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

第24章 萌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本章:第24章 萌动

    “那也很厉害了。”程锦之睁着眼睛,掰了掰手指头。“那时候你才多大啊,你才六岁。”

    “六岁,苟羽估计路都还没走稳。”程锦之指着不远处的苟羽,苟羽正扶着扶手,弓着身子生怕摔倒地慢慢滑。程锦之约夏柚出来溜冰,苟羽也要出来凑热闹。苟羽又想玩又怕摔,来了好几次总算能站起来了。

    “要去扶吗?”顺着程锦之的手指头,容姒也看到了摸着扶手慢慢爬的苟羽。

    “不用管她,她一个人也很开心。”程锦之笑了笑,拉住了容姒的手。两人就这么手牵手,在溜冰场兜圈子。兜了两圈,容姒的肢体也没有那么僵硬了。

    “容姒,你学得好快。”这时候,夏柚也溜过来了。

    程锦之晃了一下容姒的手。“容姒,夏柚可是溜冰高手。你和她学,会学到很多花式。”

    容姒点了点头,但还是紧紧地拉着程锦之的手。溜过冰,人也出了一身的汗,现在已经过去大半个学期了。坐下来的时候,程锦之还看了两眼带出来的单词本。

    程锦之现在初三,明年又要升高中了。她们在一起上学,也只有一年。以后她去高中,程锦之又要高三了。小学的时候,天天盼着长大,没想到那段时光是和程锦之待在一起最长的时光。她们天天上学,天天写作业。容姒有些怀念小时候了。虽然她现在也不大。

    “锦之,想好高中了吗?”看程锦之手里的单词本,夏柚顺便提道。

    “没。”程锦之有点沮丧。虽然小升初的时候,说着要好好学习,结果到初中又没自制力了。她们的中考是先填志愿然后再考试。“姒儿,我好羡慕你初一啊。”

    “初一,感觉什么都来得及。”程锦之说道。

    苟羽又晃晃悠悠溜过来了。“程锦之,你又带了单词本。你又不会看,老是带做什么。”

    “谁说我不会看。”

    苟羽嬉皮笑脸坐在了程锦之的身边。“我爸已经给我找好了,干脆你和我上一个高中吧。”

    “不要,我要和柚子上一个高中。”程锦之说道。

    夏柚肯定是上市重点。夏柚笑了笑,低下头似乎在想。晚上睡觉的时候,程锦之还坐在床头看教科书。中考她们考语数外物理化学体育,化学满分六十分,物理满分九十分,其他的一百五十分。体育三十分,大概中考前一个月考。体育考三项,八百游泳二选一,垫上运动单杠双杠三选一,篮球足球排球三选一。这些体育项目,她们初一是都教的,到了初二会让学生们自己选择。程锦之选的是游泳,难怪程锦之现在这么高了。当然程锦之班上有更高的,只是相比较容姒而言。容姒也就暑假冒了一丢丢,在程锦之面前还是要稍稍抬头。其实和程锦之在一起,容姒已经对自己的身高平常心了。矮个子有矮个子的好,程锦之经常揉她的脑袋。很快,程锦之便钻进了被窝。

    和好以后,两人的关系又好了一点。现在已经开始一起睡了。

    “你不再看一会吗?”容姒问道。

    “不了。”程锦之说道:“妈妈让我们早点睡,说你现在在长高的阶段。”

    “你也在长高。”

    “其实长高还好……”程锦之有点不好意思了。“嗯……”

    “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睡吧。”

    容姒便侧过身子,程锦之贴着她的后背。“你不和我亲了,之前都会埋在我怀里睡觉。”

    容姒的耳朵有点红,不单单是因为程锦之的话。还有……她能感受到后背柔软的触感。程锦之没有穿内衣,那里……似乎大了很多,还有点软软的。

    “嗯……”

    等容姒转过身,程锦之才继续开口。“姒儿……”

    “啊?”

    “就是你晚上,有没有觉得嗯……”

    容姒抬起头,看着不好意思的程锦之。

    “我晚上……好像嗯……就是想夹被子。”

    “夹被子?”

    “就是这样。”程锦之抬起修长的腿,双腿夹住了容姒的小腿。她们纤细的双腿交织在了一起。容姒有点懂了,可还是没懂。程锦之没有进一步的举动了,她低下头附在容姒的耳边。“嗯……其实还要上来点。就是……那里有点……痒,想夹着被子。”

    程锦之的话,仿佛是一列非常长的火车,在容姒的脑子里轰隆而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程锦之的话,那里也跟着缩了一下。非常陌生而又羞涩的反应。容姒裸|露出来的小腿肌肤,有些发烫了。“啊……没。”

    容姒有些结结巴巴了,被程锦之双腿夹住的小腿,甚至有点想往上。程锦之说那里痒。或许是不想让程锦之发现自己羞红的脸,再或许是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夏柚学姐苟羽学姐她们也……”

    “我不好意思问。”

    那你怎么问我。容姒抬起头,即便隔着黑夜,她也能感受到程锦之亮晶晶的眼睛。程锦之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我们不一样,我们从小就在一起。我们一起睡,还一起洗澡。”

    确实和夏柚学姐她们不一样,程锦之没和夏柚学姐她们一起洗过澡。

    “容姒,你说我是不是得病了?”程锦之说道:“你会有这种感觉吗?”

    “我……”如果不是这样的问题,容姒会马上答有。她不想让程锦之觉得自己“有病”,即便这种是“病”,她也希望自己能陪程锦之一起“得”。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容姒有点莫名的害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什么。

    中国一向传统,即便是再发达的城市,学校在这种性|意识觉醒的教育方面还是有点欠缺的。很多男生女生,特别是女生,青春期的时候会感到羞耻,更羞于有进一步的“调解举动”。

    “夏柚学姐她们应该也有。”对不起夏柚学姐,她只是想安抚姐姐。容姒囫囵不清地说道:“我应该以后也会有。”

    自从程锦之初潮,她被程锦之的血吓懵以后。她开始看起了女生必经的发育过程,她有些记不清了,好像书里有讲过。容姒看这种书,并不是因为自己是女生,而是因为程锦之是女生。反正和程锦之有关的,她都想好好了解。

    程锦之似乎被容姒安抚到了,又开心地搂住了容姒。“我还以为自己不一样呢。”

    “嗯……姐姐……”你别搂我这么紧。我……感觉自己也开始“得病”了。容姒不像平时会搂住程锦之的脖颈,这一次她有点一动不动的。容姒下学期的时候,程锦之的学业更重了。她开始忙升学了。

    “容姒,你是程锦之的跟屁虫吗?”见容姒又要去初三年级,司徒喊了一句。司徒现在和她一个班,他小学也通过了直升班的资格。司徒虽然调皮捣蛋,但是学习成绩也不赖。大概是他家给他请了很多家教的缘故。当初她刚进小学,司徒就用英语嘲笑她了。容姒能听懂什么意思,但是她回击不了,比起班上同学从幼儿园开始的双语教育,她的英语属于开口跪。

    容姒没有理司徒,司徒又朝容姒做了个鬼脸。“跟屁虫。”

    别人都说她和司徒关系好,她觉得一点都不好。小学,司徒就带头欺负她。当初学校给她发动募捐,司徒捐了很多,容姒还以为他是好人。结果第二天,司徒就扯她的头绳。“什么年代了,你绑头发还用头绳。”

    司徒也不把头绳还给她,得意洋洋地系在手腕上。还是夏柚学姐领着她,给她买了一些皮筋。头绳是她妈给她的,她觉得很好看。可是绑在头发上,只能让捣蛋大王司徒扯。可是容姒并不恨司徒,司徒虽然欺负她,也是在明面上。班上有很多同学,总是在暗地里嘲笑她土气。

    “容姒,这儿。”程锦之在走廊上看书,见到上来的容姒赶紧摇了摇手。“跑过来。”

    容姒跑过去,就被程锦之捞了起来。“姒儿,你沉了。”

    “是长高了。”夏柚学姐也在旁边给程锦之抽背知识点。

    程锦之看了一眼身边的苟羽,苟羽把校服穿得稀稀松松的,人也是歪歪扭扭地靠在扶手上。“苟羽,你好像比容姒矮了。”

    程锦之这么一说,夏柚也看了一眼。“苟羽,你没长得赢容姒诶。”

    “我是没站直。”

    “那你们比一下?”

    “我才不比。”苟羽心虚了。等容姒和程锦之说话的时候,苟羽又偷偷看了容姒一眼。才一个学期,容姒怎么长了这么多?不行,她可不能比容姒矮。

    “宝贝,你不再玩一会游戏?”到了九点,苟母转头便看到了换上毛绒绒睡衣的苟羽。

    苟羽摘掉了毛绒绒的连衣帽,抬起一只手义正严词地拒绝了。“不,妈妈,我要睡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方便以后阅读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24章 萌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24章 萌动并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