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妈

第21章 不知道节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熊猫宝 本章:第21章 不知道节制

    冯晨晨听到声响赶紧跑上楼梯,就看到顾淮延倚着墙壁,手捂着头,地下满是水杯的碎片。

    “顾淮延,你怎么了?”冯晨晨快步走到顾淮延的面前,关切的问着。

    “我,头晕。”顾淮延声音干涩,很虚弱的样子。直起的身子摇摇欲坠,冯晨晨赶忙扶住顾淮延的胳膊。

    “头晕?”闻言冯晨晨用手探了探顾淮延的额头,很烫,这是发烧了啊。

    “我想下楼到点水,结果没拿住水杯”顾淮延嘴唇干裂,已经起了皮,脸色也发白。

    “我先扶你回房间躺着,然后下楼去给你倒水。”冯晨晨扶着顾淮延回到了他的房间,一进房间,冯晨晨瞬间就起了鸡皮疙瘩,屋里凉飕飕的。

    看了一圈,发现屋内的空调开着,凉风很冷,难怪顾淮延会感冒了,冯晨晨拿着遥控器把空调关了,扶着顾淮延到床边,摸了摸床上被子十分冰凉,屋里也还是充满冷气。

    冯晨晨想了想,转而扶着顾淮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顾淮延现在烧的迷糊,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全身没有力气,感觉睁开眼睛整个世界都是旋转的,就只能闭着眼,把自身的重量压在冯晨晨身上。

    冯晨晨费力的给顾淮延扶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盖好了被子,赶忙下楼到了杯温水。

    “顾淮延,淮延,来喝点水。”冯晨晨轻唤着顾淮延,顾淮延颤了颤睫毛,眼皮十分沉重,听到了冯晨晨的说话声,却睁不开眼睛。

    冯晨晨抬起顾淮延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把水杯放在了顾淮延的嘴边,果然看到了顾淮延张开了口,咕咚咕咚喝起水来,真的是渴了,一杯子水喝的干干净净。

    “淮延,你先休息,我去给妈打个电话。”冯晨晨给顾淮延掖了掖被角,转身就去二楼打电话,发烧不是小事,严重了很容易把人烧傻了的。

    “等等,扶我到洗手间。”顾淮延动了动手指,暗哑着嗓子开口说。

    到了洗手间顾淮延就对着马桶吐了,冯晨晨听着顾淮延呕吐的声音弄得她也想吐了,强忍着心理上的不适,走上前给顾淮延怕了拍后背,递给顾淮延一条毛巾,又到了一杯水给顾淮延漱口,终于顾淮延摆了摆手,冯晨晨给顾淮延扶回了房间躺下。

    然后冯晨晨赶紧来到书房,打通了卫星电话没有人接,电话里响起了顾母的留言。

    ‘今天晚上我们和子宁参加了夏令营,晚上在小溪边住帐篷,明天早晨回来,请在嘟声后留言。——嘟’

    “妈,淮延现在发烧了,如果您听到留言速回电话。”然后冯晨晨挂断了电话,心里着急,一抬头,就看到书架上一个四四方方的白色箱子,还有十字的标志,冯晨晨踩着凳子拿下里,果然是医药箱,里面有胃药,退烧药,纱布等等。

    总算看到了有用的东西,冯晨晨赶紧回到房间去照看顾淮延。

    而在夏令营的顾母正在帐篷里面搂着孙子睡的香甜,在背包里面的手机,提示音滴滴的响了两声,谁也没有听见。

    “淮延,醒一醒,我找到了退烧药,来吃点药。”冯晨晨把水杯放在了桌边,推着顾淮延,顾淮延躺在床上皱着眉头,呼吸沉重,显然身体十分的不适。

    顾淮延觉得自己在一个黑暗的小屋子里面,不停的旋转,旋转。出不去,直到听到了冯晨晨的声音,才从黑暗中挣扎出来,脑袋嗡嗡的疼。眼睛费力的睁开了一个小缝,看到了一脸担忧的冯晨晨。

    冯晨晨喂了顾淮延退烧药,顾淮延躺在床上闭眼假寐,应该是起了药效,顾淮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热了,脑子虽然依旧沉重,却不觉得眩晕了。

    又是一声开门关门的声音,顾淮延慢慢的睁开眼睛,是冯晨晨端着碗走了进来。看到他睁开眼清醒的样子,表情一愣,然后开口说:“淮延,我熬了粥,你刚刚吐了,吃点东西垫垫胃吧,我知道你不舒服没胃口,我特意做了皮蛋瘦肉粥,有一点点的咸香味道,你尝尝。”

    这可能是他继上次回国,看到的冯晨晨最温柔的模样,顾淮延垂下眼眸,张开了嘴。他现在生病了,手一点力气也没有,不想动。

    冯晨晨舀了一勺粥,喂给顾淮延,然后问着好吃吗,眼中带有期待。顾淮延抿了抿嘴,点了点头,冯晨晨笑的很开心,又喂了一勺。

    冯晨晨现在可以说是母爱泛滥,生病的顾淮延那凌厉的气势悄然转变,头发乱糟糟的,有些蓬松却有种凌乱美,眼神因为不舒服变得雾蒙蒙的,耳尖通红,可能是发烧了,所以反应迟钝,你说什么他都是呆呆的点点头,乖宝宝任凭摆布的模样。

    简直就加大版的顾子宁,让冯晨晨心中很柔软,想要好好照顾一番。

    顾淮延也发现现在的冯晨晨十分好说话,说渴了就给倒水,说热了就给敷毛巾,和平时对他的样子大相庭径,这是生病的福利?顾淮延的脑袋里面冒出了这么一句话。睡意渐浓,闭上了眼睛慢慢睡着了。

    冯晨晨也窝在床边打了个盹,她怕顾淮延半夜再发高烧,凌晨三点钟冯晨晨因为手磕到了凳子醒了过来,先是摸了摸顾淮延额头,冯晨晨马上苦了脸,怎么好像更烫了。

    赶紧到书房,看卫星电话有没有回复,并没有,冯晨晨又打了一个电话,还是无人接听,又留了言,就回到了房间。

    拿医药箱里面的体温计,给顾淮延量了体温,三十九度,果然严重了,之前是三十八度七。

    这个别墅在这个树林中是独幢,即使她大声呼救也不会有人看到,屋门是铁门,累死她也撞不开,吃了药现在也没有用,冯晨晨觉得自己现在是陷入了一个死局里面。

    既然吃药不退烧,现在只能用老办法了——物理退烧,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总比干等着强,冯晨晨用冰水投了毛巾,敷在了顾淮延的额头,用酒精给顾淮延搓着上身。

    这么折腾,顾淮延只是哼了两声,没有醒过来,冯晨晨心里更加没底了。

    差不多用酒精来回蹭了能有一个小时,顾淮延身上的皮肤都让她搓得通红,她也是没有了力气,两个胳膊酸疼不已。

    因为敷了冰毛巾,所以从额头感觉不到顾淮延还烫不烫了,便又拿温度计很不抱希望的量了体温,居然是三十七度,退烧了!苍天有眼啊!冯晨晨终于能松口气了。

    然后一头栽在了床边,一动不想动,她也好困了。过了五秒,冯晨晨费力的起身,她真不能躺这里,不然明天早晨可尴尬了,冯晨晨眼睛已经困得睁不开了,晃晃悠悠的拄起胳膊,准备下床,结果胳膊一个没力倒在了顾淮延的怀里,压得顾淮延闷哼一声。

    刚要起来,就被顾淮延搂在了怀里,冯晨晨推了推睡蒙了的顾淮延,她不是抱枕啊!谁知顾淮延越搂越紧,手脚并用的缠上她,脸蹭着她的脸,嘴里说着凉快,合着她不是抱枕是冰块。

    冯晨晨推搡了几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是生病的顾淮延,力气还是比冯晨晨的大的,一阵推诿,自己出了一头大汗,结果还是在牢牢被顾淮延抱在怀里面。

    冯晨晨也是真的困得不行了,眼睛都睁不开了,索性不管了,闭眼睡了去,在不睡她就是第一个被困死的人。

    ***

    顾淮延看了看睡在自己怀里的冯晨晨,伸手揉了揉鼻梁,回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他是在发着高烧,但那个时候只是身体没有力气,脑子有点混沌但还是比较清醒的。

    他感冒的原因还是因为空调,他昨晚睡觉的时候,定好了温度,随手把空调遥控器放在床上了,结果睡觉的时候没有注意,压在遥控器上面按了按钮,导致空调气温调低,他就感冒了,这真是个倒霉的巧合。

    想起昨天冯晨晨对他的样子,顾淮延心里有些感动,昨晚真的多亏有了她,她给他酒精擦身的时候,他是知道的,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就像是被困住了,脑子里面明白,但是身体却很沉,眼皮很重,动不了,睁不开眼,发不出声。

    通过冯晨晨的动作,随着时间的增加,顾淮延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沉重一点点在减轻,思绪一点点的飘走。

    然后就感觉突然从天掉进怀里一块冰块,让他身体的燥热得到缓解,他就紧紧的抱着,而那个冰块居然突然长出了手脚,要挣脱出去,那怎么行,他很热,他需要冰块,自然死死的抱着,然后冰块也不挣扎了,顾淮延美滋滋的抱着冰块睡着了。

    这么看来,昨晚的冰块就是冯晨晨了。

    冯晨晨醒过来会是什么反应呢?顾淮延居然有些期待,也没有动,依旧让冯晨晨躺在他的怀里手搂着他的腰,现在冯晨晨是把顾淮延当成抱枕了。顾淮延又闭上了眼睛,他还是有些困,接着睡。

    按照顾淮延以往的性格此刻应该是摇醒冯晨晨,叫她起来,说声谢谢,然后回房去睡,但是现在顾淮延不想起床,他觉得被子的香味很合他的心意,躺的很舒服,他要接着睡,他生病了,都是情有可原,放松一下没什么。

    然而顾淮延没想到,他没等来看冯晨晨的反应,反而听到了自己母亲尖叫。

    半睡半醒间就听到‘砰当蹦’的几声碰撞声,然后就是上楼梯十分沉重的脚步声,咔哒,房门被打开。

    “儿砸,你怎么样了?!没事吧,对不起妈妈来晚了!”顾母十分‘琼瑶式’嘤嘤嘤的走了进来。

    她早晨起来听到录音简直吓坏了,是晨晨的留言,第一条说是淮延发烧了,第二天说是顾淮延病情严重了。听到了两条录音,顾母先是十分淡定的让司机送顾子宁去幼儿园,不要让小孩子跟着担心,然后惊慌失措的驱车来到了别墅。

    “妈,我现在好了。”顾淮延声音还是有一点干涩,典型的发烧后遗症。

    “那就好,那就好。”顾母放心的应了两声,摸了摸顾淮延的额头,果然温度正常了,她真的吓死了,发烧这个病可大可小,晨晨还留了第二条留言说严重了,她瞬间脑补自己的儿子烧傻了,要是这样,她绝对后悔一辈子,还好不是。

    放下心的顾母,就听到一声嘤咛,原来顾淮延坐起身,正好挡住了躺在一边的冯晨晨,而冯晨晨因为昨晚折腾了那么久,睡的特别死,可还是被顾母的声音吵醒了,冯晨晨醒来就懵逼了。

    房间里面站着顾母,顾父,还有两名白大褂医生。而她的手还搂着顾淮延的腰,因为顾淮延坐起身,所以从顾母顾父医生的角度来看,清晰的能够看到自己的手搭在了顾淮延的身上。冯晨晨如惊弓之鸟,快速的收回手,顺了顺有些乱的头发,然后坐起来:“爸妈,你们来了。”

    气氛有些凝固,冯晨晨心中郁闷,她昨天就应该‘誓死’推开顾淮延!果然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顾母是高兴的,俩人之间越亲密她自然是越高兴了!现在看来小夫妻俩人关系很好呢!顾母掩不住嘴角的笑意,她做的这件事情还是成功的!

    冯晨晨故作淡定,十分自然的下了床,然后对着医生说:“他昨天晚上发烧了,吃了退烧药之后,半夜又发烧了,我用酒精给他擦了身体物理降温。”冯晨晨说着顾淮延的情况。

    医生点了点头,用手摸了摸顾淮延的额头,听了听心跳,拿出温度计给顾淮延量了体温,身体正常已经不烧了。

    医生说了注意事项和开了一些药,表示已经没有大碍了。

    冯晨晨起身送走了医生,回来就看到顾淮延耷拉着脑袋,听着顾母的教训。在医生诊断的时间里面,冯晨晨已经说了顾淮延感冒的起因。

    额头上的伤口看起来比较惊心,以为是顾淮延自己摔了,还数落着顾淮延的不小心,顾淮延也不反驳,就任由父母数落。

    “爸妈,对不起,淮延额头上的上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小心撞得。”冯晨晨低头反省,她真不想说,因为撞人的起因太幼稚,但是这是事实,她得承认。

    顾淮延虽有心‘包庇’她,她自己却是要说实话。她不需要顾淮延的袒护,事情还不是他挑起来的!

    顾父顾母从冯晨晨口中明白了,儿子额头的伤是从何而来,顾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们不在臭小子居然欺负儿媳妇。

    在看电视兴起的时候,被别人一声不响换了台,这个举动无疑是欠揍的。这一点让顾父顾母感同身受,看顾淮延的目光折射出俩儿字——活该。

    冯晨晨看着顾淮延父母数落着顾淮延的不是,心中感动,原本她是打算道歉了,不小心伤害了他们的儿子,结果顾父顾母完全没有一丝责怪她,还怕她内疚反而去说顾淮延,冯晨晨心中充满充满了暖意。

    但是这个温暖也就截止再看了一张纸张之前。

    ‘我亲爱的晨晨,看到你和淮延现在亲密的关系,妈妈和爸爸十分的开心,现在七天已经过去了四天,淮延也没有了大碍,我们就先离开了,你留在别墅好好的照顾淮延,有事情打电话呦,爱你的妈妈留。’

    在冯晨晨去给顾淮延下楼去烧开水的时候,顾父顾母就在门外偷偷的商量,虽然淮延和晨晨两人,平日表现的关系很亲密,但他们也是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两个年轻人是在应付他们呢!

    而这次在两个人看起来,无疑是关系变得密切了,顾母自然知道什么叫趁热打铁,回到别墅之后,就会有他们俩个在,还会有别的佣人,哪里有在这里的别墅过二人世界效果好。

    最后俩人决定偷偷摸摸的离开,继续把门锁严实了,等到日子,再把俩人接走。

    冯晨晨真的要疯了的节奏,本来以为这次事情之后,他们俩个就可以从别墅离开了,谁知道顾父顾母还是把她俩留在这里。

    这么多人在,所以冯晨晨可以很自然的对着顾淮延,但是如果别墅又变成了只有他们俩个人,那她会觉得有些尴尬了。搂着他睡觉什么的真的不是她的本意啊!她才是‘受害人’的那一方,想起早晨顾淮延看着她带有深意的表情,好像是她占他便宜一样!

    “那个,爸妈走了,我还以为咱们现在就能回去了呢。”冯晨晨把药片和水杯递给了顾淮延,咧了咧嘴,笑的僵硬。

    “他们走了?”顾淮延吃了药,听到这话挑了一下眉头,口气淡淡的。

    其实他早就想到了,在门口俩人窃窃私语的时候,他就知道,俩人又起了别的心思,这么些年,他太了解自己的父母了。

    但是顾淮延并没有制止,因为他知道父母要做的事情,他想拦也拉不住,而且无论回去还是待在别墅,他都无所谓。

    通过这次生病,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了解了一点冯晨晨,迷雾下的人,多一份真实。

    生病的人内心总是会比平常多了几分柔弱,在顾淮延知道到冯晨晨不停歇的为自己擦酒精擦了那么久之后,内心是有一些感动的。

    和顾淮延对话了几句,冯晨晨飘忽的心也放下了,发现也没什么尴尬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也不是那种以为只要牵了手就会怀孕的年纪,说白了,不过就是她照顾生病的顾淮延,没有什么可尴尬的,想开了的冯晨晨看着顾淮延也不扭捏了。

    大大方方的给顾淮延端水送药,顾淮延对表情变得明亮起来的冯晨晨笑了笑,眼中闪过了一丝看不透的情绪。

    而这时候,冯晨晨才发现,顾淮延好像对自己笑的次数挺多的了,难不成是患难见真情,终于是看出来自己的好?

    可惜现在她不是原主,看出来也没有用了,她也不喜欢他。冯晨晨很傲娇。

    顾淮延身体素质其实还是不错了的,这次感冒真是一个超级乌龙,毕竟任谁在冰冷的屋里面都会冻感冒,休养了一天,顾淮延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模样,同时也霸占了电视机。

    冯晨晨再一次被换了台之后表情开始咬牙切齿,对某人真的想拍死的心都有了,什么生病了好似顾子宁,和她的乖巧儿子简直差远了!

    当时她看到顾淮延捂着脑袋把着墙边,其实她心里第一反应,是以为顾淮延被她撞得脑震荡了,发现是发烧了之后,还小小的舒了一口气。这要是顾淮延因为她的失误,导致的脑震荡,她以后的日子才会悲惨。

    就算顾淮延不说什么,她也会下意识的愧疚。

    抹了药箱里面的药膏,顾淮延额头上的青紫,也消退了许多,没有看起来那么触目惊心了。

    今天也是在别墅的最后一天了,其实想想在别墅这七天也挺有意思的,最起码她发现了顾淮延不要脸的一面。也算是一个突破。

    冯晨晨做了一桌子的菜,因为当时想观察顾淮延讨厌吃哪道菜,到时候专门做那种菜来气他,所以在顾淮延吃菜的时候,冯晨晨特别的注意,结果没有发现他讨厌吃什么,反而现在发现了他喜欢吃什么菜,冯晨晨心中无语,她都干了什么?!

    因为是最后一晚,再加上顾淮延额头上的伤,冯晨晨就给顾淮延准备了他爱吃的一桌,十分的丰盛,算是为额头上的伤最后的赔罪,出了别墅以后她可不会因为这个心虚内疚了!

    “顾淮延吃饭了。”冯晨晨从厨房端出了最后一道菜,对着在客厅看电视的顾淮延喊道。

    顾淮延慢悠悠的起身,来到餐桌边,知道冯晨晨为了准备饭菜进了厨房很长时间了,但是没想到她会做出了这么多菜,而且,貌似都是他真正爱吃的口味?顾淮延多看了冯晨晨一眼,充满了惊讶。

    要知道,原主冯晨晨给顾淮延送了不少菜,通过原主观察得知,那都是顾淮延喜欢的,其实恰恰相反,那些都是顾淮延不喜欢吃的,两人最后没有在一起的原因,一定是八字不合,因为原主通过自己发现顾淮延的事情,都和她自己认知的恰恰相反,做的都是让顾淮延讨嫌的事情,因此也让顾淮延愈来愈讨厌。

    “咱们明天就离开了,这桌子饭菜就算我对你,”冯晨晨瞄了一眼顾淮延的额头,停顿了一下说:“的赔罪了。”

    从一边酒柜拿出了一瓶红酒,看了眼瓶子上面的说明:“百分之二点七,这个正好,就当饮料喝吧。”冯晨晨往高脚杯里面给俩人一人到了一杯。

    “淮延,我敬你一杯,明天出了别墅,在这发生的事情就翻篇了,过去了。”冯晨晨举起杯子敬着顾淮延。

    顾淮延拿起杯子和冯晨晨对碰了一下,并没有回应,冯晨晨就当顾淮延赞同了,红酒很好喝,回味悠长,唇齿留香,冯晨晨没忍住又喝了一口,这瓶红酒是她的‘菜’,她喜欢这种质感的红酒!一场饭下来冯晨晨吃的很饱。

    冯晨晨起身打算收拾桌子的时候居然站不稳,又坐了下去,这才发现自己头有些眩晕,这明显是喝醉了的状态,冯晨晨可以说是属于千杯不醉的,在刚接手公司的时候,公司聚会,心怀不轨的股东想要灌她的酒,来看她醉后的丑态,结果他们自己喝多了,冯晨晨笑盈盈的看着他们丑态百出。

    穿越而来,冯晨晨偶尔会小酌一番,酒量和她穿越之前不相上下,通常一杯红酒就是个开胃而已,不会有任何喝醉的征兆。现在怎么脑袋会这么晕!

    这是什么酒?酒精度这么低她居然还能喝醉,该不会是饭菜有问题吧?冯晨晨晃悠悠的取过红酒瓶,尽管眼前有些虚影,但她还是看清了,红酒上面写的是什么,卧槽!!不要怪冯晨晨爆粗口,因为这个语气助词是最为贴切表现的她内心想法的两个字。

    冯晨晨捂着额头,她刚才到底是怎么看的?这哪里是度数,2.8是装灌日期啊!!度数在另一边写着呢,百分之七十二啊!这是冯晨晨见过酒精度最高的一瓶红酒,再千杯不醉也抵不过浓度这么高的酒啊!

    而且红酒后劲足,现在她还能站起来走路,待会她肯定醉的更加厉害。等等,顾淮延怎么样了?他比她还多喝一杯呢,想到此冯晨晨看向顾淮延,他只是用手拄着额头,皱着眉,看出来也是有了醉意。冯晨晨眨巴眨巴眼睛很无辜,她真不是故意要把人灌醉的啊摔!

    “顾淮延,淮延,顾淮延~”冯晨晨拍着顾淮延的胳膊,想让他上楼去休息,结果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最后一声的时候,顾淮延才转过头看她。

    脸蛋有一丝丝的微红,眼睛透亮,醉人的光芒熠熠生辉,嘴唇则是殷红,皮肤白皙,这个模样简直太诱人犯罪了!冯晨晨伸出手掌挡住了自己眼睛,不能看,不能看,化身为狼可怎么办。

    “淮延啊,你去上楼休息吧,实在对不住,我看错了酒的度数。”冯晨晨觉得她实力坑了自己一波,也坑了顾淮延,第二天俩人肯定头痛欲裂!

    过了一会儿,顾淮延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冯晨晨移开手掌看了看,发现顾淮延仍是刚才那个动作看着他,眼睛里还透着迷茫。冯晨晨觉得自己面前坐着的不是一个运筹帷幄的男人,而是一个吐着舌头的哈士奇。

    “淮延呀,我也不知道红酒度数那么高,我也是喝了一杯的,真的不是坑你,这都是意外,对不起,今天我道歉了哦,明天我就不会说了,来吧,我扶你上楼。”冯晨晨扶着顾淮延上了楼梯,顾淮延也乖乖跟着冯晨晨走。

    冯晨晨不是扶着顾淮延上楼,应该是顾淮延扶着她上楼,她都觉得自己走路有些‘飘’,全靠顾淮延稳实!

    给顾淮延送回了房间,给他脱了鞋扶上床盖好了被子,原来顾淮延喝醉酒的表现和生病了一样,不说话,任你摆布。

    看着在床上老老实实躺好,睁开眼看着她的顾淮延冯晨晨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喂,顾淮延,你的□□密码是多少?”这是问喝醉了人最多的问题。

    “154698”顾淮延声音低沉的念了一串数字,然后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冯晨晨。冯晨晨真是被突如起来的密码砸晕了,她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想到顾淮延会回答。

    顾淮延的□□密码,那得多少钱!冯晨晨摩拳擦掌,而后想到,愿意多少钱多少钱,她也是有钱人啊,自己的钱也是多的花不完!冯晨晨兴起,就想问一个心里面一直疑惑的问题。

    “顾淮延,你爱不爱白思纯?”

    现在为止,她没从顾淮延身上感觉到对前任的一丝留恋,什么前任留下的物品,以此来睹物思人什么的完全没有,冯晨晨找遍了顾宅上下,都没找到,她本想能借此大闹一场,来个冷战的。结果并没有。

    或许是放在了别处她没找到?但是上次她提起白思纯,顾淮延淡定的就好像是个陌生人,冯晨晨也奇怪了,因为她想起来书中作者描述的是女追男,女的这次回国不在是没有心机的小白花。

    反而是找回失去的爱情,因为作者文笔不错,描写的女主十分正面,女配十分反面,让读者觉得女主这个行为没有任何的不妥。反而期待女主啪啪狠打女配的脸。

    但是穿越过来冯晨晨在切身感受到,如果白思纯回来了,那么她所做的一切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无论是因为什么,原主和男主领了结婚证,有了孩子,女主费尽心机所谓的爽快打脸就是道德败坏的行为。

    而文中写的是一开始男主有些意动,在一次次机缘巧合其实是女主故意为之的偶遇下,慢慢心思活络了,再加上女配的实力作死,男主和女主走到了一起。

    但男主性格作者描写的十分晦暗,不爱说话冷冰冰,如果一个事情别人被逗得哈哈大笑,男主顶破天只会因为这个事情,嘴角轻轻翘一点。这也是冯晨晨在看到顾淮延露出微笑惊讶的原因,文中的顾淮延是十分严重正经的。

    而想想顾淮延在别墅里面抢电视换台凑不要脸的样子,人设绝对是崩了啊,崩了啊,崩了啊,重要的事情是说三遍!

    通长故事发展,文中描述女配质问男主是不是因为白思纯才不爱她,男主没有说话,被女配视为默然,女主对男主说我爱你,男主恩了一声,被女主认为是回应,男主不表达,同时也被广大读者认为男主爱着女主,男主性格闷骚导致。

    但是细细算下来,男主从来没对女主说过我爱你。和顾淮延相处时间越久,冯晨晨对剧情就一点点的想起来了。所以心中有个疑问,男主到底爱不爱白思纯?可能是性格如此,但是为了一个女人愿意放弃原本家庭的男人,在动情时候不会说爱?冯晨晨很疑惑。所以有此一问。

    而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冯晨晨的顾淮延,在听到冯晨晨的问话之后慢慢闭上了眼睛,冯晨晨觉得某人就算是喝醉了也有能把她惹毛了的本事!

    是不是找茬,是不是找茬!什么时候不睡现在睡!

    “喂,你是不是在装醉,你睡着的时机也太好了吧!”冯晨晨嘴里嘟囔着推搡着顾淮延,顾淮延没有反应,就是醉死睡着的状态。

    冯晨晨因为来回推搡顾淮延,导致自己的头更晕了,也不下楼收拾桌子了,直接回了房间挡在床上就睡,脸都不洗了,她太晕了。

    而原本沉睡的顾淮延,在冯晨晨离开之后,陡然睁开了眼睛,虽然耳根依旧通红,但是眼里不在是朦胧的醉意,反而泛着精光。

    没错,顾淮延没有醉,在商场你要是不会喝酒,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喝了如此高纯度的红酒之后,顾淮延也只是微醺状态,但是冯晨晨却是有些醉了,听到冯晨晨嘴里念叨着说的酒精度数,糯糯的声音,顾淮延就知道她醉了。

    冯晨晨说话声要么是之前故意矫揉造作般的娇滴滴,要么是之后的声如珠玉,清冽而玲珑,绝对不是现在的喃呢软语。

    索性他也就装醉,他还挺想知道冯晨晨到底有些什么秘密,这么大的改变是为了什么,或许他能套出话来,谁知道冯晨晨看似喝醉了,但是思维逻辑却没有醉,不是那种喝醉了酒满嘴胡话的人,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冯晨晨反而想套他的话。

    □□号?告诉她好了,本来她就有他银行的副卡,爱不爱白思纯?顾淮延有一瞬间的怔忡,他还真的不知道,若说爱,为什么白思纯的离开他心中没有难过,若说不爱,心里却有些遗憾,他不知道,闭上眼睛装了睡。

    听到冯晨晨摇晃着他说的那番话,顾淮延心里发笑,恩,他是装醉。

    他就说一个人再怎么改变也不能变得这么快,瞧,他一下子就试出来了,冯晨晨还爱着他,不然为什么会关心他爱不爱白思纯?以前顾淮延想到冯晨晨爱着他,心中是厌恶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得出这个结论,顾淮延心中突然有些轻松。

    闭上了眼睛心情很好的睡了去。

    如果冯晨晨知道自己一时的好奇心,成了顾淮延认为自己爱着他的铁证,一定会对着顾淮延翻个大白眼,说:脑补是病,你很严重,得治!

    浓度高达百分之七十二的红酒,后劲的确是很大,最起码冯晨晨在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顾淮延的床上,全身酸疼,脑中是一点记忆都没有的。

    冯晨晨没有记忆,但是顾淮延有啊,什么叫撒酒疯,他是真的见识到了,你见过有人半夜突然剧烈敲打你的房门,告诉你说失火了,当你惊慌失措的跑到所谓的起火点想要灭掉的时候,发现只是电灯的指使红灯的心情吗?

    无法描述。

    接下来就更加让顾淮延头疼了,冯晨晨开始满屋疯跑,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他之前尝试抓住冯晨晨,结果喝了酒的冯晨晨就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顾淮延楞是抓不住,追着跑了五圈的顾淮延放弃了,他也有些醉了,头发晕,追不动了,反正这屋子她也出不去,等到她跑累了自己就停下了。

    果然,过了二十分钟,顾淮延在沙发上半梦半醒之际,听到嘭的一声,冯晨晨躺在了地板上,顾淮延认命的站起身,给冯晨晨抱到了他的房间,冯晨晨的房间已经被她弄得底朝天,床垫子都飞了。

    给冯晨晨安置在了床上,顾淮延也累了,摊在床上,闭眼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顾母坐车来接来人的时候,看到别墅的场景,先是一声惊呼,然后捂着嘴发出一长串银铃般的笑声,对着顾父假意责备的说到:“现在呀,这些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节制。”

    正在楼梯拐角要下楼,听到了这番话的顾淮延和冯晨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成妈》,方便以后阅读穿越成妈第21章 不知道节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成妈第21章 不知道节制并对穿越成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