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汉狂人不手软

第021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樱雪漪 本章:第021章

    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葛钧天还是在两只中二病的逼迫下认认真真的练了三天。以至于最后跳完舞都觉得自己以后是没脸做人了,概因他们排练的地点就在人来人往的剧组。

    而张彧山比林清清还有毒,说是光秃秃的影视城背景不够真实,硬是拉上了黑衣安保充作路人,这随时随地冒出来个黑衣人什么的,试想想都觉得可怕。

    总觉得他们仨的风格是在鬼/畜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

    “这都什么鬼?”

    当葛钧天看完未经剪辑的视屏,整个内心都是卧槽卧槽的。qaq

    但是这并不妨碍林清清和张彧山异口同声的肯定,反正两票对一票,他反对也没用。

    而等到林清清收了器材准备回头让kk做后期时,她才猛然反应过来张彧山还不知道自己衣服的事。

    顿时,一股难言的情绪蔓延心头,林清清方的小心肝都扑簌簌的跳错了拍子。

    啧!怎么办?

    又能怎么办?

    她的点心也吃完了,舞也跳完了,除了坦白从宽好像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是坦白从宽的话,她也许会死吧?qaq

    练舞都练了两三天,科科,这可不就玩大发了吗?

    林清清的内心顿时也是卧槽卧槽的,表情与葛钧天如出一辙。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软用。

    纸毕竟包不住火,该东窗事发的时候,十个林清清也阻止不了事情的轨迹。

    硬着头皮想了半天才敢挑着张彧山心情好的时候和他坦白。

    等到她支支吾吾地说完,张彧山的脸色基本也从三月的暖春落到了六月的雷雨——翻脸翻的也忒快了。

    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彧山还是个十分公私分明的人。

    公归公,私归私,有那三天工夫,一件新衣服都该重新打板做的差不多了。

    林清清罪加一等,稳的不成腔!

    可想而知,即便有同舞之谊,她还是照样被骂的妈都快不认识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也幸好葛钧天鼻子上的伤势还没好全,他自己磕的不太巧,有点轻微的移位,所以为了以后着想,这鼻子还是得好好养一养,免得落下病根。

    而林清清的戏份多是和他的对手戏,葛钧天上不了场,她也只能陪着坐冷板凳。其他时间,偶尔有一两场和别的女演员的对手戏,也可以换另外一身衣服带过,情节不至于严重到耽误主线,进程虽然改变了,也不见得会误工。

    而宫斗剧之所以叫宫斗剧,自然着重于那个“斗”字。

    有女人的地方才有宫斗剧的战场。是以,张彧山为了进度,就先把其他女角色的戏给提了上来,勒令葛钧天和林清清从旁观摩。

    两个人没戏的人也得大清老早跑来围观,晚上又得半夜三更才能下戏,日子过的比拍戏的时候还苦。

    这两人顶着黑眼圈成天在剧组哈欠连天,在剧组里就是跟大熊猫似的存在,被人围观也不稀奇。

    谁都说他们俩是得罪了张导要被好好罚一罚,都是自己作的。

    但张彧山除了变相的惩罚之外,自然还有别的考量。

    他毕竟不是葛钧天,有和顾长洲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转头说忘就能忘,把顾长洲毫无防备的放下。

    说白了,他那一句‘谁知道清清乐不乐意演’也不过是说给葛钧天随便听听。

    为了稳定好葛钧天的状态,他不能煽动葛钧天的负面情绪,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容忍顾长洲自大的决定,以及顾长洲嚣张跋扈高高在上的姿态。

    张彧山不想得罪顾长洲,所以,喊两人来坐冷板凳也是有情有可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林清清至少是安全的。

    就张彧山来看,林清清一个小姑娘,无论是哪里被顾长洲看中,于她而言都未必是件好事。

    他不想私底下去调查林清清的身世,但是林清清现在怎么都是刚起步的时候,惹上绯闻,甚至是丑闻,基本就能毁了她以后的人生,这于她于演艺圈都是份不小的损失。

    林清清的才能大家有目共睹。他实在不忍心看到资质那么好的小姑娘平白无故被折了羽翼,她应该有更广阔的蓝天,更灿烂的前途。

    是以,张彧山看待顾长洲就成了陌生中还带着点威胁的人,他能挡一时是一时,有他坐镇的地方,绝对不会让顾长洲乱来!

    ***

    而那厢边,顾长洲显然也看出了张彧山的意图。

    他连新拟好的协议都送不进去,这要是还不明白,那他就可以提早退休了。

    这可就有意思了,一个林清清,前有葛钧天保驾,后有张彧山护航,离开他,不但没消沉,反而还像是被打磨过的宝石,绽放出了他从未见过的光芒。

    顾长洲若有所思。

    他点开了前不久被他压下去的试镜视频,抵着脸颊抿着唇观看,而这个视频,显然已经被他观摩过无数次。

    不得不说,里头的林清清跳舞跳的是机好看的,尤其是后半段曲子,她舞衣翩飞,连情绪表露都是恰到好处,灵动的眸子熠熠生辉,或喜或嗔,很容易就把控住了全场目光。

    整个视频里她是唯一的焦点,在她跳舞的时候,别说呆在上首的张彧山了,就连周围人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一时一刻,安静的像是呼吸都轻了。

    顾长洲不由屏息,随着桃枝花落,他心神带着不可思议地颤栗,好像第一次见到这个认识交往了三年多的姑娘,不可谓不陌生。

    手机播放的音乐听得清清楚楚,顾长洲看着看着有些愣神,直到一曲终了,视频停在了回放界面,他才微颦着眉,陷入了纠结的情绪。

    都说张彧山看中了一个未来新星,照这么个势头,坊间传闻可见不是空穴来风——林清清有这个资本。

    但是反过来讲,张彧山毕竟不是娱乐圈里真正的商人。

    他能看见林清清的才华,却未必看得见林清清未来发展的路。

    他不会包装,不会炒作,甚至不会危机公关。

    除了名气大,有背景,张彧山还有什么呢?

    顾长洲不置可否。

    在他眼里,更多时候,张彧山表现的像是个孤独的艺术家。

    他致力于出好作品,做更有灵感的事情。那些不成文的规定,全部都是为了他能有更新的灵感才会出现。

    而他只要拿出自己觉得好的,认真过努力过的作品就够了。他从始至终想要超越的就是自己,远远不是这个圈子里的其他人。

    他的片子未必是片片出彩,就拿最早期的作品来说,谁都能很明显地看到其中生硬。但即使如此,他的片子仍然在那个时候获得了一致好评,甚至摘走了当年国内金片奖的新秀导演奖,名噪一时。

    然而这个奖项并不能代表他个人,就顾长洲来看,如果没有他背后的团队披荆斩棘,那一年的新秀导演肯定轮也轮不到他。

    他是孤傲又游离在圈子外的导演,后几年的成功,除了大手笔的投资,自然与他的性格和专注息息相关。

    他的成功不偶然,甚至带了分宿命的必然。

    像艺术这种东西,只有灵感才能支撑前进的道路,这自然无可厚非。

    匠气会让艺术品失去灵性,千篇一律的东西,是人都会看的厌烦。就拿同样的霸道总裁来说,你如果不推陈出新,有不一样的咚法和把妹套路,你以为还会有人去看所谓的总裁文吗?

    同理可证,张彧山就是不一样的导演,所以拍出了不一样的片。他有新的灵感和思路,成功没什么不可能,但是能在短短七年内崛起成一线水准以上的导演,这就绝不是他个人才能的功劳。

    演员是台前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而一个名导演,除了作品,幕后的人员才是他最核心的东西。张彧山团队里的每个人,远不是十年功能说明的老练。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没有他背后的势力,只怕他到现在也混不成有名的鬼才导演,更毋庸提拉拢各种投资商为他出片,简直痴心妄想。

    这个圈子里阶级分明,在顾长洲的眼里,张彧山着实很好分析。

    他孤心求艺,游离圈外,熟悉套路,却远不能掌控套路,偶尔在审时度势方面也是欠佳。掌镜和看角虽有分寸,在现实中却并不见得会和人相处愉快。

    如果没有他的团队帮衬,他的性格老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只怕现在都被封杀了。

    但纵着性子来的人多少都有些好运。比如张彧山,比如葛钧天。

    张彧山的后头有娱乐圈的佳纳影视,而葛钧天的后头有他的东皇娱乐,同为娱乐圈巨头,想要包装要宣传,不难。

    可话又绕回来,两人都有巨头公司为底,那林清清又有什么呢?

    就拿林清清的试镜视频来讲,如果他不压下来,光是张彧山新看中的“颜女郎”就有够林清清喝一壶的了。

    她在这个圈子里比风雨中的百合花还要孤立无援。

    没有背景,性格不讨巧,执拗、倔强、不懂迎合……

    随便一条就能压得她不能翻身。

    甚至在以前,她连演员最基本的天赋都没有,考上戏剧学院都仰赖于一张美脸和他,远远没有同期的其他新生来的出彩。

    性格太固执的人不适合演戏,因为她们坚持本我,放不下身段,以前的林清清显然如此。

    一方面咬着牙要争气要往上爬,给从小丢了她的父母一个好看;一方面又自卑不自信,可笑地坚持着自己,希望上天不会辜负有志气的孤女。

    事情哪有那么好?

    事与愿违才是事情的常态。

    顾长洲很了解一切规则,演艺圈的规则,上流圈的规则,红与不红的规则,还有事情发展的规则。

    林清清吸引他的地方也许就是那种冰冷不近人情的高傲执拗,但同样的,只要是个人也会不喜欢这份不知变通的固执和不识眼色。

    三年下来太了解,了解到身心疲乏。

    之前的林清清更像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想的很美,做的很差,再不济心里还有颗定心丸——还有他在背后帮衬。

    但这却注定了她连当个普通演员这条路都走不了。

    她只有脸能看,但是放在整个戏剧学院也未必是最好看的那个。演技平平,自信平平,也许到了后来,他能帮助她成为话题女王,掀起一段嫁入豪门的传奇,但这远不是他的家庭能接受的程度。

    放着名门淑媛不要,转而娶个被他一手捧红的话题女王进门,但凡他爹妈有点脑子,那都铁定不会同意。

    最要紧的,林清清实在不会做人,他甚至无法想象,以她的身份她的脾性,该怎么和从小金尊玉贵的母亲相处。

    舆论的压力、父母的压力,还有林清清随时可能爆炸的脾气,这种无形的东西才是最磋磨人的。

    顾长洲无法将这种未发生的灾难当做看不见,他更为此觉得害怕。

    “林清清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这句话发自肺腑,不单单是对葛钧天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爱情的本质应该是微醺的陶醉,似是而非的酒精浓度,偶尔能让你上头,却不是天天上头的美妙回味。

    可林清清早就违背了最初在一起的初衷,他们的相处,有时会像是天天酗酒后的歇斯底里,一次两次是新鲜的,一年两年尚能忍耐,到了第三年,他这个对烈酒本就不够上瘾的人就会开始怀疑自己,忍不住远离固有的模式,这是常态。

    林清清和那些贴上来的其他女人不一样,但是反过来想,她和那些女的也没什么不同。

    打着爱情的旗头,让他心甘情愿伏低做小,可以。

    然而这并不代表,她可以用爱情绑住他的人生,真的让他伏低做小一辈子。

    现在每每想来,顾长洲还是会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多。

    爱情在他的纵容下变成了一个幌子,概因他因为身份的关系总是在她面前把自己放的太低,以至于本来该平等的两人,发展到后来,变成了他一味的退让与帮助。

    林清清够努力了,可她在那时候并不适合这个圈子,有些东西,是他无法帮她承担的。

    他的加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以至于越到后面,结局就越难收拾。

    分开以后才会自省这段感情里的所作所为,顾长洲不是不后悔,他甚至忍不住会想,如果当时他并没有出面拉林清清一把,他们会不会也不至于发展到这种田地。

    如果让林清清通过努力进入一个普通的大学,甚至进入别的科系,他们会不会仍是相安无事。

    但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感情的浓烈似酒也只能是曾经了,顾长洲不无唏嘘,他现在虽然还会下意识地去拉一把林清清,但这已经不是出于习惯或者喜爱,而是简简单单的,对一个朋友的问候。

    最主要的,他好像发现了更有趣的事情,只是现在尚未验证,还不知真伪。

    沉默片刻,顾长洲收拾了一下袖口,转头拨了内线电话,“帮我联系下《未央赋》的人,找个理由把林清清带出来,我在外面的5号咖啡厅等她。”

    也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顾长洲微弯了眼,像是笑了,“别担心,我只见她一个,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

    到底会不会怎么样也未可知。

    话分两头,林清清今天仍是照常坐在旁边看戏。

    看拍电视剧自然是没有看舞台表演有趣,只是剧组人多,她和葛钧天两个人四处乱窜反而会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她也只好坐在一旁养蘑菇,半打着盹儿看那些女演员们拍戏。

    不得不说张彧山的眼光还是独到的。

    演女主的李情姗虽然咖位小,但是演技却是一等一的好,她和两位一线艺人彪戏的时候既没有抢戏,也没有被她们压过一头,倒是林清清近来发现的同道中人之一。

    而一线的两个女演员毕竟声明在外,演的要不好那也对不起那份名头,这么一比较自然不如李情姗得林清清欢心,只能获得个中肯的评价:尚可。

    不是林清清对演技太挑剔,实在是现在这个年代的拍摄还停留在二维制式,比她们那边全立体的要落后很多。

    在她们那个年代,拍电视剧时刻都要关注好自己的每一个角度,控场能力必须要过关才能让别人身临其境。

    所以能当主角的演技都是顶顶棒,不是这边二维制式可以比的。

    当然了,在这个年代也不是没有地方可以观摩真正的演技,譬如舞台剧、话剧就是一种。话剧的精髓也在于表现力和控场,有道是想要练演技就先去话剧社待上三年,这种话也不是空穴来风,毕竟在舞台上的表现力远比在镜头前要下功夫的多。

    舞台上的一分钟不能重来,但电视电影可以。

    托着腮欣赏了李情姗好半天,林清清眯着眼睛像是只餍足的猫,眼里攒着光的猥琐劲儿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来。

    李情姗下了戏就瞪了林清清一眼,咂了下嘴走到化妆棚里去补妆。

    真不是李情姗胡猜,她想,林清清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要知道前几天跳那个尴尬症都快犯了的舞可是大家有目共睹,虽然她是学舞蹈出身,但是在这种舞也和她的定位不符啊。

    要让个灵气逼人的仙女去跳这种舞。

    啧,那我还是死了算了……

    李情姗翻了个白眼,用目光偷偷瞥向林清清。

    她此时正和葛钧天打的火热,也许是在聊那个舞也说不定,正是手舞足蹈嗨的不行。

    大概是目光太过专注,林清清敏感地回头正巧和她看了个对眼,朝着她挑唇一笑,顿时如同百花齐放,灿烂的没边了。

    李情姗心里一个咯噔,赶紧撇过头去,脸上不知怎的有些发红。

    林清清的容貌确实好看,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美的不行,也怨不得妖妃这个角色会落在她手里。

    李情姗如是想着,微微叹了口气,其实吧,她要是来喊自己跳舞也不是不行,反正张导和葛钧天都跳了,她也来一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脑洞一开就破了边,李情姗想入非非,魂飞天外。

    而那边厢的葛钧天用手搡了搡林清清,“干啥呢干啥呢,你冲人家小李笑那么好看干嘛?是不是又在攒坏水,要人给你伴舞?”

    “……”

    真不是葛钧天想的太多,林清清这给人下套的本事明显见涨,先开始是他毫不知情才入了套,现在倒是好了,张彧山这个知情的仍然被他撺掇着去跳了那什么尬舞。

    现在想想,真是尴尬症都要犯了,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玩意儿。

    “你还真别说,之前我和你录的那个我还没看过呢,你啥时候发个链接过来让我瞅瞅?”

    给你瞅?

    林清清咬唇,明智地转移话题,“哎,你真是把我想岔了,我这不是看她演戏演的好才想和她亲近的吗?真不是我说,就我这些天观察下来,就你的演技最差,真弄不懂你是怎么成为当红小生的。观众都是瞎了吗?”

    “……”葛钧天气了个仰倒,“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我演技怎么不好啦?后来张导都没怎么说我了好不?”

    “那是,都是群众戏,能说你啥?镜头一晃悠就过去了。”

    “……”太讨厌了!你这人说话怎么净抓我软肋!这是要反天了啊!

    葛钧天憋了半晌没憋出话,噎到后来愣是软了态度,“那你不是说要教我演技的嘛?你教哪儿去了?舞都跳了你还不认账,你、你倒是给我说说戏啊!”

    “……”林清清真是哭笑不得,两手一摊,“好好好,说戏说戏,容我先去上个厕所先。”

    葛钧天忙不迭地点头,挥着小手绢让她快点回来。

    然而巧的是,她上完洗手间正好碰上了李情姗进来。李情姗身上还穿着戏服,捧着裙子颇有些费力。

    林清清见状上前帮了一把,把差点拖到地上的后摆帮她拾了起来,“小心,地上脏。”

    李情姗连忙道谢,从她手里接过裙摆,羞涩道,“谢谢。”

    “不客气,举手之劳,你需要我帮你提着裙子吗?没关系的,我们都是女生。”

    “这……就不用了吧。”这问题太尴尬了,李情姗灰溜溜地抓紧裙摆把门关上,忍不住催促道,“我可以的,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先回去吧,谢谢。”

    “不妨事儿,我在外头等你,等等你洗手的时候帮你拉裙子,你先上吧。”脚步声渐远,而李情姗脸上发烫,不知道怎么回应林清清突如其来的热情。

    少顷,等她上完,林清清果然在外头等她。见她出去了,还屁颠屁颠地迎上来,顺手帮她提溜好了裙子,宛如一个小花童。

    这可就很尴尬了。

    李情姗不善言辞,除了道谢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她赶紧洗手,甩干水珠正要说谢谢,冷不丁地一个声音就从二人身后响起,“不好意思,请问下是林清清小姐吗?我们总裁有事想找您商量,他在5号咖啡馆等你。”

    “啊,流氓!这里是女厕所啊,魂淡!你快给我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汉狂人不手软》,方便以后阅读撩汉狂人不手软第021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汉狂人不手软第021章并对撩汉狂人不手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