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第一狗仔.

21|新官上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鱼七彩 本章:21|新官上任

    贾赦知道朝廷年后派出过两名钦差,分别往晋鲁两地运送钱粮赈灾。这赈灾粮款发放的确实有些晚了,估计也只能解救那些家里有点底粮,能把日子勉强维持春天的百姓们。而对于那些颗粒无收,压根就熬不过冬天的人家,基本上就只能选择前往富庶之地流浪乞讨了。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鲁地有,晋地必定也该有。

    但奇怪的是,现今京城内偏偏没有晋地的灾民。

    贾赦仔细想过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只可归为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晋地有灾民,但灾民不知因何缘故逃不出来;第二种可能则是晋地从始至终就没有灾民。

    且不管最终结果是这两种的哪一种情况,贾赦觉得都不太正常。

    贾赦让黑猪立刻去调查,去晋地赈灾回来的钦差刘忠良。

    “此人品行如何,近来可有什么异常之处。还有往年晋地的收成情况又如何,上一次遇荒年或歉年是什么时候。”

    三天后,荣禧堂内。

    贾赦正叼着一根铅笔,对着大周朝的地图圈圈画画。

    黑猪终于搜集完有关刘忠良的情报,前来回禀。

    “刘忠良此人为官刚正不阿,认死理儿,也并不喜财色,更有人说他是个六亲不认的黑脸包公在世。官场里有不少人说他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交往不得,得罪不得。他在朝廷关系简单,也并没有什么亲戚在晋地居住。

    对了,小的们还调查得知,前年晋地是歉年,比这回的荒年好一点点,那会儿朝廷只拨了五万两钱粮过去,而这次却是三十万两。”

    贾赦明白地点点头。这便是说,钦差刘忠良在到达晋地的时候,必然是看到晋地一片受灾景象,否则以刘忠良的性子,若察觉出不对,必定早就上报朝廷了。

    可是如果晋地真的受了灾,而且是荒年,京城内为何没有灾民?这又与京城内的实际情况相矛盾。

    贾赦刚刚仔细研究过晋地的地形图,地势广域难走,且在晋城周边有许多稀疏分布于各处偏僻地角的村庄。在晋地,想要做到禁止所有灾民出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贾赦觉得晋地无灾骗银的可能性很大。至于刘忠良奉旨巡查却没有发现异状的问题,不排除他这个人过于迂腐正直,而被晋王刻意制造的受灾假象给骗了。

    不过这一切还只是贾赦的猜想,必须要派人亲自去证实才行。贾赦即刻选了两名机灵的小厮,让其打扮成普通百姓的模样,前往晋地附近的村落打探。

    “切记不可暴露目的,就跟平时赶路一样,去村里的人家讨水喝,随口闲聊。对方若不肯说,不要强逼,转头换一处更偏僻的村子问。多问几家,不要听一家之言。”

    俩小厮点头,领了银后子,便去拾掇行李,即刻驾车离府。

    交代完这些之后,贾赦便坐镇荣禧堂,开始他夺回管家权后的第一次新官上任。

    王熙凤还算配合,应要求把家里大大小小的管事婆子都叫了来,听候大老爷训斥。

    大总管赖大听闻消息,也来得十分麻利。他是何等伶俐的人,早看出大老爷似有改邪归正之意,不好怠慢,便心里盘算着只要大老爷当家一天,他便一心一意投靠其门下,今日他就趁机好好表个忠心。

    贾赦既然是新官上任,自要例行惯例,先杀鸡儆猴,立个威。

    要杀就杀大个的,从荣府最大的一条鱼开杀——大总管赖大。

    贾赦直接甩出一本账册,丢到赖大的跟前。

    “本老爷昨晚失眠,睡不着,顺手就翻了翻前两日银库上缴的账册。粗略算了下,该一共是一千九百八十二两,外加一对玉坠子,金凤钗头,金镶玉手镯,青花缠枝香炉和一个九折玉屏风。当然,我说得只是近三年内,并不包括三年以前的年头。赖大,不知可对?”

    赖大本来志气满满,精神抖擞的听着大老爷讲话。听着听着忽然听见几样耳熟的物件,他还有点恍惚,有一瞬间甚至以为是自家媳妇儿在数他家库房里的东西。

    赖大缓了半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腿儿一软,直接就扑在地上,吓得顿时魂儿没了半个。赖大怎么都没想到,大老爷新官上任第一天就拿他这个大总管开刀,而且竟能把他贪污的东西罗列的如此细致,明明有些物件并未体现在账册上,大老爷是怎么知道得?

    “想必众所周知了,吴新登已经被我送官了。大周律明文规定,奴仆贪主子银财过百两,便是死罪。”贾赦言语淡淡地陈述道。

    赖大闻得此言,不敢再多想,总之她万万不想成为第二个死人,连忙给贾赦磕头认错,表示愿意归还所有财物,求老爷宽恕。

    贾赦冷笑,“认错挺快,不愧是聪明至极的赖大总管,识时务的能耐比别人强十倍。好,我就看在你认错快的份儿上,退一步。

    我知道你是三辈子挣来的家生子,你娘赖嬷嬷在老太太跟前也是有头有脸,是我们都得让三分薄面的人物。可奴就是奴,有不臣之心,不利家有长主,我荣府万万没有能耐偿你赖家大欲。今日你若当众将所有贪墨财物归还,并承诺从今以后带着家人远离京城,此生再不踏入进京城半步,我便饶你一命。”

    赖大哭丧着脸,诚心诚意磕头赔罪,“大老爷,求求您看在老奴多年伺候荣府的份儿上,给老奴一次机会,老奴——”

    “闭上你的嘴。我这只有两种选择给你,不要再废话说其它,否则即刻押你去官府。”

    贾赦轻轻一句话,赖大立马闭上嘴了。赖大全身哆嗦个不已,然后不停地给贾赦磕头,表示他愿意归还财物,带家人离京。

    “很好。今日之果,全是你咎由自取,勿怨他人。”贾赦冷言道。

    赖大哭得猛烈,身体颤颤巍巍,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可一见老爷用十分冷漠的眼神盯着自己,就怕自己一出声,真的会被老爷送去见官,丢了命。

    贾赦摆摆手,叫人把赖大架下去。这事儿就算这么完了。

    至于新任大总管的人选,贾赦当众表示,会从有能力又本分的人中选拔。众管事们一听,都忘了刚才的害怕,个个在心里跃跃欲试。

    王熙凤和贾琏跟在一边儿看了整个经过,是真见识了大老爷四两拨千斤的厉害。那赖大是何等人物,贾母跟前长过脸,王熙凤都要给他三分面子的人。况且赖大夫妻在贾府老少上下都兜得转,会来事儿,那伶俐劲儿连王熙凤都不好意思拉下脸来说他们一句不是,更别提什么处置了。

    贾赦此次立威效果显著,很快传遍全府。

    没多久,这事儿难免就传到了贾母的耳里。

    贾母向来器重赖嬷嬷一家,也念着赖嬷嬷当年伺候人的贴心劲儿,对于贾赦的擅自处置很不满。但当她听说赖大一家贪污的实证都已经搜出,且数额巨大,十分惊人。贾母在真凭实据面前,也不好多说贾赦什么,只好自己闷下这口气。

    可贾母转头再想想这段时日,贾赦干得桩桩件件都是令她堵心的事儿,就越想越气。没几天,贾母就自己抑郁,把自己给憋出病了。

    贾母一病,贾赦就来得更勤快了,日日早晚定省,还时常坐在床边陪贾母,和贾母聊一聊他管家的事儿。比如今天又抓了个贪污的,明天又抓了个偷懒的,贾赦也没说名字,就提了下大概经过,然后跟贾母表示他一概都没留情面,按家规给全清理出去。

    贾母烦贾赦,反正她最关心的赖家都已经走了,她也没什么人可在乎,便听得心不在焉,没往心里去。等到她卧榻满了三日,病渐渐好,可以下地走动时,贾母再看自己的身边人,除了几个贴身常伺候她的小丫鬟,剩下的老人儿全部都被替换成了陌生脸孔。

    贾母从来没这么生气过,随手就推摔了花瓶,喊人速速把贾赦叫来,要和他好好理论。

    鸳鸯这时候忙给贾母顺气,劝她切莫激动。

    “我能不急么,你瞧瞧老大都对我做了什么,他还有没有把我这个母亲看在眼里,我都快被他气死了!连我的人他都敢动!”贾母粗喘着气,拍着胸脯,也许是因为她气恼了,她竟然忘了是自己拍自己,下手很重,结果就拍狠了,把自己拍得直咳嗽,憋得脸色赤红。

    “老太太,切莫再动气了。这事儿咱们不计较,就过了吧。当初可是您亲口答应大老爷,要他掌权管家,这些日子大老爷拿人,也不是没告诉您,而且都是有凭有据地,抓了铁证。您要是拿这个说事儿,只怕真说不过他,反而落得自个儿生闷气。奴婢就怕您再生一场病来。”鸳鸯边说边轻轻地抚慰贾母的胸口,给她顺气。

    其实要她来看,她倒觉得把大老爷那些倚老卖老不规矩的婆子处理出去是好事儿。

    “反天了!”

    贾母气得掉了眼泪。不过鸳鸯所言句句在理,贾母也明白,她此刻找贾赦理论不出什么,只会甘受气。便罢了,这会儿一个人撒了火,就算过去了。但这事儿她会在心里记下,等日后一旦捉到贾赦的把柄,她必定十倍教训回去,她必要他后悔今日所作所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第一狗仔.》,方便以后阅读红楼第一狗仔.21|新官上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第一狗仔.21|新官上任并对红楼第一狗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