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37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盛郸 本章:第037章

    季夏看到了天花板,暗色的。

    她知道楼上住了一对夫妇,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会陆续听到四只鞋子落地的声音。后面的事情随便脑补一下就知道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单身会持续很久,没想到这么快遇到了许拦阳,这么快就确定了关系。

    ……正如她以为,这件事情很久之后才会到来,可许拦阳的触碰是这么地真实。

    许拦阳的手没有再扼住季夏的手腕,而是扶上了季夏的肩膀,稍稍用力,肩上的衣服就被扒开了。香肩毕露,许拦阳摸了摸,发出了满足的哼唧。

    舌头也不甘示弱,缓缓向下滑。

    战栗的感觉。此刻感官十分敏感,季夏甚至因为身体骤然暴露在空气中而打了个冷颤。

    ……要开始了么?要失去了么?

    季夏这样想,紧接着许拦阳头一歪,手一松。

    睡了。

    季夏试探地推了推她,发现许拦阳这次真的是睡死了,没怎么用力就让她正面朝上了。

    季夏坐起来,把衣服穿好,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感受。继续给许拦阳擦身体的时候,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啧,枕头果然都是酒味。

    伺候完死猪一样的许拦阳,季夏去浴室洗了个澡,洗干净了汗味酒味和……唾液。

    洗完之后出来还换了个枕套。本来床单也想换的,可许拦阳压着,于是便作罢。

    算了凑活一天,明天把一整套都换了吧。

    躺在干净的枕套和充满酒味的床单上,季夏觉得现在心情挺复杂的。

    刚刚许拦阳脸色酡红的时候,其实她挺想亲她来着,可是稍微一凑近,酒味就漫过来了,顿时打消了所有的意图不轨。

    现在许拦阳在她旁边躺着,因为睡死了,也没什么动静,乖乖巧巧的。

    ……然而还是一身酒味。

    简直让人没有性趣。

    可……睡不着了。

    季夏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就是……睡不着了。

    闭上眼睛就开始觉得热,把被子掀开又觉得冷。脑袋高度兴奋,里头又没装什么具体的事情。

    总之就是睡不着了。

    失眠啊……

    季夏很久没有失眠过了,睁着眼睛数羊,数着数着就想到了聚会上大家都叫许拦阳“阳子”。

    阳子,羊子?

    唉。

    .

    最后还是因为太困了没有熬住,慢慢地,睡意弥漫上来,睡睡醒醒的,倒也休息了一会儿。

    这一觉下去,直到中午季夏才彻底醒过来。

    一醒来发现许拦阳已经不在床上了,被子是乱的还没叠。

    季夏坐起身,发现头有点晕。她坐在床沿上,撑着床缓了几分钟,才终于没有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了。

    许拦阳走进来,道:“醒了?”

    这时候的许拦阳一点也没有昨晚的醉态,穿着季夏的睡衣和拖鞋,显得十分居家而日常。

    季夏差点脱口而出:住过来吧。

    啧,这剧本是不是拿成事后的了?

    季夏摇摇头把这念头甩出脑袋,又点点头回答许拦阳的提问。

    许拦阳笑了笑走过来,摸了摸季夏的额头,道:“该不是喝醉了之后醉成傻逼了吧。”

    季夏回嘴:“你才是傻逼。”而且昨天到底谁醉得更厉害……

    许拦阳举手,“我傻逼,我傻逼。”又道:“要吃早餐吗,还是热的。哦,现在该是午餐了。”

    季夏点点头,去卫生间洗漱。

    进了卫生间,对着杯子里的两根牙刷发愣:“牙刷你在哪里找的?”

    许拦阳说:“从我家拿来的。”

    季夏一愣:“你回去了之后又过来的?”

    许拦阳说:“怕你醒过来不见人,我跑过来的呢。”

    季夏闻言沉默不语,开始刷牙。

    刷牙的时候许拦阳一直在后边抱臂看着,看得季夏不好意思了,一边刷牙一边口齿不清地问:“看我做什么?”

    许拦阳双手比了个框,恰好把季夏框在里边。她说:“你好看啊。”

    季夏已经对这种话免疫了,白眼都没给一个,继续刷牙洗脸。等终于打点好,出了卫生间进了厨房。

    发现电饭煲里热着粥,洒了些葱花什么的,看着挺好吃的。

    季夏问:“你不吃吗?”说着盛了一碗,坐下去。

    许拦阳摇摇头,道:“我吃过了。”走过去在季夏旁边拉了把椅子坐下,问:“我昨晚没有做什么吧?我喝醉之后蛮……难以描述的。”

    季夏却被别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她盯着许拦阳看了几秒,表情严肃。许拦阳不明所以,莫名其妙地心里发虚,问道:“怎么了?”

    季夏说:“你不是都回家了吗?那为什么还穿我的睡衣?”

    许拦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粉嫩粉嫩的,口袋那里还有两个耳朵,的确是季夏的睡衣没错。她笑了笑,道:“没想那么多,早上起来先在你这边洗了个澡,然后发现没牙刷,才回去拿的。”

    “穿着睡衣到外边去了?”季夏横睨她,道:“这件衣服你得帮我洗喽。”

    许拦阳举手投降:“好好好。”完全忘了继续问昨晚的事情。

    季夏接着说:“床单也归你洗,全是酒味。”

    许拦阳接着“好好好”。反正丢洗衣机里头过一遍的事情。

    吃完之后季夏说不想出去,于是两个人在家里宅着。先是合伙把该洗的全部洗了,洗完之后没事干,许拦阳提议:“让我看看你的收藏吧?”

    “收藏?”

    许拦阳道:“是啊,你不是有很多签名么?说实话,陈与禁的签名我都没有。”

    季夏愣了愣,随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虽然并没有黑历史,但是我总觉得很耻是怎么回事……”

    许拦阳摸了摸她的头发,说:“过几天我给你签个。”

    季夏嗤笑道:“我要你签名干什么,签在遗嘱上么。”

    吓得许拦阳赶紧闭了嘴。本来她的意思是说,等书出版了给季夏签一本,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还打算给个惊喜的。

    还好发现得早,许拦阳于是补救道:“你让我签哪我就签哪!”

    季夏带着许拦阳走进了一个小小的房间。这房间许拦阳也有,但是她是用来堆杂物的,就以为这边也是。

    进去之后发现是几个书柜堆在一起。因为房间面积太小,差不多刚刚能侧着身子来回移动。

    许拦阳:“……”也是拼。

    因为只容得下一人进出,于是季夏站在门口,对着许拦阳指了指,没有进去。

    许拦阳沉默了一会,说:“为什么不租个大点的房子……”

    季夏翻了个白眼:“要有钱才行啊。”

    许拦阳慢慢移动进去,发现这些书都分门别类放好了,看起来只是单纯收藏而已,估计再也不会看。

    仔细一看,出名不出名的作者都有,还有同人本什么的。

    真的只是单纯的收藏癖么……许拦阳无言。

    又浏览了几层书架,许拦阳突然看到了一本很熟悉的书。

    《二流学徒》。她把它抽出来,回头看了季夏一眼。彼时季夏正在玩头发,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

    翻开扉页,熟悉的字体,熟悉的句子。

    许拦阳再次回头看了看季夏。就算是得到了这个,季夏也从来没有问过她跟顾陈曦的事情。

    许拦阳不动声色地把它放回去,粗略浏览了这些书,就出去了。

    季夏有些吃惊:“不看了么?我每次都要在里头耗上半个小时……”

    许拦阳摇了摇头,说:“我又不是你,我就是无聊看看。”

    说着走向客厅,打开电视机。“不如看看电视吧,今天就不出去了,腻歪腻歪挺好的。我明天就出差了。”

    季夏走过来靠在她身上,随便调了几个台,发现都在放广告或者抗日神剧什么的,没什么意思。好不容易逮到中央六台放电影吧,看了没三十秒就开始放广告。季夏把遥控器丢开,“没意思。”

    许拦阳并没有说话,眼睛直直地看着电视,连季夏吐槽手撕鬼子也没帮腔。

    等到季夏终于等完广告,正正经经开始看剧情的时候,许拦阳突然开口道:“想不想知道我和顾陈曦的事情?”

    季夏一愣,转头看她,许拦阳却像出了神似的。季夏道:“想。”

    “我认识顾陈曦的时候,是顾阿姨带过来的。那时候她刚刚被举报猥亵幼童。顾阿姨用了些办法,把举报给压下来了,但还是决定换单位。”

    “这时候顾阿姨找陈与禁帮忙。陈与禁那时候还说得上话,自然要帮年轻时候的白玫瑰。就直接把白玫瑰的女儿插到自己女儿的班上当班主任。”

    “你见过顾陈曦的话,应该知道她对初中生吸引力蛮大的。跟所有的老师都不同,她自己就很调皮——我是说,不那么‘大人’的那种调皮。我还蛮想成为她的。我写一些烂七八糟的小说交周记,她都帮我修改,帮我投稿。”说到这里,许拦阳笑了一下:“稿费我们都拿去约会了。”

    “她说喜欢我的时候我还蛮懵懂的,觉得这是我崇敬的老师,又是父母朋友的女儿。带着点背德的快感,我就同意了。”

    “后来分手的原因也很简单。她么,谈恋爱都是为了灵感。跟我在一起之后写了《追随》,她对我的爱都在那里边了,爱情一具现出来,她就不需要爱的对象了,于是就把我甩了。”

    “我那时挺年轻的,分个手像要死人一样,很是萎靡了一阵子。大概是怕我又举报她吧,顾阿姨就把她送出国了。”

    “现在对她已经没什么想法了。江小言老是觉得我还沉迷着,哪有那么长情,她根本不爱我,我其实也没不算爱她,就是……崇敬和好奇混合在一起吧。你书柜里的那本《二流学徒》,结尾其实是我写的。”许拦阳说。

    季夏吃了一惊,并不知道这段秘事。

    “没什么人知道,当时我们不是在热恋么,她写这书是为了取悦我,纪实性质的吧,不过一直写不到结尾。现在想想,大概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跟我好好在一起的念头,所以才写不出来。因为在她的认知里,我们俩根本不可能有结尾。我补完了给她,非得让她署上她的名字。当时出版的时候还自以为是爱情的结晶呢。”许拦阳苦笑了一下,说:“我俩一分手,她就把再版了这本书,结尾给改了。真是打脸。”

    许拦阳长舒了一口气,说:“好啦,事情大概就这样了。虽然我觉得不会成为我们俩之间的刺,但还是解释清楚吧。还有什么要问的么?”她看向季夏。

    季夏笑了笑,说:“既然你主动坦白了,那就没有了。”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资格阻止我们好好相爱好好生活。

    季夏头一歪,枕在了许拦阳的大腿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37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37章并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