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也不当后宫[快穿]

第45章 罪恶研究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十一 本章:第45章 罪恶研究院

    就在这种有些诡异的气氛下,众人来到了皇宫,早在研究院宣布被七宗罪占领以后,皇族就聪明的选择了退位—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是没办法和七宗罪抗衡的,所以现在的皇宫是完全被装饰一新,只等待着七宗罪们的到来。

    在仆人的带领下,七个人走进了皇宫,夏望简单的到自己房间看了看,装饰和之前的房间差不多—看起来原主就是这么个品味啊,,虽然在夏望看来...略不习惯。但是没办法,他也记得不能崩原主的人设。

    “阿斯蒙蒂斯,”正当夏望看着房间摆设的时候,一个人喊了他的名字。

    夏望转身,棕色头发的女孩站在门口看着他,眼神里的冰冷毫不掩饰,“你居然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夏望扫了一眼门,哦,估计是进来的时候忘记关了,才能让女主招呼不打的直接闯进来,不过面对现在兴师问罪气势汹汹的爱丽莎,夏望也不可能有什么好语气就是了。

    “明明就是你!”看到夏望漫不经心的态度,少女的指甲狠狠的掐入手心,表情也难以掩饰憎恶,“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我和他们有仇?为什么要告诉我他们会害我告诉我他们是恶魔?!他们根本就不是!”想起在路上来的时候她看到的那一幕,黑发少年笑着吻上面前这个人的唇角,画面很美,却让她当场咬破了嘴唇才能忍住上前分开两人的冲动。

    “你明明就是担心我的到来会影响你的地位吧!可是我怎么碍着你了你要怎么对我?!我只是本分的当一个女仆不行吗?”女孩愤怒的责问着夏望,一想到面前这个人取代了她的位置,她就有一种无法克制的,自己所有物被抢夺的愤怒。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听到这里,夏望的微笑也淡了下来,“首先,我并没有欺骗你,其次,我也不担心你会影响我的地位。”虽然夏望对待妹子一贯都是好脾气,但是现在显然不可能这样—就凭这个女孩对他无缘无故的恨意,夏望就不可能对她有什么好脸色。

    “你不想想,我欺骗你有什么好处吗?”夏望扬着唇角,也懒得压住自己的脾气了,“你要是想当女仆就当,没人会拦着你,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不过,”他顿了顿,“你别忘了,你不是爱丽莎。”

    本来还脸色难看的艾丽莎听到这句话以后脸色变得一片苍白。

    “我,我...”她咬着唇,心里万分悔恨自己那天对着夏望坦白的行为,她怎么就这么蠢,什么事都说呢!现在却成了夏望威胁她的把柄...不行,她不能让夏望一直知道这件事,她必须把这件事掐断在源头...反正她有原主的记忆,没关系的。

    想到这里,她坚定了态度,看着夏望的表情冷漠,“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不是爱丽莎?阿斯蒙蒂斯先生,您不能这样污蔑我。”

    “随你,”夏望懒得同她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既然和女主已经撕破了脸,夏望也不会去纠正她的妄想症,“还有事吗?没事的确话就请出去。”无所谓他做不做什么,结果就在那里。

    爱丽莎恨恨的看了夏望一眼,最终还是转身跑了出去,她现在实力还是太差了,还没有办法拿阿斯蒙蒂斯怎么样,但是...

    夏望没什么感情的看着女主离开,表情若有所思。在这种情况下他的任务都还没有完成—只能说明,这个女主到现在还抱着要把他收为后宫的想法。

    啧,他本来以为女主对他应该只有恨才对呢。没想到对方居然可以野心大到这个地步。夏望摇摇头,淡定的转身去书柜找书打发时间,他现在的身份逼格如此之高,女主也无法对他做什么,所以夏望并不担心。

    接下来的日子夏望就呆在皇宫里,熟悉原主的各项工作,其实外交官的工作还挺简单—尤其是在有着原主的这张脸的情况下,夏望再一次深刻的领略到了何为“颜即正义”,那些他接待的外星球文明不是想睡他,就是准备睡他。尽管最后这些人或是偷摸或是明目张胆的小动作都被七宗罪挡了下来—具体来说,是被懒惰挡了下来。反复几次以后夏望就在宇宙的高等文明中出名了。

    听说在索亚星球的高等文明中,外交官是代表七宗罪之一的色/欲,听说他有灿烂如阳光的金发,和广阔如同天空的蓝眸,听说他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最艳丽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想得到他,但是可惜的是,听说他被其他的六宗罪保护的很好...

    夏望听到这些消息是假期放假回皇宫的傲慢拿着一份报告对着他一字一句的念出来的。

    刚到皇宫后没多久,傲慢他们就不得不由于年龄的问题去学院上学了,尽管按照他们被人造人出来的智商程度来说是不需要的,但是在懒惰的坚持下,几个人还是被送到学院了,而留在皇宫里的七宗罪就只剩下懒惰,暴食,愤怒以及夏望,几个人之间也算是相安无事—毕竟最喜欢粘着夏望的其实是傲慢贪婪以及暴食,现在这三个人走了两个,夏望就清闲了很多。

    这种清闲一直到傲慢他们放周末假回来以后终止了。

    “嗯?所以说你混得还不错嘛,阿斯蒙蒂斯。”傲慢抖了抖手中的那一叠纸,勾着嘴角,笑却不达眼底,“让我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为了你大打出手了?索兰星球的来访团...卡顿帝国的二皇子...蓝沁帝国的三公主...”傲慢每念一个人名就故意的顿一下,然后挑着眉瞟一眼夏望,看到对方慢慢变的尴尬的神情才满意的做着总结,“嗯?你是不是觉得很高兴?”

    “我没有...”面对如此不讲理的傲慢夏望只觉得头疼,对方的口气就像是询问丈夫是不是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妻子一样...这还真是不好的影响,“再说了,你没必要为我费这么多心...”夏望试图委婉的解释一下自己的私人生活和傲慢毫无关系的立场。

    “没关系?你觉得没关系?”傲慢怎么可能听不懂夏望这种压根没遮掩暗示的话,他眯了眯眼,看着夏望的表情慢慢变了,“的确,我是跟你没关系,”他异常爽快的承认了夏望的话,但是下一刻,傲慢嘴角的微笑只会让夏望觉得无端发凉—这种发凉在他看到对方慢条斯理的伸出修长白皙的手解着校服领口的扣子的时候越发的深刻了。

    “既然没关系,那就做出关系吧。”夏望只听见这么一句话,然后就看见傲慢噙着笑慢慢朝他靠近...

    “等等啊不不不我们不需要做出关系—”夏望直接被吓到了,看着傲慢慢慢靠近的放大的脸庞,他只能不住的后退,“不不不真的不需要谈恋爱难道不该先有精神再有身体吗!你如果直接身体的话那叫什么关系啊床伴关系吗但是这种关系是不牢靠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总之你现在不能上我不然就会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你要是上我了我们就再也没关系了...”说到最后夏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能不住的逮着什么说什么...总之坚决不能让傲慢在这里上了他!

    岂料再听到夏望的话以后傲慢真的停下来了。他微微拉开了一点距离,皱着眉,看着夏望,过了一会儿,才似乎很不情愿的回答,“你是真的这么想的?”

    “什什什什么?”好不容易·庆幸自己大难逃生·松了一口气的夏望完全不记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了,只能蒙蔽的问。

    “你刚才说,要先有精神才能有身体,是真的?”看着夏望一脸茫然的傻样,傲慢烦躁的揉了把头发,漆黑的眸子也是一片不耐烦,却还是直直的盯着夏望等着他的回答。

    ...大兄弟我如果说“不是真的”的话你会不会继续想要上我...夏望斟酌再三,觉得他还是...“真的。”夏望诚恳的看着傲慢,挤出一个天真如同小白花一样单纯的微笑,眼神简直不能更无辜透彻,“我真是这么觉得的。”

    “嘁。”傲慢轻嗤一声,却还是退后几步走到了安全范围内,然后他似乎很是困难的思索了一会儿...“阿斯蒙蒂斯,你想要什么样的恋爱?”最终,夏望听见他这么问他。

    ....夏望觉得自己简直有病,为什么听到有人!认真的!问自己!喜欢什么!恋爱方式!的时候!居然!会!有点!脸红!

    不不不这肯定是错觉。夏望深呼吸一次压下了跳得飞快的心脏,他一定是从没有被人这么问过才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的!没错,他现在脸红心跳完全是因为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

    做好了心理建设,夏望状似犹豫了一会儿,才为难的皱着眉...“抱歉,但是我确实也没什么想法...”如果这么说的话傲慢就没办法追他了然后就没办法对他这样那样了吧我真是机智...

    “真没想法?”傲慢又问了一遍,得到夏望看起来为难又纠结的点头后,黑发少年嘴角微扬,眼神阴鸷,“那就还是按照我的方法来吧,感情什么的,做做就有了...”

    “不不不我刚想起来...”夏望差点被傲慢的话吓哭,“那个,我可能更喜欢水到渠成的恋爱方式吧,总之就是一般恋人做的那些什么的都很好啊,感情是相处出来的,现在我不了解你我哪来的感情...”这话其实都是真心的,一时不备之下夏望只能认真的去思考这个问题,得出的答案也是他一直以来思考的。

    毕竟他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学生了,怎么说也会自己想过对伴侣的期许,最后得出的结论...差不多就是这样。

    傲慢盯着夏望一会儿,确定了对方没有欺骗他,才满意的点头,“好,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吧。”

    夏望:...我感觉自己真的陷入了基佬地狱怎么破!!!

    于是这天的对话结束以后夏望就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生怕傲慢什么时候就跑过来找他说要和他谈恋爱—但是一天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中午在餐桌上傲慢也没多对他说什么,晚上也没过来骚扰他,夏望在觉得对方只是玩笑的时候...其实是有那么一点他死也不会承认的小失望的。

    当然,他不管这个叫失望,他叫做“第一次被人告白”的激动心情结果发现对方只是逗自己玩的“失落”心情。

    于是当第二天一早,夏望还在被窝里,房门被人敲响的时候他是蒙蔽的。

    “来了来了别敲了...”夏望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爬起来走到门前推开门,“谁...”然后就和外面难得的没穿惯常的小西装,而是穿了卫衣和黑长裤的,表情淡淡的看着他的傲慢对上了。

    “....”三秒钟的沉默。“砰!”夏望条件反射的把门使劲关上—他一定是没睡醒—不然怎么会看见傲慢居然穿着休闲装!在外面!

    “....阿斯蒙蒂斯,把门开开。”外面的人似乎也因为夏望的举动沉默了一下,然后再度开口的语气就算不上好了。

    “等一下!”夏望蹭蹭蹭的跑到衣柜前,一下子拉开衣柜,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衣服换好,用力揉脸把脸上的睡意揉下去,然后才默默的滚回门边开门,“傲慢?你来做什么?”挂上原主的微笑,再配上轻微的皱眉—很好,完美!

    “....嘁,”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的傲慢上下打量了夏望一遍,眼神嫌弃,“你到现在才起床?”

    “...现在是周末啊,怎么了?”夏望无语的看着傲慢,这种大早上七点钟就来敲他房门的人才是真!有病!吧!

    “这时候我一般早就起床早锻炼了,”傲慢嘴角微扬,说出的话却不客气,“好了,既然你收拾好了我们就出发吧。”

    “出发?去哪里?”完全不记得自己今天有答应过和傲慢一起去哪的夏望蒙蔽脸。

    少年微微扬眉,身后走廊窗户外斜照进来的阳光渲染的他越发的俊秀如玉,气质高傲,他噙着笑,眉眼弯弯,“和你去谈恋爱啊。”

    “....卧槽....”夏望呆呆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看着一个男人看忘记了!“咳咳,等一下,我还没有洗簌...”夏望咳嗽两声回答,然后看都没看外面的人直接跑回浴室,简单的洗簌—准确来说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倒腾了一会儿,力图使自己显得不能更帅气(诱人),当然,在最后打理头发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在做什么的夏望...愤怒的骂了一句,然后继续乖乖的收拾自己。

    一向脾气算不上好的傲慢这次却没说什么,全程只是安静的等着夏望,等到夏望最后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抱歉,等很久了吗?”夏望对着傲慢笑了笑,“我们走吧。”简直不能更主动!

    “阿斯蒙蒂斯先生,傲慢先生,”夏望正和傲慢一起下楼,刚好就在一楼大厅里看到了爱丽莎,棕发女孩看到他们以后完全没有单独对着夏望时候的嚣张狠毒,而是恭敬的向他们行礼。

    这段时间爱丽莎被收拾的不轻,本身懒惰他们留下她就是为了折磨她的,所以各种手段为难她,尤其是暴食,孩子心性的暴食最没分寸下手也最狠,据夏望所知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里这位小姐已经生病了好几次了,也不知道是真生病了还是熬不住懒惰他们的手段假装生病,不过夏望也没在意。

    他没去为难这位坚强的白莲花小姐,当然也没有帮助她的意思,这位白莲花小姐都这样了还不愿意说出自己的身份,其实只是不愿意走而已,按照夏望的猜测,最终懒惰他们都会被爱丽莎的坚韧善良柔弱感动到,然后和她进行美好的he结局。

    只是夏望不去主动接触她,不代表在这皇宫里到处晃悠做工作的爱丽莎接触不到他。

    傲慢瞥了一眼爱丽莎胳膊上的青紫伤痕,这一个多月他都在学校没回来,自然也不知道懒惰他们整治了这个女人...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爱丽莎的问好毫无反应,傲慢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了,夏望也像是没看见一样和傲慢并肩离开了—在他们的身后,又一次被打击的女主咬紧唇,看着夏望的背影眼神似乎淬了毒。

    当然这不是说她不记恨傲慢,只是对于从头到尾都是一副高傲姿态的傲慢,之前对她温柔现在对她冷淡的夏望才更是得她的恨意,如果说对于傲慢,爱丽莎还存在着一点感化他的幻想的话,那么对于色/欲,她就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了。

    夏望才不关心女主的心理活动,和傲慢一起出了皇宫坐上了飞船,夏望虽然很好奇傲慢会带他去那里,但是为了不崩人设也没有问,认真来说的话从这个世界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夏望出门的次数并不多,去的地方也很少,起初是不熟悉环境没有行动,后来就是忙于外交官的工作也没有出去玩,现在有人陪着简直不能更好,毕竟就算夏望是个宅男有时候也是想出来放放风的。

    等飞船停下以后,在夏望站起身准备下去的时候,傲慢却拽住了他。

    “等等,”对上夏望疑惑的目光,傲慢轻“啧”一声,从一旁的飞船上的小柜子里翻了翻,然后把一个东西递给了夏望—“戴上。”语气霸道的不容反驳。

    夏望莫名其妙的接过,才发现那是个很精致的面具,只露出了眼睛和小半个下巴,纯白色的底色,上面用艺术体写了一串夏望没看懂的字符,想想自己现在这张脸的惹人注意的程度...夏望了然。为了不造成意外事故,带上就带上吧。

    默默的带好了面具,夏望才和傲慢一起下了飞船,下了飞船以后,面前却是一片人山人海。不过就算是这样热闹的气氛,夏望也能看到这些人身后...那个相当显眼的摩天轮。

    “...”夏望沉默的侧头看一旁的傲慢,对方扫了他一眼,从身上拿出两张磁卡(游乐园的票),仍旧是淡淡的表情“走吧。”

    夏望长这么大从没去过游乐园,更不用说是未来的游乐园,所以虽然一开始别扭了一下,但是很快的看着各种熟悉的不熟悉的玩意儿就飞快的融入人群了,甚至完全把傲慢这位大爷抛在脑后了,因为带着面具,所以周围的人也没过多的注意他,夏望于是就愉快的自我放飞了,玩的嗨了甚至完全不注意形象—就这么东跑西跑着玩儿。

    反倒是一直都很挑剔的傲慢,看到夏望这种样子也难得的没出言讽刺什么,也没因为对方无视他说什么话,只是任劳任怨的在一旁陪着玩陪着拿东西陪着跑腿,如果夏望意识到的话,估计能直接吓哭—因为他会觉得傲慢转性了。

    一天的玩乐其实很快,最后从磁力悬浮车(类似过山车)上下来的时候夏望还是意犹未尽,不过看看周围渐渐稀少的人群以及渐暗的天色,夏望还是提出了回去。

    对于他的要求傲慢也答应了,实际上今天一天傲慢都是出乎意料的好说话,等到坐上了飞船,后知后觉的夏望才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

    他小心的看了一眼身旁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书的傲慢,对方此刻温顺无害的样子就像高贵的猫咪一样,完全没有平日里夏望看着他的侵略性。尽管这个人的本质上是原罪七宗之一的傲慢,现在这么看来也不过是个小孩子一样呢。

    似乎是注意到了夏望自以为隐晦的注视,傲慢抬了抬眼睛,直视着夏望,“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夏望默默的移开眼睛,“今天玩得很开心。”这句话说得很轻,但是很清楚。

    “唔?”靠在长椅上的少年看着他,然后笑了笑,“是啊。”

    似乎是从这一天开始,夏望才真正的感觉到了傲慢是真的有很用心的追他—无论是在这难得的月假里陪他出去玩,还是对他温和了不少的态度,总会让夏望觉得傲慢...彻底变了一个人。

    不过说实话,这些对于女生来说可能会感动的行为,在夏望看来...其实有时候,真的挺别扭的。毕竟他一个汉子,也不喜欢被人照顾啊是不是?只是看着傲慢兴致勃勃的样子,夏望觉得,被当作女生对待和被上...自己还是明智闭嘴吧。

    时间过得很快,傲慢的假期是月假,所以一次的放假时间也比较长,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夏望每天早晨就能看见傲慢等在门前—穿着各种休闲装的少年露出的微笑...真是灿烂的让人移不开眼。而且除此之外,傲慢还真是正儿八经的带着夏望各种约会—去游乐园已经不算什么了,去海洋馆,科技馆,送花,送小礼物,随时随地说的别扭但还是认真的情话...咳,虽然很不习惯被这么对待,在第一次听见傲慢说情话的时候夏望更是吓得被快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但是总体上还是很愉快的。

    直到傲慢留在皇宫的最后一天。

    早晨,因为今天傲慢没有过来堵门(追人),所以夏望得以成功的和七宗罪们在大厅吃饭,女仆爱丽莎和众多仆人站在一旁服侍,夏望看了一眼今天异常沉默的傲慢,那个少年恢复了之前冷淡的形象,无论是嘴角的弧度还是眼神都散发着一种傲慢高冷,夏望默默低头,在心里无声的叹气。

    果然,在除了他认真学习谈恋爱的其他时候,傲慢也还是一副冷淡高傲的样子。对着任何人都这样。嗯,没有任何变化。尤其是今天...貌似心情不好的情况下。

    夏望表示他并不知道傲慢为什么心情不好。

    “诶~明天傲慢你们都要回去上学了吧,真是辛苦呢~”坐着特制的高一点的椅子的暴食笑眯眯的说,又消灭了面前一盘食物,鼓起的脸颊粉嫩嫩的十分可爱,“暴食还小呢,没法和哥哥姐姐们比~”

    “暴食,你的心理年龄已经好几百岁了吧?这么说不觉得丢人?”本来一直很沉默的傲慢开口,眼角眉梢都是嘲讽,“装嫩的老怪物。如果我没记错,你还在我们之前被制造出来的吧?”

    “哼~那又怎么样?我是小孩子你才不是!明明你比我大还是小孩子的脾气!连恋爱都不会谈!我可是听到了哦,前几天你还在查谈恋爱的攻略呢!还记了下来!啦啦啦~愚蠢~”暴食又吞下一盘食物,愤愤地说。

    “噗—”这话一出,傲慢还没什么反应,夏望直接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咳咳咳!咳咳咳!!!”夏望拼命的咳嗽着,缓了好一会儿才停止,但这并不能减轻他心里的震惊程度—他就说!傲慢这几天!为什么这么奇怪!原来居然是查的攻略?!查的攻略?!

    夏望默默的抬头去看傲慢...对方的脸...已经黑透了。

    “傲慢在学校很受欢迎。”突然一旁沉默的嫉妒也开口了,少女姿态优雅眉眼弯弯,语气纯净的就像是在说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他在学校有很多女孩子递情书的。”

    “嫉妒!”这次傲慢直接把手中的叉子扔在了盘子里,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而黑发少年眼神冷厉的看着嫉妒,眼里满是警告。

    “嫉妒说的没错。”一旁的贪婪也慢悠悠的补充,“他是我们学校的五年级no.1。很厉害的。”

    贪婪的话一出,餐桌上的气氛彻底凝重了起来,傲慢用力的握紧拳,像是极力克制着什么,等等这时候要缓和一下!敏锐的察觉出气氛变化,夏望下意识的开口试图缓和一下—

    “其实傲慢很厉害啊,他这么优秀追的人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原本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的银发青年笑了笑,水蓝色的眸子干干净净的全是赞赏,“这不是应该的吗?”

    “......”三秒的沉默后。傲慢直接一下子站起身,椅子因为他过大的动作被推翻在地—黑发少年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餐桌上安静了片刻。

    懒惰拿着刀叉,仍旧淡定的用餐,刀叉轻轻碰撞的声音打破了桌上的沉默,懒惰微微垂着眼睛,血红色的眸子仍旧是一片暗光,“就到这里吧。”

    懒惰的话一出简直不能更管用,剩下的几个人虽然想说什么但也还是闭嘴没说话,夏望拿着刀叉有些纠结的想着傲慢刚才生气的离开...其实说到底不知道傲慢究竟为什么生气是假的,他还是在乎他在夏望心目中的形象的...不对,准确的来说是在乎他在阿斯蒙蒂斯—色/欲心目中的形象。

    不过先不说夏望究竟有没有生气—傲慢虽然为人的确是傲慢了一点儿,但确实别的方面出色的无可挑剔—不过七宗罪们都很出色就是了,很受女生喜欢也是正常现象,夏望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也没有小心眼到觉得这就应该生气,但是他就在刚刚,嫉妒他们说傲慢如何如何受欢迎的时候,夏望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自己,自己现在也很受欢迎啊...可是他突然意识到,受欢迎的不是他。受欢迎的人叫做阿斯蒙蒂斯,所以—就算傲慢真的喜欢他,他也不可能和傲慢谈恋爱。

    因为他现在不是夏望,而是阿斯蒙蒂斯—色/欲。所以傲慢喜欢的,想谈恋爱的对象不是他,而是他所扮演的这个角色,这个叫做阿斯蒙蒂斯的完美的,无可挑剔的七宗罪之一。

    就像是上个世界的赛琳娜一样。如果知道他自己的性格和阿斯蒙蒂斯完全不一样,知道他其实不是那个优雅完美的妖精色/欲而是一个内在粗俗的抠脚大汉夏望的话,对方怎么可能还会喜欢他。

    想清楚了这一点,心里无论有什么想法夏望也不决定继续想下去了,他目前的主要目标是完成任务,也就是不当女主后宫,除了这其它的任何事都不重要—之前是他自己想多了,居然还因为傲慢的举动觉得一串数据能有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他真正要考虑的只是完成任务,别的就没有了。

    夏望抬头扫了一眼那边低着头,看似恭谨的爱丽莎,虽然没接近对方,但他也是有听暴食说似乎这个女人在慢慢的刷高了懒惰的好感度呢...至少懒惰不像是之前那样那么为难她了,啧,倒也是个聪明的,七宗罪以懒惰为首,只要懒惰发话不让他们有什么动作,她就不会再受到为难—不过必须要说的是虽然知道这是女主的光环效应,夏望还是只能感叹在爱情面前人都是盲目的—哪怕是这么聪明的七宗罪也不例外,懒惰平时看上去脑子挺清醒的,一旦扯上女主就各种好说话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说让他们不要为难女主了之类的吧...然后接下来就该是女主各种刷七宗罪的好感度了—当然,除了他。现在和女主不对付的他完全不会让女主来刷好感度。

    当然,夏望觉得在知道女主将来有这么多高逼格的姘头以后还要去刷女主的仇恨值...他也是拉得一波好仇恨。

    心里这么想的,在下午傲慢没有过来找他的时候夏望也没有主动去找傲慢,他现在是没有能力反抗傲慢,但是他也不会傻乎乎的跑过去给对方希望—他只要在对方忍不住下手之前尽快完成任务就好了,而按照女主现在对他的恨意来看,这个任务也并不是那么难以完成。

    在早餐之后,一整天傲慢都没有再来找过夏望。

    说心里完全不介意那是假的,但是夏望也还是忍住了心里的那点小心思,一整天安静的做自己的事,被贪婪暴食和嫉妒轮番缠着时间也过得很快,等到晚上的时候,看了一会儿书夏望就上床睡觉了—嗯,傲慢明天就要回学校了,这下子两个人的关系能理清了吧,要在傲慢下次回来之前把任务完成就行,接下来色/欲和傲慢之间怎么样就不是他的事了。

    这么想着,夏望安心的陷入了沉睡中。

    他是被一阵颠簸弄醒的。

    睡的迷迷糊糊的,夏望却觉得好像床在动—不对,床怎么会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誓死也不当后宫[快穿]》,方便以后阅读誓死也不当后宫[快穿]第45章 罪恶研究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誓死也不当后宫[快穿]第45章 罪恶研究院并对誓死也不当后宫[快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