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第一狗仔.

27|23.第一狗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鱼七彩 本章:27|23.第一狗仔

    贾赦和方正路闲聊完,便从邻家轩出来。赶上天色渐黑,晚风徐徐,凉凉地沁得人精神。贾赦想到迎春爱吃同泰街西边那家霞阳酒楼的桂花糕,便叫马车先在邻家轩门口停着,他自己走路去那里买。

    可巧酒楼的桂花糕刚出锅,味道飘出大半条街,是一种米香和桂花香混合在一起的清香味儿,十分好闻。贾赦给钱买了三包。桂花糕等凉了之后,先用荷叶盛装,再用纸包好,而后用绳子将三包绑成一串,伙计才递了过来。

    贾赦接到手里,便拎着往回走。他边走边想着,若他当御史之后该如何处事,自然就没注意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马车。

    “贾恩侯!”一记凌厉的喊声把贾赦的耳朵震了一下。

    贾赦蹙眉,循声看过去,先瞧见了紫袍官服。大周朝三品以上的官员才着紫官袍,这一位身份定然不简单了。贾赦抬头再瞧这人的脸,有点眼熟,此人似有些不忿,正怒目瞪他。

    贾赦方想起来,这人是京营节度使王子腾。

    “哦,王大人!”贾赦敷衍性地和他招呼一声,便说有事,就告辞。

    “你闲得都能自己去买点心,会有什么要紧事。”王子腾挺着他微微隆起的肚子,背着手,万般不满地盯着贾赦。他看人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像死鱼眼一般。

    贾赦听着他话里满是戾气,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也不理会他,便依旧往前走。

    王子腾便想起先前自己被贾赦足足无视三次的事儿来,万般窝火。他本就是武将出身,遂也不讲究什么体面了,高声喝令他站住。

    贾赦还是不理他。

    王子腾气得直接失态了,三两步就冲到贾赦跟前。他本以为贾赦是在逃避他,遂瞪圆了眼,要指着他的鼻子骂一骂。可当他和贾赦面对面的时候,却见贾赦一派淡然的态度,眼神儿慵懒却掺着不耐烦的冷漠,看他。

    王子腾愣了,“你……”

    贾赦冷笑,“京营节度使大人,你别忘自己的品级。”

    王子腾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从一个不学无术的老纨绔嘴里听到了浓浓的讽刺,他贾赦何德何能,凭什么!他可是堂堂京营节度使,而今贾史王薛四家之中最有威势和威望之人,

    先前王子腾或许只是因贾赦几次无视而不满,故意当着贾赦的面儿有些作威作福罢了,但他并没有太生气。但现在他是真得恼了,暴瞪着眼睛,咬着牙槽,把两腮绷得很紧。

    贾赦反而什么都没计较,随便说完话回身便走,顺手甩了甩手里的一串桂花糕,好似心情还挺愉悦。

    王子腾岂能服气,作势还要去找贾赦,却被身边的随从卢长青拦住了。

    “老爷,荣府大老爷说得不算错。这是在大街上,并非朝堂,您是二品官,而他是一等将军爵,照例讲,他还大过您。”

    王子腾重重冷哼,“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不怕死的,承袭一个空名头的爵位有何用,这官场上而今谁不是靠权力说话。一个顶着空名头的浮浪的破落户罢了,还敢跟我叫板,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王子腾本还想还骂说贾赦的一等将军爵位就是狗屁,都不如领实职的四五品官值钱,奈何现在是在大街上,他要真这么说被什么有心人传到皇帝耳朵里,那便是大逆不道藐视御赐爵位的人了。而且王子腾也注意到这会子周遭围观了许多人,这才作罢,上了车。

    贾赦回到邻家轩门口,便乘车回荣府。

    车行驶到半路的时候,猪毛就伸脖子进来,小声跟贾赦回报说后头有一辆车跟着他们。

    “青缎帷裳?”贾赦问。

    猪毛惊讶地点头。

    贾赦冷笑,没想到王子腾这人还挺难缠不识趣儿的,追上来了。贾赦便让猪毛不必理会,照旧回府便是。

    车到了荣府后,便从侧门入,在二仪门处方停下。王子腾的车则被拦在了外头。荣府的看门小厮忙问里头的人是谁,听对方自报了家门后,小厮才让进。因王子腾是二房二太太的亲戚,遂也有人主动跑去通知贾政和王夫人那边。

    等王子腾下车的时候,贾赦已然进了荣禧堂。

    王子腾就迈着大步,脾气暴躁的在后面追。

    秋桐见到王子腾,刚张嘴发声通报,人已经闯了进去。

    “贾恩侯你什么意思,今天便跟我说明白。”王子腾进屋后也不坐着,背着手,戾气十足的在屋中央徘徊。

    贾赦坐在上首位,斜睨王子腾一眼,没说话,端着茶喝。

    丫鬟冬笋提着刚刚从贾赦手里接来的桂花糕,因为有王子腾在,她不太敢发声,故而用询问似的眼神看着贾赦。

    “给二丫头的。”

    冬笋一听大老爷如此关心女儿,不自觉的就弯起嘴角,她红扑扑的鹅蛋脸上随即就泛起一对浅浅的酒窝儿。她应了一声,便把那串儿装着桂花糕的纸包捧在胸口,欢欢喜喜的告退。

    冬笋往外走的时候,注意到王子腾人徘徊走向西边儿,她就选择从东边儿走。

    王子腾只走了半圈儿,转身回来。尽管他目视前方,但贾赦却发现余光却一直跟着冬笋的身影走。

    贾赦还注意到王子腾看冬笋的时候并不是再看冬笋的脸,而是身体,更准确的来讲,应该是胸部附近。

    冬笋是个平胸。

    贾赦立刻喊春柳给客人上茶。

    春柳今天刚十七,身材妖娆,原本是在贾赦房里伺候。贾赦嫌她心思多,总是有意无意的做一些多余的事情,便打发她到屋外伺候。

    此刻春柳一听老爷吩咐她可以进屋,立马热情起来。她赶忙应承,片刻后便扭着腰肢端茶进门。她娇羞颔首去给王子腾换了茶,而后便立在门口附近待命。

    贾赦见王子腾只瞟了春柳一眼,便神色淡然地端着茶喝,心下明白了几分。

    “你下去。”贾赦打发走春柳,转而看着王子腾,“巴巴地追过来,要说什么?跟我撒火,讲规矩,还是想打人?”

    “我——”王子腾的心事全被贾赦说中了,竟一时脑子空白,他蹙眉片刻,马上整理好语言,“刚才在街上,你对我那般无礼,还不许我追来好好和你评理了?贾恩侯,你当你是什么东西,欺负完我妹妹妹夫,便想骑到我头上,真当我们王家没人了么!”

    “这话说得,你在这活得好好地,你妹妹也在荣府活蹦乱跳的,我怎么会以为你们王家没人。”贾赦反问。

    “你——”王子腾气得脸登时就红了,拍桌而起,凶狠的指着贾赦,“贾恩侯,你而今嘴巴倒是伶俐了,少跟我在这绕圈子咬文嚼字,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没了爵位!”

    “爵位没了就没了,我也无所谓。但你说你有能耐让我没爵位,我不信!”贾赦说罢,还故意挑眉对王子腾,“有种你就写本子参我。”

    “好,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可别哭着跪地求我收手!”王子腾无法忍受自己竟然被贾赦藐视了,他气得狠狠握拳,便暗下决心一定要弄得贾赦跪地求饶,让他明白得罪自己的下场。

    贾政这时候赶了过来,他本来一直在荣禧堂等贾赦回来,刚刚天晚了他就回去先和王夫人吃饭,谁知就这么一会儿,王子腾也来了,屋子里还是这等尴尬地场面。

    贾政还从没见王子腾这副模样过,脸色赤红,手握着拳头,一双眼带着一股子杀人的狠劲儿。

    “这是……出了什么事?”贾政茫然的看贾赦一眼,又看向王子腾。

    王子腾指了指贾赦,撒火对贾政道:“你自己去问你的好哥哥!”

    贾赦漠然脸,“没事。”

    贾政只好又看向王子腾。

    王子腾已经被贾赦这副无所谓的冷漠态度气得要疯。他这什么意思,好像刚刚那一切只是他无理取闹一般,明明最开始就是贾赦先挑唆!

    王子腾啪的拍桌起身,怒气冲冲的对贾政道:“无话可说,告辞。”说罢,他就迈着大步匆匆离开荣禧堂。

    贾政连忙要去追,奈何王子腾身子走路太快,他没追上。

    贾政无奈之下,只好回身来问贾赦经过。见贾赦不说,他也气,不过因想到今天尚有事有求于他,贾政才耐着心思继续留下。

    “他是武人,性子向来是直爽粗暴,有什么说什么,大哥你别见怪,回头咱们准备点东西,去给他道个歉便是,毕竟咱们两家是亲家,他不好不给面子。”

    “别污了直爽二字。”

    贾赦可不觉得王子腾是个思维简单做事冲动的武人。他官拜京营节度使,绝不可能一路凭得运气高升。像为人处世,官员间的相互应酬,他必然都懂。而刚刚他之所以敢跟自己耍那么大的暴脾气,无非是没看得起他。

    在本尊的记忆里,本尊对待王子腾的态度一直是谄媚客气。现在贾赦拿不出那种态度来,只是以‘俩人地位平等,我可以不搭理你’的态度对待了王子腾,他自然受不了这样的落差,再加上之前三次他找自己都扑了空,积攒了不少怨气,便就忍不了了,由着性子开始肆无忌惮的撒火。

    “大哥,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冲动鲁莽的事儿,把人家给得罪了?”在贾政心里王子腾是万般厉害的人物,他刚听贾赦那话,立马就不高兴了。

    贾政等了会儿,见贾赦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当他是默认了,因此更加生气,“人家可一直照应着咱们贾家,你不对他客气点也罢了,怎还挑衅招惹人家?岂能这般忘恩负义!快快快,你这便同我一块去给他赔罪。”

    贾政说罢就要去拉着贾赦。他这是好心,要不是因为有事儿求贾赦,他这会儿才懒得为贾赦这样着想。

    “什么跟什么,不知情就别乱评说颠倒黑白。烦得慌,你快走。”贾赦疲乏的揉了揉太阳穴,便打发走贾政,兀自回房。

    贾政不甘心,却也不好继续黏着贾赦,只能自己离开,再打发个人去王家询问情况。

    贾赦对于王子腾踩低的做派倒不觉得如何。他穿过来这么久,碰见太多捧高踩低的人,没什么稀奇,无视便是。倒是王子腾刚刚在荣禧堂分神看小丫鬟胸的事儿,让他十分介怀。

    贾赦又重新琢磨了下有关王子腾的儿子王升景的情况,他今年才十六岁,是王子腾从宗亲兄弟那边过继来的孩子,虽然王子腾家里的儿子就他一个,但毕竟不是亲生,应该不至于对他宠溺过分。但据黑猪传来的情报,每月伢子都会带着四五个身份不明的姑娘往王家送,负责挑选这些姑娘们的人正是王升景。有时他会留下一两个人下来,但有时他都看不上,等到下一月再继续。由此可见,人选的决定权应该在王升景手里,表面上的确让人觉得王升景在王家很有地位。

    但这一切都只是初步调查,很多王家内部的调查还都没有仔细进行展开。王升景是否真如表面上的那般有地位,还有待证实。

    刚刚王子腾那般看人实在是……

    一个人不管把他的喜好隐藏得多深,在遇到他感兴趣的人或物的时候,依然会本能的流出一些破绽。贾赦起初做狗仔这行当的时候,为了让自己挖新闻准确率更高一点,特意学过一些行为分析和微表情相关的知识,为得就是能尽快搜集过滤出有用的东西。他虽然学得不算太精,但看人的本事绝对细致入微,比一般人厉害。

    之前王子腾在荣禧堂的时候,贾赦注意到王子腾在看到冬笋时,流露出一种很特别的表情。他当时在跟他生气评理,表情本是应该愤怒的,虽然他看冬笋时依旧装模作样的把嘴角下压,看似保持严肃的样子,但他上扬的眉梢,以及两颊微微上提的肌肉,都表现出明显的兴奋状态,就好像一只饿狼终于看到猎物的样子。

    贾赦觉得他之前忽略一种可能,便是王升景所拥有的地位,很有可能只是在为王子腾办事的假象。王升景身为过继子,可以每月买女人进院而不被长辈找麻烦,这件事本身是有些奇怪的,之前贾赦还当可能是王家过于宠爱他的缘故。而今看来,很有可能都是受了王子腾的指使,那一且便就可以解释通了。

    若事情真相真的是后者,那王子腾此人……贾赦胃里一阵翻涌,已然找不到合适的词儿来形容他。

    王子腾的那个表情不断地重复在他脑海里出现,贾赦此时此刻实在是难以心安。他立刻召来黑猪,吩咐其尽快想办法去伢子那边探消息。

    “一定要从她口中套出话来,我要知道王家都喜欢挑什么样长相的姑娘。再有你明天就立刻联系王家的那三名探子,让她们尽可能想办法了解,王升景挑人的时候,会不会只留意胸……比较平的姑娘。”

    贾赦连把这话说出口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如果王家人真干了什么折磨伤害女孩儿的恶毒事情,他一定不会饶过他们。

    贾赦只要一考虑到姑娘们最后都会无缘无故失踪的问题,心就有些揪扯难受。因为他心里预想的那个结果,实在是太可怕太让人觉得恶心了。他宁愿最后的结果时自己想错了查错了,便是第四期没有内容可报,也不希当初那些进了王家便失踪的姑娘们是真跟一些重口味的折磨有关。

    贾赦一个人对窗坐了许久,才算稍微平复情绪。他喝了口茶,缓缓地舒口气,一瞬间情绪舒缓了不少,但转即他心里那种隐隐不安的预感就令他倍感头疼,眉头一直保持着紧锁的状态。

    第二日,贾赦精神不佳的用了早饭。今日是他与宋奚约定去找面圣由头的日子。至于这个“由头”的具体内容如何,宋奚只说他会安排,贾赦也不清楚。估计应该是一件很厉害的立功事件,因为只有这样皇帝才能名正言顺的召见,他并赐予他四品监察御史的官职。

    按理说,这应该算是光鲜得意的一天,可贾赦却因昨晚思虑的事情,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贾赦打发冬笋去回贾母,今晨他便不去贾母那里定省了。谁知不大会儿,冬笋并着贾母身边的丫鬟鸳鸯一块回来了。

    鸳鸯见贾赦只是坐在窗边发愣,晓得大老爷最多不过是心情不好罢了,身子没事儿。便跟他行礼,开口请他去贾母那里走一趟。

    贾赦听此话,便知道贾母又是要找他理论什么了。不然照常理来说,他不去定省,老太太反而才最高兴。

    “她有何事?”贾赦问鸳鸯。

    鸳鸯连忙颔首回道:“二老爷今日休沐,一道早儿他便和二太太去给老太太请安。”后续的话鸳鸯不方便说,但她说到这份儿上了,大老爷肯定能从中猜出什么来。

    贾赦特别看一眼鸳鸯,浅笑一声,“多谢你了。”

    “大老爷折煞奴婢了,不过是捎句话的事儿。”

    鸳鸯不禁红了脸,她本来从不把大老爷放在眼里,以前甚至一直觉得他是个混账该死的老纨绔。可近些日子来,大老爷的气派可是一次又一次深入府中下人们的心。鸳鸯也觉得大老爷而今终于有大老爷的样子了。她本来因为大老爷的改变,挺为老太太高兴的,可老太太似乎看不到大老爷这一点,竟还是如以前那般偏帮着二房。

    鸳鸯便不禁有些同情大老爷,她猜测大老爷此刻心情一定不佳,就微微抬头瞄了他一眼,却见大老爷此刻正托着下巴,凤目浅眯着望着窗外,仍是淡然自若,静如止水的模样。明明什么声响和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可此时的大老爷却偏偏耀目的让人觉移不开眼了。

    鸳鸯心生佩服,收了神儿,也想起正事儿来,“老太太吩咐奴婢,务必请您过去一趟。”

    “你先回,我换身衣裳便去。”

    一盏茶后,穿着青花素绫直裰的贾赦立于贾母的花厅中央。

    便如鸳鸯所言,贾政和王夫人二人也在此。而且屋内除了贾母,和三名丫鬟婆子外,便再没有人了。

    看来又是一场讨伐。

    贾赦冷脸扫视他们三人,“有什么事儿,说罢。”

    “昨儿个你弟妹叫人去账房领银子,你为何不让账房给钱?”贾母甩脸给她道。

    贾赦看眼王夫人,又看向贾母:“什么钱?”

    “一万两往宫里送的钱。”王夫人半垂着脑袋,小声道。

    贾母见她这样老实,便对贾赦更有火,“你瞧瞧你把你弟妹一家都欺负成什么样儿了。他们已经从荣禧堂搬了出来,让给你住,还让你管着这个家,什么都说得算。可你倒好,就一万两银子的事儿,便限着他们不让用,你可知道你侄女儿在那宫里有多难,那是挪个步子都要花钱打点的地方,稍不留神就会得罪个人物,弄得尸骨无存。她当初可是为了光耀咱们贾家的门楣,才去了那么个不得见人的地儿,我们再不好生照应着些,你让这孩子得多心寒呐!你说你到底是何居心?”

    “怪我不好,当初便不该允她去宫里,多少年了,想她的时候便只能在梦里见一面,明知道这七八年过去了,她必定长大了,宁静稳重了许多,可我脑子里浮现的还是当初进宫那副孩子样儿。”王夫人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贾母忙亲自起身,去拉着王夫人的手到自己身边来,温言劝慰她不要伤心。

    贾赦听这婆媳俩一唱一和的配合默契,不禁想笑。他还记得前几日,贾母身边的人还回报跟她说,贾母和王夫人俩人商量着给元春的钱都由贾母来出,王夫人当时还不同意自责一顿。这后来婆媳二人是怎么商量又都不在他们自己身上出了,要从公中里拿。

    “我不知道这事儿。但我就算知道了,这钱我也不会让账房出。”贾赦道。

    王夫人正用帕子擦眼角,本来她心下有些担心贾赦说不知道钱的事儿反咬她一口。此刻听贾赦竟然蠢到直接说‘他就算知道也不会让出’的话来,王夫人心里面便彻底安稳了,作势就啜泣出声来。

    贾政也很恼怒,皱眉问贾赦到底为何,连叹数句贾赦让他心寒的话来。

    贾母干脆就气得浑身发抖,骂贾赦:“你个不孝不悌没良心的混账,你真当我拿你没法子。今儿个我也便不顾什么家丑了,这就去官府,告你不孝,请朝廷削了你的爵位!”

    “在母亲心里,若真觉得儿子是不孝不悌没良心的人,儿子也无话可守,甘愿领罪去坐牢。”贾赦冲贾母鞠一躬,似全然不惧于贾母的威胁。

    贾母作势就起身,叫人搀着她出门,喊着这就去告官。王夫人和贾赦慌了,连忙搀着贾母劝慰,求他体谅大哥。其实真不是他们要替贾赦说话,是他们真怕贾母做出什么告官的事儿来,家丑外扬事小,若真让朝廷收了爵位,把荣国府的产业和府邸都收了回去,那何止是一万两银子的事儿,他们一整个大家子都要喝西北风了。当然若是靠一些私产和贾母的私房也能维持些日子,但毕竟和承袭的产业比起来,那些都是小头,摆不了多大排场。

    “啊——”贾母捶捶胸口,身体朝后仰着,其实个中厉害她很清楚,贾母再老糊涂不可能做出去告儿子的丑事来。她怎么也没料到贾赦是这样的倔脾气,什么威胁都不拒。她没遂心愿,难受闷气,这个大儿子他以后真的是管不了了。

    贾赦吩咐人去准备了压惊茶,也叫人请了大夫,以备不时之需。

    贾母见他还是这副不卑不亢,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样儿,心里呕出一口血来。她恨现在这样令自己无可奈何的境况。

    贾赦这时摆摆手,摒退屋内的下人们,只留下他们四个人,方张嘴说话。

    “别以为你们添了这么多钱给大丫头,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存着让她往上爬的心思!这以前二房从公中贪银子,说都是为了添她这个窟窿,我理解,故至今也没提过追究。但你们还执迷不悟,还想正大光明的从公中拿钱往宫里赔,我身为荣府的长子便不得不管了。

    你们倒说说,你们希望大丫头要多出息?被封了贵妃,再生个儿子,就满意了?退一万步讲,便真是如此了,又能如何,终究是走一条死路!”

    王夫人瞪向贾赦。

    贾政张了张嘴。

    贾母拍腿:“作孽啊,你胡沁什么!提那个晦气的字儿作甚!”

    贾赦冷笑,“且不说别人,就说皇后娘娘,什么身份?老宋相的嫡女,正经出身的名门贵女,满京城门第中找不到第二个女人出身比她更高的。人家进宫时直接被册封为皇后,何等荣耀,兄弟们也都个个身居要职,远的不说,只她的幼弟宋奚,咱们家里所有人的命加一块儿也斗不过人家一个。

    这般厉害的人物在宫里混得又如何?嫡长子,御封的太子爷,不也照样在前几年死在了战场么。再说幼子,八岁的十五皇子,这两年不是身子不好了,就是横生意外,只怕想健康活到成年都艰难。

    你们而今是什么位份,有什么能耐,凭什么让元春豁命去掺和一脚?是怕这丫头福气太大,活得太久么!”

    “你又懂了,真真乱嘴胡言。不想出钱就罢了,说这些有的没的咒大丫头。他父母亲还在这儿,你岂能这般言词伤人。老大,你太过分了。”贾母瞪贾赦一眼,终于从刚刚愤怒的情绪中平复了下来,却又起了怒气。

    王夫人只一味落泪,暗暗地咬着牙。

    贾政没料到大哥会说这么多话来,近来他对自己的话可一直很少。仔细听听,的确有那么点道理,但他却不觉得大哥所言全对。这女人进宫,就像是一场赌,若元春将来真得了圣恩眷宠,自然就把贾家子弟们提拔起来,到那时必然就可以和什么皇后嫡皇子之类比肩,也便任何事都可以解决了。

    “而今人已经送进去了,还能出来不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这世间事儿哪有一成不变的,士别三日还当刮目相看呢,大丫头才德了得,哪是一般女子可比。我看她指不定就能成事。”贾政说罢,就很坚信的看见贾母和王夫人。

    贾母和贾母都跟着点头,觉得是这个理儿。

    贾赦见他们都是这副反应,算是明白了。他们不是没想过那些恶劣情况,是早想过却不相信,他们只愿意去信事情会往他们设想的方向发展。说白了,明知道自己在做白日梦,还不肯醒。

    也对,这些人要是不糊涂,原著里的荣府又怎会一步步走向灭亡。

    “老大,这钱不肯让公中出就罢了,我出!”贾母厉声喊道。

    贾赦嗤笑:“你们随意吧。”贾赦说罢,就对贾母行礼告辞。

    贾政忙道:“大哥别走,还有一事我们该说道清楚,便是你昨日跟我的妻兄王子腾吵架一事。”

    贾母一惊,忙问经过,听贾政讲完后,气得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贾赦。

    “老二家的娘家大哥重权在握,我们往日有许多事儿都曾仰仗过他。你不仅不对他客客气气的,还不知感恩的和他吵架,讥讽他,你——”贾母难受的捂着胸口,“都别拦着我,今日我便是不能告官处置了你,也要上家法!”

    孩子们过了弱冠之年,便不该有用家法随便打人的道理,十分损人威严。更何况贾赦已经三十往后直奔四十的人了,还袭了爵位,贾母要上家法打他,不仅会丢尽他的威严和面子,还会让他在下人跟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故而贾母此话一出,连贾政和王夫人都被惊到了。

    贾赦到很淡定,他看着已然有些癫狂的贾母,浅淡的勾起嘴角,“还是那句话,母亲若要罚,儿子无话可说。”

    “你给我跪下!”

    贾赦跪了。

    贾母拍拍桌:“你现在可认错?”

    “这个家连理都不讲了,还认什么错。”贾赦冷笑不已,态度依然冷淡,便是他跪在地上,那不卑不亢的姿态也不让人觉得卑微。

    贾母本没想走到这一步,但贾赦却一步步在逼她。贾母动了动嘴唇,终于发出声音,高喊:“来人,上家法。”

    贾政慌了,他纵然再怎么不喜欢大哥,也没想过让母亲行家法打他。

    王夫人心里却清楚,贾母不会真打贾赦,她这会儿只是要人给她台阶下。

    “母亲,大哥他这么大年纪了,您这样打下去,若传出去,对大哥的名声实在是……不光是大哥的,母亲您别忘了,前段日子《邻家秘闻》刚刚写过您偏心,媳妇儿担心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只怕也会对您的名声不好。”

    “哟,我一个做娘的打自己儿子都不行了?也罢了,我在这个家就是碍了他的眼了。我这便带着宝玉走,离开这地方。”

    “母亲,您快别这样,是儿子们错了。”贾政连忙跪下给贾母磕头赔罪。

    贾母冷笑:“该认错得不认,不该认错得倒是挺乖巧,有什么用。”

    “好,我认错,不就一万两银子么,拿吧。”贾赦看一眼贾母,忽然笑了,然后冲他磕了一个头,又磕了一个,到最后第三个头还磕了一个响,“儿子多谢母亲的生育之恩。”

    贾母愣了愣,没想到贾赦转变这样快。搁在以前,他这么样的一个道歉,贾母定然不会看在眼里。可而今他这般,倒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贾母对视贾赦那冰冷如霜的眼神,心里忽然打了个寒颤。

    是否是她做的过分了?转念一想,贾赦身为长子本该孝敬她一切,明明就是他错了。

    贾母其实也怕她随便打儿子的名声传到外头去,在她的老姐们跟前丢人,遂松了口,就这么饶过贾赦一遭,却要他允诺以后元春但凡需要钱,他都必须二话不说的支持。

    “大丫头以后在宫中用钱,可以随便。”贾赦家中“宫中”二字的音。

    贾母满意了,还笑了下,点点头,缓和了些语气,她刚要跟贾赦说她刚刚是情不得已。贾赦便起身,微微扬起嘴角和贾母道了声告辞,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贾母只好无可奈何的叹气,又骂大儿子几句混账。

    ……

    贾赦随后到了同泰街的邻家轩。

    宋奚早已再此等候多时,他正要玩笑说贾赦迟到,却见贾赦阴冷着面色,心里随即便猜出几分,“可是家里出什么事?”

    “不算大事,有人心死了,决计和至亲之人恩断义绝了。”贾赦冷冷道。

    宋奚愣了下,料想荣府之内能真正惹恼他这样冷淡性情的人,该是只有能把“孝”字他压头上的贾母了,遂眯起眼睛问他可需要他帮什么忙。

    “两件,第一我要一名三字坊的刻图伙计,第二要烦劳你的皇后姐姐帮忙,恩典贾元春立即出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第一狗仔.》,方便以后阅读红楼第一狗仔.27|23.第一狗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第一狗仔.27|23.第一狗仔并对红楼第一狗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