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43章 大孩子(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盛郸 本章:第43章 大孩子(下)

    许秀起身,开门就要走出去,又被陈与禁拉住了袖子。

    许秀回头看他,道:“莫要这么咄咄逼人了,我们缘分已尽。”

    陈与禁说:“没有。”然后从兜里巴巴地掏出一方手帕,递给许秀。

    许秀不想接,陈与禁硬塞了过来。

    想到这么多年,陈与禁的任性一直没有改过,反而被惯得越来越自我,许秀突然有些生气。她突然爆发了,猛地把手从陈与禁手里抽出来,手帕也掉在了地上。

    “你不要总是这样!世界不是随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她歇斯底里地大叫:“你以为你是神吗,还是说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别人的意志都不是意志?!”

    陈与禁被许秀突然的爆发吓到了,把手帕捡起来,说:“我,我不是……”

    “你不是,你不是怎样?你想说你没有罔顾我的想法?”许秀突然冷笑了一下,道:“把陈曦调到这边的时候,你还记得吗?你记得我当时说了不吗?最后还是你一拍板定了。”

    陈曦、陈曦,许秀每次叫陈曦的时候心理都想在滴血。顾维生孩子那段时间许秀在外地经商,回来之后问顾维,顾维怎么都不肯说。她问陈与禁,陈与禁只说不知道。许秀经常梦到顾陈曦叫陈与禁爸爸,半夜惊醒之后直喘气,在想顾陈曦是不是该姓陈。

    她想相信陈与禁,她也以为自己相信了陈与禁。

    “结果陈曦跟你一样无情又多情,喜欢阳阳的时候捧在手心里,是太阳是光是缪斯,不喜欢之后逃都逃不及,生怕被绊住了脚步。是,你们搞艺术的,从来不怕道德伦理,想怎样就怎样,写出作品才是一切,唯一能击败你们的方法,是指责你们才华不够。”

    “我能指责么,我不能。你要写书,好,我给你在山里买房子。你要出版,行,我自费印你的第一册诗集。我不觉得这是奉献,我爱你,我心甘情愿的。我一直奢望你的成就里,能有哪怕我一点点的贡献。可是事实是什么,事实是用我血汗钱印出来的书里,每一页每一页都在写你对另一个女人的爱。”

    “爱得真深啊,爱得真深……”许秀说到这里,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淌下一行热泪来。

    许秀猝不及防流泪,叫陈与禁吓了一跳。他说:“阿秀你别哭啊,阿秀……”他走上去,试图用手帕擦掉许秀的泪,被许秀一把挥开。

    许秀自己擦掉了,道:“行吧,我也看开了,你也就是长得好看点,其实你根本不会做人,你以为阳阳为什么叫我妈叫你陈与禁,是因为她没大没小么。我问你,你抱过她一次吗?没付出过就想得到,你以为每个人都跟我一样么?”

    小时候许秀忙,把许拦阳丢给陈与禁带,每次回家之后看到的都是哭泣的许拦阳和埋头写作的陈与禁。她去安慰许拦阳,又怕陈与禁饿了。

    许秀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悲哀,看不通为什么自己那么多年都沉溺在被爱着的错觉里。

    她说:“我走了,你也别留我了。阳阳的婚礼上,我不想搞得太难看。”

    说完,她就打开门出去了。

    这次陈与禁没有再留她。

    .

    出去看见了许拦阳,许拦阳揽着季夏的肩,笑得花枝乱颤。

    这才是结婚的人该拥有的神奇。

    许拦阳一回头看见了她,转头来问:“怎么都出来了?陈与禁过敏好点了吗?”

    许秀摇摇头,刚刚光顾着发火,完全不知道陈与禁怎么样了。现在想想他可能会经历的惨状,她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

    许拦阳见她眼眶红红的,看起来似乎是哭过,神色一变,问:“怎么了?”

    许秀说:“想到你结婚就很开心。”她又对季夏道:“看到你们这样开心,我就很高兴了。”

    说完这些,她便离开了许拦阳那群人。小辈儿聚在一起聊天什么的,她在那反而不自由。祝福的话也说过了,倒不如端着杯酒去别处转转。

    许秀在厅内瞎转悠的时候,看见了不少熟人。有的是许拦阳小时候的朋友,有的是自己和陈与禁认识的人脉。有人向她打招呼表示祝贺。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不管这些来宾是否能接受同性恋,总之这一天是幸福的。

    许秀甚至见到了顾陈曦。顾陈曦带着某个外国男人,笑得很开心,大抵是又找到新的缪斯了吧。

    她也没有走过去说什么,顾陈曦跟老一辈的情感纠葛没有任何关系,小辈愿意请她那也是小辈的事情。

    各有各的爱恨情仇,各有各的福气。

    虽然没特意找,但是许秀发现自己并没有见到顾维。其实也好,顾维是玫瑰也是荆棘,是他的心结,是她的心病。许秀不想再去管这档子事了。

    从看到陈与禁毫无长进的时候,她就发现了,爱或许真的是可以风化成沙的。自己那么多年执着的,或许只是一个“没得到”,一个“同床异梦”,一个“不甘心”。

    现在是时候,让往事走了。

    她笑了笑,也不知是在嘲笑那时候的自己,还是在嘲笑现在的陈与禁。

    她踱步到阳台,看见对面高楼灯红酒绿,像极了大洋隔岸的风光。这座城市什么时候,变得跟那边一样了呢?

    一旦没有了爱恋的加成,是不是所有的城市都不再有差别?

    她突然觉得有些心累,想回房歇着了。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看见上边的短信,来自美国。

    david:【w?:)】

    是刚刚发过来的。

    她想了想,回复一句【yes】,觉得开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把不幸福的部分从自己生命里排除出去之后。

    回头想进去,跟许拦阳打个招呼之后去休息,一扭头却看见了陈与禁。

    陈与禁攥着一本书,抿着嘴看着她,这个常见的表情,出现在他身上已经二十多年了。每次许秀都无力抵抗。

    这次或许不一样了。

    许秀看着他,淡淡地问:“怎么了?”

    陈与禁把书递给她,说:“你看一看。”那模样有点委屈,又有点像考试取得好成绩的小孩子来邀功。

    许秀露出了一个得体的笑容,问:“是想出版,在找我拉投资吗?”说着接了过来。

    陈与禁显然对这样的许秀不太熟悉,他眼中微弱的欣喜的光芒闪烁了几下,最后熄灭。他把头低下去,不再看许秀。

    许秀对这样委屈的陈与禁已经没有了心疼的想法,只是接过来看了看。

    是陈与禁的自传。

    这么多年来,许多出版社找他约过稿,让他讲述那一段下乡的岁月,可他就是闭口不谈。这下子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竟然连书都出出来了。

    里边写,献给我爱的人。扉页里是一张两人的生活照,还是许拦阳第一次拥有可以照相的手机的时候,为了试效果拍的。

    放大了印在书上,很是模糊。模糊到看不清任何一个人的脸。

    我爱你,是先有了我,再有了你,最后才有了爱。连“我”都模糊掉了,哪里还有爱呢?

    许秀随便翻了几页,就把它还给了陈与禁,敷衍道:“很不错。”

    陈与禁不愿意接,往后退了几步,道:“你看看完呀。”

    许秀说:“你的字我看了那么多年没看懂,你还是给你喜欢的人看吧。”见陈与禁还是不接书,她把书放在阳台围栏上,道:“你认识的字比我多,要我把离婚证一个字一个字念给你听么?”

    然后朝里走去了。

    留下陈与禁长久地站在夜风里,动也不动,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风翻过书页,某一页上写着这样一行字:【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说过爱。离婚之后我才有些怕,怕再也说不出口。】

    风很快把这一页翻过去,像是翻过了一页往事,一段情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43章 大孩子(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43章 大孩子(下)并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