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39章 恐慌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末野轻火 本章:第39章 恐慌

    嘈杂的人声里,带着铁质面具的人搀着那个身上沾着血、脸色阴沉可怕的男人,快速而又理智地向红莲城的西边跑去。

    身后以及其他方向都有叫嚷的声音不断迫近,两人身上的气场却都冷到了极致。

    “大人,拐过这个路口,再一路往西,就是西门了。”

    铁面人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到底还剩多少体力,只是心底无端地有些不好的预感,对那人低低道一声。

    可那人却突然停了脚步,按住了铁面人的手。

    ——果然,是没法顺利进行了吗?

    “我觉得不对。”桑晚平静地说了一句,神色郁郁,“那个阿瑾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关于倾央,也还没有一点消息。”

    铁面人在面具下面皱了一下眉,道:“阿瑾姑娘说过会带着倾姑娘一起出来的,我们还是先出去,等着她们来和我们会合吧。”

    “不。”他无比冷静地否定了铁面的话,声音很淡,却让人无法违抗,“她们可能出了什么意外,我回去找她们。”

    “可是,您的伤……”

    “你先离开吧,在外面等我们。或者万一她们出去了,也可以看到你。”桑晚却根本没有把铁面想说的话放在心上,只继续淡然而不容质疑地吩咐道。

    铁面当然没有办法这么做——虽然桑晚现在看上去还正常,可铁面其实根本就不确定桑晚的体力情况——毕竟刚刚在密牢里帮他除去铁链时候那种惨绝人寰的画面,现在还映在铁面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虽然说桑晚从前的武功很厉害,可他这些年的身体可以说是一直荒废着的,刚刚又流了那么多的血,铁面人心里对他现在的状况根本没有底。

    “我跟您一起回去!”最终,铁面人对桑晚说道,“我想阿瑾姑娘不是个笨人。即使没有我在外面等她们,她如果出去了,也一定会带倾姑娘找地方先躲起来的。”

    桑晚犹疑了一下,或许是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便也没有勉强他,颇是凝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两个人一起转了方向,向城的中心而去——他们都知道,一旦在这个时候回了头,可能就再也出不去了,可是主仆之间竟是谁都没有劝阻对方。

    ……

    越往中心的位置而去,火光就越旺盛炽热,人声就越来越杂乱。

    铁面人逐渐开始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没有劝说桑晚回头到底对不对——毕竟,他隐忍这么多年,主要就是为了救桑晚出去而已。至于倾央……铁面人从来没有告诉过桑晚,倾央现在已经没救到了何种程度。

    ——虽然桑晚说自己恨她,可铁面还是害怕:自己一旦说了,桑落会连最后撑下去的希望都失去。

    这个男人和倾央,曾经是多么让人惊讶而羡慕啊。因为他们看上去是那样的不般配:一个是擅长权斗、心智无比成熟老辣的男人,一个是那么温纯柔和、看上去一点不想被卷入斗争的少女——真是一点都不般配。可偏偏,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又是那么让人羡慕:因为他们不般配,却还是那么出人意料地、无比亲密完美地契合着,仿佛前世就已经注定了要在一起——即使最终会互相拖累。

    桑晚说他恨她,他这辈子都绝无可能原谅她。别人可能会信这话,可是铁面人是不信的。他作为桑晚曾经的谋臣,从二十岁得他赏识开始便追随于他,在他身边待了十几年,已经太了解他了。

    也正是因为太了解他了,所以铁面无比坚定地相信着:这个男人是不同于世人的,这个男人是可以带着身后所有人的希望和期冀最终登上最高位置的。为了这份希望,铁面人甚至自毁容貌,为他在这个红莲城里忍辱负重了五年……这五年,到底是谁比谁更坚强呢?可能没有人说的清,包括他们两个自己。

    跑着跑着,恍惚之间,他们已经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人群。

    刚望向那个地方,桑晚眼中的光便猛然跳了一下——隔着身影模糊的人群,他只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久违而熟悉的身影——不管是爱也好,恨也好,那个身影都在他的心里待了太多年,那个身影上的每一丝线条他都太熟悉……熟悉到甚至让他心底隐隐发疼,恨不能拿出刀来绞烂自己的胸口。

    “倾姑娘……被聂瞳下了毒蛊。”犹豫了许久,时至今日,继续隐瞒已经失去了意义,铁面人终于在桑晚身后低声说道。

    “我知道。”桑晚的声音却意外的平静,声音里面的情绪让人无法辨别,“阿瑾已经告诉过我了。”

    铁面人一愣,闭了口没有再说什么。

    他在等桑晚下一步的指示,可桑晚说完那句话后依旧只是站在那里,既没有上前,也没有再说什么,只默默地望着那个方向,眼底泛着某种无法言说的暗光。

    她站在恐惧的人群前面,手里的那柄长剑缓缓地举起,动作看上去有些过于沉静。然而,当她抬眼的那一刹那,不仅是她面前的那群人,甚至是更远处的桑晚和铁面,都不由吃了一惊——那双眼睛里带着只属于傀儡的冰冷和麻木,但同时却又分明染满了不属于傀儡的仇恨——那是一种比火还要炽热,比夜还要决绝的仇恨,配着那张漂亮而惹人怜惜的脸蛋,竟有一种意外的诡美。

    而那份仇恨,被全部刺向了站在她正对面的那个人——桑晚认得那个人的背影,那是聂瞳。

    她恨他,她想要杀他。可是,她不是已经变成了傀儡吗?她此刻显得僵硬而怪异的动作也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她没有道理能够带着自身的仇恨去指挥自己的身体。

    是谁——是谁带着她心底的恨意在控制着她?

    桑晚眼中的光终于猛然一亮,转身环视自己身后的每一处隐蔽角落——终于,在某个容易被人忽略的阴暗藏身处看到了那个瘦小的身影。

    铁面人也跟着他转身,朝他的目光望去——是阿瑾!

    阿瑾感受到了向自己身上投来的目光,转头看到了他们两人,却没有上前,而是立即返身准备躲逃。

    桑晚几步跑过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劈头诘问道:“你在做什么?你让我们两个逃出城去,自己却在这里控制着倾央去杀聂瞳!”

    此时的桑晚有一种被玩弄了的感觉。阿瑾先前和他说的是让他和铁面人一起逃出去,她和倾央一起逃出去,可现在的情况却让桑晚不得不怀疑:难道她一开始就只打算让他们两个男人逃出去,自己和倾央留在这里陪这群人一起死吗?

    阿瑾的手臂被桑晚狠狠拽住,动弹不得,只好冲他咬牙说道:“如果不杀了聂瞳,他怎么可能会纵然你们逃出红莲城?”

    “那也不该是由你和倾央来断后!”桑晚冷声说道,显然不屑认同她的说法,“如果你想要送死我倒是不介意,可我好像没有同意过让倾央跟着你一起死。”

    阿瑾低头沉默,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桑晚微微一诧,终于松开了紧抓着她的手。

    许久之后,阿瑾才又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淡淡说道:“我并不打算死在这里。可我必须告诉你的是:倾央确实不打算活着离开这里,她求我让她亲手杀了聂瞳的——她根本不认为你会想要带她一起走,所以她宁愿成为帮助你逃走的一颗棋子。”

    桑晚面上一愣,抿着唇,沉着脸色缄默了许久,然后才开口道:“不管我恨不恨她,也不管你的命值不值钱——有男人在的地方,就没有让女人拿着剑去牺牲的道理。”

    阿瑾面上显然一怔。

    “黎怀,就我们两个人,可以吗?”还没等阿瑾再说什么,桑晚已经无比沉着地问了身侧的铁面人一句。

    黎怀——这是阿瑾第一次听到铁面人的名字,听上去像是个文气书生的名字,一点不像是个喜欢冒险的人。

    然而,他却是在红莲城里隐藏了五年,并且仍孤注一掷地把全部筹码都投在了桑晚身上的谋士——“可以。”

    “好。”

    话落剑出鞘。

    两人竟只各持着一把剑,冷静地向人群走去。其中一人沾着血迹的衣衫下还仍有血渗出,在周围跳跃的火光里,带着几分冷漠而艳丽的惨烈。

    此时此刻,倾央的剑已经逼近了聂瞳。

    而聂瞳在这整个过程中竟是一点也没有后退,始终只默默地盯着倾央,目光沉静而森然。

    所有围在旁边的人都极为紧张地看着他们两个,依照他们对城主的了解,这样诡异的沉默往往意味着后面即将而来的暴风雨。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第39章 恐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第39章 恐慌并对听说,你想要崩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