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汉狂人不手软

第020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樱雪漪 本章:第020章

    显然凑不要脸的可不止成就,等到葛钧天吃了小半盒点心,林清清的套路也基本酝酿的差不多了。

    她眸光一动,捻起盒里的蛋黄酥,状似无意地问他,“你这鼻子伤成这样还能上镜吗?张导没说你?”

    “怎么没说?我被他念的都快死了。要不是今天这衣服送来了非得试试,我才不会来剧组讨骂呢。”嘴上都是点心屑,葛钧天尤不自知,他放远了目光,感叹道,“哎,我也知道弄坏了衣服是我不对,可这一套衣服也不是很多钱啊,让人赶制了再送来就好了嘛,哪儿有那么严重。”

    “……”

    “你是不知道,他在听到衣服补不了那时候的表情,简直比听到我要杀了他还严重。”

    “……”

    “活像是要跟我讨债来了。”葛钧天哭丧着脸,心疼地抱住自己,“哎,有时候衣服比人都重要啊,我好惨,你是不知道……”

    “……”兄弟,求憋说,我开始方了。_(:3ゝ∠)_

    要不怎么说林清清和葛钧天是难兄难弟呢。

    林清清看着现在的葛钧天仿佛就看到了待会儿和张彧山碰头的自己。

    而且她的情节可能还要严重些,虽然没伤着脸面,但是重要的簪子却是肯定找不回来了。

    这么一想,林清清紧着自己的脖子,不禁担心起自己今后的人生。

    也不能怪张彧山心疼,他的每部戏都是经费在燃烧,钱都要用在刀刃上。

    他的戏,上到电影下到电视剧,无论从场面还是技术,每一样东西都是精挑细选。

    有道是最贵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最合适的东西一定是千挑万选比出来的。

    由此可见,张彧山心疼一件衣服也是情有可原。

    话要说回来,张彧山的剧组让人挤破头,也都有挤破头的资本。

    要知道它除了是个一举成名的机会之外,更多的还能让你体验到顶尖艺人才有的标配。

    在这个圈子里,捧高踩低的导演有不少,而艺人间的层层阶级更是壁垒分明。有特权的人就算不是超一线,也得是个准一线。

    但张彧山不一样,在他的剧组里只要排的上戏、必须留组的演员基本上是人人平等,吃一样的饭享一样的待遇,没有谁会有特殊权益。

    这么一来,演员之间少了份攀比的心,大部分精力都会投入到作品中。而其中偶有一二喜欢作的,碍着张彧山在上头压着就算斗也斗在暗地里,撑着面子也不敢在剧组闹出大矛盾。

    但是反过来说,人人平等也代表着男女主有什么待遇,男女配也有什么待遇。

    比如服装这一块,林清清虽然是个出场在前半段和回忆里的线索女配,但也仍然享受到了衣服纯高定的高标享受。

    是以,林清清的头大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她在剧中的衣服有八套,选秀的校服是统一订做暂且不提,其余两套朝服,三套常服,两套舞衣均是出自名家之手。虽然因为时间问题不至于精细到纯手工纯绣工,但是量身定做也是无可避免。

    细节控的变态之处在各种地方体现,张彧山根据人物的性格、人物的心理层次分别给不同的人设想了不同的衣服。

    就如同给每个演员讲戏一样,他同样会给不同的设计师说不同的桥段灵感,让他们帮助他找到人物服装的正确表现方式。

    从选角到定角到开拍,要在大半个月内搞定三分之二男女角色的重要衣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可谓是下足了血本。

    而因为时间的问题,这些东西显然都是独一无二,毁了一件就得重新再做一件,耗时费力可想而知。

    也有人会说,张彧山这追根究底的细节至于吗?观众只顾着看剧,哪儿管你那么多!

    确实。

    观众并不知道每部剧到底需要下多少心血,要花多少工夫。但是不得不讲,你看一件东西舒不舒服都是需要多种元素搭配的。

    就像林清清试镜时候那样。

    她戴着琳琅满目的金器头饰,难道就不会跳舞了吗?显然不。

    可是,如果真弄成那样在试镜,只怕效果也一定大打折扣,远不及张彧山与葛钧天现在给予她的高度肯定。

    穿着应景好看,在适合的地方跳舞,就是认认真真的选角试镜。

    穿着不应景不好看,在不适合的地方跳舞,那也许就得美其名曰尬舞——看的你尴尬症都犯了,却也能体会其中乐趣。

    但这到底不是正剧所需要的风格。

    很多细节中的细节是剧里锦上添花的陪衬,可现如今大部分的剧集电影都太过快餐,以至于细节都把控不到位。所以烂片满天飞,口碑也不好听,自然在情理之中。

    张彧山代表着他剧组里的绝对权威,而这种权威所代表的就是娱乐圈目前缺少的沉着认真。

    他有釜底抽薪的努力,成功自然可期,远比很多只会营销炒作的导演要专注许多,口碑好也不是毫无根据。

    不过这种东西暂时也不是林清清需要理会的,她现在头疼的是衣服怎么办。听了好半天葛钧天的抱怨,她觉得她离死也是不远了。

    啧,此刻心情,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林清清抹掉了头上的虚汗,冲着葛钧天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兄弟,我知道你这几天过的很苦逼。”

    “嗯哼。”

    “所以这种时候,还有什么是跳次尬舞不能解决的呢?”

    “……”

    “如果真不能解决,那就跳两次。”

    “……”

    比了个二就欢欢乐乐地把葛钧天拉了起来,“来吧来吧,我上次不是和你说印度版《ppap》吗?不如我们就跳这个吧!好学又好玩,尬舞soeasy。”

    什么鬼?

    葛钧天一脸懵逼,

    “ppap?”葛钧天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你等下,你说跳就跳,有没有范本啊?不会又是练三天吧?”

    “不会不会,ppap很短的,你要是想听听看,我现在就用手机给你放啊。”林清清边说边掏出了手机,“其实我更想跳《江南皮革厂》,但是你应该不会喜欢吧。”

    葛钧天连忙摆手,艰难道,“还、还是《ppap》吧,这个听起来些。”

    “就知道你会喜欢!”林清清竖起大拇指,把手机音量调到了最大。

    魔性的音乐声流泻而出,后殿空旷,回声和原声两相交织,自有一番不同寻常的味道:“(pen-en-n),ihaveanapple(apple-ple-le)……uhh……apple-pen(pen-en-n)!”

    “……”妈蛋,这是什么style?这是要我死啊!

    葛钧天脸都绿了。

    偏生林清清还没看出他脸色的难看,腆着脸上来问道,“怎么样?好听吧?”

    “……”葛钧天一噎,干涩地回应,“你说呢?”

    “不错呀!”

    葛钧天扶额:“我这还能说个啥?”我可以拒绝吗?

    林清清小心瞄他,试探道,“你应该说:老子无所畏惧?”

    葛钧天:“……”

    对不起,我说不出口。本宝宝畏惧的要死了!

    求放过啊少女!我还想当个正常人!qaq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正是贫的不可开交,前头补了一下龙套位的张彧山刚好捋着衣服往里走。

    他一抬眼就看见了林清清,络腮胡子还来不及下,一边摘下官帽,一边笑哈哈地露出了大白牙,“哟,清清,可回来了啊?放假放的舒服?”

    “诶,张导,你怎么穿成这样?”老熟人相见根本不需要适应,林清清甩头就忘记了衣服的事儿,笑眯眯地迎上去问好,“哇塞,是铠甲啊,好威风。”

    “可不是,前头招的那个副将临时来不了了,也不是什么要紧角色,顶个胡子就我上吧,还能省点钱!”摸摸胡须,张彧山看起来还挺乐呵,他眼睛一瞥就缩在后头的葛钧天,显然后头半句是专门说给他挺的。

    葛钧天老老实实当鹌鹑,垂首不做声。

    张彧山也不计较,转而继续道,“怎么?你们刚刚这是在聊什么?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啊!”

    “噢,我正商量着要阿天陪我跳尬舞呢!张导,你有没有兴趣试一试?很好玩的,上传到网上很多人喜欢!”

    “尬舞?”

    “是啊是啊,我们正好可以穿着戏服跳呢!感觉倍儿棒!”生怕张彧山不同意,林清清赶紧补充,“你放心,我保密措施做的很好的,会打上马赛克,绝对不会让人认出你来!”

    络腮胡子都看不出他本人了,马赛克什么的,呵呵……

    张彧山饶有兴致地“噢?”了一声,从善如流,“好啊,听起来很有趣,有什么曲子可以选吗?”

    “我想跳个印度版的《ppap》,还想跳个《江南皮革厂》,导演你听听,你喜欢哪个?”

    不由分说就放起了歌,鬼/畜风的音乐简直不忍卒听。

    可张彧山听得极其认真,表情微醺中还带着些许陶醉。

    尽量压低存在感的葛钧天顿觉不妙,想要开溜已然来不及,被张彧山长臂一伸,提溜住领子拖到了身边,“都不错啊,不如都跳好啦!清清你来教教看!我和小天天都给你当伴舞!”

    “嗯嗯!好啊好啊,谢谢导演!”

    “还叫导演?”

    “谢谢彧山哥,你真好!嘿嘿!”

    张彧山闻言微笑,温柔可亲地揉了揉林清清的脑袋,此时无声胜有声。

    被遗忘的葛钧天:“……”

    妈蛋,你要跳为什么还要拉上我?让我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不行吗?(大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汉狂人不手软》,方便以后阅读撩汉狂人不手软第020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汉狂人不手软第020章并对撩汉狂人不手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