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色可餐的他

第016章 【不可描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所言非言 本章:第016章 【不可描述】

    r16【不可描述】

    南山,是雾津市最高的一座山,平均海拔四百余米,其中最高峰在春天的时候海拔可以达到六百多米,山中植物种类繁多,加上又有著名的观景台,所以南山已经成为了雾津之行必去的旅游景点。

    雾津市早些年空气质量不好,经常被大雾笼罩,这些年政府积极治理,空气质量明显提升,整个城市更加宜居。

    出发前,时未用手机提前做了些功课,百科详解上这样形容南山:位于嘉临江南岸,北起铜锣峡,南至金竹沟,包括汪山、黄山、袁山、蒋山、岱山、老君山、文峰山等数十座山峰。在市区里隔江遥看,峰峦叠嶂,沿江列峙,林木联袂,郁郁苍苍,恰似一道拱卫雾津的绿色屏障。

    此刻,车队停在山脚的加油站加油,时未就这么抬头往山上看,才发现这百科上面形容得一点不假,而且现在天气早,山林有雾,白色的雾像仙女的缎带,环绕半山,美得不像话。

    “时未姐,外面冷,你快点进来吧。”陈灯的手现在还没有拆纱布,行动多有不便,所以她一直待在车里。

    “好。”其实时未也不敢在外面待太久,她的感冒才刚刚好了一点,这会儿鼻子还不怎么通畅呢,她下来也就是透透风,因为出发前,听江河源讲他们今天要一鼓作气翻山往拉尔市去。

    时未一进车里,裹了凉意进来,陈灯打了一个寒颤,将搭在腿上的小被子给时未:“时未姐,这个小被子给你,你可别在感冒加深了。”

    时未总觉得在她生病期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事情,自从她感冒之后,陈灯对她是越来越关心了。

    见时未看她,陈灯又说:“如今季同走了,司先生的两个助理,一个受伤,一个感冒,他还要反过来照顾我们,怪不好意思,所以,我们快点好起来,才不会成为司先生的累赘啊。”

    时未觉得陈灯的话蛮有道理的,司穹让她做他的舌头,可是如今这个舌头感冒了,连酱油和醋都分不出来了,倒还麻烦他经常照顾她,可不就是累赘吗!

    为了不成为司穹的累赘,时未打开温水杯喝了几大口热水,然后裹紧了陈灯给她的小被子。

    两辆车都加满了油,车队慢慢朝着山里出发,时未早上喝了药,有点打瞌睡,司穹瞧见了,将垫在身后的靠枕递给她。

    放到平时,时未估计还要和司穹客气一番,不过如今她觉得的感冒要快点好,以后再好好回报司穹就行了。

    陈灯默默看着,觉得时未未免太理直气壮了一点,她难道不知道司穹腰疼吗?

    陈灯稍微往里面挪了挪,用身体将靠枕挤出来,开口说:“司先生,我这里……”

    “嘘,她睡了。”剩下的话,陈灯没有说完,她本来想说,我这里有靠枕,你腰疼你拿去垫着吧,可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句话,他也没有让她说完。

    上山的路是盘山路,一圈一圈的,时未躺着躺着眼看就要往外面滑了,原本闭目养神的司穹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及时的坐了过去,轻轻接住时未滑出来的半个头,放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把刚才给她的靠枕垫到了自己身后。

    对面的陈灯似乎睡得不好,动了动,身子侧着,将脸全部埋到车座里了。

    车队缓慢前行,行至大约半山腰的时候,下起了雨,夏天的雨来得凶猛,雨滴又大,噼里啪啦打在车顶上,时未被吵醒了。

    她不知道自己枕在司穹腿上,迷糊中以为自己还睡的是靠枕呢,手便没有丝毫顾忌的就摸了上去。

    ……

    这一摸,两个人都惊醒了。

    特别是时未,抓了个满手软绵绵,吓得她一咕噜地便想站起来,奈何忘记自己在车里,嘭的一声头撞到车顶,把对面的陈灯都震醒了。

    开车的摄影师傅也好心地转过头来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时未抱着头规规矩矩的坐着,眼泪汪汪,脸红得跟小苹果似的。

    司穹无奈也挺尴尬的,被伤害的是他,可是时未的反应倒像是被伤害的是她,还有现在,她离他这么远干嘛?

    陈灯眨了眨眼,看着时未这个样子,只当是感冒加重了,便说道:“司先生,你看时未姐是不是又发烧了啊,她的脸好红,而且难受的都快哭了。”

    时未委屈,但是时未不说。她脸红是因为难为情,哭了是被疼哭的,她又没有练过金钟罩,脑壳再硬,也硬不过车顶啊。

    这事儿不好解释,司穹也只能顺着陈灯的话说:“时未,你发烧了吗?需要吃药吗?”

    时未更委屈了,她想说她没发烧,也不需要吃药,可是这些话说不口,又不敢看司穹,只能傻乎乎地点头。

    状况外的陈灯现在格外积极,见时未这般只当她是烧得厉害,连忙说:“司先生,你再把药给时未姐吃一吃吧。”

    毕竟是药,司穹想了想早上时未吃得早,这会算起来也差不多四个小时了,便问她:“吃吗?”

    时未点头:“吃。”

    ……

    这雨来得快,去得快,雨过之后,车窗外的风景看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可是走着走着,车的前盖突然砰地一声,然后便开始冒白烟。

    摄影师傅连忙刹车将车停了下来,前面的车见状也停了下来,不一会儿江河源就跑了过来。

    “怎么了?”江河源问道。

    摄影师傅开着车前盖检查,最后下结论说道:“有点棘手,不好弄,只能打电话让人拖车了。”

    江河源让人去打电话,他则去找司穹商量:“司穹,车子用不了了,我们那车最多还能装下一个人,你看怎么办。”

    江河源说的一个人可是不包括开车的摄影师的,他本来就是那边的,只是没有了季同,这边会开车的陈灯手又受伤了,只能请他过来代劳,如今也没有让人家留下的道理,所以,江河源是让他在陈灯和时未之间选择一个。

    司穹看了看了车里,时未还低着头不敢看他,陈灯正往外瞧,他说:“陈灯吧,她手受伤了,让她走路不方便。”

    江河源似乎早就料到司穹会是这个答案,笑眯眯的,点头说好,然后走到车边,对着陈灯一招手:“陈灯,走了,坐哥的车去。”

    陈灯问:“那司先生和时未姐呢?”

    “走路啊。”江河源说,“反正现在都走了差不多了,剩下的路也没有多远。”

    “况且。”江河源示意陈灯快点下来,等到陈灯下车了,才小声说:“司穹让你坐车,你还有什么不情愿的?”

    什么吗?她只想和司穹一起慢慢走路好吗?陈灯心里嘀咕,但是最近她总是惹得司穹不开心,又不敢多说什么,过去和司穹说了一声我先走了,便跟着江河源的大部队先行离开了。

    司穹走到车边,倚在车门上看她,话语间有点无奈:“时未,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

    刚下了雨,路面有些滑,靠着边上常年没人走的地方还有青苔,但是这大公路上,他们总不能走公路中间吧,摆明着找死,所以只能沿着公路边上慢慢走,边上青苔多,又不好走,走着走着,两个人便手挽着手了。

    弃车走的时候,司穹没带什么东西,带了她的药和他的手杖,如今药她一只手提着,手杖司穹拿着,拄着手杖走,还防滑。

    两人默契的没说话,专心致志的看脚下,一步一步走得小心,走了大概十几分钟,路慢慢平了,青苔也少了,想来也是快到山顶了,南山山顶有观景台,观景台旁边是有一些饭店的,所以这一代经常有人活动。

    时未动了动手,作势要从司穹的臂弯里抽出来,刚抽到一半,司穹说话了。

    “你干嘛。”

    时未:“这路好走了,我可以自己走。”

    “嗯。”司穹点头,但是下一秒他又说:“但是我现在非常累,需要你搀着我。”

    时未:“……好。”

    两人的姿势从手挽手一起走,变成了时未扶着司穹慢慢走,拐了一个弯之后,前面突然传来哎哟一身,好像是有人摔倒了。

    司穹和时未对视了一眼,加快了脚步。

    前面不远处有一口山泉,泉水是从山顶流下来的,很清澈甘甜,外面是人工修筑的围栏,将井口围了起来,此刻一个老妇人正半躺在泉水井口,身边是打翻的水桶。

    时未和司穹赶紧上前查看,时未蹲下来将老妇人扶了坐起来,问她:“老奶奶,你摔哪儿了?”

    老妇人喘了几大口气,等到气息平稳了一些才说:“没摔着,就是起身的时候,眼睛花了,然后踩漏了,崴了脚。”

    司穹将水桶扶起来,也半蹲下来查看老妇人的伤势:“脚踝肿了,看来是崴了一下没错。”

    没伤到其他地方就好,时未问老人:“老奶奶,你家在哪儿啊,我们送你回去。”

    老妇人抬手往前一指,说:“不远,就是前面的幺店子。”

    司穹将手杖交给时未,吩咐她:“将老奶奶扶到我背上来。”

    “司穹,要不我背吧。”因为看起来,她私以为司穹比自己要弱,怎么说她也可以扛着纯净水一口气上五楼的。

    司穹压根没管她,走到老妇人面前,才说:“时未,我是男人。”

    时未本来还有一肚子话,但是,为了不伤害某人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她决定闭嘴。

    时未将老人扶到司穹背上,老人又说:“姑娘,能不能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您说。”

    “那两桶水店里等着急用,你能不能帮我提回去啊。”毕竟是个小姑娘,看上去也细皮嫩肉的,老妇人说完又觉得自己的提议有点过了,连忙说:“算了算了,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提得动。”

    这句话倒是刺激到了时未,她二话不说,两个水桶往井里一放一收,水就灌满了,然后就地取材,将两个水桶挂到司穹的手杖两端,麻溜的起身,吆喝着:“走咧。”

    司穹:“……时未,你走慢点。“

    走慢点,等等我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秀色可餐的他》,方便以后阅读秀色可餐的他第016章 【不可描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秀色可餐的他第016章 【不可描述】并对秀色可餐的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