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

第25章 发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本章:第25章 发芽

    现在天气热起来了,游泳馆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容姒坐在深水区泡脚,很快便有一双柔软的手,抓住了她的脚腕。程锦之从水底钻了出来,趴在了容姒的腿上。“姒儿,你初二准备选哪些体育项目?”

    “我想选游泳和篮球。”

    “啊?女生不一般选排球吗?”程锦之说道。程锦之选的是排球。男生一般选足球和篮球,选篮球的多。

    苟羽也从水底潜了上来,她浮在水面。竖着耳朵听程锦之和容姒的对话。容姒居然选两个这么长高的运动,不行,按时睡觉还不够,还要多运动。苟羽又悄悄地潜下去了。

    没一会儿,容姒也被苟羽从岸上拉了下来。容姒被拉下来的时候,程锦之还按了一把苟羽的头,闹得非常开心。“苟羽,你好幼稚啊。”

    “容姒的水性超好的。”程锦之说道:“根本不怕你这个。”

    回休息室的时候,容姒见夏柚坐在长凳上,还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学姐,你在看什么?”容姒问道。

    夏柚的脸本来还有点兴奋,听到容姒的话又收起了手机。“没什么,看点小说。”

    之前小学的时候,她们便碰到夏柚在书店。夏柚说她在看漫画,她们后来问的时候,夏柚又说她在看小说。不管漫画还是小说,对于容姒来说都是一样的。漫画小说,都属于休息放松一类的。

    “小说有什么好看的,字那么多,看着头疼。”苟羽擦着头发,又从自己的柜子拿出了换洗的衣服。“你们还游吗?”

    夏柚摇了摇头。“不游了,晚上我还想看书。”

    “那好吧,我去洗澡了。”

    苟羽去洗澡,容姒也跟着拿出了换洗的衣服。出来的时候,程锦之在盥洗池边上吹头发。“容姒,我来帮你吹一下。”

    程锦之的手很柔软,虽然吹得有点毛躁。容姒见自己的发丝,在脸上左一甩右一甩。脸颊也被吹得红红的。考体育那两天,容姒有课,也没有去陪程锦之。程锦之的体育考得还不错,因为游泳的强项,把分拉上去了。高考之后,便是中考了。今年她们学校作为考点,她们也放假了。最后一个月,程锦之明显紧张了。白天看书晚上看书,连吃饭的时候都是紧张的。程父其实早就找了关系,想说又被程母制止了。她知道自家女儿,要是知道有保底的,还不知道会考成什么样。考试前两天,程锦之有点愁眉苦脸。在夏柚学姐和苟羽学姐面前还没有展露出来。“容姒,我连苟羽的学校都考不上了。”

    程锦之本来还想考市重点。苟羽的学校是这两年才兴办的贵族学校。苟羽根本不用担心,她亲戚是贵族学校的校董。夏柚填志愿,也填了苟羽的学校。她的姑妈在那里教书。

    “你能考上的。”容姒说道:“之前你就考上了。”

    “小升初和中考又不一样,难多了。”程锦之说道:“我都不敢和我妈说,我怕我妈骂我平时不用功。”

    “我不会初中就要复读吧。”程锦之胡思乱想了很多。复读并不稀奇,她们这一块就有好几个人复读了。不过他们都是高中复读。

    “不会的。”容姒一直很有耐心,她安抚道:“要复习的你都复习了。”

    “要是我能考上高中,我一定好好学习。”这样的话,程锦之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

    程母似乎想让程锦之长个教训,到了高中好好读书,等程锦之考完哭了两天才把家里找的关系告诉她。哭得太懵了,还抱着容姒一起哭。“容姒,你以后只能来技校看我了。”

    考之前,程锦之就和妈妈说想复读。妈妈拒绝了她,并且告诉她,要是考得不好,就把她送去技校。年纪小的孩子,还不知道什么技校什么高中,只知道同龄人都在上高中,而你却在上技校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

    妈妈说她可以上高中的时候,程锦之还有点懵。漂亮的脸蛋都哭肿了。“不是技校吗?”

    “不是,你可以和夏柚苟羽一起上学了。”毕竟是亲妈,看女儿哭成这样也有点于心不忍。本来还打算等成绩下来,再和她说高中的事情。程妈看女儿的样子,也知道女儿考成什么鬼德性了。天生不是读书的料。成绩下来那天,也没给他们“二老”什么惊喜。女儿果然考得很差。中考后的暑假,程家带着程锦之出去旅游了。这一旅游,又是小半个月。

    容姒现在也大了些,被婶婶安排去工厂打暑假工了。“你这么大,该给你妈妈减轻负担了。”

    容姒并不想去工厂,可是没办法,她不去的话又要看婶婶的脸色了。婶婶会故意把门甩得很响,也会故意不做饭。这是容姒第一次在外面打工,在工厂工作真的很辛苦。婶婶说只要坐在那里就有钱挣。确实只要坐在那里,可是手不能停下来。要做零件。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五点,她也没有和妈妈说。和妈妈说了,也是让妈妈担心。寄人篱下的时候,抖小机灵也是那样,始终是受制于别人的。之前她应对婶婶的招数,仍然是管用的,可是更切实的来说,婶婶看到既得利益是不会满足的。她现在来工厂挣工钱,和她学习考个好成绩并不冲突。

    “最近在忙学习吗?都没和妈妈打电话。”妈妈说道。

    “嗯嗯,妈妈,我要进初二了。”同龄人有手机的时候,她没有。同龄人有智能机的时候,她还是什么都没有。

    容姒不想告诉妈妈,妈妈没办法。妈妈把她送到这里来,就是因为婶婶的学区房和婶婶的户口。现在婶婶越来越懒,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工作了。婶婶把她和她妈妈当作了摇钱树,即便她们并没有什么钱。但也足够让她大吃大喝装阔绰了。

    程锦之回来那一天,容姒并不知道。是程锦之找过来的。她手里还拿着从外地带回来的礼物,包装盒很精致。程锦之穿得也很漂亮,她一个人抱着一只精致的盒子,孤零零地站在工厂门卫处。

    “你回来了。”程锦之在外面旅游了小半个月,又去奶奶家玩了一个月,自然不知道容姒在工厂里边打工。容姒撑着小脸,扯着不合身的工装裤。

    “我……给你带了礼物。”看容姒的样子,程锦之也没有反应过来。

    程锦之把包装盒递了过来,容姒伸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指缝里的机油。估计她身上也沾满了机油。机器坏了,她个子小,阿姨们便让她钻到下面去敲敲打打。容姒怕弄脏程锦之的礼物,迅速地抽回了手。她垂着头,没有看程锦之。“你回去吧,这里到处都是灰和机油……”

    容姒还没有说完,程锦之便抬手给容姒抹了抹脸上的灰点。容姒过来的时候还洗了把脸,可惜没有镜子,容姒只是把灰点抹开了,并没有洗掉。或许是她太急了,想着见程锦之。她已经有一个暑假没有见到程锦之了。听到门卫大叔的通知,她几乎是跑过来的。

    “你婶婶太讨厌了。”程锦之好一阵没说话,再说话的时候,容姒抬起眼睑了。程锦之的眼眶有些红通通的。“一定是她把你塞进工厂的。你才多大啊,她就让你做这种事情。”

    “我们回去,别理她了。”程锦之说道。

    “我今天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容姒有点小为难。

    “那我陪你。”

    “这里很多灰,会把你的衣服搞脏的。”

    “不怕。”

    程母找过来的时候,只见到两个灰扑扑的小孩,程锦之的衣服沾了很多灰。按照往常,程母也该教训程锦之。“你是在地上滚了一圈吗?”

    然而今天,程母什么也没说,只是和车间主任说了一声,便把两个孩子领了回去。容姒今天没有做什么零件,洗了澡出来,脸上还有点沮丧。婶婶大概会骂她,她有点不想回去了。程母揉了一下容姒的脑袋,似乎知道容姒现在在想什么。“姒儿,今天你就在阿姨家睡。婶婶那边,阿姨会去说的。”

    今天睡觉,程锦之也大有姐姐的风范。上了床,便把容姒搂住了。不像往常,有时候还要窝在容姒的怀里。程锦之揉了揉容姒的脑袋。“早知道,我就带你一起旅游了。”

    容姒眨了一下眼睛。你回来我就很开心了。“你玩得还好吗?”

    程锦之说了很多新鲜事,看着容姒亮晶晶的眼睛,她在容姒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以后,我带你一起。”

    现在她们已经不像小时候了,小时候程锦之也喜欢动不动亲她。等程锦之睡着,容姒还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心里某种情绪,好像已经发芽了。其实早就发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方便以后阅读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25章 发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第25章 发芽并对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