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综武侠]

第7章 逍遥派(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非摩安 本章:第7章 逍遥派(7)

    关于逍遥子的行踪,先前觉得自己在师父眼里是根草的大师姐就嚷嚷过,他在顾青走了的后一年,就把象征着逍遥派掌门之位的七宝指环传给了无崖子,随后就离开了天山。

    别说巫行云和李秋水,就是继任掌门的无崖子怕是都不清楚逍遥子去哪里了,这么一来寻找逍遥子就成了一大难题。

    顾青沉吟过后跟巫行云要来了灵鹫宫,这六十年来积攒下来的情报。灵鹫宫有专门收集江湖上门派,还有江湖上发生事情的情报机构,虽说灵鹫宫有那情报也不一定会做什么,但这个情报机构数十年如一日的在运转着。换句话说,灵鹫宫这六十年该收集的情报应有尽有,但可以想象下它蕴含了多庞大的信息量,那可是六十年,不是六个月,或者六年。

    于是乎,在顾青提出这个要求后,巫行云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盯着他看,“小师弟,你刚醒过来不如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这就差没明说“你脑袋被门缝夹了”了。

    顾青假装没接收到这弦外之意,他直接字面理解巫行云的话了:“多谢大师姐关心,我想我也睡得够久了。”

    哼,不识好人心!

    巫行云就撇撇嘴道:“随便你!”

    话虽是这么说,可等到顾青进了那真堆积如山的情报石室里后,过了有小十天后也没见着他出来,巫行云就再也坐不住了。

    悄悄收敛了声息进了那平日里她很少光顾的石室,这石室早就打扫的干净整洁,只是偌大的石室里那四面从地面堆积到三丈有余高的室顶的书籍,都让巫行云看的头皮发麻。

    她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转而很快找到了她的小师弟。顾青正盘膝跌坐于案牍前,双目垂帘,一头鸦黑的发散开在雪白的衣衫上,还和那越发苍白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巫行云脸色“唰”的就变了,她再凑近后那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她几乎感觉不到小师弟的气息。

    巫行云想也不想的就握住他那一截露在衣袖外一碰就可折断的手腕,不把自己的真气当真气的往他身体里输送。巫行云能感受到自己的真气在入了小师弟的经脉后,如同石沉大海般,根本就激不起什么波澜,巫行云急的眼圈都要红了。

    就在此时对上一双黑白过于分明的眼睛,那漆黑的眼珠就仿佛是浸在一丸水银中,看着很容易叫人觉得不太真实。

    但随着主人那浓密而翘长的睫毛颤了颤,那种不真实感已如潮水般褪去,那眼睛水灵的几乎都能说话了,好吗?“大师姐,你能告诉我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这里面微妙的意味,让巫行云讪讪不已,她嘴硬道:“这话该我问你吧!”

    “诚如大师姐视而不见的,我正在潜息。”顾青姿势不动如山,慢吞吞的说道。潜息是逍遥派修炼内功的功法之一“玄武定”的一步,纳气久闭,可宁心静气,顾青他把这一内功心法当成了小憩时的“安神香”。

    不说顾青这么做是奢侈还是充分利用每一分时间,可对巫行云来说那就是很尴尬了,她还以为他又不行了呢。巫行云想起自己刚才急得都冒火了,顿时就恶声恶气道:“既然这样,那你就该早早出声示意!”

    这就是强词夺理了。

    顾青放下抱放于小腹前的双手,偏头看巫行云直到把她看的左顾右盼,匆匆丢下句“你下次记得就好”,就更偏向于恼羞成怒的离开了。这么一来,巫行云就忘记了问顾青,为什么她往他体内不要钱的输送真气,而真气却像是石沉大海般的这一本该成为关键的问题。

    而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说顾青先前把这具身体给修复的太好了,再加上他先前吐血那两年,可没少吃什么天材地宝,毕竟他都把天山雪莲的花瓣当止咳药了。这些天材地宝的精髓在当初几乎是没被消化的,全都堆积在经脉中了,现在顾青能够把它们最大可能的吸收了……可以说顾青现在的体质是先前拍马都不及的。

    非要再形象点形容的话,就拿丹田气海来形容好了。原先他的丹田气海就是被堵塞的小水沟,而现在畅通无比不说,还变成了广阔的湖泊。

    在这种情况下,再配合上逍遥派的无量武功绝学,那顾青即便是在面对着堆积如山书籍的情况下,进步甚至能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以至于等三个月后,巫行云在用了半成内力的情况下,被小师弟胜了半招后,觉得看什么都是黑白的。

    旁观的李秋水顿时就心疼了,她脚步轻盈走过去把巫行云扶起来,声音一如既往轻柔婉转道:“师姐莫哭了——”

    “谁哭了!”巫行云是怀疑人生了,可还没有到仰天痛哭的地步,听了李秋水这颠倒是非的话,顿时就炸了,指着李秋水的鼻子就嗤道,“李秋水你个老妖婆别幸灾乐祸,要是刚才换了你来,你肯定比我输得还快!”

    李秋水西子捧心感伤道:“师姐你好狠的心,竟是把我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巫行云刚想反唇相讥,就对上站在不远处小师弟似笑非笑的目光,顿时就想起了他先前那“大一把年纪害不害臊”一说,她噎了好片刻,等顺过气来就眼不见心不烦的冲顾青摆手:“小师弟不是有师父行踪的线索了吗,怎么还杵在这儿?”

    爱哪儿哪儿去!

    以及这话是大实话,顾青会出了石室来找巫行云做武功上的理论指导实践,就是因为他已经把那庞然大物般的情报资料全都梳理了一遍,进而从里面寻找出了一丁点蛛丝马迹。不过有蛛丝马迹就够了,顾青最开始时就怕什么痕迹都没有,只不过等到巫行云这么不耐烦的赶人后,原本不拖泥带水就要离开灵鹫宫按图索骥的顾青,反而有那么些踌躇起来。

    巫行云把他的反应尽收眼底,顿时就没那么不耐烦了:“小师弟不会是舍不得我和你秋水师姐吧?”哎呦哟。

    李秋水闻言垂眸盯着她的手指看,小师弟可不要让秋水师姐失望的好。

    “并不,”顾青毫不迟疑的矢口否认,“我只是‘近乡情更怯’。”

    巫行云本来因为他的话无名火起,可看他竟然露出几分脆弱和不确定,就冷哼道:“你还有什么好胆怯的,不是说了师父都把你当宝把我们当草了吗?”

    “这——”原本有几分黯然神伤的顾青,下一刻就精神奕奕起来,“大师姐这话确实安慰到我了。”

    巫行云:“……滚!!”

    ——这一声吼不可谓不使得“天山鸟飞绝”。

    两个月后,大理,不老长春谷。

    若说灵鹫宫所在山峰是缥缥缈缈如仙境一般,那不老长春谷给人最深刻的第一印象便是那苍翠欲滴的绿,那是人间少有的绿,那是不老长春谷之绿。

    不过同样的,不老长春谷也鲜为外人所知,即便是有人博闻强识知道有这么一处神秘之所存在,他们都不会清楚的知道不老长春谷的详细方位所在;即使有附近当地猎农误打误撞的来到不老长春谷,他们都不会深入到谷中,就会被谷里盘根错节般的小径*着找不到出去的路——这不老长春谷本身就是一个五行八卦阵,走错一步就会全盘皆输。

    住在这谷里的人,摆明了就是不想被外人叨扰,偏偏还就有人偏向谷中行了。

    谷主倒来了几分兴味,在院中颇有闲情雅致的烹了茶,静待这不请自来的客人。

    客人还自带了器具,一个绘有踏雪赏红梅图案的…棋罐,这可比茶杯能装得茶水多得多。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谷主会在看到客人全貌后,大惊失色下打翻了茶杯的根由吧。不仅如此,谷主还不等客人开口,就面无表情的拂了衣袖,回了屋内并把雕花木门关出了晴天一记雷鸣的效果。

    “师父……”

    顾青抱着他烧制的围棋罐,就站在篱笆墙外不敢再往前一步了。

    顾青先前和大小师姐说他“近乡情更怯”,并不是为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大师姐的痛苦之上,而是他的真心话,虽然后面顺便达成了叫大师姐怒发冲冠的效果。

    顾青正垂着肩踌躇不定时,谷主又折返回来,他毫不为之所动的无视了顾青看过来的祈求目光,就只是把顾青手里的围棋罐给夺走,重新回到了屋内。

    摩挲着围棋罐上笔触整体不碎,顿挫有致,画风清雅脱俗的纹路,逍遥子眼睛里流露出怀念的神采来,又透过窗户缝隙看到还在篱笆外徘徊不前的少年,在心里重重冷哼一声,以前不甚是厚颜无耻的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山不改[综武侠]》,方便以后阅读青山不改[综武侠]第7章 逍遥派(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山不改[综武侠]第7章 逍遥派(7)并对青山不改[综武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