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第一狗仔.

23|第一狗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鱼七彩 本章:23|第一狗仔

    宋奚提了乞丐。

    这很明显是在暗示。

    贾赦冷静地观察宋奚,见他面色并无异状,更没有表现出好奇的神态。这说明此人早已明了《邻家秘闻》著书人的身份了。

    贾赦决计默不作声,他倒要看看宋奚此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宋奚默了下,跟贾赦道:“我想知道我这消息能值多少钱,不如我跟先你说说,你帮我评判一下?”

    贾赦:“八十三两银子。”

    “什么?”宋奚不解地看贾赦。

    “《邻家秘闻》目前盈余总额,八十三两银子。”贾赦耐心地再解释一句。

    宋奚愣愣地看着贾赦,没料到他会反应的这么快。很显然对方已经猜到自己知晓他的身份了,可是假设竟然没有表现出一点惊惶,反而以很坦然的态度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宋奚忍不住笑了一下,凤目内原本该有的犀利辗转化为柔,淡雅如雾。

    “既然你肯把全部盈余给我,我便破例一次,告诉你这件事。”宋奚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推给贾赦。

    贾赦打开来看,里面只写了五个字,“孙信阳吴氏”。贾赦记得孙信阳,应该是当朝御史大夫孙英武的幼子。

    “此人是个痴情种,十分有趣儿,相信你细查之后,会有很多惊喜的收获。”宋奚道。

    贾赦把信收起来,勾勾手,让万福取了八十三两银子给宋奚。宋奚好像真贪钱似得,亲手把银子收下了。因为有几两银子散碎,他握在手里的时候掉了出来。

    贾赦拾起银子,想了想,干脆把自己的钱袋倒出来,给他装上。

    宋奚特意看了眼这钱袋,很普通,只是一块锦缎余料缝制,上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绣纹。他这才放心的将银子装进去收好。

    “宋大人若无事,就可以走了。”贾赦赶人道。

    宋奚指了指桌上他刚买完的书,“我还没看呢,你们书肆的待客之道可真差劲。”

    贾赦无语,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喝茶看书。宋奚则也坐下来,看似认真地一页一页翻看《邻家秘闻》。

    贾赦肯定宋奚早就看过这两期了,不明白他为何还要装样子。他偶然扫一眼过去,发现宋奚正翻到第一期写“送溪”也就是他自己的那一页。

    贾赦这下算是明白了,这厮终究还是来找他算账来了。

    “的确句句属实,但我有必要澄清一下。我常出没雅风馆,妻子早亡,这两件事之间毫无牵连干系。我和雅风馆头牌杜春笑只是简单地主仆。雅风馆、春风楼这些地方于我来说,就犹如乞丐于你。都有同一个作用,搜集消息。”

    原来京城第一大妓院春风楼是宋奚开得。

    贾赦如果没记错的话,大周律好像明文规定,当官的开妓院违法。

    “这两处地方的地契拥有者并非是我。”宋奚似乎看出贾赦的心思,及时补充一句。

    贾赦点了下头,“明白,你在钻律法的漏洞。”

    “可以这么说。”宋奚坦然承认。

    “你也说了,我书上阐述的每一句话都没有错。而对于你和杜春笑的关系,我持保留态度。”毕竟贾赦曾亲眼看见杜春笑当着宋奚的面儿洗澡。那得是多熟悉的主仆关系,才能干出这种随便的事儿来。

    “为何会这么说?难不成你是亲眼看到了什么,才会有所误会?”

    宋奚知道贾赦并非是蛮不讲理的人,从他所书的两期书的内容就能很清楚地看出他的为人,所以他一定要问清楚。

    贾赦瘪嘴,冷淡地和宋奚四目相对,就是不回话。

    “你说说,我或许可以解释。”宋奚道。

    因事关雅风馆粗使青山的安危,贾赦摇头表示不能说,他自己倒无所谓,但不能拿别人的命冒这个险。

    宋奚挑眉,“我可以出八万三千两来买你这个消息。”

    贾赦摇头。

    宋奚为难地蹙眉思虑了会儿,便口气坚定道:“我今日一定要和你摒除这个误会。这样,我拿自己的性命作保,你坦白这件事之后,我不会因此伤害或逼迫任何人,不会多说多做任何事。你若不信,我还可以立字据给你。”

    贾赦还蛮惊讶宋奚为解释一件事竟然会这么拼。

    看在他如此认真的面子上,贾赦便透露了一些,但他依旧坚持没有提到青山。

    “有次我去雅风馆调查,刚好隔着窗户缝看到杜春笑正打算沐浴,而你正躺在榻上看书等他。”

    宋奚在脑子里快速回想了下当时的情景,恍然明白了。

    “原来是那日!杜春笑一直过分爱干净,那天他刺探情报回来后,说身上上落了鸟屎,怎么都受不了,非要沐浴之后才能回报消息。你当时如果看得清楚,就该知道他更衣沐浴时都隔着玉屏风,我什么都看不到。而且杜春笑此人是喜欢女子的,你若不信这点,可随意派人去调查。我虽偶尔会宿在雅风馆,但从没有和他同住过,我的房间在隔壁。”

    贾赦:“哦。”

    宋奚看他。

    贾赦没搭理他。

    俩人正陷入无语尴尬之时,万福忽然喊道:“有人来了。”

    贾赦也注意到了马蹄声,忙拉开窗纱去看。宋奚立刻抓着贾赦的胳膊,急忙拉他上楼。

    贾赦不解,正要问他,就听见楼下有人高声询问万福。

    “掌柜的,送书那边的可来了消息?”

    万福忙道没有。

    腰间挎刀的锦衣男子便将一张纸条放在柜台上,“我们主子说了,若收到消息,你立刻叫人到这里告知。”

    万福不懂地看着他:“这位客官,请问您们是官府的人么,我们邻家轩的事儿为何一定要告知你们?”

    “是你得罪不起的人物,透漏一句给你,我们家主子是宫里头出来的人物。”男子说罢,便迈着响亮的步伐出门,骑上马后,疾驰而去。

    贾赦奇怪地问宋奚:“你熟人?”

    “不熟,但他认识我。若让他看见我和你在一起,他的主人自然会怀疑到你头上来。”宋奚解释道。

    “他的主人?”贾赦试探问。

    宋奚反应过来了,扭头打量贾赦,“原来你刚刚是在等三皇子。”

    “三皇子?”贾赦搓了搓下巴,有些惊讶,也有些犹疑。

    当今皇帝儿子虽然多,但多半都夭折了,而今好好活下来的只有三名皇子。其中最年长的是三皇子穆瑞迥,他刚过二十五岁,是贤妃之子,身份还算显赫。稍比他年小的是十一皇子穆瑞远,十七岁,为宫女所出,听说很贪玩,并不太求上进。至于剩下的最小的那位就是皇十五子了,为皇后所出,虽嫡出血脉是正统,但他才八岁,尚未成年,实在是变数太大。毕竟这是一个连二十多岁的太子爷都能随便战死在沙场上的朝代,过早站位的人,都太蠢了。

    “是觉得可惜了,还是失望了?”宋奚问。

    贾赦蹙眉:“是麻烦,我的书现在已然被你们这些尊贵的人盯上了,只怕将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查封。”

    “这简单,我让十一皇子代你认下这间书肆,他便不敢招惹了。”宋奚提议道。

    贾赦摇头,宋奚这办法相当于直接让他站位在十一皇子这边,他才不傻。“我更喜欢听天由命。”

    宋奚扯嘴笑一声,便拂袖下了楼,随即上了马车,匆匆而去。

    贾赦站在楼梯上,望着宋奚所乘坐的马车离开,顿然醒悟。宋奚刚刚的确是躲起来没被人看到,可他的马车却一直停在书肆门口,倘若三皇子的人认得宋奚,岂会认不出他那拉风的座驾?

    一大清早儿,书肆内一般不会有什么客人。那侍卫认出宋奚的马车而后,却没在书肆的大堂内看到宋奚本人,必然会觉得蹊跷,多半会怀疑宋奚来此处另有什么目的。再往深一想,就可能会觉得宋奚跟这间书肆的老板甚至是《邻家秘闻》的著者勾搭成奸了。

    贾赦也明白,刚刚一时情急,宋奚的做法并无过分之处,至少避免了他身份暴露。罢了,被误会了也好,如此能落了个清静。

    再说书肆被人怀疑跟宋奚有关系,也未必是坏事。毕竟宋奚此人权势骇人,又乃堂堂国舅,在他的名号庇佑下,邻家轩说不定还会少许多麻烦。

    贾赦觉得既然宋奚这般‘乐于助人’,他就该领会下他的一番好意,比如让更多人都知道这书肆承蒙于宋大人的关照。

    ……

    先京城五品巡领薛浩邈,有一弟弟名为薛浩粮,是个游手好闲爱打架斗鸡的人物。十几年来,薛浩粮的生活一直靠他大哥接济。而今他大哥因一本乱写的书而被革职查办,锒铛入狱,他便因此就没了银钱进项,家里的饭菜接连几日都不见有肉了。薛浩粮受不了当兔子吃素的日子,一怒之下打了媳妇儿,反被媳妇儿骂没出息。他便抄起菜刀,四处询问那本什么秘闻的著者是谁,决计一定要找到这个罪魁祸首好好算账。

    结果什么都没问到,薛浩粮又白白憋一天的气。然而就在傍晚的时候,薛浩粮听到几个书生议论起邻家轩来,听说而今全京城只有邻家轩出售那个什么秘闻,薛浩粮便觉得这间书肆必然尤为明天。

    一大早儿,薛浩粮就起床,光着膀子坐在院中央磨好菜刀。他都想好了,他今日就去邻家轩问清楚,如果对方不肯告诉他。他也不伤人,也不打人,他就举着刀在邻家轩门口晃悠,赶走他家所有的客人。若是有人敢叫官府来,他就说自己是卖刀的,让他们都奈何不了自己。

    薛浩粮喝完一碗玉米糊糊之后,也便真这么干了。手举着菜刀,就站在邻家轩的门口挥舞着,赶客人。

    方正路和万福接连出面去劝薛浩粮,却发现此人纯粹来找茬儿,根本不讲理。无奈之下,二人便偷偷打发人去通知贾赦。

    不大会儿,贾赦就派了个不起眼的小厮过来传话,嘱咐方正路和万福不必管此事儿。铺子照开,没客人就没客人,无所谓。

    于是,薛浩粮就自顾自地邻家轩门口挥舞了一上午的菜刀。

    中午的时候,京畿府许多衙差有到同泰街一家包子铺吃午饭的习惯。他们半路刚好路过邻家轩,远远地就看见舞菜刀的薛浩粮了。

    “哎呦,这是谁啊,敢在邻家轩门口动刀。难道这京城里还有蠢货不知道,这铺子是我们府尹老爷关照得。”一名衙差高声惊叹完,其他几命衙差都纷纷抽刀,朝着薛浩粮这边走来。

    薛浩粮早就注意到这些衙差老爷了,正在脑子里琢磨说辞。忽听他们说这书肆是现任京畿府尹宋奚所关照的地方,吓得顿时腿软,尿了裤子。他丢下菜刀,就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给衙差老爷们赔错,转而又跪着给万福等人赔罪。

    万福捂着嘴巴,一边发牢骚要找人刷地上的石板,一边打发薛浩粮快走。

    这时候街上就有人围了过来,其中有人认出了薛浩粮,便喊道:“这人就是就是那个被革职的五品巡领,薛浩邈的弟弟。”

    “薛浩邈?原来是那个逼迫城北所有商贩交保护费的狗贪官。”

    “他弟弟在这干什么,想报复?”

    “好容易有本书能为民除害,为我们百姓抱不平,绝不能让他得逞,大家一起上!”

    人群中也不知道谁说了最后一句话,总之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围攻上来,噼里啪啦一顿狠踹薛浩粮。

    薛浩粮被揍得痛得嗷嗷叫,嘶嚎喊着:“衙差老爷救命!”

    几名衙差扣了扣耳朵,都说肚子饿了,你一言我一语笑着去了,当什么没看到听到。

    薛浩粮最后被揍的皮青脸肿,爬不起来了,还被众人逼着用舌头舔干净石头上的尿渍。薛浩粮无法,只得边哭边舔边求饶,并且发誓这辈子再不会找邻家轩和著书人的麻烦。众人这才算放了他,薛浩粮赶紧一瘸一拐地爬着跑了,生怕众人后悔再揍他一顿。

    万福和方正路看完笑话之后,便心叹自家老爷神算,果然不用他们亲自出马,自有人帮他们解决了麻烦。所以说这宋大人的名号还真好用,今日事一传出去,以后这邻家轩在京城定然吃得开,再没人敢挑衅滋事。

    ……

    荣国府

    近一段日子,贾母因一直不满贾赦安排到她身边的陌生脸孔,便一直有事没事儿就对这些下人撒火。反而因此落下了脾气暴戾的名儿,越发不得人心,使得府内众人对贾母面上敬重,心里却厌烦敷衍起来。

    王夫人这段时日过得也十分艰难,好容易费功夫叫人把贾赦原来的破院子恢复了原貌,便还要费精神重整旗鼓,从头开始争夺管家权。

    王夫人特意打扮得衣着朴素,看起来有些显老。她到了贾母住处后,便跪地赔错,哭着坦白了她之前贪污公中银子的经过。

    贾母本以为王夫人会为了面子硬挺着不认这件事,而今听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说她贪污的银子一个子儿都没有自己花过,全是都给了宫里受苦的元春,甚至还拿出一个小账本,记载着她这些年来自赔了多少嫁妆往宫里送。

    “这些年我对她越发想念的紧,有时甚至觉得只叫我见她一面,让我死都愿意。都是娘肚子里掉下来的肉,她还是我的头一胎,感情自不同别个。我瞧着咱们府里年轻一辈的爷们没个有大出息的,为了荣府这个家,才是忍痛舍下了她,把她送进了那么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希望这孩子能争口气,盼着她将来有出息了,可以光耀门楣,可以多多提携族里的兄弟们。都怪我野心太大,害了她,也害了自己!”王夫人说着说着就哽咽地喘不上来气儿,兀自地垂胸痛哭。

    贾母听得直流眼泪,一边骂王夫人不该如此瞒着,一边心疼王夫人的不容易。她忙要搬出自己的私房,替王夫人去照应宫里的元春。

    王夫人连忙拒绝,“媳妇儿如何不孝,也不能要母亲私房。自个儿女儿的事儿,我就该自己解决才对。我以后再不会为了什么面子,反而偷偷摸摸犯下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今日说这些,只盼着母亲能不计前嫌,原谅我之前贪冒之错。”

    “好了,你快起来。我早就知道你是有苦衷的,故那日没有当众点破你。而今这事儿也就你我说说,绝不要外传第二人,特别是你大哥,千万别要他知道。”贾母叹道。

    王夫人忙给贾母又磕了头。

    “我还是念着你管家时候的好,你瞧瞧咱府现在被你大哥闹成什么样子了,赖家一家子都被他打发了出去。外头不知道有多人正骂着咱们做主子的刻薄寡恩!”

    “大哥毕竟是血性男儿,做事不计后果,难免冲动鲁莽了些。这管家是细致的活儿,还是该女人做好。”王夫人以退为进,故作谦和道。

    “正是如此呢!”贾母拍拍王夫人的手,“我是盼着你能夺回这管家权。只可惜老大而今做事竟谨慎了许多,叫人抓不出把柄,不然我非拉他下马不可。”

    王夫人笑着跟贾母表示她不在乎什么管家,只要能孝敬她老人家就可以了。

    贾母因此更加心疼王夫人,舍了一对嵌着红宝石的金瓶子给她。

    王夫人领了东西离开,心里却还不满意,琢磨着怎么尽快挽回自己掌权地位。既然贾母那里已经有了保证,她只要想办法捉住贾赦的错处,便可以要回管家权了。

    王夫人便召来周瑞家的,交代她去揪贾赦的错。周瑞家的一听王夫人要她去招惹大老爷,心里就十二分的不愿意。她们家现在还在马棚子边上住着,她的脸被大老爷的人打得到现在都有些抽抽,都不会笑了。她受了这么多苦之后,太太还要她去挑大老爷的错,便是借给她十个胆子她现在也不敢冒这个险。

    但周瑞家的不好当面拒绝王夫人,嘴上是应承下来,回头她却不办事儿,等王夫人在问起,就以找不到错处为由敷衍了。

    王夫人发现周瑞家的竟和自己不是一条心了,十分恼恨,偏偏此刻二房处于弱势,如果她再处罚周瑞家的就显出刻薄,会让更多人寒心。遂只能忍着这个气,再去找其她人办此事儿。奈何找来找去,竟然都是一些不如周瑞家的。

    王夫人已然发觉自己在这个家说话没分量了,吩咐个人办事儿,一个个就都跟软脚虾似得,除了会敷衍她,哪儿都挪不动。二房不过是暂时失势,这些墙头草竟然全倒戈向着大房!

    王夫人无奈至极,一气下就去找大哥王子腾求助,反被王子腾狠狠训骂一顿。毕竟这是荣府家事,王子腾作为外人不好掺和。不过他随后也答应王夫人,会通过别的方式震吓警告一下贾赦。

    两日后,王子腾派人传话,让贾赦过府一趟。贾赦给拒绝了,理由他忙。

    如此隔一日后,王子腾又派人来请贾赦,贾赦又以很忙的理由给拒绝了。

    第三次,王子腾亲自上门,却扑了个空,贾赦根本不在家,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儿。

    王子腾因三次出拳都打空了,非常生气,想着怎么也要等见到贾赦之后再走。谁曾想他百忙之中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仍是没看到贾赦人影,只得选择愤愤然离开。

    贾赦这两日是真忙,他一直在专心地调查有关御史大夫孙英武之幼子孙信阳的一切。

    孙信阳乃是进士出身,现今在翰林院担任从六品编撰。此人在外名声很不错,加之其父是赫赫有名的御史大夫,出了名的清高有气节。而他又年纪轻轻能就高中进士,入了翰林,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在为官上方面,孙信阳的确没什么问题,但在做人上,他就渣出新高度了。

    孙信阳十七岁娶妻吴翰林家的嫡长女吴氏,后因吴氏三年无所出,他便纳了吴氏的庶妹吴姨娘进门。谁曾想吴姨娘的肚皮也不争气,又三年过去了,她的肚皮也一直没有动静。前年开春的时候,吴氏倒得幸怀上了,在年末终于给孙信阳生了个儿子。本来正妻生下嫡长子,是非常圆满的大喜事。却不知这孙信阳抽了哪门子的疯,竟然以妻子在月子中身体虚弱为由,将刚刚诞下的嫡长子交给了吴姨娘抚养。

    嫡妻吴氏自然气不过,和孙信阳几次三番理论无果,便忍不住要回娘家哭诉。孙信阳自然不允许她如此,便直接将吴氏□□在屋内,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而且不仅如此,孙信阳还趁着吴氏刚刚生产体虚之时,把吴氏身边原本贴身伺候的人全部撤换为成了自己人,为的就是防止她偷偷派人传信回娘家。

    孙信阳将孩子抱走后,便对吴氏冷漠不管,不闻不问。外人不论是谁,若有想见吴氏的想法,都被孙信阳一概以‘生产后体虚需要静养’为由,挡了回去。短短不足一月,吴氏还没熬出月子,就在这种逼迫压抑的环境下崩溃了,选择自尽而亡。

    孙信阳倒是没有瞒下吴氏自尽的事儿,让府里人和吴氏的娘家人都知情了。但其中具体实情,孙信阳却隐瞒了下来,只对外说吴氏生产后便因体虚常犯糊涂,精神错乱,时常发疯。他是为了顾念妻子的体面以及免于长辈们的担心,才把吴氏的病状隐瞒下来。吴翰林一家一贯相信孙信阳的人品,未有太多质疑,便点头同意了吴氏下葬。

    而今孙信阳终于熬过了妻子吴氏的丧期,便开始筹谋打算把吴姨娘扶正。吴翰林一家也愿意继续结下两姓之好,再说吴氏留下的孩子,他们也觉得能由吴氏的亲妹妹抚养最为放心,故而也很支持孙信阳的打算。至于孙信阳的父母,至始至终都十分偏爱这个小儿子,对于他做的任何决定都没有异议过。

    孙信阳之事的整个经过,贾赦花了将近六天的时间调查和梳理。

    当年吴氏身边的旧人早已经被打发离京了,贾赦只能调查这些旧人曾经交好过得朋友和姐妹,从她们口中探听到了些许情况。得幸此时距离吴氏之死已经时隔一年多了,孙信阳对于府内下人的管束并没有当时那般严苛。甚至时过境迁,他和吴姨娘你侬我侬,日子越来越好,早就对当初那点的事儿了放松戒备。

    恰逢当时负责监视吴氏的一个老婆子,而今因为吴姨娘管家不公而心生怨愤,便愿意卖消息出去,道出了当时的内情。贾赦根据这老婆子的供述,找到了当时同她一起监视的一名丫鬟,此丫鬟而今已经被开恩放出府嫁人了。但她日子过得并不好,才成婚不到半年丈夫便早死,肚守了寡。她一直觉得自己而今这下场,是当初对吴氏犯下的恶行所报。故而对于贾赦的问询,她十分坦然,道尽自己所知。

    宠妾灭妻,硬生生逼死了刚给自己生下儿子的原配妻子。

    诗书教化下的孙信阳,怎会生出如此歹毒的心思,让人不敢想象。

    贾赦还在吴翰林家调查到岭一条消息,当初身为庶女的吴姨娘原本并没有被安排给孙信阳做妾的打算。本来这‘宁做穷□□不做富人妾’的道理,连平常百姓家都懂,更何况是自诩清高门第的吴翰林家。

    据吴家人当时回忆,吴姨娘当时本来都快要订亲了,结果当时吴氏带着孙信阳回门的时候,吴姨娘落水刚好被孙信阳所救。吴姨娘自觉得失了清白,便要自尽。而当时吴氏生母刚好正为吴氏无子之事而忧愁,便在问了吴姨娘的意思之后,做主把吴姨娘给了孙信阳做妾。

    贾赦觉得这件事发生的太过巧合,像是特意设计的一般。孙信阳肯定是渣男畜生了,但如果这个吴姨娘并不无辜,贾赦可不想就此放过她。

    贾赦便又派人去重新细查吴姨娘的过去。特别是他在吴府做庶女的时候,可否有什么老人知道内情。

    “不要仅限于吴府府内的人,从外放出府的人身上反而更容易得到消息。”

    贾赦嘱咐完这些,便想到吴家还有一人可能知情,便是死去吴氏的亲妹妹,张吴氏。她的夫君正是而今新任蒲柳县县令张开驰。

    贾赦虽不认识此人,但这位张开驰之所以能如此快的从主簿升上蒲柳县县令,还要多亏《邻家秘闻》曝光了上一任县令的恶行。故而贾赦便以著书人的口吻,书信给张开驰一封,希望他能让妻子开口回忆一下当年的事情。

    两天后,贾赦就等来了回信。张开驰根据张吴氏的口述,代笔述下了当年吴姨娘待嫁前的种种行径。

    原来吴姨娘早在十四岁时,便和孙信阳产生情愫。那时候,孙信阳作为吴家的女婿已经有一年半了。当时孙信阳和吴姨娘甚至私下接触过,被张吴氏撞个正着。不过张吴氏因为当时年小,听了他们的解释理由便并未多想。而今姐姐遇难,物是人非,她再回想当年的种种,才知道一切都是算计。

    奈何而今她能说了,也无法说。姐夫孙信阳的家世背景远高于他们,而且她手上也没有真凭实据,一女子之言说出来又有谁会信。

    张开驰送信的时候,还坚持让传信小厮多带一百两银子,是他们夫妻为表达感恩对《邻家秘闻》的酬谢。贾赦知道张开驰一年俸禄也不过四五十两银子,这一百两银子对于他们夫妻来说是个大数,贾赦可不敢收,遂让小厮原数退了回去。

    至此,有关于孙信阳和吴氏之死事件的经过就全部整理完毕,相关人员的证词也足够了。贾赦只需要整理归纳,最终凑成一篇稿子发布便可以了。

    贾赦又算了算日子,从他派小厮去晋地至今日,已有二十三天了,如无意外的话,俩小厮应该回来了才对。

    贾赦上午刚惦记完,晌午就得知他二人回来了。贾赦正在用午饭,听到这消息后十分急切,连饭也不吃了,撂下筷子便叫他二人速速进来。

    “老爷,小的们先去了晋城,见城内四处一派繁荣,百姓生活和乐,毫无受灾的样子。就找了当地一些人询问,据他们所言,晋地的确是受灾了,却不是所有的地方,只有最北那一块。然后小的们出城,便去了北边,连走了北面三处村县,并未看到有一处受灾。再问了那里的人,他们又说受灾的地方在东边。小的们又去了东边,东边的就说在西边,最后西边的又说在南边,可我们开始去得晋城他就在南边。”

    贾赦嗤笑一声。原来玩得是这种把戏!

    小厮哭丧着脸道:“所以小的们也糊涂了,被这些人说得,最后都不知道到底该去哪儿边好。”

    “回来正好。”贾赦道二人辛苦,命他们闭紧嘴巴不许透露任何消息出去,随后令猪毛取了二两银子赏他们二人。

    俩小厮忙致谢感恩,而后老实地退下。

    黑猪则在这时来跟贾赦回报他刚刚搜集到的一些传闻,请老爷做主该去重点调查哪一个。

    贾赦:“但凡涉及到官员贪污弄权、玩忽职守的传闻,就一定要查,不论品及大小,查到了就是为民除害。至于你说的那几个的奇事异闻,似乎都没什么紧要,倒是王家每月都有人伢子往里送人这件事,值得查一查。一般的府邸如果需要人,都会统一次性纳入。即便是偶尔遇到清理人员急需填补的特殊情况,一年要人最多也不会超过三次。像王家这种月月都要人的,实在是太奇怪了。”

    “小的也觉得十分奇怪。不过王子腾毕竟是经营节度使,家周围时常有守卫逗留,不太好探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有秘密,总会露出破绽。你先叫人看住王家的所有的们,特别是侧门偏门和后门,总之越隐蔽的出口越要看住了。至于其他的,如果有危险就不要轻举妄动,安全为重。”贾赦吩咐道。

    黑猪一一应承。

    “新一期的内容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这件事可以慢慢来,不必着急。”

    黑猪一听到这话,顿然精神了,忙问贾赦都是什么内容。

    “这次遇到了两件都是大事,便只说这两件就够了。第一桩是晋地无灾骗粮,第二桩是翰林孙信阳宠妾灭妻。”

    “的确是两桩大案,这两件事如果报出去,只怕不止会轰动整个京城,满朝文武,还有圣人那里只怕都会被惊动了。”

    黑猪光这么用嘴说,便已经觉得超爽快了。要是等这件事爆出去,看全京城的人喧嚣起来,那场面必然更爽。

    贾赦觉得晋地的情况不好拖延,遂连夜写完稿子,一大早儿就交给猪毛,令他即刻出京去印刷坊,准备书册印刷事宜。

    书从活字排版到印刷装订成册,最快也需要四五天的时间。

    贾赦想起最近听了不少宁府传出来的风言风语,便让猪毛顺便从印刷房给他带一个空白的书册,除了封皮上有特制花纹印出的“邻家秘闻”四个字外,书里面的内容要是白纸。

    贾赦而今等印刷的时候正好闲着,就提笔写了一篇关于贾珍和尤二姐的稿子。因为内容不发表,只不过是起恫吓作用,所以只是很随性编,看起来有严谨的感觉罢了,匿名人的证词也都是编的。

    随后,为了避免他的字迹露馅,贾赦就让方正路把他写的稿子誊抄在那本空白的书册上。

    尤二姐才刚满十三岁,目前一直跟尤老娘住在宁府,蹭吃蹭喝。贾珍对尤二姐的变化是日日看在眼里,眼瞧着她要含苞待放了,便对其无微不至,言语撩拨,偶尔动一动手。尤二姐年小不懂这些,以前也未曾被尤老娘教育要忌讳什么。故而也不在乎这些,只觉得是和贾珍瞎玩,后来日子渐长了,她也略懂男女之事,便对于贾珍的占便宜的行为觉得有些娇羞,却也没有阻拦。

    俩人一来二去就越走越近,加之没有人阻拦,便越来越胆大。

    此刻就是在贾珍正打算对尤二姐出手的关键时候,贾赦上门了。

    贾赦就拿着这本《邻家秘闻》的手写初稿,晾给贾珍看。

    “城东有一国公府大爷,叫假真,因馋涎妻妹美貌,对刚刚年满十三岁的……”

    贾珍看到这些内容之后,一哆嗦,惊诧地问贾赦这是何意。

    “昨晚上有人投到我荣府门口,信封上写着‘大老爷收’,我打开一瞧竟然是手写稿,但内容是写你的,跟我没什么干系。我就想这东西大概是投错了,我就给你送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第一狗仔.》,方便以后阅读红楼第一狗仔.23|第一狗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第一狗仔.23|第一狗仔并对红楼第一狗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