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高照

第二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豆豆麻麻 本章:第二十四章

    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三天,这三天,周二夫人有意压一压周梦馨有些急躁的性子,对于去隔壁登门拜访的事情提也不提。周梦馨确实心痒难耐,可她也察觉到了自家娘亲的心思,遂不敢提隔壁之事,只勉强静心看书习字。

    今日午后暖阳正好,春阳暖洋洋的撒在水面上,碎金铺满了整个江面。周二夫人静步走到周梦馨的屋子,周梦馨正临窗练字,身姿端坐,信笔书写,暖阳从窗户照进撒在周梦馨的身上,颇有岁月静好的模样。

    周二夫人暗暗点头。

    走进再看她的字迹,比离家时又精进了几分,不由轻笑道:“我的女儿果然是最出色的。”周梦馨惊喜抬头,“娘,你怎的过来了?”起身,笑着扑进了周二夫人的怀里撒娇,一派天真灵动的模样。

    “多大人了还撒娇?”

    周二夫人笑着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行了,娘知道你心里念着什么呢,走吧,我看看你这几日挑好的衣裳。”

    这是要去隔壁了?

    周梦馨心中一阵激动,害羞铺满了脸颊,矜持的点头。

    “恩。”

    周家女儿公中是一季四套衣裳,周梦馨身为周二夫人唯一的女儿,自然不会就公中的衣裳,事实上,这次出行,箱柜里有一半都是母女的衣裳首饰。两人携手转过屏风,打开镂空精雕花箱,里面已经挂了三套周梦馨挑出来的衣裳。

    荧粉,湖蓝,暖红,都是娇俏的女儿家颜色。

    周梦馨衣服的款式周二夫人自然了然于心,这三套看过一眼就知道穿戴在女儿身上是什么模样,柳眉轻皱,周梦馨颇为忐忑道:“娘,怎么了?”周二夫人不言,美目在柜中扫过,最后弯身拣起了一套青绿的。

    这衣服颜色鲜嫩,穿在身上如嫩柳扶风,平日周梦馨也颇为喜爱,穿戴次数颇多,有些泛旧了,只是家常穿戴,喜欢归喜欢,可穿这个见客,不妥吧?

    “娘,这衣裳有些旧了。”

    周二夫人不答,将衣服捧到床榻之上展开,细细看过一遍,吩咐陈妈拿出去熨平了。等陈妈捧着衣裳出去了,周二夫人才拉着周梦馨的手道:“半旧不新,最好。”

    “隔壁并未透漏身份,咱们也不能太赶着了,盛装过去刻意太显。”

    这番解释周梦馨听进去了,可小女儿心思如何同旁人道明?自然希望在心上人面前展现自己最漂亮的一面,虽未反驳到底噘嘴不悦。周二夫人知她心思,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取过陈妈刚放在桌上的盒子。

    周梦馨一看到那个盒子就眼睛一亮。

    “周九的玉饰!”

    长方形的锦盒一手可握,明黄俏皮的绸面上飘着几朵雪白的小雏菊,既可爱又大方,这是周九玉雕专用的锦盒。稚龄女童的玉饰用的是小雏菊,待嫁女儿用的是荧粉东渡樱花,新妇则是娇艳海棠,三十以上者全是雍容牡丹。

    周九玉雕是近年突然在京城冒出来的玉雕铺子,开业当天十三王爷亲自剪裁庆祝,后来更是日日在店内转悠,旁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铺子是十三王爷的!一时间,否管是不是喜欢玉雕的,你想跟他攀上关系,自然要去买东西的。

    男人们的心思暂且不论,不过女人家后来是真真喜欢上了。

    周九的玉全是水头上好的精品,雕工更是无人能及,最主要的,它一套玉雕饰品只卖一次,过了,这个款式就没了,一个月卖一套,不接受预定,京中贵妇贵女都以有一套周九玉饰为荣。

    周梦馨自然知道这个,她早就想要了,可店铺不接受预定,一个月卖一套,那一套是什么样适合什么人穿戴旁人都不知,当天看到才知晓。周二夫人手里这一套,正是从别人手里换过来的。

    那人好容易买到了,家中没有七八岁的女儿,周二夫人花了大价钱换来的。好玉本无价,为了这一套玉饰,周二夫人整整花了三千两银子再加上一套红宝石的头面才换回来。

    “娘,真的是给我的?”

    周梦馨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周九的玉饰太难买,一个月一次,开张不满两年,统共才十多套出世,连老夫人都没有的!

    本就是为了女儿高兴,见她这样,周二夫人觉得这银子花的也值了,点头,“本是想等你考上花枝再给你的,现在,先给了你罢。”

    周梦馨欣喜的打开盒子。

    船虽稳,但水面总有波澜,雕刻最忌不稳,是以苏三娘上船后并未动刀,午睡初醒,日头正好人更备懒,不想起身动弹索性歪在塌上自己涂丹寇玩。取最艳玫瑰花汁所调,色泽鲜亮,色彩经久不散。

    苏三娘自幼爱玉雕,长年下来指节必然粗糙手覆薄茧,从苏三娘开始练玉雕的时候,苏妈妈就费劲心思请最擅护肤的太医特特做了一种药膏,早晚各涂一次可保手指鲜嫩白皙,滑腻柔滑。

    再配上苏妈妈的按摩法子加以辅佐,这么多年下来,苏三娘的手依旧白皙,十指丹寇已涂完,素手白如雪,丹寇艳更红。

    苏妈妈细细看了一番,笑赞,“小姐涂得真好。”

    苏三娘双手比在半空,模样也很欢喜。

    敲门声打断了主仆二人的话,苏三娘身子一歪手肘抵在塌手上,伸手抚了抚裙摆的皱褶,懒懒道:“来的正好,正无聊呢。”苏妈道:“耐心还不错,过了三天才来呢。”一边说一边往门口去。

    苏妈妈疑惑开门,见到门口站着的周二夫人和周梦馨,疑惑挑眉,弯身福了一礼,“不知这位夫人有何贵干?”

    苏妈妈的动作周二夫人全看在眼里,左手覆于右手盖在右侧腰,左脚长于右脚半尺,曲腿腰却直,这是宫礼!周二夫人神色不变却侧开半步避开了苏妈妈的礼,“前几日唐突拜访扰了府上整顿,今日特来赔礼的。”

    苏妈妈恍然。

    “原是隔壁的夫人,前两天忙昏了头,竟是忘了去拜访了,夫人不会怪罪吧?”

    这话原是客气话,周二夫人怎会当真?笑着摇头说不敢。苏妈妈一边与她客气交谈,一边领着人往里面走。

    苏三娘一袭红衣明艳红衣依旧没骨头似的歪在塌上,裙摆长长拖了一地,裙摆金丝缠绕,明艳大方贵气天成。见到人也不起身,分明是无礼的行为,可她整个人却是理所当然的模样,斜倪着眼光明正大的打量走进来的母女,丝毫没有遮掩。

    可这样的打量周二夫人并不觉得失礼,反而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测!

    不自觉步伐越来越谨慎,她后面的周梦馨亦是如此,走至塌前,弯身福礼,“夫人。”

    “恩?”

    苏三娘懒懒地应了一声。

    周二夫人道:“前几日想着相逢即是缘,又恰逢住在邻处,是以遣奴仆送来点心,却未曾想打扰到夫人安置,心有不安,所以今日特来赔罪。”

    苏三娘点头,“恩,是打扰了。”

    周二夫人:……

    这位夫人说话真够直接的,丝毫婉转都没有。

    周二夫人脸上一阵尴尬,偏生苏三娘直直地看着她,讪笑,回身低声道:“馨儿,快给夫人见礼。”跟在周二夫人身后的周梦馨闻声上前,福身见礼,“周梦馨见过夫人。”

    周梦馨年岁不大身姿却已初显,一身嫩绿更添娇俏,额心悬挂一只黄色的蔷薇花玉坠,玉心层层渐绿,恰如花朵逐渐盛放,别致的紧,耳垂上亦是蔷薇花坠,随着她弯身的动作耳坠轻摇,精雕渐层花瓣随之飘摇,当真好看。

    苏三娘看着她身上的玉饰,苏妈妈也看着那些玉饰,嘴角似笑非笑勾起,直到周梦馨觉得腿有些泛酸了才听得她道:“恩,不错的孩子,起来罢。”

    “妈妈,赐座上茶。”

    周梦馨心中颇为忐忑的和周二夫人对视了一眼,母女两神色一致,这位夫人好像不喜自家?可人已经来了,总不能现在就走吧?母女两依言入座,苏妈妈为二位添了茶之后,福了一礼去了后面。

    苏三娘手掩唇懒懒打了一个哈切,明眸泛着迷雾,声音带着不耐,“春日犯懒人总是不得劲,夫人有什么事快些说吧。”歪在金丝软枕上,双眼半阖似要睡去。

    周二夫人精心准备了三天,怎会甘心现在就离开?看了一眼陈妈妈,陈妈妈将手中的盒子递给周二夫人,周二夫人打开,呈给苏三娘,“前几日得了夫人的回礼,太重,心中更为不安,家中无甚好物,这是寺中佛砖,香前供奉数年,愿佛佑夫人平安。”

    周二夫人想了又想,若真是宫里贵人,自己家的东西再好别人也是不入眼的,既如此,不如另辟巧路。若是信佛之人更好,就算不信,亦会高看几分。

    苏三娘睁眼看去,砖身青中带黄,边缘金色痕迹明显,离得尚远亦闻到了檀香,确实是近年佛前所供才会如此。起身,倒是颇为满意的模样,有些诧异道:“夫人是信佛之人?”

    周二夫人谦虚,“不敢当,只是常念经祈福。”

    “信佛之人都是心善之人,夫人可有什么善举?”

    苏三娘像是颇有兴致的模样。

    周二夫人摇头,“哪里有什么善举。”周云馨总算找到说话的机会了,连忙道:“夫人不知道,我娘每每夏涝冬寒的时候都会亲自布施善粥呢。”周二夫人皱眉,“馨儿,善事留在心中便可,岂可说出来炫耀?”

    周梦馨吐了吐舌头,一派天真之色。

    苏三娘含笑看着母女二人的动作,突然笑意渐深,杏眼微挑,“我虽不信,但也崇拜信佛之人,夫人既心中有佛,自然不必自谦。”

    周二夫人深觉自己这条路走对了,若是送了精贵物件,这会子说不定又被逐客令了,现在好歹面上带笑了,比刚才可好了太多了。周二夫人正要再接再厉额,却突然听苏三娘道:“夫人既是信佛之人,那我有个疑惑,不知夫人能否解答?”

    “解答不敢当,尽力而为。”

    苏三娘微笑颔首,直视周二夫人的眼睛。

    “夫人知道佛口蛇心的意思吗?”

    周二夫人脸上的笑容凝固,怔怔看着苏三娘含笑的眼。

    她是在讽刺自己?

    可是不对呀,之前并无任何交集,自问从上门以来就礼数周全并未有得罪的地方!周二夫人一瞬间心中闪过千般思绪,却不知道该如何接这个话,苏三娘却是轻轻一笑,再道:“我不信佛,偶尔听闻这个词,深觉玷污了佛性,是以才有此问,夫人不必在意。”

    苏三娘不按常理出牌,周二夫人有些怕她了。

    不敢接话,只是笑了笑。

    苏三娘探身对着后面高声道:“妈妈,有客来,让孩子们出来见见。”

    周二夫人如何想不知,周梦馨却是欢喜异常。她虽聪慧,也觉得前面两人的对话似乎有些不对劲,可听到马上就要见到那名小公子,竟是什么都丢开了,眼中余光一直注视着明丽簪花门帘。

    叮铃叮铃,人未至,铃铛声先到。

    门帘打开,先出来的是小丫头。小丫头竟也是一身嫩绿小襦裙,阳绿的翎毛小夹袄,树叶青的缠纹腰带,襦裙同色的小马靴,深深浅浅的各色绿配着白玉般的小脸蛋怎么瞧怎么可爱,小丫头鼓着脸跑到苏三娘榻前,一路手腕脚腕铃铛响个不停。

    苏三手曲手捏了捏她头上的小花苞,两个小花苞亦用绿带缠绕,再以同色粉珠点缀。

    “怎么了,谁惹我们小丫头不开心了?”

    小丫头直接鼓着脸告状。

    “哥哥坏,他不教我弹琴!”

    紧随其后的裴凤卿听到此言,无奈道:“破军的指法你还不能学,你若现在强行学了,手就别想要了。”小丫头扭头怒瞪,“那你为什么现在弹给我听!”

    拉着苏三娘的手再次告状。

    “哥哥最坏了!”

    苏三娘最乐意看裴凤卿吃瘪,将小丫头一把抱起来,和她统一战线,“就是,你明知她不能学,你弹给她听做什么?就是你的错!”

    “对!”

    小丫头坚定附和。

    小的一根筋大的煽风点火,裴凤卿扶额,无奈摇头。

    从裴凤卿出现的那一刻起,周梦馨的目光就一直聚集在他的身上。裴凤卿素来爱淡,今日一袭玄白长袍衬得他气淡如菊,此时扶额浅笑,上扬的嘴角竟可与皓月争辉,周梦馨不由地看痴了。

    周二夫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位贵气天成的小公子,可她的视线被一直被苏三娘怀里的小丫头吸引,这眉眼,怎么似曾相识?越看越觉得熟稔。

    将小丫头抱在怀里,苏三娘抬头看向正轻皱眉的周二夫人。

    挑眉,“夫人是不是觉得我怀里的这个丫头有点眼熟?”

    苏三娘的出声惊醒了沉思的周二夫人,也惊醒了痴呆的周梦馨,她也向怀中人看去,瞪大了眼,惊呼,“小傻子?!”

    “馨儿!”

    周二夫人回头喝止。

    看到自家娘亲沉怒的双眼,周梦馨自觉失言,捂住了嘴巴,忐忑的看着冷下脸色的苏三娘。

    “小傻子是在说我吗?”

    小姑娘伸手指着自己,不解地看着周梦馨。周梦馨还未反驳,裴凤卿就上前就小丫头抱在怀里,捏了捏她头上的小花苞,“最机灵的就是你了,你若是傻的,天下就没聪明的姑娘了。”看也不看母女二人,抱着小丫头径直去了外面的甲板。

    裴凤卿直接走人,周梦馨急了,一下子站起身。

    “不是,我认错人了,我没有骂她的意思!”

    裴凤卿头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了屏风后面。

    怎么办,他不理自己了!周梦馨急得快哭了,回身看着周二夫人,娘,怎么办?周二夫人还未反应过来,周梦馨就自生急智,一下子跪在了苏三娘面前,“夫人,我不是有意骂妹妹的,只是觉得她像一位故人。”

    “我现在就去跟妹妹道歉!”

    说完起身,竟追着裴凤卿去了。

    周二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跑没影了。然后就听苏三娘凉凉道:“果然好家教。”周二夫人骤然回神,就见苏三娘脸上半点笑意也无,精致的双眸满是冷意。“我让孩子出来见客,你们就是这样相待的?”

    “不是。”

    周二夫人一口否认。

    “是馨儿她认错人了,以为是旧相识。”

    “旧相识?”

    苏三娘勾了勾嘴角。

    “我们从流云村路过,曾在村中遇见一位憨傻丫头,五岁还口不能言,人智亦是混沌,身边却有一名妈妈跟着,我瞧着觉得有些异样,若是农家丫头,怎会有妈妈跟着?所以,就多问了几句。”顿了顿,笑意更深,“后来,你猜我问出了什么?”

    这话说的,太明显了,周二夫人突然明白苏三娘的敌意从何而来了。

    苏三娘起身,伸手理了理身上的皱褶,几步走到周二夫人面前俯视她。

    “夫人能否告知,和那位憨傻丫头,是什么关系?”

    都问出来了还明知故问!可是这话周二夫人不能说,也不敢狡辩,她既已问清楚,现在不过是想要羞辱自己罢了。咬牙,声音极低,“是我侄女。”

    “侄女?”

    “那么请问信佛至善的周二夫人,面对灾民都知布施米粥,为何会对侄女不闻不问?任由她在村子自生自灭?”

    “信佛至善的周二夫人,为何会任由女儿称侄女为傻子?”

    “好一个信佛至善!”

    苏三娘声音猛得拔高,伸手一挥,桌子上的佛砖猛的摔到了地上。

    “出去,别脏了我的地。”

    她果然什么都知道了,从头到尾自己都没机会自报家门她却能直接点出身份。此时狡辩只会更无颜面,屏息起身,垂眼不看苏三娘,福了一礼,抬脚就往外面走。

    “告诉周见善,若他管不好周家,那就换个人来管!”

    周二夫人身形猛然一僵,周见善正是老爷子的名字!老爷子已经快七十的人了,早已荣养,哪怕王爷之流看到他亦是客客气气的称老爷子,何时直呼其名了?这女子到底是何身份!

    周二夫人离去后,陈妈妈一边收拾地上的佛砖,一边不赞同道:“小姐何苦加最后那一句?若她真向周家传了话,周家来人把小小姐带回去了怎么办?”

    虽是师徒,可人到底是周家的孩子,权势再大,闹破大天也不占理。

    “啧。”

    苏三娘却是一声嗤笑。

    “她今天因为丫头吃了这么大的屈辱,你觉得她会传话?”

    “她怕是巴不得人死在外面才好呢!”

    苏三娘虽是无聊逗母女玩,结果那一声小傻子却是被弄出了真火气!敢说我徒弟是小傻子?等着吧,以后有你们哭的时候!丫头既被放逐到了流云村,苏三娘自知她在家里不好过,可没想到姐妹都唤她傻子!

    怪不得刚来时那么闷,好好的一个孩子竟被当成了傻子!

    越想越气,只觉心火不断冒出。

    “下了船就去查这母女去扬州干什么!”

    否管想干什么,别想好过!

    周梦馨追到地方的时候,小丫头正坐在秋千上跟裴凤卿较劲,双脚抵地,手还一直推着裴凤卿,“你走,你走,我不要你推!”裴凤卿脸上一派温和,周梦馨痴迷的看着他的脸,和刚才的冷漠截然不同。

    周梦馨刚抬出去的脚还没落地又收了回去,万一自己一过去他又冷脸了呢?这般想着,周梦馨隐于门口的暗处,悄悄的看着。

    对小丫头而言,周梦馨是陌生人,她说的话虽疑惑也不会记在心里,被裴凤卿抱出来后就丢到了天边,还记着前头那件事呢!已经无数次领会这丫头的一根筋,裴凤卿退后一步,静静的看着她,“真不要我推?”

    小丫头死死抱着秋千藤。

    “不要!”

    裴凤卿点头。

    “好,那我走了。”

    转身,走了。

    真走啦?小丫头坐在秋千上看着裴凤卿远去的背影,懵了。想也不想地跳下秋千,怎么就走了呢?抬脚想追,可是有点丢人唉?裴凤卿的身影马上消失在走廊尽头,小丫头脚一跺,哎呀,不让哥哥推秋千可没让他走呀!

    对,就是这样,恩,追过去不丢人。

    小丫头一边安慰自己小小的自尊心一边埋头追了过去。

    周梦馨将两人的相处看在眼里,追过来本就是为了裴凤卿,结果裴凤卿走了,自己虽隐门口,只要他走近一定能察觉到自己,可是他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对那个刁蛮任性的丫头这么好干什么!看着小丫头马上跑到面前,周梦馨想也不想的伸脚。

    “阿!”

    “阿!”

    两声尖叫响起。

    裴凤卿马上回头,脸色□□大步回身,而尚在正厅的苏三娘也听到了尖叫声,寻声而来。

    小丫头被周梦馨突然伸出的脚给绊倒在了地上,而惊慌间手乱挥也撞到了手边的周梦馨,周梦馨一个踉跄后脑勺撞到了后面的屏风。周梦馨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玉碎的声音,想起了自己头上戴的东西。

    “我的簪玉围!”

    那套玉饰总共三件。额间的玉坠,耳上的花环,再有就是发上的簪玉围。同簪花围一般缠绕于发间,花围是真花,这边却是玉雕的花,花瓣经络分明,花蕊以极细的红宝石点缀,美不胜收。

    现在玉围断裂,好些花瓣落在了地上。

    周梦馨整个人都傻了,低头不知所措的看着地上的碎玉。

    最先把小丫头从地上抱起来的不是裴凤卿,而是一直守在一边的顾云顾昊,几乎在小丫头倒地的一瞬间顾昊就把她捞了起来,顾云慢了一步,直接蹲下查看是否受伤,幸而地上铺有地毯,摔的也不重,就是手掌微微泛红。

    捞孩子检查的这几个动作间裴凤卿就已经回到了小丫头身边,将孩子直接抱在怀里查看。

    顾云顾昊齐齐下跪。

    “属下失职,请公子责罚!”

    卫东跟着裴凤卿,而双生子则跟在小丫头身边,他们自然看到了周梦馨隐于门后,想着看好戏主子也没阻止,自然不会提,没想到这丫头年岁不大心却狠,二人跟在小丫头身后根本来不及阻止!

    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顾云顾昊,裴凤卿右手抱着孩子,左手在她的膝盖小腿轻捏。一边捏一边小心道:“怎么样,疼不疼?”小丫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听到裴凤卿的话,摇头,糯糯道:“不疼。”

    裴凤卿还是不放心,怕她伤了筋骨。

    “你动动腿。”

    依言弹了弹腿,脸上也无丝毫痛苦之色,裴凤卿这才放了心,随即脸色一沉,“跑什么!”裴凤卿性子淡,寻常轻易不动怒,可一旦动怒气势就极盛,棕黄的瞳孔的眼根本就无人敢跟他对视。

    直面裴凤卿怒气的小丫头身子缩了缩,嘴巴一撇,双眼迅速湿润。

    “追你。”

    裴凤卿双眼怒气依旧,小丫头直接脸皱成了一团,眼睛一眨泪珠珠就往下掉,“我,我以为你生气了,所以来追你了。”怕极了裴凤卿现在的样子,哭都不敢哭出声,可又控制不了眼泪,小身子一抽一噎的。

    对上一双通红的兔子眼裴凤卿还能说什么?叹了一口气,怒气如潮水退却换上了妥协。

    “下次不要跑,哥哥会担心,知道吗?”

    熟悉的温和传来,小丫头直接抱住了裴凤卿的脖子嚎啕大哭,可委屈了。

    “呜呜,我以为哥哥你生气了,我来追你,你还凶我,呜呜呜。”

    “这是我最想要的东西,我才戴了不到一个时辰!!!”

    周梦馨撕心裂肺的声音甚至压过了小丫头的哭声,小丫头哭嚎的动作一顿,正要回身裴凤卿却摁住了她的小身子不让她转身,低头看向还蹲在地上的周梦馨。

    周梦馨快气疯了,身子都在发抖,这是周九的玉饰,这是祖母都没有的玉饰,这是自己要去扬州炫耀的本钱!没了,碎了!“你知道这个多难得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发怒的眼对上裴凤卿毫无情绪的双眼。

    周梦馨心里一抖,害怕遂不及防的涌了上来,嘴巴张了张不敢再喊了。裴凤卿冷冷瞥她一眼,抱着小丫头走了,顾云顾昊对视一眼迅速起身跟上。裴凤卿走了,苏三娘还在呢,冷笑着看着周梦馨。

    周梦馨亦不敢看苏三娘的眼,一时间只剩委屈,我的玉饰。

    “呜呜呜。”

    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这个时候知道像个孩子哭了,那害人的时候怎么不像个孩子?苏三娘一点也不觉得她可怜,只觉可恨!

    “要哭回你的厢房去哭,我还没死呢!”

    “我的玉饰碎了,你们赔,这个好难买到的!”

    周梦馨坐在地上一直哭,就是不起身。

    “哟呵,你个小丫头还讹上了是吧?”

    苏三娘直接气笑了,想了想,侧头对皱眉的苏妈妈道:“去,把我的首饰盒子拿过来。”以苏三娘的性子,绝对不可能赔她一套的,苏妈妈深知,虽不知道苏三娘要干什么,苏妈还是依言进去拿了。

    周梦馨却是一喜,是要赔自己一套吗?

    苏妈妈回来的很快,直接将最大的盒子捧了出来。苏三娘将盖子打开,示意苏妈妈拿给她看,苏妈妈蹲下,将首饰盒摆在周梦馨眼前。苏三娘一声最爱玉雕,自然也爱玉饰,她的首饰,全是精品。

    各色顶级翡翠应有尽有,最难得的墨翡都不例外,各色玉光晃花了周梦馨的眼。

    “这些全是周九的玉饰,喜欢吗?”

    全是周九的玉饰?周梦馨呼吸一滞,眼睛粘在上面了。

    “想要吗?”

    周梦馨不答,抬头看了一眼苏三娘含笑的眼,慢慢伸手……

    “砰!”

    苏三娘直接把盒子盖上了,周梦喜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苏三娘,苏三娘冷冷一笑,“我的东西也是你配拿的?”

    “苏妈,把她丢出去!”

    周梦馨从失望到希望,再从希望直接到绝望,再次嚎啕大哭。这次哭嚎就不起效了,苏三娘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就走,而苏妈妈直接从腋下拖着她往门口而去,她的挣扎也引不起苏妈妈半点的同情心。

    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恶毒!

    毫不犹豫的把人丢出门外,砰地一声把门关得死死的。

    回到里屋后将还在哭的小丫头放在床上,裴凤卿看向了顾云顾昊,不含喜怒的眸色扫到两人身上,两人齐齐心里一颤,再次跪在了地上。

    “请公子责罚。”

    除了小丫头抽噎的声音,屋子再无其他声音。许久之后,裴凤卿才缓缓道:“将功补过,养不教父之过。”

    顾云顾昊同时低头领命。

    “属下明白!”

    挥手让三人离去,小丫头还在哭,裴凤卿伸手抚过她脸上的泪痕,轻笑,“这么委屈?”一边说一边将小丫头身上的玉佩取了下来,原本是想着无聊兴许小惩一番,现在却没心情跟她耗了。

    他还在笑!小丫头哭得更委屈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大大的哭腔真真好委屈的模样,裴凤卿失笑,“我是去取琴,你不是想学么?虽然现在还不能学,多听几次,以后学起来也快些。”

    小丫头乌溜溜的大眼圆睁。

    所以,是错怪哥哥了吗?

    裴凤卿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小丫头眼睛眨了眨,根根分明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珠,然后从床上起身几步扑进裴凤卿的怀里,抬头噘嘴,啵!

    脸上传来的柔嫩触感让裴凤卿呆滞。

    亲了一口裴凤卿没反应,小丫头有些急了,师傅生气的时候只要亲亲就好了,哥哥怎么没笑呢?是亲的不够多吗?恩,师傅就是这样,生再大的气多亲几口就不气了!继续噘嘴,啵,啵,啵!

    裴凤卿从来都顺着她,从未跟小丫头发过火,自然不知道这丫头原来是这么哄人的?思虑短短一会的功夫,就被糊了一脸的口水,哭笑不得的扭脸,正要开口说话,小丫头正要继续啵,然后一下子啃到了裴凤卿的下唇。

    裴凤卿一下子僵了,小丫头眨了眨眼睛,继续啃。

    唔,有点甜,吸了几口,还伸出小舌头舔上了……

    裴凤卿一下子摁着小丫头的肩膀将她拉开。

    沉默许久之后,眉眼严肃。

    “你亲过哪些人?”

    小丫头眨了眨眼睛,然后低头掰着手指头数。

    “师傅,张妈妈,苏妈妈,苟家奶奶,秀姨姨,陈婶婶……”

    裴凤卿默了又默,吸气。

    “以后不可以随意亲别人,知道吗?”

    “为什么?”

    “因为我会生气。”

    好吧,哥哥生气很恐怖唉,小丫头想了想,点头。裴凤卿正要松口气时,小丫头又道:“亲别人会生气,那我可以亲哥哥吗?”

    “……”

    “……”

    “……可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福星高照》,方便以后阅读福星高照第二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福星高照第二十四章并对福星高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