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综武侠]

第5章 逍遥派(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非摩安 本章:第5章 逍遥派(5)

    先前曾提起过逍遥派鲜为人知,更不用说逍遥派本派所在的灵鹫宫了。

    其实说起来灵鹫宫所处山峰,风云多变,常隐于云雾之中,缥缥缈缈,似仙山隔云海,如霞岭玉带连,若隐若现,仙境一般。

    和这风云多变相呼应的是,灵鹫宫的现任主人天山童姥的性情多变,她常常说风就是雨,上一刻还温和如细雨,下一刻就暴跳如雷。好在灵鹫宫里的侍者们都很习惯她这阴晴不定的性子了,而且侍者们跟着她久了,都很清楚她大部分时候都是嘴硬心软的,发再大的火都能很快就消气的。

    至于那‘非大部分’时候,除了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外,还有每年固定有一天,宫主都会消失不见,直到第二天才会出现,据说这一天是宫主小师弟的忌日。关于这位小师弟的传言,在灵鹫宫也是非常的少,似乎在六十年前就去世了,便是那在灵鹫宫呆得最久的侍者都不知道他被埋葬于何处。

    但大家没有谁有胆量去细细打听,而且还因为宫主的态度,她们都对这位小师弟的事讳莫如深,虽然在心里对他有几分好奇。

    这是人之常情嘛。

    话说回来,今年这一日时,灵鹫宫的宫主就如往年一般不见了踪影。侍者们想想时日,就知道她这是去悼念她的小师弟了,他们的感情必定是很深厚罢。

    嗯……这就要看该怎么定义“深厚”这个词了。

    天山童姥,这只是她在江湖上的名号,她本名或者说师父给她起的名字是巫行云,在去悼念她的小师弟时还没走到墓地所在的石室呢,她就开始骂骂咧咧了:“那个老妖婆,都一大把年纪了,脸还丑的都能把小孩子吓哭,竟然还改不了水性杨花的毛病,果然是狗改不了吃——”

    最后一个字,她还没嚷嚷出来呢,就和从石室里打开机关推门出来的可疑人物眼神撞了个满怀——都说了这石室里安放着巫行云小师弟的棺木,而且还过去六十年了,那从石室里出来的人物不是可疑人物是什么。

    两人面面相觑。

    最终是可疑人物先出声打破了沉寂的氛围,“大师姐。”

    紧接着巫行云就甩手打了可疑人物一耳光,清脆响亮,在可疑人物瓷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辨的巴掌印,看上去格外刺眼。

    巫行云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你竟然没吐血?”

    不等那叫了巫行云大师姐,而且还是从石室里走出来的少年开口说什么,巫行云就紧紧盯着他又哭又笑起来,嘴里还骂咧着,而且如果不是不太确定小师弟现在身体是否还跟以前那样稍微碰一下就碎掉,她早就上去拳打脚踢顺带挠花他的脸了。

    这个天杀的没良心的小混蛋!

    是的,这个可疑人物就是巫行云那据说死了六十年,也就是一甲子的小师弟了。顾青在心里苦笑不已,他预想过在他作为长生子死去后,会被一直在安排他转世的所谓系统,投放到下一个世界去。可顾青没想到的是他这次会投身到那么一具撑不了多久的身体上,并不是系统那家伙想出来的新花样,而是在投放时出了差错,将原定时间硬生生的往前拖了将近六十年。

    更有趣的是,等顾青返回到系统空间,系统才意识到它先前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蠢事。

    顾青当即就笑得天地为之变色。

    系统哭唧唧:宿主是大魔王怎么办?在线等。

    不过最要紧的事不是怎么调-教系统,而是选择该怎么补救这次失误。系统是非常想揭过这次失误,让大魔王重新投身到这个世界的平行世界,就是按照他们原定的安排行事,可这个提议被顾青否决了。

    该怎么说呢?

    顾青穿越过那么多次,每一次他基本上都是在那一世界里呆到自然死亡,再严格来讲就是等那一世界里和他有关系的亲朋好友们全都故去,他才会选择脱离那一世界。他并非草木,又不是机器人,能全然做到无情,所以最开始时,对上一世界里亲朋好友们的情感,几乎将他压垮,这种情况也是等穿越的次数多了,他找到了安放那些情感的有效方法才有所好转。

    这一次,他成了先离开的那个。

    这让顾青心里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就驱使着顾青还是选择了回到了他之前来过的既定世界,身份还是逍遥派第二代嫡传弟子,逍遥子的小徒弟长生子。

    考虑到在这之前那具肉身崩溃了,所以就稍微花了点时间来修复那具身体。对顾青来讲是不长的一段时间,但考虑到空间流速问题,还有他原本的安排不可轻易更改等元素,当地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六十年。

    往好的方面看,当初顾青脱离那具身体后,逍遥子他们没有把他的尸体火化,不然顾青想再做回长生子,那就只有成为飞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洁癖症晚期还放弃治疗的顾青很可能会十动然拒。

    ——这只是个没有任何建设意义的假设。

    话说回来,巫行云又哭又笑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顾青他默默往旁边挪了两步,除了对大师姐现在这幅邋遢模样不忍直视外,他还很想知道逍遥子的情况,于是就冷不丁开口道:“所以大师姐是和秋水师姐在一起了吗?”

    巫行云顿时就耷拉下脸:“你问这个干什么?”

    “来讨一份谢媒银,”顾青陡然转了话锋,“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让大师姐别又哭又笑的了,看起来很伤眼睛。”

    巫行云:“……”

    这大实话太伤人了,不过巫行云现在还沉浸在小师弟时隔六十年死而复生上,就没想着跟他多计较了,但擦把脸还是要得的。于是巫行云就看向顾青,顾青意会了她的用意的同时撇开眼道:“抱歉,我的陪葬品里没有手帕。”

    巫行云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说:“师父把你那一箱子帕子都给震碎了,说才不会烧给你让你洁癖症发作时难受去吧!”

    顾青垂下眼帘,再出声时他的音调都不可避免的颤抖着:“师父他老人家——”

    “你问我我还不知道去问谁呢,”巫行云这会儿又气得跳起脚来,“你走了后没一年,师父就把七宝指环给了无崖子,把逍遥派的掌门之位传给了他,然后说是要去云游,又说是要去闭关。合着我们仨个跟着师父十几二十年的徒弟在师父眼里都成了草,你这个后来的弟子倒成了宝!”

    顾青心放下了一半,在武侠世界里不能用普通人的寿命长度来衡量,看他大师姐巫行云都是耄耋老人了,都还活蹦乱跳的呢,而他们师父逍遥子内力之深厚非徒弟们可比拟的。这么一来,顾青有了更多的闲情逸致跟巫行云插科打诨:“活人是永远争不过死人的,大师姐。”

    “你还好意思讲!”巫行云忿忿极了,她当年因为这小混蛋的死哭成了傻逼,好吗?不过,“你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练得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是三十年可返老还童一次,可没听说过有什么武功是能时隔六十年才起死回生的!

    “大师姐可曾想过是夜有所思日有所梦?”这个历史遗留问题,还真的不太好解释呢。

    “呸!我就是想——”巫行云话说到一半就赶紧停下来,她才没有想李秋水那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呢!只不过她对上小师弟那过分澄澈,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但又仿佛什么都知道的眼睛,就觉得好想凑过去再打他一巴掌。

    巫行云为此哼哼了几声,没有再回到刚才的问题上,而是有那么些不自在的说要带着顾青回灵鹫宫。

    这么一来呢,灵鹫宫的侍者们就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她们宫主去悼念她的小师弟,结果却红肿着眼睛领回来一个俊俏少年郎,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咦?

    那俊俏少年郎脸颊上还有一个巴掌印?看大小是她们宫主的巴掌印。整合一下,她们宫主哭红了眼,俊俏少年郎被她打了一巴掌,但没把人打死反而领回来了……这怎么就让人那么顺理成章的就会往桃色事件上联想呢?

    虽然脸颊上有个巴掌印但都不妨碍他被认为是个俊俏小郎君的顾青,将灵鹫宫侍者们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后,很快就做出了表情上的调整。他抬手捂住有巴掌印的脸颊,朝着走在他前面的巫行云露出愤恨、不甘还有绝望的神情,眉目间还稍微混杂了叫人忍不住怜惜的怯弱,简直浑身就是戏。

    灵鹫宫侍者们:她们宫主这是强抢民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山不改[综武侠]》,方便以后阅读青山不改[综武侠]第5章 逍遥派(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山不改[综武侠]第5章 逍遥派(5)并对青山不改[综武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