费列罗不慌不忙地喝酒;莫语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淡模样,专心挑肉喂恶魔袋子。

    “圣子,找你好久了……你可真会藏啊!”枪王解开保险,把圣枪对准艾克斯的脑袋,“这回,你可逃不掉了!”

    周扬心慌意乱,探过手捂着主角大大的脑袋。这时候他说什么都没用了,证据就放在面前,艾克斯吃蒜头醉成了一滩泥!

    “你以为你的手能挡住我的子弹?”枪王嗤笑了一声,还想嘲讽几句,可他的嘴巴蔓延出一层冰花,那层薄薄的冰像口罩似的,把他的嘴紧紧地封住了。

    枪王顶着一嘴的冰,视线依旧盯着艾克斯。艾克斯醉得厉害,要是不喂他醒酒药,估计第二天也没法起来。正如他们预料,醉蒜头的圣子完全失去了行动力!

    然而,枪王势在必得的表情很快产生了变化,变得茫然,仿佛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连同阿尔法也瞪大了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咦?怎么了?周扬顺着他们的视线,转头看向艾克斯。

    艾克斯这时已经抬起了脑袋,正冷冷地与枪王对视。那眼神凌厉,不怒自威,哪有一点醉酒的模样?

    “你拿枪指着我干什么?”艾克斯冷笑一声,朝四周看去,“还叫来这么多帮手……呵,堂堂猎魔者看来也没什么本事,只会人多势众,搞偷袭呀!”

    枪王简直一脸懵逼,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前一秒醉得夹不起菜的人,头磕了一下桌子后,竟然瞬间变得醉意全消?

    难道磕桌子能解酒?!?!

    “你、你不醉了?”阿尔法讷讷道,“还晕不晕?有没哪不舒服?”

    “什么醉不醉?”艾克斯夹菜,喝酒,喝光一杯,嗤笑道,“这点酒能醉人?”

    枪王和阿尔法对视了一眼,双双收起武器坐回位置上。他们坐下了,奥德和帕拉图也若无其事地坐下了。

    一块排骨落进碗里,溅起的汤糊了帕拉图一脸。帕拉图抬起头,看见枪王一脸恼火地指了指自己冰封的嘴唇。

    艾克斯又夹起一片炸面皮,咯嘣咯嘣吃得香。他真的好喜欢这道菜,眨眼把剩下的全吃光了。

    周扬观察着艾克斯的表情,艾克斯脸色红润,丝毫不见醉意。他凑上前,朝艾克斯低声道:“感觉如何?”

    艾克斯夹菜,喝酒,假装没有听见。

    周扬犹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艾克斯,看,这是几?”

    艾克斯还是不理不睬,当他是空气。

    吃饱喝足,众人钻进帐篷休息。枪王和阿尔法厚脸皮地挤进艾克斯的帐篷里,把艾克斯和周扬夹在中间,四个大男人排排睡。

    周扬布置好自己的窝,美滋滋地躺了上去:“哇!又暖又舒服!多久没有好好地睡一觉了!”

    艾克斯臭着脸,踹了自家血饲一脚。

    周扬:“???”

    艾克斯:“怎么,不给我盖被子么?”

    周扬爬起身:“盖盖盖盖盖!”

    枪王:“……”

    阿尔法:“……”

    周扬伺候着盖好被子,艾克斯还不满意:“给她们俩掖被子,就不给我掖了?”

    周扬:“……”原来主角大大在生这个气啊啊啊?!

    艾克斯发脾气,踹被子,周扬满头大汗,在枪王和阿尔法的围观下给他盖好,还仔仔细细地掖紧。

    艾克斯的眉头总算舒展开,唔了一声,很开心的样子。

    这一夜,除了艾克斯,另外三个男人都失眠了。

    睁眼到天亮,枪王一骨碌坐起,顶着熊猫眼,掏出个小机器,点了几下,一道光屏缓缓展开。

    “睡不着,算了,给你们做登记吧。”枪王朝周扬道,“你的名字?”

    “周……咳!杰克。”

    “职业?”

    “p-301异种实验所副所长。”

    “铁道镇常驻居民?”枪王不等他回答,便在光屏上点了一下,“否。”

    枪王随便给他们选了个进铁道镇的时间,又填写好到达云海之都的时间,然后在备注栏里,点选了“可疑”“sss级”。

    上传了资料,光屏进入下一份登记表,枪王朝周扬嘿嘿一笑,周扬翻了个白眼,准备帮艾克斯胡乱说一通。但枪王却问的是另一个人:“你的同伙,帕拉图,全名叫什么?”

    周扬没好气道:“不知道。”

    枪王道:“帕拉图-n-克罗克?”

    周扬:“……”

    枪王一边说,一边录入资料:“职业……魔法师?哎哟厉害了我的天,传说中的大魔法师克罗克哎!”

    周扬:“……”

    枪王:“可疑sss级,危险sss级。”

    他们这队人除了璎珞和茜凛纱,其余的全被列入sss级嫌疑人。写到费列罗时候枪王犹豫了一下,因为他根本猜不到费列罗到底是什么来历,于是在职业上填了俩字——同伙。

    反正都是嫌疑人,重点监督就是了!

    周扬没眼看,被子一捞补眠去了。再睁眼时已经日上三竿,帐篷里还有个阿尔法缩在被窝,艾克斯和枪王不知跑哪儿去了。被窝里暖呼呼的,周扬不想起来,他平时生活散漫,有赖床的习惯,不躺上半小时不起床。

    奇怪了,闹钟怎么还没响呢?现在几点了,该怎么退出这个游戏呢?

    周扬枕着双手望着帐篷顶,忽然,耳边传来一声轻响,周扬转头一看,龙鳞项链竟然掉出被窝,躺在了地上。

    周扬将它收进兜,继续枕着双手发呆。那龙鳞项链不知怎么的,忽然又滑出他的衣兜,掉出了被窝。

    这事儿就有点古怪了,滑出衣兜就算了,怎么还会钻出被窝?难道这片黑龙鳞长了腿不成?

    周扬捡起黑龙鳞,仔仔细细地观察着。阿尔法听见动静,冒出鸡窝头:“怎么了?”

    “没什么。”周扬收起龙鳞,爬起身。他爬起身了,阿尔法也睡眼朦胧地爬起身。

    阿尔法就像牛皮糖,周扬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周扬在营地里逛了一圈,拉住同事a道:“茜……绫小姐呢呢?”

    抱着一盆蔬果的同事a抬抬下巴:“好像往那边去了。”

    “跟璎珞一起?”

    “是啊。”同事a喊住他,“杰克!人家女孩子逛街你去凑啥热闹啊,过来帮忙布置呀!”

    “你看我这手软脚软的,能帮上什么忙?”周扬笑着摆摆手,“搞多点食物啊!晚宴送的不要白不要啊!”

    专业坑队友的同事a调侃道:“绫小姐都有丈夫了,你别打她主意了!”

    阿尔法接话道:“还有璎珞小姐嘛!”

    “才不是呢!”周扬笑着一回头,对上主角大大冷冰冰的眸子。

    艾克斯臭着脸,将手里的一筐海鲜往同事a的手里重重一放:“走!”

    莫语一看圣子要走,连忙将手里的浆果往同事a手里一放,解下娅娅,把小宝宝放进叠高高的箩筐里。

    小圣婴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小宝宝,飞去了周扬那儿。娅娅好伤心,在箩筐里哇哇大哭,小手挥舞着,拼命地拽同事a的头发。

    大螃蟹大龙虾也伸出钳子,欺负一脸懵逼的同事a。

    这时候,茜凛纱和璎珞正慢悠悠地逛街。璎珞看似闲逛,实际上正寻找爸爸妈妈,而茜凛纱显得漫无目的,唯独龙骑兵飞过时,眼里才流露出一点期盼的光彩。

    从铁道镇迁移的居民非常多,不少居民就地摆摊,形成了一片贸易集市。四周人来人往,璎珞找不到爸爸妈妈,心里暗暗着急。虽然警卫队答应过帮她找,但她实在等不及了,挽着茜凛纱的胳膊道:“绫姐姐,不如我们去龙骑那儿看看好吗?”

    龙骑天上飞,找人总比地上跑的警卫队们要快吧?

    茜凛纱眸子一亮,点头:“好啊!”

    “呵,不必去了。”斜下里响起一把苍老的声音。

    头戴兜帽的老太婆在路边摆摊,粗布上并没有货物,只有一个黑乎乎的水晶球。

    她伸出树枝般干枯的手,摸了一摸水晶球,也不知她看到了什么,嘿嘿一笑道:“小姑娘,你爸爸妈妈在西北方向的营地里,现在也正在找你呢!”

    “啊!真的?!”璎珞瞪大眼,虽然好开心,但她还是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个占卜师哟!”那老太婆勾勾手,“你自己来看看呀!”

    璎珞和茜凛纱往水晶球看去,球里隐约出现了模糊的人影,那人影越来越清晰,璎珞发出一声惊呼:“爸爸!妈妈!”

    “他们听不见。”那老太婆道,“小姑娘,你看到的,只是影像,声音传不过去哟!”

    璎珞好开心,抱着茜凛纱哇哇直叫。茜凛纱咬着唇,心里有事,但碍于璎珞在场,她又不好去问。

    老太婆看透了她的心思,在水晶球上摸了一摸,道:“这位小姐,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要找的?”

    俩女孩不约而同地朝水晶球看去,水晶球这回倒影出一个身穿粗布衫的强壮男人。茜凛纱一眼认出,这是人正是她苦苦寻找的爱人!

    这一路的艰辛,委屈,思念,在这一瞬间化作眼泪,茜凛纱捂着嘴才没有痛哭出声。

    l7770788,他只有代号,连个名字都没有。

    他并不是龙骑兵,而是龙骑兵的坐骑——龙奴。

    一只作为坐骑存在的黑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方便以后阅读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六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六十五章并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