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第一狗仔.

26|23.第一狗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鱼七彩 本章:26|23.第一狗仔

    “《邻家秘闻》著者见微知萌,见端知末,实乃怪才。朕若将此人置于朝堂之上,它日必知天下之不足。今后便再有十个晋王,皆不足为惧了。而今你既已将人找到,即刻召进宫,令他速来见朕。”

    晋王谋反事件之后,皇帝心里就有了一根刺。故而对贾赦此人他很看重,很希望他的才华能为己所用。

    皇帝非常不愿看到再有类似晋王的事情发生。他称霸的江山天下,竟有人异动近一年,令他丝毫没有察觉。若非此事《被邻家秘闻》一书及早揭露出来,只怕他和满朝文武至今还被蒙在鼓里。倘若这件一直被瞒下,没人知晓,凭着晋王从朝廷骗来数十万赈灾钱粮招兵买马,只等万事俱备,从后方突袭包抄京城……到那时,朝廷纵然有八十万猛虎铁骑,也无法更改江山易主的事实。

    如此惨痛教训之下,身为君王岂能没有反思。而今他定要找个可信且有才干之人,监管朝臣和皇亲贵胄们的异动。一旦有人心生异数,可做到未雨绸缪,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皇上,容臣造次,多嘴一言。今日若如此冒然召贾赦入宫,只怕会引人侧目,被心怀不轨之徒探出真相。倘若贾赦的身份一旦坐实被传了出去,便会引起诸多朝臣的防备之心。如此,便有违于圣上的初衷了。”宋奚提议道。

    皇帝蹙眉一想,的确是这样的道理。一直以来,太和殿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便会引得朝臣寻本挖源。贾赦在外人眼里只一名是整日就晓得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若是他毫无由头突然召见贾赦进宫,此势必会引起他人的怀疑和探究。也正如宋奚所言那般,这些朝臣若回头都知道贾赦有窥探秘闻的能耐,必然会心生警惕,狠狠地防着他。

    宋奚见皇帝还在犹豫未言,便开口再劝:“《邻家秘闻》而今也不过就是一本流传在京城内的杂书,终究不至于让朝臣们惶恐惊惧,但若他们得知此书著者有圣上授意,查察朝臣鬼祟,便一切都不同了。心虚者,势必毁证,昼警夕惕,为避免授人以柄。”

    皇帝沉吟片刻,点头认同宋奚所言,“不过此事终究瞒不久。”

    “以后如何不要紧,只要当下暂且守住秘密便可。那贾赦纵有独到明断消息的能耐,却也得靠他人搜集而来的消息整理得出结果。眼下势必先要在朝臣和诸地方官员身边安插眼线,广布消息网,此事并不光彩,最宜悄悄进行,避免横生枝节。至于消息网等事都安排完毕之后,皇上想在何时晾他的身份都没什么紧要了。”

    “朕本还想见见他。”皇帝很遗憾的叹口气。

    “倒也不是不可,先找个由头,让圣上封赏他,如此便不会有人生疑了。”宋奚故作沉思的想了下,接着提议道,“趁机给他个实职当也可,日后调派人手,进宫回禀也方便。”

    “很好。”皇帝点头赞许,便让宋奚安排一切,他静候佳音便是。

    宋奚本要走,忽然想起一事儿,便顺嘴跟皇上回报了。皇帝此刻心情正佳,听完二话没说便点头同意了。

    宋奚随后便出宫,登门荣府,来见贾赦。

    宋奚是突然造访荣府,没有提前下名帖。荣府的小厮惊惶不已,急忙忙去禀告贾赦。

    贾赦正在贪懒,他穿着便服卧在榻上看书,连头发都未曾拢起,只是用藏青发带把头发随意束在脑后。

    听闻小厮的传报后,贾赦便打发他道:“就说人不在。”

    “人已在门外,听见你的话了。”宋奚的声音微微高扬,有几分意气奋发。

    贾赦起身欲披件衣裳的工夫,便见宋奚不轻自进了屋门。

    宋奚负手站在门口,先打量这间寝房,也不过是一眼扫过,目光最终定在贾赦身上。

    贾赦身穿一件深蓝散花锦袍,腰间绑着一根靓蓝蛛纹玉带,一头墨发随意在肩头,此刻正用一双冰冷带着怒气的虎目盯着自己。

    宋奚扬眉,“怎么,我特地来看你,你倒先生气了?”

    “宋大人自幼以神童之名闻天下,十六岁便高中戊子年榜眼进了翰林。从那时为官至今至少已有十三余载,该是满腹经纶,知书懂礼之人。而今却怎么冒然造访擅闯他人居所,跟如此失礼,败坏斯文之事?”

    贾赦觉自己这样属于无法见人的状态,遂很不满地讥讽宋奚擅闯之举。

    他转而见宋奚已经很不客气的坐下了,干脆懒得动了,反正他这副披头散发的样子也已经被人看了。干脆坐回罗汉榻上,身子侧靠着大靠垫子,打了个哈欠。

    “我的斯文早在《邻家秘闻》第一期的时候就没了,你是罪魁祸首,而今倒嫌我无礼了。”

    宋奚看了眼榻上短腿黄花梨木小桌上的书,果然又是一本杂。他起身去拿来,随手翻着看了看,不过是讲些乡野杂事,没什么趣儿可言。

    “我看你也是无聊,我来的正是时候。”宋奚又叹道。

    “胡说八道,”贾赦抢回那本书,翻着继续看,“刚正看到紧要处。”

    宋奚:“就这书,除了文采比你好那么一点点之外,毫无可取之处,哪及得上你自己写得那本。”

    “就是学学人家的文采,免得总被人称为‘一般’。”贾赦说到‘一般’的时候,故意看一眼宋奚。

    宋奚笑,觉得自己有点冤,“我之前评说你文采一般,还是为了顾及你感受,故意往好了说。”

    “我当然知道,故而我才希望自己的文采能稍微提高那么一点点,好把这‘一般’的评价名副其实了。”贾赦说得很认真。

    宋奚又笑,这贾赦总是时不时地冒出一些言行,让自己颇为意外。他发现自己越和贾赦接触,就越会对他好奇,不禁想探求更多。这种情况他以前从没遇到过,感觉挺妙的,他觉得很有趣,便很享受。

    “我刚从宫里出来,得了点恩赏,懒得带回去,便想着顺便丢你府上就是了。还有,我今天跟皇上提起你了。”

    贾赦料到他是因这事儿来得,不然也不会这么晚了还上门。

    “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紧要事儿?”贾赦故意把‘紧要’二字咬重。

    宋奚认真地揣度了一下贾赦认为‘紧要’的情形为何,转而干脆回他道:“没有。”

    贾赦:“下不为例,说吧,何事?”

    “不想说了,告辞。”宋奚起身便走。

    贾赦斜眸瞅他一样,冷笑一声,便抓起桌上的书继续看。

    宋奚踱步到门口,竟然没有听到贾赦挽留他半句话,便有些不满地回看他。

    “怎么还不走?”贾赦用故作不解的语气问他,他的目光却依旧还落在书上,白皙的脖颈被一缕墨发遮得若隐若现。

    宋奚动了动喉咙,转而坐了回去,冷着脸道:“口渴了,还有脸说我无礼,你的待客之道呢?”

    贾赦立刻叫人给宋奚上茶,转而放下书看他。

    宋奚:“皇上本要立刻见你,被我给拦下了。”

    贾赦点点头,有些感谢地看宋奚一眼,“烦劳你有心。”

    宋奚见自己不用过多解释,贾赦便立刻能明白他的用意,心里舒服不少。他就喜欢跟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人太笨凡事都要他解释的话,真的会很让人心累。

    “我已经和皇上商议好了,会有给你找个由头再见他。对了,你想做什么官?”

    贾赦想了想,便道:“御史吧,正好走了一个御史大夫,上头没人我好办事。再说这官儿是清水衙门,不起眼儿,干的事儿本身就跟监察弹劾有关,我若在这个位置上搜集证据去参本他人,也算名正言顺,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察觉有异。”

    “你若入御史台,最高也只能从四品的监察御史做起。虽说孙英武这个从一品的御史大夫走了,你的上面头尚还有御史中丞等人管着,并不算自在。”宋奚顿了顿,转而有了主意,“也罢了,我回头会想个由头叫他们不敢管你,你尽管做自己的事便是。”

    贾赦点头,跟宋奚道了谢后,嘴上还是不客气,打发他快走。

    宋奚骂他过河拆桥,也无可奈何,终告辞离去。

    次日一早儿,贾政听说宋奚昨夜造访的消息,有几分好奇,特来问询贾赦。贾赦哪会有心情和他咬文嚼字,只打发猪毛去应付贾政的问话。猪毛很懂分寸,便挑拣不重要的部分如实告知了贾政

    “大哥,你怎的那般随便地把人打发了?”贾赦听小厮说了经过后,便有些急躁,“那宋奚是何等人物,好容易亲自上门一趟,我们自该备好茶水酒席招待他,哪有让人家屁股都没坐热你便赶人的道理。”

    贾赦听出来别的意思了,“怪我没有叫上你,没把宋奚引荐给你?”

    贾政被说中心事,立马避开贾赦的目光,面向别处,“我不知大哥说什么,不管谁来,待客之礼不能废。大哥如此随便处之,回头只怕会连累整个荣府都被人轻瞧了去。”

    贾赦看了看贾政,问他说完没有,说完了他便要去给贾母请安了。贾政也便一起跟着去见了贾母。

    贾母的身子这段日子才算缓过劲儿来,而今正一味儿地享天伦之乐。见他们兄弟二人并肩入内,贾母倒也算和气,笑问他二人近几日如何。

    贾政忙躬身仔细禀告,并请贾母勿需操劳。

    贾赦也点点头,表示没什么事儿。

    “昨晚上倒是得了些燕窝人参,我用着可惜,回头让人给母亲送来,林丫头身子不好,给她用也正合适。”

    “这倒好。”贾母笑道。

    黛玉此刻也在,忙过来给贾赦行礼致谢。

    贾赦叫她不必客气,并嘱咐她:“一切都不紧要,先把自个儿的身子养好才是正经。过两日我会派人去扬州走一趟,你若是有什么话想与你父亲说,便写好信给我,顺便就捎去了。”

    黛玉闻得此言,原本略带哀愁的眼神儿立刻闪出惊喜光芒,连带带着致谢之声都变得轻快许多。

    可见这小丫头如何想家,思念父亲。

    贾赦叹口气,拍了拍黛玉的小脑袋瓜儿,只能嘱咐她一定要活得自在些,别受委屈。

    黛玉应承后,便同姊妹们一块儿退下,她急回去给父亲写信。

    贾母奇怪问贾赦:“你能有什么事儿,还派人去扬州?”

    “跟人合伙做的事儿,何止去扬州,苏州、柳州、雍州、云州……都要去。”

    贾母越听越糊涂,正要细问贾赦,便听贾赦又说起黛玉。

    “我还是那句话,这般大点的孩子在谁家不是当心肝宠着,何况身子还不好,有些孱弱。要我说妹夫就是狠心,才舍得把这么好的孩子往这边送。”

    “可别冤枉了他,是我跟你妹夫要的人,他一个爷们实在不方便照看林丫头。”贾母叹道。

    “您要人可以是客气,他给人却是认真。孩子这么大点,哭哭啼啼的,他就真忍心舍得把她送这么远,我倒没觉得我冤枉了他。”贾赦坚持道。

    且不管林如海本人品行如何,纵然他才华了得,正直不阿,他也照样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假若他身处险境真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罢了,却不是,而今在扬州是安安稳稳的做官,平平和和的度日,他能有多难。总之在这样情况下,他随便撒手不管黛玉,就是爱得不够,便是找出多少理由出来也没有说服力。

    贾母瞪贾赦:“你懂什么,丧妇长女没人教养,自该送我这儿,你妹夫没错。”

    “便是被这一条世俗之言诓得肯抛弃自己儿女,也是厉害。”贾赦执拗劲儿犯了,就不爽。

    贾母不悦道:“你好端端的提这些做什么,又开始乱嘴胡沁。你当你探花郎妹夫跟你似得,整日没个正行,不守规矩。”

    “规矩是做给别人看的,日子可要自己过。”贾赦接着道。

    贾母厌烦地叫他别说了。贾政这时提起昨日宋奚来访一事。贾母立刻变了态度,又逼贾赦开口说说具体经过。

    “也没什么,便是当初因邢氏一事,结识了,这你们都清楚。他昨日也许是走到半路渴了,跑我这喝了口茶,便闲聊几句,自己又嫌东西拿着不方便,才把那些御赐的人参燕窝送给了我。”贾赦简洁回道。

    贾母本是不信贾赦这样说,不过听闻宋奚是突然造访,便想着也有可能是半路真口渴顺便敲门。

    贾政接着补充经过,就是贾赦如何把人赶走那段。

    “你这厮,人家好心好意把宫里的东西给你,你竟然几句话都没有说就把人给打发了,还说出这样无礼的话,老大,我真快被你气死了。你以前办事儿是不牢靠,可待人接物到还能混弄,而今怎连这点出息都没有了。”贾母十分不满的教训贾赦。

    贾赦当贾母瞎唠叨,懒得吭声。

    贾母更气,又说一通贾赦,贾赦还当全然没听到一般,只默默行礼便告退了。

    贾母恨得不行,当着贾政面儿撒火骂起贾赦来,“这家以后还得靠你照应,瞧你大哥那副样子,除了惹事儿什么都做不了。那宋大人是谁都能得罪么,敢这样怠慢人家,只怕我老婆子明儿个便见不找东边的太阳了。你记得叫人去嘱咐那些看门的,回头若那位宋大人再来,便知会你去接应。我这也准备些礼物,回头你再跑一趟,去宋府赔个罪。”

    贾政忙应承,告退后,便乘车去工部当值。到时有些晚了,得幸负责点卯的官员和贾政交好,便放他一马。贾政忙躬身行礼道谢。

    那人便问:“你从不迟到,今日可是家里遇了什么情况?”

    贾政叹口气,便忙将事情经过说与对方。贾政却省掉了贾赦那一处,只是说宋奚昨日造访荣府,送了些礼物,今晨母亲对他多了些交代,故而耽误了些时候,才会晚到。那人一听宋奚昨晚竟然造访荣府,连连拱手恭喜贾政,对贾政的态度也比以往热情起来,甚至把他刚得来的蒙顶黄芽分了一些与贾政。

    贾政自然乐得接受,谢过之后,便去自己的地方当值做事。谁知这一上午的工夫,便有许多人来问候讨好他,也有送东西的,还得了一块他最喜欢的易水砚。贾政心里十分高兴,却没敢表现在面儿上,只在心里雀跃。

    下午,宋奚派人来找工部侍郎王和顺。

    王和顺十分惧怕宋奚,便既然想着贾政能令宋奚亲自上门找他,其二人的关系必定十分好。于是他就派人叫贾政过来一趟,让他同自己一道去。等会儿若真有什么事儿,宋奚也会多少看在贾政的面子上,饶他一遭。

    王和顺因怕贾政知道实情后避嫌拒绝自己,故而并没有直接告诉贾政他要去见宋奚,只叫他跟在自己的身后,陪着自己去办事儿。贾政一想到自己竟然得到工部侍郎的青眼,便十分开心,自然高兴地跟着去了。

    二人乘车约莫有两柱香的时候,车就停了。贾政先下的车,抬头见眼前竟是孙府的大门,有几分意外,忙转头询问地看向王和顺。

    王和顺道:“司天监说这里风水好,要改建成王府。”

    贾政忙点点头表示明白。

    二人从侧门入,便可见里面二仪门附近来来往往的工人正推着车料进出。领头的监工见到王和顺,赶紧喊停,让大家一块儿给王和顺请安。

    王和顺忙不耐烦的摆摆手,“可不敢,宋大人还在里面呢,你们别害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众人忙应承,等王和顺和贾赦先进去后,才开始忙活。

    王和顺照着刚才那名监工的指引,直接奔向孙府的后花园。

    贾政走这一路心里却犯合计,终忍不住开口问:“王大人,您刚才说要见宋大人,是哪一位宋大人?”

    王和顺笑嘻嘻的拍拍贾政的肩膀,“就是你很熟的那位宋大人。”

    贾政愣了下,当即觉得不太可能。他熟悉的那位宋大人只是个从五品的小官儿,哪值当王和顺一位堂堂工部侍郎称他为‘大人’。

    贾政欲再问时,却已见前面水榭出站着一人,此男子衣着华贵紫锦袍,侧身对着他们,身姿挺拔,萧疏轩举,其五官轮廓清俊异常。

    这年纪,这姿仪,贾政便是不用多问也猜出来了,必定是武英殿大学士宋奚无疑。

    “下官见过宋大人,这是工部员外郎贾政,下官正打算让他负责王府改建一事。”王和顺故意介绍道,说完话他还仔仔细细观察了下宋奚的表情。岂料宋奚连看都没看贾政一眼,只冷着脸用目光割他。

    “我昨日便叫你把东边那排房子拆了,连夜动工,怎到现在还没开始?”

    “回大人,昨日三皇子特意派人交代下官,让下官暂且不要动孙府的房子,只先搬些物料便可。”王和顺讪讪道。

    “圣上让谁负责王府改建一事?”

    “宋大人。”王和顺垂着脑袋,弱弱地回答道。

    “那我昨日的话,你当什么了?”

    王和顺:“可这府邸改建之后,终是要给三殿下——”

    不及王和顺说完,宋奚便忽然轻轻地笑起来。

    王和顺偷瞄一眼,见宋奚上扬的眼角却中悉数堆满了冷意,便知这件事惹恼了他,赶紧止了前话,连连赔错。岂料宋奚反而怒意更甚,王和顺赶紧使眼色给身后的贾政,希望他能帮自己说几句。

    贾政感觉到王和顺德意思了,可以他的官品根本和宋奚说不上话,遂没胆子说。而且宋奚的威势太迫人,他便是品级够,只怕也照样会吓得嘴抖说不出话来了。

    “王和顺,你敢抗旨,很好。”宋奚一甩袖,便要走。

    王和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宋奚是在指责他只听三皇子的话,反而藐视皇帝任命之人的话,便就是‘抗旨’。他吓得忙去追,赔罪解释自己真不是故意为之。

    “下官当时只是考虑到这孙府是给三皇子将来封王改建的,便想着遵循它将来主子的意思。”

    “若有异议,理该派人知会我,问了我的意思再做,你如此擅自做主,可曾把我放在眼里。而今这事儿我可不敢担着了,回头我便禀告皇上,把这活儿给推了,以后只凭王侍郎一人做主便可。”

    “别别别,宋大人,下官真知道错了,下官跪下给您赔错!”

    宋奚哪管这些,迈大步就匆匆去了。王和顺赶忙拉着贾政,求他去给自己说情。贾政愣了愣,十分不明白。

    王和顺气道:“怎么,还装糊涂不愿帮我?当我不知道你们俩的的关系?他昨晚还亲自上荣府找过你,你们的关系会一般?贾存周,我素日在工部可待你不薄,今日的事儿你怎么也都得给我一个面子吧。”

    贾政呆呆地瞪大眼,说不出话来。王和顺却甩脸子给他,推搡他快去把宋奚劝回来。贾政哪里敢跟宋奚说话,但王和顺这边他也不好交代,此刻只恨自己早上时候嘴巴欠,没把真实状况说出去。而今招惹个这么大的麻烦,他能怎么办,他根本没办法。

    王和顺催促:“你倒是快去啊!”

    贾政无奈,只得假意跑进步,朝着宋奚的方向追。一路追到二仪门外,看到宋奚上车了,贾政就干巴巴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只盼着这车快点驶走,他好跟王和顺交代说没追上。岂料车迟迟未动,直到王和顺跑到他身边了,也没动。

    王和顺瞪着贾政,意在让他快去跟宋奚说话。贾政无法,不得不慢吞吞地往马车的方向挪步。

    这时候,车内突然传出宋奚冷冽的声音。

    “你就是贾恩侯的弟弟?”

    贾政慌忙拱手对着车的方向,“正是下官。”

    一阵沉默之后,车走了。

    贾政半晌才缓神儿,挺直了身子。

    王和顺把才刚那对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便冲到贾政跟前,问他到底跟宋奚熟不熟。

    贾政尴尬地臊红了脸,而后摇头。

    “呵,原来不认识,那你早上吹什么宋奚去过你家看你!我还想呢,宋大人何等身份,为何要屈尊去宁国府,原来不过是你这个假正经在吹牛皮罢了。”

    贾政忙要解释。王和顺根本不想再理他,气得狠狠瞪贾政一眼,拂袖便走。

    贾政最后自己花钱雇车回去,结果他刚到工部,便见很多官员同僚拿奇怪的眼神儿看自己。他刚坐定,便发现自己桌上之前收到的那些茶叶、糕点和砚台之类都没了。接着便听见有人窃窃私语,骂他虚伪装正经之类的话。

    贾政十分郁闷,耷拉着脑袋,脸一直燥热到放值时,便赶忙匆匆离去。他正等马车的工夫,便听见有两位同僚正在聊闲话,说的是三皇子的先生原太子太保江洪榧的事儿。

    “江大人太保当得好好地,为何突然被圣上打发回家了?”

    “得罪了宋大人呗。听说是三皇子讥讽宋大人,对宋大人无礼了。宋大人气量好,没跟三皇子计较,反怪说是先生没把三皇子教好,转头便跟皇上说江大人年迈不宜教皇子们读书了,江大人就得告老归乡了。”

    “三皇子也够胆子大得,国舅爷好歹是他的长辈,又是那般了不得的人物,他还敢乱言得罪,那般大不敬……”

    贾政还想侧耳再听,奈何那俩人注意到了他,压低了声音。贾政便坐车匆匆归了家。白天的事儿他还心有余悸,再说王和顺是他的顶头上级,他实在得罪不起,便急急忙忙来荣禧堂,想求贾赦帮忙,谁知人竟然不在。

    贾赦今天一整天都在邻家轩等人,眼见天近黄昏了,终于看到吴翰林带了个抱孩子的婆子进门,才算安了心。

    本来当初孙英武一家被降罪后,吴翰林就曾上门算账,声讨孙家,要过他的外孙。奈何孙家就是不肯放人。这种自家族内子孙的事儿,官府也管不了,吴翰林父亲纵然是百转千肠,也没什么用,只能干流泪的哭。

    后来吴翰林收到了一封信,落款为“邻家秘闻”四字印章的信,提醒他该如何做在何时去要回吴氏的儿子。吴翰林便在三天前告了假,前往孙英武一家搬往的松月县,就照着信上的办法,找了几个婆子天天在孙家门口哭诉,讲述孙信阳坑害他女儿的经过。如此邻里邻居都开始围观,渐渐知道知道孙家人的身份和他们小儿子的无耻作为,议论纷纷,甚至有人开始当面骂他们。孙英武一家实在是害怕在这样下去,他们在松月县也混不下去,便答应写下契书,把孩子‘自愿’地交给了吴翰林抚养。

    吴翰林这才作罢,带着孩子匆匆回来了。好在孙家人没有全丧失人性,孙家老太太对小孙子的儿子还算心疼,但自从他们过上了没下人伺候的日子后,这孩子便被老太太丢三落四手忙脚乱的照顾着,着实养的粗糙了些。幸亏这孩子一岁多了,能稍微担得起折腾。这几日虽然消瘦,精神萎靡了些,却因他救得及时,没有让这孩子再受什么罪。

    吴翰林此时此刻十分高兴,请方正路好好地代他感谢著书人后,一再发誓会对此事保密,并表示日后若邻家秘闻有用得到他们吴家人的地方,他万死不辞也定然会做到。

    吴翰林离开前,又千恩万谢一遍,方告辞。

    贾赦顺手起草的一封信也写完了,交给了方正路。

    方正路扫一眼信后,不解地看贾赦:“老爷,这是?”

    贾赦:“还记得被孙家赶走的那近五百多个奴仆么?”

    方正路点头,他想了想,恍然大悟,“老爷的意思是把这封信印刷几百份,分别发给他们,让他们也都成为消息网里的人。”

    “当时孙家遣散他们的时候,白拿走卖身契不说,每人可得了五十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足够他们安置生活,日子过得有米有肉。落下这等好事儿,托谁得福?”贾赦挑了下眉毛。

    方正路豁然明了,“我懂,自然是因为‘书’的功劳了。”

    “我叫黑猪调查过,其中多半人都选择留在了京城,要么置办田地,要么是做些小生意。他们也算是经历了风浪,因祸得福,多少会晓得感恩。”贾赦说道。

    方正路看到信最后最后还注明四个字‘阅后即焚’。

    “送这么多出去,可未必人人都听话看完信就烧毁。再说也不是每个下人都识字,这信他们若看不懂便得找别人帮忙瞧,秘密也瞒不住。”方正路琢磨道。

    贾赦笑,“便没打算瞒着,只是这信纸别满天飞就好,不然太过猖狂,引得官府注意便不好了。知道的人多不怕,回头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有消息要在街上找脸抹锅底灰,左手戴红绳的乞丐,也不错。”

    “老爷,你这次可不像以前那么办事小心了,有些明目张胆。”方正路微微提醒贾赦一句。

    “只要我们做得不是太过分,放心,没人敢招惹咱们。”贾赦盯着方正路的眼睛说话,目的就是让他相信自己的话很可靠。

    方正路点了点头,他命都是老爷给得,老爷说什么他自然会信什么。

    贾赦:“再有一件事,我要找一名画师,要笔法好,能画得又快又像。若如南唐画师顾闳中那样的,最好不过。”

    方正路点点头,这段时日邻家轩客人之中便有不少文人画师,他回头留心找一找,应该会很容易寻到一名手艺好嘴巴又牢靠的人。

    贾赦还要找一名雕刻师,得能把画师所绘之物雕刻出来成功印在纸上才行。这事儿估计还得靠宋奚,毕竟他名下的三字坊内人才济济,定然不缺会雕画的人。

    贾赦接着沉吟片刻,对方正路道:“从明日开始,邻家秘闻第四期就开始接受预订出售售,你张贴消息在门外,也叫黑猪他们帮忙多散布消息。无论谁买,一律一本五两银子。你要万福把所有预订的人都登记在册,并让他们签字画押。回头等第四期一出,让他们自己来这报名取货。”

    方正路觉得挺新鲜,一一记下之后,又问贾赦:“那咱们这次便不会往各个府邸派发了?”

    “不发了,天下间哪有一辈子只赔不赚的买卖,这书想要做下去,必须要盈利才行。”

    这次贾赦不光要卖书,还要在书页上插播广告。这招募广告的事儿也交给方正路去做。

    “你就找文人墨客和女眷们喜欢逛的商铺,跟他们说,你会把他们的特色货绘成图,印在书上,图边还可以写五句话,回头我们会在图的正上方注明铺子名称和地点。”

    方正路又听到一件新鲜的事儿,忙点点头,表示他会试一试。

    “至于花费就暂定第一页一百两,中间页八十两,最后页五十两。若招不到也没关系,你不必太介意,毕竟这事儿太新鲜,敢于尝试的人应该不多。”

    方正路一一应承,既然提到了第四期,免不得要问贾赦对于内容是否有了定夺。

    贾赦脸色忽然严肃下来,“虽然黑猪尚没有查到实证,但我觉得王子腾之子王升景应该是手沾血了,而且不止一条人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第一狗仔.》,方便以后阅读红楼第一狗仔.26|23.第一狗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第一狗仔.26|23.第一狗仔并对红楼第一狗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