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41章 狂杀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末野轻火 本章:第41章 狂杀

    桑晚冷着脸,似乎正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或许,这样能让你更加没有后顾之忧地杀了聂瞳,不是吗?”莲欣却对当前的这个局面感到很满意,故意继续说道。

    “你留着她的命,不是可以让她比死更难熬吗?”桑晚尽量沉住气,缓缓说道。

    “呵……”莲欣却一下子听出了桑晚的意思,脸上的表情不由微微扭曲,不知是要笑还是在要哭,“你现在这算是在为她求情吗——难道这五年的折辱把你的恨也一起消磨掉了吗?”

    “我恨谁和你没有关系。”桑晚似乎连假装安抚她都懒得继续了。

    “和我没有关系……”

    在莲欣今晚第二次听到桑晚对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眼里的光终于颓然抖了一下,“是啊,对于你们这些人来说,我始终只是个局外人而已,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即使这五年来我时时刻刻在忍受着因你们而生的痛苦,即使我的人生是因为你们才被彻底毁掉……”

    “够了!”此时,一直在旁沉默着的聂瞳忍不住出声喝了莲欣一句。

    “你又算是什么东西?!”被聂瞳蓦然打断的莲欣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仿佛一只被突然捅到的刺猬,立马竖起满身骇人的尖刺来,转而对准了聂瞳——“你这只忘恩负义灭绝人性的白眼狼!你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又杀了我的亲生父亲,还彻底毁掉了我的人生!我同情你、心疼你、把你当做和自己一样的可怜人,可你又是怎么对我的?”

    “哼,我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同情。这点你应该一开始就清楚。”聂瞳冷冷强调一句。

    “是,是我自己的错——错在一开始太善良太单纯,不知道这世上有人的心本来就只是一团腐臭的烂肉而已,怎么救都救不了。”莲欣既悲哀又无比恶毒地说道。

    聂瞳只垂着眼咬着牙默默听着,同时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仿佛一个不小心他就会控制不了自己心底的那头已经被惊扰的怒兽。

    桑晚脸上的神色是冷漠的,其他人脸上的神色都是紧张而恐惧的。

    只有莲欣一个人笑了,她欣赏着聂瞳隐忍的样子,心情似乎出奇的好。

    ——在莲欣眼里,今晚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恶的,可所有人的恶又都比不上聂瞳的恶。

    想当初,倾央在红莲城里被当做杀手培训时,十四岁的莲欣还时常好心地帮聂瞳找机会去偷偷地看望倾央呢。直到五年前,莲欣缠着她父亲要跟着聂瞳一起去明凰城见世面起,一切就开始朝向始料未及的转折而去了……

    那时候的莲欣和倾央完全不同,她从小就是红莲城里受宠的小姐,没有经历过家仇国恨,性格炽烈,天真烂漫,无所畏惧。她也和倾央一样,爱上了桑晚——甚至,她觉得自己比倾央爱得更厉害些。在倾央选择了背叛桑晚的时候,莲欣却是选择了背叛自己的父亲……

    当年事发之前,莲欣就偷偷地把通报的书信传给了黎怀。因为黎怀既是桑晚的谋臣,同时……也是曾经暗恋莲欣的人。

    只不过,黎怀早就叛变了桑晚,暗自投奔了他们红莲城,转头就把她传去的消息回传给了聂瞳,而不是桑晚——这是聂瞳当年把莲欣抓回红莲城时告诉她的。

    可按今晚的局势来看,莲欣也总算是明白了:连关于黎怀的事情也是聂瞳骗她的!

    ——或许,聂瞳就是恨不得所有人都和他一样被仇恨所覆盖。

    这五年来,莲欣一直以为黎怀是被当做红莲城的一个功臣而被聂瞳主动纳入的,可其实,他在红莲城里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铁面”。

    聂瞳也一直都在假装不知道“铁面”就是黎怀吧。当他看着自毁容貌的黎怀戴着厚重的铁面具、自以为伪装了身份、日复一日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忍辱负重的时候,他心底究竟是怎样一种扭曲的愉悦呢?

    然而,这颗聂瞳眼皮子底下的这颗棋子终究还是脱了缰,把整个红莲城最大的一场恶梦带出了那个密牢。

    “你确实是这场悲剧里面最无辜的一个。”许是终于看不下去了,站在桑晚身侧的黎怀终于出声对莲欣说道,“可是,倾央不也是吗?”

    “呵,呵呵——”莲欣看向那个被面具遮挡了所有表情的男人,笑意癫狂而苦涩……五年了,如今她都快记不清晰他的模样了,只记得是张很端素的书生脸,“恰恰相反。如果当年不是倾央对桑晚的感情不够坚定,这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桑晚会坐上他梦寐以求的王位,倾央也大可以成为一个风光无限的王后,而我和聂瞳也不过是灰溜溜地回到红莲城罢了——上天已经给了铺就好了那么完美的一切,她却选择了背叛桑晚的感情!她把王者摔下了王位,却把一个疯子推上了顶峰!”

    言辞激动之下,莲欣手里的匕首闪着亮光,再次逼紧了倾央的脖子,已经有红艳的血丝在白皙的皮肤上渗出。

    “呃……”

    就在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悬起来的时候,莲欣却惊诧地低吟了一声。一根细细的银针不知何时没入了她的眉心。

    她把目光缓缓地转向人群里一直沉默的阿瑾,眼里的光冷厉得可怕,口中喃喃:“又是你……”

    阿瑾凝着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却是什么都没有讲。

    “呵……”莲欣的手渐渐松开了扣在倾央脖子上的匕首,神色有些飘忽,口中低低含笑,“对了,我记得,你在这个城里还有一个帮手吧……”

    “呃!”

    然而,剩下的话她却再也没有机会说完了——站在莲欣身边的倾央不知在何时也默默举起了一把匕首,就在莲欣的话讲到一半时,倾央手中的匕首已经插入了她的后心。

    所有人脸上的神色都是惊愣的。

    聂瞳是最早反应过来的一个:“是你吧?”——他把手指向沉默的阿瑾,既冰冷又恐惧地质问道:“是你用倾央杀了她!”

    “不。”阿瑾无比平静地看向他,“是我和倾央一起杀了她。”

    聂瞳看着她,眼里的光不断翻涌。

    被刺穿心脏的莲欣终于倒在地上,像是一个终于被撤下这场戏剧的道具。少了她的叫嚣,周围一时变得有些安静,只有“炽炽”的火声从始至终都没有变。

    长久的沉默之后。

    “还是按原计划,铁面你快先带走倾央。”阿瑾一边冷冷地和聂瞳对望着,一边对黎怀说道。她还是更习惯称呼他为“铁面”。

    铁面犹疑了一下,看向桑晚,征求他的意见。

    桑晚冲他点了一下头。

    下一刻,桑晚和阿瑾都重新拿起了剑,继续刚刚中断的打斗。

    铁面不再滞留,最后看了一眼桑晚和阿瑾,也看了一眼正好躺在自己脚下的莲欣,然后像是带着豪赌的心情一般,带上倾央,终于转身——他想,如果他最后没有等到桑晚出来,那他就把倾央杀了,然后再把自己杀了。

    “告诉她,我原谅了她!”

    这时,正和聂瞳打斗着的桑晚突然向即将离开的铁面人喊了一句。

    ——因为,他不得不考虑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今晚无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在这之前,他必须先说出这句话来。

    不管是铁面,还是阿瑾,还是聂瞳,还是尚未昏迷过去的倾央,都在那一瞬间一齐愣了一下。那个曾经杀伐决断的男人,那个整整五年没有见过天日的男人,最终,还是原谅那个自己深爱过的女人……

    火光里,那抹带着血色的身影依旧挥着剑,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铁面重新抬起顿住的脚步,带着倾央离开了。

    聂瞳眼见着自己已经无力阻止倾央的离开,眼底不由闪过一阵慌张,却因分神而使手臂遭了桑晚狠狠一下划割。

    聂瞳眸色一冷,只好继续去与桑晚打斗,一边嘴里无比恶毒地说道:“你就算带走了她也没有用!她活不了太久了,你带走了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你的面前而已。”

    “是吗。”桑晚却是淡漠地说了一句,声音里面并无情绪的起伏,只泄出一丝若有似无的荒凉意味。

    手中的剑却愈发快速冷厉起来。

    两人都比先前更加疯狂而无所顾忌地打了起来——这是最后的狂杀了。

    “桑晚,快走吧,别再和他纠缠了。”在铁面他们离开一段时间后,旁边的阿瑾却突然冲桑晚说了一句。

    桑晚轻轻皱眉: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他想不想脱身的问题,而是就算他想脱身聂瞳也不会放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第41章 狂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第41章 狂杀并对听说,你想要崩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