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

第23章 情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本章:第23章 情敌

    回家的路上,程锦之和容姒还有点小别扭,毕竟两人冷战了好几天。苟羽就有点生无可恋了,她趴在自家车的车窗上。她现在连笑程锦之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次被屠明白抓个正着,班主任也一并把她算作“同党”了。如果是被班主任抓到,那可能是小惩大诫,可却是被最难缠的屠明白逮到,班主任来的时候,屠明白也杵在一边,就看班主任怎么判了。班主任要是打哈哈,那就是班风不严了。她们班班主任是学校出了名脾气好的,曾泽便站了出来。“老师,是我干的。”

    起哄的都是一些男生,苟羽是里边非常少数的女生。曾泽站出去以后,男生们都跟着站出去了。都是一副肝胆相照有难同当的样子,只有苟羽往后边缩了缩。这一缩,就被老师揪出来了。“苟羽,是你出的主意对不对?”

    苟羽一直是班上的捣蛋鬼。班主任的嗓门有点大,当时就把苟羽吼愣了。她什么都没做啊,她只是在旁边笑了两声。果然,屠明白也看了过来。屠明白大概和她有仇,当场也说了一句。“嗯,刚才就她笑得最开心了。”

    “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夏柚同情地拍了一下苟羽的肩头。

    趴在车窗上的苟羽,更加耷拉着脑袋了,她连回击夏柚的力气也没有了。车速非常缓慢,基本上和程锦之她们的步速一样。往常这个时候,苟羽都是和她们一起走路。可她现在无力承受自己年轻的*了。这次抓班风,她不但要做检讨,还要在周会上念。当然不止她一个人念,还有曾泽和好几个男生。

    “你不和新朋友一起吗?”程锦之看着身边的小容姒。

    容姒抬头看着程锦之,程锦之推着浅绿色的自行车,还很不自然地扬着下巴。

    她缩了一下脖颈,又摇了摇脑袋。

    “你刚才为什么要拉我?你不是不上来找我玩了吗?”程锦之说道。

    “我以为你要和曾学长谈恋爱。”

    “这不是两码事吗?”初三的程锦之,脑子总算绕了一下。再也不是小时候一度奉为准则的“亲了容姒就不能亲别人”。

    “容姒的意思是,你和曾泽谈恋爱,就没时间和她玩了。”夏柚本来还是和苟羽聊天,听了程锦之和容姒的话,又转过头和程锦之说道。

    “怎么会。”程锦之说道:“我才不会不跟容姒玩。”

    程锦之并没有下意识地否定曾泽。有时候女孩子的思维就是这么发散和不讲道理。心里本来缓解了一些的容姒,又开始拧巴了。

    本来就很拧的心,又在周会上拧了一把。首先是苟羽上讲台念检讨,不知道谁给她助长了胆气,她声音非常洪亮地念完了检讨。那底气就不像在念检讨,而是上去领奖,感谢学校对她的栽培。全校师生也被她震住了,要不是老师拦着,恍恍惚惚的初一年级,都要给她认真地鼓掌了。苟羽后边就是男同学了。男同学们没有苟羽厉害,一个个声音比蚊子小,扯着自己的领口,脑袋都要埋进去了。最后一个是曾泽,曾泽上台的时候,容姒明显感到学生的小声交流。只有学校比较风光的人上去,才会有这种被全校学生议论的待遇。很明显,身为校草的曾泽是享有这种待遇的。曾泽礼貌地拿过了话筒,他拍了拍话筒,似乎在试音量,就跟他往常上去领奖一样。抬头的时候,他的眼睛也在找人。容姒的心拧了一下,曾泽果然在找程锦之。他的目光定格在了程锦之的方向。这一刻,容姒想拉走程锦之。

    果然,曾泽当着全校师生,贴着话筒轻轻地说道:“程锦之,我喜欢你,请你做我的女朋友。”

    被人追捧的曾泽,再也不是那个和程锦之跳交谊舞总是出错的小男孩了。

    “程锦之,我会对你好的。”曾泽又喊了出来,带着初三男生还没有变声的稚嫩。“我……”

    曾泽本来还要说些什么,只是话筒被老师拿了过去。在争夺中,话筒也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不少学生捂着耳朵,看向程锦之。他们当然知道程锦之,程锦之刚进初一,就被附中评为校花了。程锦之似乎没有想到曾泽会当众表白,在大家或羡慕或好奇或心酸的目光下,程锦之脸色通红地捂着嘴巴。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

    容姒一整天都是魂不守舍的。

    “曾泽学长太厉害了。”周会上的事情,足以让所有初一女生津津乐道了。容姒写作业,同学在讨论。陪星也买零食,同学一边撕扯辣条一边讨论。即便是陪詹祖琼上厕所,同学也在一边提裤子一边讨论。他们学校一直管得严,几十年都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

    “曾泽……”

    “别说他了!”

    苟羽睁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容姒。“你反应怎么这么大?”

    “没。”容姒垂着头,和苟羽一起等程锦之和夏柚。

    程锦之和夏柚有说有笑,好一会儿才从厕所出来。中学时代,女生们的友情就是建立在一起上厕所和一起去小卖部。

    “容姒,你们不要上厕所吗?”程锦之拿过容姒帮她提的书包。容姒摇了一下脑袋,不开心的时候连脑袋都不想多摇。

    程锦之要和曾泽恋爱了吗?要了吧。刚走出校门,她们这几个人便被一个小胖子拦住了去路。其实也不小,只是比程锦之要矮。

    “程锦之,你别跟曾泽好。”钱天赐说道。

    “你要干嘛?”从初一到初三,程锦之似乎也习惯了。她抬起修长的腿,跨到了自行车上。转头又看着呆呆的容姒。“上车。”

    容姒还没上车,钱天赐手一伸,抓住了程锦之的车后座。整个人有点无赖了,他屁股往后顶,似乎要和程锦之犟上了。“反正你不能和他谈恋爱。”

    容姒看着无赖的钱天赐,突然她有点羡慕了。她也好想这样不讲道理。当然,被程锦之一瞪,钱天赐的气焰便被扑灭了。吃过很多次瘪的人,已经惯性吃瘪了。

    回家的路上,夏柚又说道:“锦之,你周会那样子,别人都会以为你喜欢曾泽。”

    “我总不能哈哈大笑吧。”原来程锦之捂嘴是在笑。程锦之从小学开始就爱出风头,她是喜欢出风头,并不是喜欢曾泽。容姒的心,被程锦之提得一上一下。程锦之会为了出风头,和曾泽在一起吗?

    程锦之回家写作业,也不是很认真。写一会便去玩手机了,还带着莫名其妙的笑。是在和曾泽聊天吗?容姒扭过了脸,心里越想越酸,拧了这么久她觉得很难受。呼气也难受,感觉心里有种情绪,释放不出来。程锦之趴床上的时候,容姒也走了过去。

    “怎么了?”

    “你别跟他聊天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喜欢他?

    “啊?打扰到你了,我小点声。”

    “你别和他聊天了。”容姒不知道说什么,她觉得这样有点无理取闹。只能又重复一遍。

    “为什么不可以和柚子聊天?”

    容姒快要掉出来的眼泪,一瞬间逼了回去。“你在和夏柚学姐聊天吗?”

    “你看。”程锦之晃了晃自己的手机。程锦之在和夏柚聊周末溜冰的事情。容姒这才点了点头,“破涕为笑”。程锦之戳了一下容姒的脸蛋。“你是不是不喜欢曾泽啊?”

    “我……”容姒有些结巴。“你现在初三了,我觉得要以学业为重。”

    感谢夏柚学姐总是把学习放在嘴边,让她现在找了个很好的理由。

    程锦之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只是抬起食指,在她脸颊上戳了一下。“我拒绝他了。”

    “啊?为什么?”

    “要以学业为重。”

    胡说,你才不是为了学业。你现在还在玩手机,你周末还想溜冰。可是容姒现在什么都不想想,她扬起了小眉头,一个劲的傻笑。这是什么感觉?失而复得。

    周末,程锦之又带她去溜冰。程锦之上初中以后,没少来这里溜冰。容姒还是第一次来。程锦之领着容姒,说了很多技巧。“我第一次滑的时候,也是摔得鼻青脸肿。你不要怕,我会带你的。”

    然而,容姒不但在冰上站起来了,还非常轻盈地转过身子。看着目瞪口呆的程锦之,容姒有点不好意思了。“嗯……是这样的吗?”

    “容姒,你原来会啊。怎么不告诉我?”害得我说了这么多,像个傻冒。

    “没。我只是很小的时候滑过,没有什么印象了。”容姒谦虚地说道。程锦之没有去过北方,大概不知道北方人的冬天运动。程锦之和她讲解的时候,她也是认真地听着的。程锦之认真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感觉她的眼睛里有一闪一闪的星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方便以后阅读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23章 情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23章 情敌并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