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36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盛郸 本章:第036章

    后半段许拦阳真的没唱歌了,只是窝在沙发上跟季夏一起玩击鼓传花。“花”是一张扑克牌。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终于有一次,鼓声停的时候,扑克牌正好传到许拦阳跟季夏之间。许拦阳递给季夏那一瞬间,配合着有人在群魔乱舞地飙《青藏高原》最后一句高音,季夏手一抖,那张牌慢悠悠地掉在了季夏的腿上。

    一群人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是两个人其中之一,都凑过来看到底是谁。

    许拦阳悄悄伸出手,夹住扑克牌的一个角,往自己这边拉,想拉到自己腿上。

    季夏很快就领悟了许拦阳的念头,她伸手盖住许拦阳的手,阻止了许拦阳的包庇行为,然后捡起那张牌落落大方地站起来,道:“是我。”

    许拦阳抬头朝季夏看,季夏拍了拍她的头,示意没什么事。

    都是有分寸的朋友,也不知道许拦阳在担心什么。

    见是季夏,大家都笑了起来:“今天这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整你,没想到花了这么多局才实现!”

    季夏笑了笑,说:“看在你们这么辛苦的份上,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你们决定吧。”

    “哟嚯,”阮玫吹了个口哨,道:“底气挺足的么,要么就跟许拦阳亲亲?”

    江小言跳出来搅局,道:“不行不行,刚刚我看到现场了,再来一遍不划算,还是问真心话吧!”

    除了陆仁甲的人全都十分诧异,道:“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们怎么不知道?!”

    陆仁甲神叨叨地做了个抽烟的手势,道:“你们啊,还是太嫩了。要我说也选真心话吧。我对你们恋爱过程很感兴趣啊。”

    被旁边的人一把打掉手:“没烟莫装逼。”

    这群人就问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纠结了五分钟,就差个投票表决了。最后还是没分出个胜负,他们转头问许拦阳:“要么还是你决定吧?反正不管选哪个都跟你有关。”

    许拦阳看了季夏一眼,道:“那就真心话吧。”

    阮玫啧啧啧,“护得真紧。”

    许拦阳给了她一个“你不服?”的表情。

    这样被一锤定音,那群人也就不纠结了。阮玫问:“你们一周ml几次?”问完还斜眼看了许拦阳一眼,道:“这个程度可以吧?”

    许拦阳但笑不语。季夏笑容崩了崩,最后还是稳住了,答:“还没有过……”

    一群人表情都变了,直接看向许拦阳,十分不可置信的样子。

    许拦阳大爷似地窝在沙发里,道:“不行吗?”

    众人又是一阵啧啧啧,却没再说什么。

    季夏看出来大家对这个结果比较吃惊,大概是因为许拦阳的印象不像是那么纯洁谈恋爱的人。她觉得有点别扭,想问问许拦阳,但是又不太有立场。

    跟前任ml过是很正常的事情,去纠结这种事就是纯粹自找没趣了。

    这个游戏慢慢玩着,后来季夏再也没有中过,反倒是其他人被整的很惨。

    ktv完了之后是吃饭。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着某饭店去了,又是拼酒聊天不亦乐乎。

    席间不断有人朝季夏进酒,叫嫂子的叫姐夫的什么都有。季夏不算特别能喝,不过看着大家开心,也都喝了一点。

    气氛实在是太好了。

    大家并没有太敢灌季夏,对许拦阳可就不客气了。一杯接一杯,白的啤的,一副不把她灌倒就不罢休的架势。许拦阳后来实在不行了,趴在季夏肩头装睡。季夏摸了摸许拦阳的脸,热乎乎的像个小火炉。

    见许拦阳倒了,大家随即作罢。饭也快吃得差不多了,于是各自散了,都在找人来接自己,或者直接打车。

    这群人里除了许拦阳跟江小言,大多数不是本市人,只是为了这次聚会赶回来的。季夏看着江小言把他们一个一个送走,觉得挺感慨的。

    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还能因为一个聚会到得这么齐,不仅是感情深,也是运气好。

    送完了其他人,江小言进来拍了拍许拦阳的肩,道:“该起来了。”

    许拦阳顶着富士红苹果一般的脸,从季夏肩上爬起来了。她问:“都回去了?”

    江小言眯着眼道:“这波醉装的,我给满分。”

    许拦阳揉了揉眼睛,说:“我真醉了,再喝下去指不定禽兽成啥样子呢。”

    江小言指了指自己的脸,说:“我喝的比你多多了好嘛!”

    许拦阳站起来,的确有些摇摇晃晃的。她对江小言道:“你怎么过来的,要不要找代驾把你送回去?”

    季夏一见不对,也连忙站起来,扶住了许拦阳。这醉悠悠的,指不定什么时候真倒地上了都不知道。

    江小言摇了摇头,说:“我没开车过来,有人来接,就不用你担心了。”她看了看季夏跟许拦阳,道:“倒是你们,怎么回去?打个的士?”

    季夏道:“也只能这样了。那小言姐是在门口等吗?我们一起走吧,去下面拦车。”

    江小言醉的没有许拦阳厉害,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两三句话结束了战斗,便对季夏道:“行吧,一起下去。”

    季夏架着许拦阳,有些艰难的样子。好在这里热闹,很快就拦到了的士。季夏把许拦阳塞进了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

    江小言在外边挥手,道:“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季夏挥挥手,说:“嗯,你也一样。”

    江小言一个手还没摆完,就朝前边跑去了,一边跑一边对季夏说:“接我的人来了,拜拜拜拜。”

    季夏笑着说好。

    等出租车驶过那辆车的时候,季夏只看到了一个侧脸,大概是个女人的模样。

    许拦阳一上车就睡死了。季夏觉得有点为难,还好刚刚装了会醉,这要是不装醉,今天只怕都不能回去了。

    司机只愿意开到小区门口,不愿开到楼下,季夏挺生气的,早这么说也就不会上这辆车了啊。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总不可能现在下车再换一辆。

    因此现在季夏对着自己小区的门,十分无奈。

    保安从保安室里探头出来问:“哟,喝醉了啊?”

    季夏点点头,欲哭无泪。

    还在许拦阳很瘦,喝醉了也不吵不闹的。

    季夏把许拦阳抗回了自己的公寓。

    陈与禁肯定不可能照顾许拦阳了,与其在许拦阳那边把她伺候好了再回来,不如直接回自己家。

    把许拦阳扔在卧室的床上之后,季夏先给陈与禁打了个电话,给江小言发了个短信,随后到卫生间稍微擦了擦脖子和脸,换了套比较宽松的衣服。

    待会要给许拦阳擦身子,虽然肯定是要再洗一次澡的,不过现在一身酒味,不太舒服。

    拿着毛巾一到卧室,季夏就叹了口气。

    许拦阳已经睡死过去了,趴着把脑袋埋到枕头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呼吸的。

    季夏走过去把许拦阳翻了个身,没想到睡着的许拦阳还挺倔强的,刚刚翻了一半,手一甩,就又回去了。

    季夏只好再来一遍。

    这样重复了四五次,许拦阳还是跟个不倒翁似地又恢复了初始状态。

    季夏叹了口气,只好开始扒许拦阳的衣服。

    可不是我故意的,扒了衣服好擦身体啊。

    翻个身那么难,扒衣服倒是简单。许拦阳哼哼了两声,就顺从季夏的动作了。

    季夏一边扒一边心累,早知道就怂恿许拦阳穿前面有拉链的了。套头的真的超难脱……

    许拦阳哼了一声,季夏还在想是不是她哪里难受了,结果下一瞬间就被许拦阳一胳膊按在了床上。

    季夏推了推,没有推动。

    许拦阳蹭了蹭,上半身朝季夏那边挪了挪,头枕在了季夏的锁骨上。

    因为换了身衣服,季夏现在脖子那里空空落落的,被许拦阳的头发一蹭,痒极了。

    季夏叫了一声:“许拦阳?”

    许拦阳迷迷糊糊应了,却没有更清醒的趋势。她的手臂动了动,摸到了季夏的手腕,攥住了。

    季夏这样子意识到,自己出于一个极端被动的状态。她另一只手摇了摇许拦阳的脑袋,试图把她摇醒。

    可,正如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也叫不醒一个喝醉的人。

    许拦阳不耐烦地哼了哼,随后头扭了扭,换了边。

    似乎是意识到身下的不是床,而是什么柔软的东西,许拦阳微微抬起了上身,看清楚了身下的人。“季夏?”

    季夏看见她睁开了眼睛,还叫对了自己的名字,以为自己终于脱离了苦海。

    可接下来,许拦阳的头又砸了下去,砸在了她的锁骨上。

    温热的气息,带着酒臭味。季夏一边皱眉一边悸动。

    痒。

    许拦阳笑了笑,呢喃道:“呀,是你呀,真好……呵呵……”

    季夏试探道:“许拦阳?”

    许拦阳又笑了笑,随即伸出舌尖,舔了舔。

    季夏眼睛立刻睁大了。麻痒自腰那里传来,慢慢地蔓延了整个身体。舔舐来得太突然,柔软的舌头,温柔的游走。

    季夏又推了推许拦阳,另一只手却也被禁锢住了。

    力气很大,季夏都快要觉得许拦阳是在装醉了。

    那条不安分的舌头继续在活动,灵活得不像是个意识不清的醉鬼。

    季夏扬起了脖子,不自觉地想起了刚刚被问的问题:

    “你们一周ml几次?”

    ——“还没有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3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36章并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