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高照

第十八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豆豆麻麻 本章:第十八掌

    同样的书房同样的两个小人儿在练字。小不点前面摆的是百家姓,而小姑娘面前摆的则是矿石解析。她还太小尚未开悟,这时候教她什么也是理解不了的,反正她要练字,苏三娘索性就拿这本书给她抄写。

    不理解没关系,日日抄写总能记住几句,日后理解起来也便宜些。

    这次两人的进度完全反过来了,小不点已写完了大半,小姑娘才堪堪几行字,翡翠石料上都分布砂砾,红,白,黄,褐,黑,灰……前面还好,褐字对小姑娘来说还是生僻字,对着字一笔一划,写得慢,叠云纸上晕了墨团。

    小姑娘全神贯注,小圆脸早已鼓成了包子脸。

    小不点瞅了又瞅,再看自己这边明显比划少很多的字,太庆幸了,幸好和妹妹的不一样,那笔划那么多,好难写的!不敢吵到妹妹,小心翼翼地收回视线,然后眼皮不受控制的一抬,看向了旁边。

    裴凤卿一身玄色广袖长袍,手持一本经义广论坐在红木椅上,手肘抵在抚椅,广袖下垂,露出雪白的里裳,小不点的视线不受控制的顺着手臂往上看向他的脸,裴凤卿身后是一扇竹窗,秋阳懒懒的洒进来,如画的眉眼斑驳了暖意。

    这位哥哥瞧着比谢家哥哥性子好一些,为啥阿爹让我必须要听他的话,不听就把我吊在树上打呢?

    裴凤卿眼角一滞,抬头,小不点飞快收回视线端端正正写字。裴凤卿看了他一眼,跳过,看向另一侧的小姑娘,小姑娘本就圆的眼睛瞪得老大,小眉头皱成一团,正苦大深仇的一笔一划照着写。

    小嘴巴抿成一条直线,褶子都快出来了。

    裴凤卿双眼闪过一丝笑意,视线微垂落在小姑娘面前的字张上,前面还好,后面几乎都成了墨团,完全看不出来写的什么了。裴凤卿静静看了一会,收回视线继续专注看书,寂静的书房只剩翻书轻微响动。

    小不点一张大字写完就坐不住了,小姑娘还在写他不敢闹,裴凤卿他不熟悉,再加上陈家阿爹的威胁更不敢上去撒娇,又耐不住想出去玩的性子,在椅子上动来动去又不敢发出声音,又憋屈又好玩。

    咯吱咯吱的声音闹得裴凤卿又想笑又想气。

    放下手中的书看向小不点。

    轻声,“出去玩吧。”

    小不点早就坐不住了,听到这话一刻都不耽误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因为和裴凤卿不熟稔,笑了笑就跑出去了。哒哒的声音远去,这些动静小姑娘完全没注意到,由始至终全身心都在字上面。

    裴凤卿再次看向她,潋滟的凤眸顿了顿,还是没起身,继续低头看书。

    今天中午小不点要和小姑娘一起回家吃饭,现在离午饭约莫还有小半个时辰,想着里面的妹妹,小不点也没跑远就在附近撒欢,然后就看到了在湖边比划的卫东顾云顾昊三人,前段时间到处躲藏养伤又要赶路,饶是三人的体格也有些受不住。

    现在到了流云村,姑姑都在这里,安全保障比外面大得多,裴凤卿也没让他们继续伺候,而是好好养养身子,三人在屋子里饱饱的睡足了两日,现在正在湖边活动筋骨。

    两个长得一样的人!

    小不点从未见过双生子,见到一模一样的顾云顾昊,嘴巴微张,然后想也不想的跑了过去。卫东一个手持宝剑一个青龙摆手向后一甩,然后动作一顿,生生收住了动作,小不点看着近在鼻尖的剑端,瞳孔涣散,整个小人儿都僵硬了。

    这小不点哪里冒出来的?

    差一点就伤到了!卫东收回剑,虎目一瞪正要开口训斥,顾云忙道:“他可是和神童一起的,卫大哥你确定?”

    小不点整个人都被吓傻了,还傻乎乎的没有反应过来,卫东听到这话,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这娃子和那闺女差不多大,说一句说不定就哭上了,他要是哭了,那闺女是不是也会哭?身上的伤才好,卫东可不想莫名其妙再添新伤。

    眉毛扭曲半响,剑收回剑鞘。

    “我回去了。”

    “小不点,吓傻啦?”

    顾云顾昊齐齐蹲在陈幼安面前,双生子唉,小不点再次了刚才的害怕,“你们长得一样唉!”顿了顿又挠了挠头,“你们咋知道我叫小不点呢?”

    小姑娘牢记谢君泽跟她讲过的,初写时字形歪斜不重要,重要的是整篇字都要一样的大小看着协调整洁,小姑娘正在跟蟒字较劲,这个字对小姑娘来说笔划太多了,怎么写都不能和前面的字一样大小,不满就重写,墨团晕了一个又一个。

    看着叠云纸上一排脏脏丑丑的墨团,小姑娘有些委屈。

    谢家哥哥怎么还不回来,这些字好难写。

    手也好酸,写了还不认得。

    妈妈说谢家哥哥有事外出了,要过段日子才回来,过段日子是多久呀!

    又累又委屈,又着实想谢君泽,小姑娘将纸拿开,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头上的小辫子都恹了,软趴趴的贴在耳后。

    裴凤卿微微沉眉看着浑身都写满委屈的小姑娘,强压着想抱她入怀轻哄的心思,小丫头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和自己并不熟稔,去安慰只会起反效果,而且现在自己代替了谢君泽的位置,从进书房那一刻,看到自己坐在这个位置,小姑娘就没和自己说过话。

    心里幽幽叹了一声。

    也许当初的决定是错的?

    知她对自己有抵抗,可裴凤卿也不忍看她一个人伤心,视线转了转,停在了放在多宝阁上的一架小木琴上。这小木琴是给小姑娘乱弹练手的,琴身很小,约莫只有正常琴的三分之一左右,琴弦也选的最不伤手的青弦。

    小姑娘皮肤嫩,若一来就上手真正的琴弦,稍一用力指尖就会出血。

    小姑娘头抵在手臂上,深深趴着的小脸满是委屈,她识字练字都是谢君泽一手教的,现在遇到问题只会想谢君泽,偏生这时候谢君泽又走了,裴凤卿她虽不讨厌还有些亲近,但完全替代不了谢君泽的位置。

    谢家哥哥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小九想你了。

    越想越委屈,大眼已经噙满了泪珠珠。

    安静的书房里突然响起了一阵轻松欢快的童谣小调,小姑娘诧异抬头,然后就看到了对面抚琴的裴凤卿。说来也算不上抚琴,这琴对小姑娘来说正好,对裴凤卿来说就太小,只是单手弹琴而已。

    这并不是曲,而是一段小调。

    是当初裴凤卿随先帝四处游玩时偶然在某处乡间听一位母亲弹给小孩子听的,小调听着平常亦不需要任何复杂指法,可裴凤卿当时就记住了,或许是调子太舒缓,或许是那位母亲的表情太温婉。

    一调弹完,小姑娘怔怔的看着裴凤卿,眼中的委屈散了一大半。

    裴凤卿将琴推到小姑娘手边,小姑娘第一反应不是去接琴而是将纸牢牢的盖在手臂下,抿着唇有些害怕的看着裴凤卿,这些墨团团太丑了,根本就不好意思被别人看到!

    裴凤卿似没察觉到小姑娘的动作,轻笑温和道:“快晌午了,你该回去吃饭了。”

    小姑娘不语,还是抿唇看着裴凤卿,裴凤卿始终含笑看着小姑娘眼中的防备,目色温和,彼此僵硬不下时,窗外传来小不点欢快的声音,“妹妹,我们该回家吃饭啦!”

    “马上!”

    小姑娘高声应了一句。

    大眼定定地看着裴凤卿,快速的将手臂下盖着的纸张团成一团塞进她的小书包,将小书包挂在身上,小木琴抱在怀里,哒的一声跳下椅子,快速地跑了出去。

    两个小人儿齐齐往家走,小姑娘抱着琴不知道在想什么,小不点还在兴奋,“那两个哥哥太厉害了,他们的招式我都看不明白,比我阿爹还厉害!”

    小不点人虽小,但陈家阿爹练武时不避讳他,谢君泽教别人的时候小不点也看过几回,人虽小,但耳濡目染下也学会了一点分辨,小不点越说越兴奋,“真的,可厉害了,比谢大哥教的还厉害!”

    “要是他们愿意教其他人就好了,就没人敢来欺负我们了!”

    小姑娘脚步一点,紧紧抱着手中的琴。

    “才不是!”

    突然的高声反驳让小不点哑然,侧头看着不知何时浑身写满抗拒的小九。小姑娘乳牙紧紧咬着小嘴唇,满目倔强。

    “谢哥哥最厉害了,没人比谢哥哥厉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福星高照》,方便以后阅读福星高照第十八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福星高照第十八掌并对福星高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