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穿成鸟怎么破?

第二十九章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辣鸡不好吃 本章:第二十九章

    一腿搁在椅子上,我双手交叉藏住半边脸只露出双眼一遍又一遍扫过面前正坐的三只妖怪,般若和犬神已变回我所认识的摸样,果然澄黄的颜色看着就能让人心情愉悦。

    “小鸟小姐……”般若察觉到我的视线,抬头抿唇眼角泛起泪花,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的脚好痛啊。”

    般若故意调整方向,将细嫩的白腿露出更多,他本因妖怪快速治愈而结痂的伤口不知何时又流出丝丝鲜血,我吞咽一口口水,般若哪里是妖怪分明是小妖精!

    “小小小小鸟小姐不在。”过于紧张而口吃的我把头转到另一边,我才不会被他这个样子迷惑到!

    “哇~”一张灿白的面具出现在眼前,吓得呼吸一滞,妖狐的捉弄太过突然,还没等我想扇过去他就已经跳开,一把□□从眼前横穿过去。

    犬神调整坐姿,腰板笔直:“面壁时不可随意走动。”

    “小生可不需要面壁~”妖狐摇着折扇一脸骄傲。

    “谁说你不用的,”我一个眼刀子过去,抬抬下巴指着一边:“刚才不是很积极吗,喏,去那里坐着。”

    妖狐扭扭捏捏走了半天,身子一转坐到我身边:“那么小生就在这里面壁吧~”

    我一巴掌拍到他的背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去那里。”

    这三只妖怪莫明的乖,妖狐被我这么一打非但没有炸毛而且一脸愉快跳着小步坐到了我指定的位置。

    “到那边去啊,臭狐狸!你离我这么近害得我身上也有狐臊味了!”

    “啊啦~这可是雀让小生待的地方哦~而且小生每天都有沐浴,味道什么的是不会有的哦~”

    “谁管你啊!”

    般若嫌弃地想挪远一点,可他再过去又有犬神坐着,无数次啧舌后他往前进了些距离,正巧到我面前嘟嘴撒娇:“小鸟小姐~不要生气啦~”

    我才不看他,别过脸偷摸了一把他的脑袋,柔顺的发丝在指间溜过,感觉不要太赞!

    随后看到还闭着眼低头的犬神,大概老老实实面壁的就只有他一个……

    “咳咳,”被突如其来的罪恶感弄得心虚,我咳嗽两声:“好了,面壁结束了。”

    犬神睁开眼正好见我正在看他,微愣后又闭上眼低下头。

    “抬头!”我噌地起身,我就是讨厌他这种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而逃避的样子,“说了结束了!”

    “……”犬神缓缓睁眼却不肯直视我。

    “看着我!”

    犬神非常不愿意,豆眉纠缠在一块儿,犹犹豫豫看着就让人心急,般若手肘靠住长椅斜眼哼笑:“呵,他想到了对不起小鸟小姐的事情,不好意思面对你也算有点脸面。”

    “厚颜无耻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和你呆在一起,光是想起来我就火大,”般若紧接着小声语到:“应该早点动真格杀了他的。”

    “说到蒙在鼓里,你也不是吗?”妖狐听完用夸张的语气难以置信道:“在小生命运之人身上下咒,你的胆子也很大啊!”

    “我那是——”般若开口就像辩解。

    “这些不重要!”一个个都说来说去要说到什么时候,我扑倒在犬神身上,别扭地抓起他的两腮注视他:“看着我!”

    “……雀你……我……”犬神在我倒下的瞬间往前一步才接住我,他想开口训斥我这样危险的举动,可又马上闭嘴微微错开视线,“抱歉……”

    深呼吸好几次还没有稳下情绪双手一抓我这回是真忍不了我这暴脾气了:“谁让你道歉了?!我让!你!看着我!”

    “雀……这样很危险,下次还是不要这么做了。”我身上被下着咒不好移动,犬神直接把我扶到长椅上,脸颊还被我捏着口齿不清地叮咛。

    看到犬神还是和平时一样温和,我语气软下来,松开手放在膝盖上小心地问:“痛吗?”

    “你那样的小气力,怎么会抓痛我呢。”犬神笑过,坐回原位抛去刚才的婆妈恢复一贯的严肃。

    “啧。”般若就是看不惯犬神,就没停过啧舌低骂,除了对待小鸟小姐以外的人他都没有什么耐心。

    “好了好了~我们开始正题吧~”妖狐拍响双手充当了缓和气氛的好人,相当自然地走到我旁边搭上我的肩膀,被我拍掉也不恼笑眯眯地摇扇子,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犬神神经一紧,开始思索该如何将事情说得完整,般若注意妖狐的双手,巴不得下一秒就折成两半。

    “正题?什么正题?”我则迷糊地看向妖狐,不明白他的意思,“我们接下来不回去吗?”

    远处的祭典渐入尾声,已少了许多游人,小摊贩们也有几家开始收拾行当,周围变得安静,指着那边我奇怪道:“你看,我们该回去了。”

    犬神酝酿了许久的情感被我疑惑的样子全部打翻:“不是的,雀,你不想知道你的过去吗?!”

    “就是啊!小鸟小姐!”般若起身摇动我的肩膀,“听他说完然后快点讨厌他啊!”

    “诶……”感到一丝麻烦,五官皱到一起:“可是我不想听……而且故事很长吗?”

    犬神语塞:“大概,很长吧?但是我会长话短说的!”

    “你这么想让我知道吗?”刚才明明一副不愿意说的样子,现在倒是放开了不少。

    “我觉得还是让你知道比较好。”

    般若讥笑接上:“反正马上就会忘了。”

    敲了一下般若的脑袋,他连带着我的手一起捂上,眨眨眼委屈地看我。

    看了一眼犬神:“我不要听犬神说。”

    般若今天是非要让我知道:“那我——”

    “我也不要听你说。”

    “那么我来说吧。”

    我、般若、犬神加起来三对眼睛一齐看向妖狐,妖狐还在状况外连忙摆手:“小生可没有说话!”

    那是谁说的?

    “失礼了。”有着白色羽翼的鸟儿从林中飞出,身后跟着一只小小的麻雀,那小麻雀一看到我就眼冒精光直冲冲地到我怀里想往我衣服里钻,像极了麻雀时候的我。

    “你这只鸟!”般若猛然一震,想抓住那只作乱的鸟可又不好去抓,踌躇在原地恼怒。

    “只不过是只小鸟,你太易动怒了。”犬神言下有意说般若小孩子气。

    “哈?你想死吗,我不介意再和你打一回。”

    “雀大人。”白色的鸟一鞠躬,根本不在意火药味十足的场面,“好久不见了。”

    “……那个我并不认识你啊,”我想了半天,印象里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鸟,把一直蹭我的鸟拎起没好气道:“真是够了,痒死了!”

    “叽叽叽~”雀大人~

    小麻雀被我吼更开心了,乱腾翅膀和爪子想要更贴近我。

    “雀大人不记得我是应该的,”白色的鸟抖抖羽翼,“这只鸟崽被您取名为‘笨笨’,而我则取做‘白羽’,多亏了大人的赐名,我那枯灰的羽毛蜕变成了这样美丽的纯白。”

    “是、是吗?”即使她这么说我也想不起哪里见过他们,把小麻雀拎到眼边,‘笨笨’这种傻名字一听就不是我起的。

    白羽对我恭敬道:“是的,雀大人能够变成人形的药丸也是我托般若大人给您的。”

    “谢谢你!”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白羽一直都维持着平淡的态度,她眼望到犬神发出一声冷哼,眼底积攒着恨意:“雀大人,接下来由我来为您解答疑惑。”

    “……那麻烦你了……”

    其实我并不想听什么过去,我都忘了干嘛还要记起来……看起来也是不好的事情,可面对不熟悉的人我也不好拒绝……

    扭头看了眼犬神,他表情痛苦,满是自责。你看,把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弄得如此伤心,我光是依赖着他,还没有给他同等的欢乐,他便如此难受,我真是一只没用的鸟。

    白羽慢慢诉述:“雀大人原先只是一只普通的麻雀,幸运地,您小的时候与我在同一鸟群,那时我们结群行动过着普通的日子,直到有一天——”

    白羽瞪了眼犬神:“直到有一天,路过一座废弃村庄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只犬妖,那只犬妖浑身都是煞气,他的刀沾满罪恶的血液,他的妖力使我们恐惧,但在他收敛准备离去时,不知是那只小鸟带头停到了他的肩头。”

    “或许是好奇他同我们一样的毛色吧,见他没有伤害那只鸟儿,成群的我们便也纷纷停到他的肩膀上。”

    “在四国四处飞翔的我们总能遇上这只犬妖,从那一回的意外之后我们也只是远远地畏惧着他,可您却格外亲近他,常常在见了他便飞过去,哼,估计是用了饵食诱惑了您吧。有时鸟群也会被您带动而飞到他身边,我们也逐渐与这只犬妖亲近了起来。”

    我挠挠头,这是在讲我和犬神的相遇吗?也没什么不对劲啊。

    “可这只犬妖做了一件无法饶恕的事情,”白羽说到这里深呼两口气,激动起来:“他竟然在您身上留下了他的妖力!”

    “你先冷静一点,”我想安抚住她:“这怎么了吗?就算现在犬神也会在我身上留下气味保护我不被危险的东西缠上啊。”

    白羽摇摇头:“这不一样,雀大人。”

    “留有陌生气味的鸟是不能在鸟群生存下去的。”白羽眼睛紧紧盯住犬神不放过他一丝一毫:“我们之所以亲近他,是因为他会收敛妖气与我们共处,当他动用妖气的时候我们是不可能接近的。”

    “他为了把您划作自己的所有物,在您身上留下了妖气。”白羽双眼几乎漫溢出来的恨意把我淹没:“无法被鸟群接受的您,最终死在了鸟群之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阴阳师]穿成鸟怎么破?》,方便以后阅读[阴阳师]穿成鸟怎么破?第二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阴阳师]穿成鸟怎么破?第二十九章并对[阴阳师]穿成鸟怎么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