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34章 伤疤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末野轻火 本章:第34章 伤疤

    聂瞳却似乎已经不在乎以前的那些破事了,冷漠而又嫌恶地说道:“我的母亲当年迷恋那个男人,所以背叛了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又是个无比残酷恶毒的男人,他知道这件事后便打算杀了桑晚的父亲桑涯,桑涯当时为了自保而把我的母亲抛给了我父亲,于是,我父亲为了报复我的母亲,就在她的身上种下了毒蛊。”

    阿瑾终于明白了聂瞳的母亲当年的遭遇,心里难免有些难过……那个女人,被自己所爱的男人无情抛弃,又被自己的丈夫亲自种下了可怕的毒蛊,真是可怜。然而,在她身上用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也不为过,最可怜的……应该还是当时年幼的聂瞳吧?

    明明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了另一个男人儿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可是那毕竟是他深爱的母亲,所以,即使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糟践她,他也要背起她来,成为那个唯一不会抛弃她、轻视她的人。

    也正是因为他的母亲,所以他一定恨他的父亲,也恨桑涯。

    “那当年把你从山谷带走的人是?”阿瑾又试探着问道。

    “是我的父亲。”聂瞳提到“父亲”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更是前所未有的冰冷——“他为了报复我母亲对他的背叛,想要在我的身上也种上毒蛊。”

    阿瑾的眼睛蓦然睁大,有些不可思议地喃喃:“那你后来……”

    “呵——”聂瞳有些诡异地笑了一声,眼底露出一丝阴桀的神色,“后来他反而死在了我的手下。”

    “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要感谢我的叔叔莲壁。”聂瞳终于微笑着缓缓吐露道。

    “红莲城的原城主莲壁是你的叔叔!”阿瑾睁大了眼睛,满脸诧异。所以……所以那个自称聂瞳表妹的女孩,是莲壁的女儿吗?

    “可你姓聂啊。”阿瑾顿了顿,十分不解地问道。

    “那是我母亲的姓。”聂瞳道。

    “哦。”

    那么他原本的名字应该是叫莲瞳。

    如果这样,那么一切都可以串联起来了:莲壁正是十五年前才成为红莲城的城主的——所以,在那之前聂瞳的父亲才是红莲城的城主,城主的弟弟莲壁在他侄子聂瞳的协助下杀了自己的亲哥哥,然后成为了城主。而五年前,莲壁又被聂瞳杀了,城主的位置因此也落到了聂瞳的手上。

    可聂瞳从来就没有让江湖外界知道过这件事情——纵使红莲城向来地处偏远,也较少与其他门派打交道,但人都免不了那些虚名,没有人会连自己成为红莲城城主的消息都完全不向外宣告。

    “对了,那个……那你现在还有其他亲人吗?”阿瑾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

    聂瞳闻言,猛然转眼盯向她,眼里的冷意几乎让阿瑾心底猛然一坠。

    阿瑾本就心虚,被她盯得心里发毛,生怕聂瞳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他还有个表妹的事了,赶紧转了话锋:“我就随口问问,没有就算了。”

    聂瞳没有出声。

    阿瑾也不想让他看出破绽,立马又顺回了之前的思路问道:“五年前,你成为了红莲城城主之后,有了自己的力量,所以决心帮助季王,报复桑涯的儿子桑晚?”

    “不。”聂瞳终于又有了回应,缓缓道,“一开始想帮季王的是莲壁,不是我。那时候我只是负责和季王联络的人。”

    只不过,莲壁毕竟还是没有料到聂瞳的手段会那样阴诡:聂瞳借着私底下与季王的勾连,悄悄地把莲壁逐渐地架空、抛开了。莲壁以为自己会是那个稳坐城池的赢家,却不料自己一手带大的亲侄子才是从最初到最后都默默勾着唇角的那个人。

    “但是——我想要除去桑晚不仅仅因为他是桑涯的儿子。”

    ——果然,聂瞳又那样说了一句。

    “因为我素来很看不惯那个男人。”聂瞳回忆着以前的事,自语般兀地冷嘲了一句。

    那时,聂瞳按照莲壁的指派,在凰国朝堂一共潜伏了三年多,而当时正是厉初候桑晚的风头最盛的时候。对于桑晚而言,他也是打从一开始就看不惯聂瞳:满身阴暗气质,眼里永远都是那么幽隐而晦深,最重要的是——他还经常接近倾央。

    堂堂厉初候,一旦讨厌一个人,朝堂上的其他人便也都会跟着一起打压那个人。

    聂瞳当时一边做着自己都觉得恶心得见不得光的卧底,一边忍受着朝堂之上众人对他的指摘和嫌恶。

    至于桑晚本人,既厌恶他,又轻视他。聂瞳永远都不会忘记,某日桑晚与他擦身而过时对他的警告:你这种男人不配和我的女人说话。

    ——那三年,可能是聂瞳心底永远也不可能除去的伤疤。

    而现在的聂瞳就是要看桑晚被打脸的样子,他要把留在自己心底的伤疤全部加诸于桑晚身上——桑晚身上的伤疤越是丑陋,他就越是感到愉悦。

    阿瑾闭着嘴,一时有些不想再讲话了……她大概也能想象,当年那个权势冲天的厉初候,和那个来路不明的阴晦男子,是怎样的一种天差地别。

    “那么,倾央呢?”沉默许久,最后,阿瑾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聂瞳又是为什么会恨倾央?

    “你今天的问题,似乎有些太多了。”聂瞳却突然说道。

    “反正你都已经告诉我这么多了,干嘛不索性都告诉我?”阿瑾说道。

    “可我累了。”聂瞳懒得再答阿瑾的问题,只转身缓缓地走到了倾央的床边。

    望着这些年来时时能够看到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聂瞳却觉得她离自己很远——就像五年前一样,他们两人离的那么远——远到他不管怎么做,都没有办法真正靠近这个女人。

    即使他把她从枝头拉了下来,即使他把她踩在了地上——他还是看不进她的眼睛,他还是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是那么的卑贱而可笑。

    明明……明明自己才是和她同一个世界的人啊。那个桑晚,他和他们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和桑晚,才是原本该成为仇人的人啊。

    ——十年前,在凰国厉初候桑晚的出谋划策下,鹊善的五王爷暗算王兄,谋反乱宫,夺取了王位,又试图将王兄一家都屠杀干净,只鹊善公主倾央一人在贴身老奴保死相送之下逃出虎穴,一路流亡。

    从堂堂公主变成一个被人到处追杀的逃犯,她无处可去,也无可依托。心怀绝望之下,能够想到的事情唯有复仇而已。鹊善她已经待不下去了,于是她就选择了凰国——只因为她知道害死自己父王母后的另一个罪魁祸首就在凰国。

    一个身无一物的孤女,一路流亡,在终于穿越鹊善和凰国边境后,已是精疲力竭,再无力气前行,晕倒在山林间。

    那时候,正是聂瞳遇到了她。

    那年,聂瞳十八岁,在叔父莲壁的手下已经待了足足五年。可莲壁并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当初帮助过自己的晚辈来爱护,反而对这个心思阴诡的孩子多有顾忌,一直只敢把他视为一件趁手的武器来用。因此,那时的聂瞳已经是一个性格极其冷漠的年轻人了。

    那日,当聂瞳在树林里看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少女时,原本是无心去救的。可就在他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他却听到了脚下传来一丝细微的声音。

    “救救我……”

    他低头,看到那个面容绝美的少女苍白着脸,无比绝望而痛苦地向他求助——那双眼睛是聂瞳这辈子见过的最清澈也最漂亮的眼睛,让人一看到就陷入其中几乎难以再移开自己的目光。

    最终,聂瞳选择了俯下身,将她救了起来,并把她带回了红莲城。

    不多久,莲壁也知道了这件事。

    聂瞳原以为莲壁会因为他的自作主张而恼火,然后让他把这个女孩赶走,可出乎意料的是,莲壁却似乎对这女孩极是欣赏,在询问了她的身份和经历后,莲壁更是对她表现出了无比的感兴趣——他似乎极乐意亲手为红莲城培养出一个带着亡国公主身份又充满复仇愿望的杀手来。

    于是,最开始救了倾央的聂瞳反而被莲壁从她身边隔离开去,莲壁开始让人专门训练起这个女孩来。

    倾央本身就是练过武功的人,在红莲城魔鬼般的密集训练下,两年间就成了一个颇为出色的杀手。虽然还不是最上道的杀手,可她毕竟有另外一样武器——她的美貌。

    在那个已经极为成熟的时机下,莲壁便告诉倾央:害死你父王母后的那个人,就是我们凰国的那个厉初候。你只要杀了他,就完成了复仇。

    可是,厉初候并不是一个好杀的人。他自身武功高强,身边又有太多的人,连想要靠近他都不是一件难事。

    “那我应该怎么办?”那时,刚满十七岁的倾央问莲壁道。

    莲壁没有立马回答,只久久地看着少女,然后讳莫如深地轻轻笑了一句:“你的眼睛很漂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第34章 伤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第34章 伤疤并对听说,你想要崩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