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

第六十六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东海风 本章: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茜凛纱!茜凛纱!

    周扬的心里充满了焦虑和不安,他不知道这种情绪是哪儿来的,他明明与茜凛纱不熟,话都没说几句。但偏偏茜凛纱的身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入骨的思念促使他飞快地跑着,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那女孩身边。

    但周扬(杰克)的体质并不好,再加上奔波劳累,没跑出多远便气喘吁吁。可他不能休息,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快点,快点,再快点!

    周扬咬着牙往前跑,一开始还能小跑几步,后来实在没力气,挪了几步后,手软脚软地跌坐在地。

    周扬有些茫然地望着街道,感觉脸上有点凉,一摸,满手的泪。

    “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扬抬手擦擦,没想到眼泪越擦越多。某种悲伤和绝望的情绪蔓延开,周扬很想继续跑,但他实在走不动了。他耷拉着脑袋,任由泪水一滴滴地落下。

    “凛纱……”脑子里,忽然响起一个微弱的声音,那声音喃喃道,“凛纱……凛纱……”

    “喂。”一只手伸到面前,周扬揉揉眼,抬起头。

    艾克斯脸色很臭,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愣着干嘛?还不快起来?!”

    艾克斯显然也是追过来的,胸膛微微起伏,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见周扬发呆,艾克斯抓住周扬的手,一用力,将他拽了起身。

    周扬有点儿心虚,耷拉着脑袋不敢看他。艾克斯什么也没说,弯腰一捞,将周扬驮在了背上。

    “往哪边走?”艾克斯恶声恶气地问。

    周扬懵了,心道,我怎么知道往哪边走哦?!

    “这!”周扬看见自己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

    “绫姐姐……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璎珞望着越来越偏僻的街道,打了个哆嗦,“我们可以去龙骑驻扎地那儿等呀!”

    茜凛纱笑着摇摇头,她和他的身份特殊,当然不可能去驻扎地那儿相见。璎珞陪了她一路,她已经非常感激了:“我去就好了……你赶紧回去吧,别让爸爸妈妈等急了。”

    璎珞急得跺脚:“绫姐姐,那边太远了,你一个人实在不太好啊!不如我们回去,喊周杰克他们陪一陪?”

    比起天真浪漫的璎珞,茜凛纱显然稳重多了。她摇摇头:“这不好。”

    璎珞急道:“怎么不好了?!”

    茜凛纱笑道:“你想想哦,人家又不欠我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做我的护卫呢?”

    璎珞不以为意:“大家都同行了一路,再陪一下,有什么不行呢?只要绫姐姐你说一声,他们肯定会答应呢!”

    说话间,距离车站又更近了一些。这车站很小,由于开往的地方是乡村小镇,停靠的机车寥寥无几,整个车站显得空荡荡的。茜凛纱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张车票,摸摸璎珞道:“我得走了,你呀,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璎珞望着那黑黝黝的机车,心里没来由地颤了一下,仿佛里面藏着一些不好的东西。她拽住茜凛纱,急道:“绫姐姐,别去!”

    但茜凛纱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如今她的心里只剩下与爱人相见的期盼,哪里会听得进璎珞的劝告。她安慰道:“不怕,就一个站而已,不会有事的。”

    “不嘛!绫姐姐!”璎珞满眼泪花,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她有种感觉,绫姐姐这一去,恐怕就回不来了。

    璎珞支支吾吾道:“那个、那个占卜的人,没准是骗你的!”

    茜凛纱像是听了什么笑话,噗嗤一声笑起来:“你还不是根据她的提示,找到了爸爸妈妈吗?乖,听话,快回去吧,要不然你爸爸妈妈要担心了!”

    璎珞劝不住她,眼睁睁地看着绫姐姐走向机车,那车门站着一个乘务员,举着小牌子,检查过车牌后,茜凛纱纤细的身影进了车门,走了进去。

    在茜凛纱进去后,乘务员收起车牌,也走进车厢,那车门无声无息地关闭了。

    璎珞没看清那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只好支起耳朵,想听听这是第几车次,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她也好向警卫队求救。

    广播并没有响起。

    小车站里静悄悄的,只有机车发动的嗡鸣声。璎珞在站台上,跟着机车急急地奔跑。茜凛纱已经找到位置坐下了,看见窗外奔跑的女孩,茜凛纱朝她摆摆手,露出一丝开心的笑。

    璎珞大声地说着什么,但隔着密封的车窗,茜凛纱根本听不见。

    机车渐渐加速,璎珞已经跟不上,渐渐地落到后面去了。

    “宝宝,很快就能见到爸爸了。”茜凛纱摸着尚未看出形状的小腹,满脸都是幸福的笑意。

    “绫姐姐——绫姐姐——”璎珞惊恐地大喊,“绫姐姐——!!!”

    跑到站台尽头,璎珞攀在栏杆上,望着越来越远的机车,急得眼泪差点掉下来。但璎珞很快冷静下来,抹了把脸,折返回去,跑去了售票的地方。

    然而,售票窗里空无一人,那个卖票的人已经不在了!

    糟了!!!

    璎珞顿时慌了,那车不知开去什么地方,现在追还来得及吗?

    璎珞急匆匆地翻下栏杆,沿着路轨奔跑,跑出车站没多远,她发现路轨分岔成了五条,通去五个不同的方向。璎珞愣愣地站在分岔口,机车已经看不见了,所有的线索都断了,要是她当时态度再坚决一点,那结果会不会不一样了?

    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绫姐姐!绫姐姐!!!”璎珞实在忍不住,绝望地大哭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谁能救救她!!!

    “让开!”

    冷不防,身后响起一声怒喝。璎珞吓了一跳,抬头看见一道身影从头顶上掠过,落地后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其中一道铁轨。

    “周杰克……艾克斯……?”璎珞风中凌乱,望着艾克斯驮着周扬在铁轨上狂奔,眨眼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紧接着,一道黑影闪过,璎珞还没看清是谁,那道黑影就不见了,仿佛与周围的阴影融为了一体。

    走马灯似的,一个巴掌大的小娃娃扇着翅膀紧追而去,璎珞认出那是可爱的小圣婴。还有两个身影飞跃在屋顶,是枪王和阿尔法。

    枪王忽然站住了,朝角落大吼:“那边的几个,别躲躲藏藏的,出来吧!”

    帕拉图像是凭空出现一般,走出墙角。

    奥德倒是沾了大魔法师的光,也通过魔法移动到这边来了。

    “还有一个!”枪王举起圣枪,冷冷道,“再不出来,别怪我子弹不长眼!”

    费列罗摸摸鼻子走出来,心里不屑道,嘿!跟我比枪法?看你的子弹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机车上——

    茜凛纱望着窗外飞掠的景物,思绪沉浸在与爱人相见的喜悦中。

    “小姐,这儿有人吗?”

    茜凛纱抬起头,看见一个面容和善的老头儿。

    那老头儿身穿礼服,戴着白色手套。他把拐杖挂在胳膊上,摘下高高的礼帽,彬彬有礼地朝茜凛纱微笑着。

    “没有,没有人的,您坐。”茜凛纱也朝他笑笑。

    “谢谢!”那老绅士坐到她的对面,两手拄着拐杖,望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物。

    车子里旅客并不多,零零星星地分布在四周,没有人说话,车厢里非常安静,只回荡着列车行驶的哐当哐当声。

    隔着高高的椅背,坐在茜凛纱背后的人头戴兜帽,全身裹在斗篷里。那人抬头看了眼窗外,伸出枯树枝一般的手,从怀里掏出一颗黑色的水晶球。

    有服务生推着小车走来,停在茜凛纱身边,柔声道:“小姐,要来点喝的吗?有鲜榨的果汁,有酒也有热奶茶,好好喝的哦!”

    茜凛纱渴了,可她实在没钱买水喝,只得摇摇头道:“不必了,谢谢。”

    “来两杯酒吧。”对面的老绅士道,“给这位小姐一杯。”

    茜凛纱连忙道:“不用不用。”

    老绅士笑道:“小姐,不必客气,同行也是缘分一场,就当是陪老夫喝杯酒呗?”

    茜凛纱下意识地摸着小腹,不好意思道:“对不住啊……我、我不能喝酒……”

    “噢!对哦!”老绅士拍脑袋,“呵呵!瞧我这记性,那给小姐换杯热奶茶吧!”

    茜凛纱有一瞬间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但那点念头一闪即逝。热乎乎的奶茶放到面前,茜凛纱抿了一口,温度适中,喝下去暖呼呼的。

    “茜凛纱!”

    听见熟悉的声音,茜凛纱浑身一颤。

    老绅士被她吓了一跳,紧张道:“小姐,你怎么了?”

    茜凛纱回过神,脸红红地摇摇头,又喝下一口热奶茶。

    她觉得自己肯定听错了,这儿是密封车厢,除非他也进了车子,否则,那声音根本传不过来。

    茜凛纱抱着一丝希望,抬头朝车厢里张望。

    他会不会……真的来了呢?

    视线有点模糊,茜凛纱揉揉眼,困意如海浪般席卷而来。她好累,好困,眼前的老绅士已经看不清了。

    老绅士道:“累了吗?累了就休息一下呗。”

    茜凛纱晃晃脑袋,强打起精神:“不……我很快……就到站了……”

    老绅士笑道:“还早着呢,就算是走水路,估计得明天傍晚才能到呀!”

    茜凛纱迷迷糊糊:“我就……下一站下车……”

    老绅士笑着摇摇头:“这趟车,只有一个站哦。”

    怎么会……只有一个站呢?开什么玩笑呀?

    在茜凛纱昏睡之前,看见老绅士脱下礼服,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

    “好好睡一下吧,茜凛纱郡主。”

    周扬在艾克斯背上,拼命地夹腿,拍坐骑道:“快点!再快点!!!”

    艾克斯按捺下火气,冷声道:“呵,这么关心那妞儿?难道你喜欢她不成?”

    周扬心里大喊冤枉,按剧情来说茜凛纱应该是主角大大的后宫之一,就算做不成主角后宫,茜凛纱如今也有爱人了,他哪里敢动歪主意哦!

    “是的。”周扬听见自己说。

    不是啦!主角大大你听我解释啊!!!

    周扬还能控制身体,他拼命拍着艾克斯,可说出的话却成了另一个意思:“她是我的……妻子,我很爱她。”

    艾克斯一个不稳险些摔倒,他勉强稳住身子,咬着牙继续狂奔。

    “好啊……你行啊……真行啊!”艾克斯气得眼冒金星,“那她肚子里的孩子……”

    周扬:“我的。”

    艾克斯:“……”

    气温剧降,刺骨的寒意从艾克斯身上蔓延开。艾克斯什么也不说了,两眼通红地沉默着。

    前方是隧道,但隧道里并没有亮灯,黑漆漆的像是怪物张开的大嘴。其实这是一条荒废的隧道,杂草丛生,早已经没有灯了。艾克斯冲进隧道,势如破竹地往前方追去。隧道很长,无边的黑暗将两人淹没。一条树枝在墙上蜿蜒,紧追艾克斯而去。艾克斯看见了,但他并没有理会,而是问:“你是谁?”

    周扬恍惚了一下,以为四周有人,片刻才反应过来:“你问我?”

    艾克斯:“嗯。”

    周扬挠挠头,他自己也说不清,刚刚仿佛有另一个人借着他的身体说话,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苏特附身时一样,但对方的能量明显小多了,似乎只能耍耍嘴皮子,无法做出多余的举动。

    挠头的手,碰到了一根枯树枝。那树枝宛如蛇一般,一下子缠上了周扬的胳膊,将他往上方提去。

    周扬发出一声大叫,幸亏艾克斯反应极快,两手发力,把即将飞出去的周扬又夹了回来。周扬的手被树枝拖着,几乎要断了。艾克斯的佩剑不在身上,只有芙蕾雅送的防身匕首。那匕首实在太短,根本够不着头顶上的树枝。

    黑暗中,那树枝从四面八方,无声无息地包围了他们,艾克斯清楚地看见,前方的树枝盘扎交错,竟然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墙!

    突然,身后亮起一道红光,那红光闪电一般斩断了头顶的树枝,速度不减,轰在树墙上,把那厚实的墙轰出了一个大洞!

    断裂的枝丫宛如下雨般兜头砸落,残留在周扬胳膊上的树枝不断地分裂盘扎,周扬吓得连连惊呼,好不容易才将那树枝挣脱开,但更多的枝丫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而前方的树枝也开始分裂延伸,极力修补破损的缺口,等艾克斯奔过去时,缺口已经修复了大半,只剩下一个小洞儿。

    艾克斯眼神一凌,反手将背上的周扬当做炮弹丢进小洞,随后他也一个翻滚,巧妙地弯腰一钻,从缺口中钻了出去。

    周扬趴在地上,摔得晕头转向。艾克斯弯腰伸手,一抓一驮,熟练地将大包裹固定在背上。

    隧道的出口就在前方,艾克斯冲向出口,冲进了阳光中。

    周扬回头看去,隧道里依旧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刚刚袭击他们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方便以后阅读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六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第六十六章并对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