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

第19章 初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本章:第19章 初潮

    程锦之毕业后,容姒领舞的搭档也换了一个低年级的学妹。学妹非常乖巧,喊她学姐的时候她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转念一想,才记得自己五年级了。之前,她接触的都是程锦之她们。平时和同学都不怎么说话,更别说低年级的学生了。低年级的学生,差不多都知道她,就像当初她们知道程锦之那样。容姒升到三年级,就经常系上红领巾上主席台讲话。助学金有她,奖学金有她,年级排名也有她。次数多了,下边的学生也记得她了。“这是谁啊?”

    “五年级的容姒,成绩很厉害。”

    五年级的容姒,长了一些个子。虽然没有程锦之高,但总算不像之前那样瘦小了。升了高年级,和班上同学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四年级的时候,班上就有好几个同学来问她题目了。被问题目的容姒,比问题目的同学还显得诚惶诚恐。她非常细心地给同学讲解,同一道题目,她可以耐心地讲上三四遍。到了五年级,问她题目的同学更多了。连学习委员都开始问她题目了。上个学期,学习委员还带头排斥容姒。认为容姒想通过讲解题目讨好同学们。小学题目也不说多难,只是年级越往上走,题型越复杂。低年级的时候,还在学认字简单的加减乘除,现在到了四五年级,开始有文字性的命题了。升入初中部的程锦之,也认真地学了两个月,两个月以后,又现出“学渣”的原形了。初中比小学好玩的一点,就是男女渐渐有了两|性认识。班上开始出现了早恋的情况。程锦之当初六年级的时候,就有初中部的追求她。现在到了初中部,更是有很多人给她递情书。大胆一点的,更是拦在她的自行车前。

    “程锦之,我送你回家吧。”比如眼前的钱天赐。

    受家里的影响,升入初中部的钱天赐,什么都还是懵里懵懂的,但对追求女孩子这种事情却异常的明白。程锦之瞪了一眼面前虎头虎脑的男孩,踮着脚尖,修长的双腿落了下来。程锦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连她的母亲都说程锦之现在一天一个身高。

    程锦之凶了钱天赐两句,容姒也从程锦之的后座探出头来,她看着自行车车头前的钱天赐。钱天赐看上去有点傻,被程锦之骂了也不恼,只是抓了抓后脑勺。“锦之,你怎么这么凶啊。”

    程锦之也不理钱天赐了,蹬了一下踏脚板,载着容姒骑走了。

    “锦之,等等我。”过马路的时候,夏柚追了上来。夏柚也骑了一辆粉红色的自行车。她和家里说了好半天,家里才给她买了辆自行车。

    “你不是要去补习班吗?”程锦之停了下来。

    “老师说出差,让我后天再去。”夏柚说道。

    其实初中和小学也差不多,如果要说,就是夏柚要上的补习班越来越多了。程父心疼女儿,没怎么给程锦之报补习班。“不是才上初中吗?我上初中的时候,连字都不认识几个,锦之这样已经很好了。”

    还是程母坚持,给程锦之请了两个家教。“你那时候能和现在比吗?你看人家的孩子,就不说远的,说说夏柚吧。人家又弹古筝又弹钢琴,学习成绩也没得说。”

    “初中的孩子,成绩哪作数,我初中成绩也是一塌糊涂,差点被老师劝退。”程父笑了两声,语气还有点小得意。“还是我妈,给班主任塞了两篮子鸡蛋。到了高中,还别说,人家听课的还没我考得好,平时考得好的,还没我高考发挥得好。”

    “就算咱锦之,以后考不上好高中,好大学。我也养得起她。”程父说着,还要拍一下自己女儿的肩膀,证明自己的能力。埋头吃鸡蛋的程锦之,听了也抬头,朝她爸甜甜地一笑。在程母看来,这两父女笑得都有点傻。没办法,家里的事情还是得靠她拿主意。

    眼看就要周末了,夏柚还要去补习班。去补习班,还不如在教室里开小差。后头的苟羽也过来了,苟羽坐在自家的小车上。苟家现在越来越暴发户了,之前还是普通的豪车,现在换了辆加长豪车,非常拉风。苟羽降下了车窗。“程锦之,钱天赐又拦你了?”

    “烦死了。”

    苟羽也爱看热闹,手肘撑在车窗上哈哈笑。笑了以后,又看了一眼后头的容姒。“容姒,你怎么还没长?”

    “你不会长不高了吧?”苟羽夸张地说道。

    “苟羽,你忘了,容姒比我们小。”夏柚普及了一遍生理知识,看上去非常正儿八经。“等容姒到我们现在的年纪,就会开始长了。”

    苟羽撑着小脸,听得很认真,还不懂就问地问了好几个问题。苟羽也和小学差不多,智商也……差不多。成天没心没肺的,也不知道她去学校图个啥。大概是同龄人都在读书,不读书的话会显得很奇怪。

    升六年级的暑假,容姒在程锦之家写作业。程父去国外学习了,只有程母在家。程锦之看了一会书,便躺在床上玩手机了。程锦之小学就有手机了,是父母给她方便和她通话的。到了初中,程父又给她换了一个大屏的智能机。屏幕非常大,都快遮住程锦之的脸了。容姒刚翻页,便听到啪叽一声,程锦之又没抓稳手机,手机砸脸上了。“疼……”

    自己被自己砸了,都没地儿哭。程锦之坐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脸颊。容姒也过来了,她跪坐在自己的小腿上。伸着小手,也帮程锦之揉了揉脸颊。程锦之本来还哭丧着脸,被容姒一揉,脸上的神情都被揉开心了。“姒儿。”

    “好无聊啊,你写作业,都不和我玩。”程锦之说道。

    “那我陪你玩。”

    程锦之开心地点了点头,从床上下来,容姒的小眉头拧住了。她拉住了程锦之的袖子。“你裤子上……是什么啊?”

    “啊?”程锦之低头一看,裤子,特别是裤裆上红红的。像血的颜色。“这是……”

    程锦之半懂不懂,容姒也是半懂不懂。

    “这是血吗?”程锦之的神经有点大条。容姒也看了看程锦之的裤子,程锦之不光裤裆沾了点血,屁股后边也全是血。程锦之被吓懵了,她捂着自己的肚子,这才感觉肚子有点疼。越捂越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容姒,我是不是得病了?”

    听到得病两个字,又看到程锦之裤子上的血,容姒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想到了自己早逝的父亲。

    程母是被房间里的哭嚎声引来的,俩孩子又吵架了?不应该啊,很久都没吵过架了。程母拉开房门,便见到俩孩子抱坐在地毯上。程锦之哭得厉害,抽抽搭搭的。

    “程锦之,你哭什么?”程母喊了两声,两孩子没应她。她只好走了过去。

    “妈妈,我要死了。”程母刚蹲下来,程锦之一边抽噎一边勉强地说道。“你以后再也看不到我了。”

    “哈?”

    程锦之捧着容姒的脸颊,似乎想像电视剧一样,坚强一点。

    “容姒,我要死了。”程锦之捧着容姒的脸颊,她原意是想安抚容姒。现在好了,容姒的眼泪开始唰唰地流。“我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每次想起初潮的事情,程锦之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还好当时母亲打断了自己,也防止了她说出更智障的话来。

    面对自己的蠢女儿,程母的神情有些复杂。“按理说,你们也上了生理课啊。你在学校,到底在干什么?”

    说是这么说,还是领女儿去了卫生间。程母把卫生巾递给女儿的时候,女儿露出了茫然的表情。旁边的容姒也很茫然。容姒现在还在上小学,当然不懂这个。程母又和女儿说了一遍,女儿还是有点呆。“是把这个贴在裤子上吗?”

    把卫生巾贴在裤子上,一阵风刮来,让卫生巾随风摇曳。这画面让程母有点五味杂陈。总感觉女儿这智商,基本上告别卫生巾了。程母便蹲下身子,似乎想拉下程锦之的裤子,给程锦之示范一下。容姒没想阿姨会拉下程锦之的裤子,看到程锦之的下面,她的脑子“嘭”地一下。赶紧转过了头。“我去拿裤子。”

    容姒已经很久没有和程锦之洗过澡了,阿姨说,姐姐现在是小姑娘了,不能老和她混着洗。晚上睡觉,阿姨也没让她和程锦之睡了。阿姨说她还没来这个,和程锦之睡会被影响。白天,程锦之有点不开心,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早上,阿姨说了程锦之两句,程锦之晚上动来动去,把床铺搞得到处是血。容姒知道阿姨是心疼,才会说程锦之。

    “还疼吗?”容姒白天查了这个,说来这个会很疼。容姒捧着热水,程锦之摇了摇脑袋。她又放下热水,搓了搓自己的小手,拿自己的小手贴在程锦之的肚腹上。

    程锦之很好哄,容姒搓了两回,她便抬起了眼睑,神情也跟着飞扬了起来。“你的手好暖和,我感觉我没那么疼了。”

    小脸上尽是明媚的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方便以后阅读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19章 初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19章 初潮并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