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色可餐的他

第017章 【被结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所言非言 本章:第017章 【被结婚】

    r17【被结婚】

    这幺店子,是句土话,意思是路边小店,放在以前,就是指专门为过往游人提供临时住宿的小店。

    而这位老婆婆口中的幺店子可不是什么小店,平地而起,两层的小白楼,外围修筑的白色围墙,墙头倒插着一块一块的菜色碎玻璃,没什么特大华丽的招牌,只是在外面的大门口随意的挂着一块木头板子,板子上用红色和蓝色的油漆写着幺店子三个大红字,红字下面是蓝色小字,写着招牌菜——泉水鸡。

    这南山上的泉水鸡,说起来也是挺出名的,因为地处雾津市有名的旅游景点处,这泉水鸡的名气多是游客给传出去的,一传十,十传百,名气也就渐渐大了,所以每年慕名而来的人挺多的,但是这幺店子的两夫妇都上了年纪,精力有限,每天最多供应二十份泉水鸡,超过了,便不做了,任你出多高的价钱,老两口这个规矩也没坏过。

    这样一来,游客兴趣非但半分未减,相反,为了能吃上这一口泉水鸡,很多人提前大半个月就要打电话来预订了。

    司穹背着婆婆走到幺店子门口,才发觉门前停着的面包车眼熟,仔细一看,可不就是节目组那一辆五菱荣光v吗?

    但是推开大门,进到院子里,除了几张桌子和一群散步的鸡鸭,压根没瞧见人。

    时未先将水桶轻轻放下,然后帮着司穹扶着老奶奶慢慢坐到院子里的太师椅上,四处打量了一番,才说:“老奶奶,你等我一下,我进去叫人。”

    老妇人摆摆手,拉住时未的手,缓缓说道:“不用了,屋里应该没人。”

    又指了指一旁的长凳,对司穹和时未说:“你们小两口先在这儿坐一会儿,等一下我老头子就回来了,他应该是带着先来的那些人去观景台了。”

    时未连忙摇头,解释道:“老奶奶,你误会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司穹嘴角噙着笑,没说话,有些话不说还好,越说可能越说不清楚。

    时未看他,示意他也向老奶奶解释一下。

    老奶奶捂着嘴呵呵笑,打趣道:“老婆子我看人一向准,就算你们现在不是那种关系,总有一天也会是那种关系的。”

    时未红着脸,司穹又是一副坐看好戏的样子,她实在是待不下去,噌的一下站起来,说:“我去观景台看看江导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时未闷着头走了,身后传来司穹淡淡地笑声,和老奶奶的对话。

    “小姑娘这是害羞了?”

    “嗯,她脸皮薄。”

    时未:“……”

    还没有走出院子的正大门,远远地时未就听见江河源那魔性的笑声,她只能硬着头皮回去坐着。

    司穹看着她,无声地笑了。

    不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江河源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家,老人家头发已经白透了,一根一根都是银白色,老奶奶满眼都是笑意,对时未说:“小姑娘,看见没,那就是我家老头子。”

    说完,老奶奶叫了一声,老人家便朝着这边而来,本来眉眼之间都是笑意,走近了,看见了老奶奶的脚,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拉起老奶奶的手,语气却满是关心:“淑娴,你这是怎么了啊?”

    “不小心崴到了,没事儿,院子里都是人呢,别让人看笑话了。”

    “谁敢笑话!”老爷子中气十足地说道。

    江河源过来找司穹,顺便接了一句:“是是是,老爷子的地盘,您说一,我们不敢说二啊。”

    说着便拉着司穹走了。

    老爷子朝着江河源的背影嘀嘀咕咕半天,然后过来扶老奶奶,说:“走,淑娴,进屋里去躺着,我给你上药。”

    见状,时未连忙上去帮忙:“我来帮您。”

    啪一声,老爷子打开了时未的手,说道:“自己的媳妇我自己来。”

    时未:“……”她好像被嫌弃了。

    老奶奶佯装生气的对老爷子说道:“你说话就说话,干嘛对人家小姑娘动手,今天要不是碰见这小姑娘了,我可就死在外面了。”

    这个死字刺激到了老爷子,他朝着地面连呸三声,才严肃地说:“你胡说些什么呢,走走走,先去进去把药涂了。”

    扶着老奶奶走了几步,老爷子突然转头叫时未:“傻站着干嘛,进来帮忙啊。”

    屋里收拾的井井有条,趁着老大爷去拿药的功夫,老奶奶指着墙上挂的全家福,说:“你看,那是我大儿子和小闺女。”

    这张全家福时未进来就看见了,不是新照的,最少都应该有十多年了,照片里老爷子的头发还没有白,老奶奶也风华正茂,他们的一双儿女,也不过十来岁的样子,模样清秀,女儿长得像爸爸,小小年纪就板着一张严肃脸,大儿子长得像母亲,笑起来眼睛弯弯像月牙。

    老爷子拿着一瓶红花油出来,坐到床边将老奶奶的脚小心翼翼地抬起来放到自己腿上,然后倒了几滴红花油在手里慢慢揉搓,低着头说:“还提他们干嘛,一个一个的都是白眼狼,养大了就不认人了,一年到头也没见回来多陪陪你。”

    老奶奶依旧笑着:“胡说什么呢,孩子们工作忙,在外面工作压力大。”

    “呵呵。”老爷子干笑一声,重新滴了几滴红花油继续揉,“淑娴啊,你这是自欺欺人。”

    他一边轻轻揉着一边说:“老大不回来,还不是他那个媳妇儿,嫌弃我们这儿交通不便,又是深山老林,不愿意在这儿待呗,就连春节也待不到初三就要撺掇着老大走,真当我老了耳背眼瞎看不见也听不见了啊。后来,你听说了有什么wifi,找人帮忙给家里装了一个,才好不容易可以让他们多留几天,但是还不是待不到几天,囔囔着又要走了。”

    “还有咱们那姑娘,都说养个姑娘贴心,我怎么也没有瞧见她贴心了,跟着别人不清不楚跑到北边去,知道你担心她,一年到头也不往家里打个电话。”

    “你说这些干嘛啊。”老奶奶将脸转到里面,无声的擦眼泪。

    时未觉得这个时候应该留给老人家独处,便端着脸盆,随便找了个理由:“我去换一盆热水。”

    出来的时候,时未低着头没看路,又走得快,一头撞到司穹胸口,他闷哼一声,连退了好几步。

    刚好被路过的江河源从后面扶了一把,他看了看两人,说道:“干嘛呢,玩碰碰车吗?”

    走了一个季同,又来一个江河源,司穹整理了一下衣服,余光瞟过江河源的头发,淡淡地说:“江导,头发油了。”

    江河源的外表其实非常有艺术气息,留着长发,蓄着小胡子,长发平时是扎起来的,从耳朵两边往后抓一把,挽成丸子头,不过季同说,这更像武士头。

    司穹恶意满满,直接攻击江河源要害,他故意将头往司穹面前蹭,还恶心的说:“是啊是啊,这头发可油了,把这油刮下来都可以炒一盘油麦菜了。”

    司穹:“……”

    时未:“……”

    突然之间就没了胃口。

    江河源见两人吃瘪的表情,目的达到,他将目光放到了时未手里的脸盆上:“时未,盆借我用一用,洗个头。”

    说完,直接上手,将盆占为己有,还冠冕堂皇的找理由,说:“盆里的水我替你倒了。”

    时未:“……江导,这盆……”

    奈何江河源动作快,端着盆生怕有人跟他抢似的,一溜烟儿的就不见了,时未剩下的半句话他也没有听见:“……这盆,是洗脚用的。”

    时未看着空空如也的手,问司穹:“司穹,我要不要过去提醒一下江导啊。”

    司穹笑着,伸手揉了揉时未的头:“不用,你做的很好。”

    说完,示意时未跟着他上楼。

    一边走,时未又问:“今晚我们是住这儿了吗?”

    “嗯,我们的车最快也要明天才能修好,所以今晚先住在这里。”说完,他们已经上到二楼,司穹指着面前的房间,又说:“我住这一间,你和陈灯住旁边。”

    “嗯。”时未点头,随口说道:“隔得挺近。”

    司穹低头开门,时未嘟嘟囔囔声音小,可是他却一字一句听得清楚,门开了,他先走进去,然后指了指床边,说:“坐。”

    “哦。”时未乖乖的坐下,抬着头看他,等待他的吩咐。

    只见他拿出她的感冒药,每一种药按照服用说明配好,又倒好温度刚好的水,一并送到她面前:“吃药。”

    “嗯。”乖乖吃完,继续看他。

    司穹转身放下杯子,又打开行李箱,取出笔记本电脑,插上电,连上网,递给时未,说:“李教授想和你视频通话。”

    原来她叫他上来就是为了这事儿,时未接过电脑,司穹的电脑桌面和他人一样干净整洁,桌面上没有任何文件,都是系统自带的图标,她找到小企鹅的图标,点开快速输入自己账号密码。

    李忍是没有企鹅号,所以时未直接找到列表中林正义,发起了通话,嘟嘟嘟响了三声,那边林正义就接受了,画面上出现了林正义圆乎乎的脑袋,他对着话筒喂喂喂了几声,然后凑近屏幕看,突然说:“小师妹,你们两个这样子端端正正坐着,跟拍结婚照似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秀色可餐的他》,方便以后阅读秀色可餐的他第017章 【被结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秀色可餐的他第017章 【被结婚】并对秀色可餐的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