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宠婚

88为你加冕(万更,首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溪 本章:88为你加冕(万更,首订)

    傅熠城点点头,“嗯,你带路吧。”

    片刻后,三人出现在贵宾室。

    傅熠城和苏梓依坐在沙发区等待,珠宝店经理则去拿了一个小巧精致的纯白色天鹅绒盒子过来。

    她将盒子递到傅熠城面前,“傅先生,这就是您订做的东西。”

    傅熠城伸手接过,“好的,我和我太太在这里坐一会儿,你先去忙吧。”

    珠宝店经理也是个明白人,立刻笑着应道:“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傅先生和傅太太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叫我,我人就在外面。”

    她说完便转身离开,还特意把门给带上,将贵宾室单独的空间留给傅熠城和苏梓依两个人。

    傅熠城将盒子放入苏梓依的掌心,眸底划过一丝期待,“梓依,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打开看看。”

    苏梓依看看他,再看看自己手中精美的天鹅绒盒子,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心跳不由得加速,莫名地忐忑。

    傅熠城也不催苏梓依,就这么定定地凝视着她,不过那墨玉黑眸中的期待却越来越明显。

    苏梓依抿抿唇,最终还是决定将盒子打开,她的指尖轻轻触碰到盒子缝隙的边缘,手指微微用力,整个动作就像慢镜头一样。

    当盒子打开的那一刻,苏梓依的所有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

    只见纯白色的天鹅绒盒子里静静躺着一枚皇冠型钻戒,钻戒上面除了最大的那颗无色梨形钻石之外,还镶嵌着许多颗纯净透明的切割钻石,整枚钻戒都散发着耀眼夺目的璀璨光芒。

    苏梓依顿时有些愣神,看着身边的男人讷讷道:“熠城,这是……”

    傅熠城弯弯唇,眸底是能够将人溺毙的温柔,嗓音低醇迷人,“梓依,虽然你说暂时不想举行婚礼,但是我一直觉得欠你个正式的求婚仪式,对我而言,认定的事情便不会改变,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你是我认定的女人,我不希望留下任何遗憾。”

    他说着薄唇微抿,“这是我亲手设计,再由这里订做的求婚戒指,它的名字叫‘for?your?crown’。”

    “或许我们现在还不到深爱彼此的地步,但我能够确定的是,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为你而心动,那种心动虽然来得很突然,却让我觉得十分欢喜。”

    “我将这枚戒指设计成皇冠的形状,是希望在余生里,我可以用我的宠爱为你加冕,为我们的婚姻加冕。”

    傅熠城说到这里突然单膝跪地,抬头望着苏梓依,眸光深邃,“所以,我的公主,你愿意嫁给我吗?”

    听他讲完这番话,苏梓依本就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了,而当他跪地的那一瞬,苏梓依只觉得鼻子一酸,泪水便直接滑落了脸颊,决堤一般一颗一颗地接连不断。

    她难以自抑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仿佛情绪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直接抽泣出声。

    傅熠城顿时心疼不已,蹙眉望着她,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紧张和无措,“梓依,你怎么了?”

    苏梓依声音哽咽,“呜呜,熠城,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傅熠城不禁失笑,“因为你是我的老婆啊,也将会是我这辈子最爱最亲密的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他说着拿出一张纸巾递给她,“老婆,别哭了好不好,再哭就变成小哭包了。再说了,你就忍心看我一直跪着吗?”

    苏梓依被男人刻意装出来的委屈模样逗乐了,瞬间破涕为笑,伸手接过纸巾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将另一只手上的戒指盒拿给他,轻声说道:“我愿意。”

    傅熠城眉眼染笑,从戒指盒里取出钻戒,给苏梓依戴上之后,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然后抬头望着她,眸底仿若有灿烂的星子,“老婆,我好开心。”

    苏梓依感动得差点又要掉眼泪,连忙憋了回去,随即伸手去扶他,“好了熠城,快起来吧。”

    傅熠城任由她扶起自己,可是等站起来的同时却突然侧过身子,一把将苏梓依抱在怀里,给了她一个*辣的法式湿吻。

    这个吻整整持续了十几分钟才结束,原因还是苏梓依被吻得缺氧了。

    傅熠城看着靠在自己怀里大口喘气的小女人,语气既宠溺又无奈,“我亲爱的傅太太,都实践这么多次了,你怎么还是没有学会换气呢?”

    苏梓依瘪瘪嘴,不满地嘟囔道:“明明是你吻的时间太长了,还怪人家不会换气,哼!”

    傅熠城笑笑,神色间隐隐带着一丝纵容,“可是我一吻你就停不下来怎么办?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给我施了什么魔法,还是说我中了你的毒?”

    苏梓依轻轻捶了下他的胸膛表示抗议,“我哪有?你乱说什么呢……”

    傅熠城却兀自摇了摇头,看着苏梓依的眸色加深,他其实没有乱说,他的确中了毒,中了一种名叫“苏梓依”的毒。

    苏梓依突然想起了什么,疑惑地看向傅熠城,“对了熠城,你刚才说这枚戒指是你亲手设计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傅熠城抿抿唇,柔声说道:“还记得我们和大哥还有老四老五他们在蓝调的那次聚会吗?”

    苏梓依点点头,“记得呀。”

    傅熠城将鼻尖置于她的头顶,嗅了嗅她清新自然的发香,接着道:“那次老五送了你一张宫氏珠宝限量发行的贵宾卡,晚上回去之后我就开始考虑这件事了,现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还有好多当时的设计草稿呢。”

    “这样啊。”苏梓依喃喃,突然很想要看看那些草稿纸,不过此刻她对于另一件事情更感兴趣,“熠城,刚才珠宝店的经理说你是宫氏珠宝的股东,这是真的吗?”

    傅熠城点点头,“嗯,自从老五全权接手宫氏珠宝之后,为了不在同一领域跟他起竞争冲突,我就和他协商,购入了宫氏珠宝的一部分股份,在珠宝领域只投资不经营。”

    苏梓依若有所思,“那么说……你也算是宫氏珠宝的半个老板了?”

    傅熠城挑眉,“没错,其实老五送你的那张贵宾卡,宫氏珠宝每个股东的手里都有一张,包括我。”

    苏梓依顿时纳闷不已,“那宫祁送给我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让我收呢?”

    傅熠城扬眉,“为什么不接?那是老五送给你这个嫂子的见面礼,再说了,他要什么贵宾卡呀,刷脸就成。”

    苏梓依:“……”

    呃,这是强盗逻辑吧……为什么她家傅先生此刻活脱脱地像个大奸商呢?

    不过,她莫名觉得喜欢是怎么回事?

    ……

    另一边,吴西平离开宫氏珠宝之后,便气冲冲地直接回了在h市的别墅。

    他是个煤老板,钱有的是,可在其他上流社会人士的眼里,他顶多就是一暴发户,完全不屑于跟他打交道。

    这次回到h市,他一开始就苦心经营人脉,想要打进h市那些老牌豪门的小圈子,得到h市整个上流社会的承认。

    可是这段时间他已经连着丢了两次脸,如果被那些老牌豪门知道了,他还有什么颜面在他们面前说大话,挺腰杆?!

    尤其是今天这件事,宫氏珠宝里面来往的人多半非富即贵,在h市大都有点身份和地位,他被人赶走这件事落在了他们眼里,他还颜面何存?

    吴西平越想越生气,都是苏以娟那个臭婆娘,平时在老子面前撒泼也就算了,还不知分寸地跑到外人面前丢人现眼,老子的计划全被她给打乱了!

    正想着,别墅外面便传来了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

    苏以娟一走到门口就双手叉腰,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吴西平破口大骂:“吴西平,你这个挨千刀的!你竟然敢这么对老娘,老娘今天要跟你拼了!”

    她说着就朝吴西平冲了过去,张牙舞爪地往他脸上招呼。

    吴西平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狠狠地把她推开,苏以娟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你居然打我?!”

    紧接着“哇”地一声哭嚎了起来,“天哪,吴西平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你居然打我,简直没天理了啊,救命啊,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吴西平一脚猛地踢翻自己跟前的椅子,发出“砰”的一声响,随即怒吼道:“够了!你他妈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他这副凶狠的样子太过可怕,以前从来没有过,苏以娟吓得心里一跳,哭嚎声戛然而止,有些畏惧地看着他。

    因为愤怒,吴西平的脸色涨得通红,“如果你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那我们就不过了!他妈的大不了离婚,反正老子早就受不了你了!”

    吴西平语气狠绝,苏以娟这下是真的害怕了,如果吴西平真的跟她离了婚,她不就成了一个二手的老女人吗!到时候还有谁会要她?!

    何况这些年她为了保养身材,也没要个孩子,以后老了都没个依靠。

    更重要的是,吴西平那些个财产还有可能被别的女人分了去,不行,她绝对不能忍受这种事情,那些财产全是她一个人的!

    她这样想着,赶紧软了声音,借着糊了满脸的泪水,作出一副委屈可怜的姿态,“老吴啊,我错了,我刚才都是乱说的,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我们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怎么能离婚呢?”

    吴西平此刻的怒气也消散了许多,但是脸色依然不好看,“你以为老子闲得慌想离婚啊?一离婚老子的名声在h市就更差了,但是你这个臭婆娘成天就知道哗众取宠,现在弄得老子就跟一个跳梁小丑一样,那些老牌豪门指不定在背地里怎么嘲笑我呢!”

    吴西平在她面前从来都是好言好语的样子,今天不仅吼了她,还这样当着面骂她,苏以娟心里愤恨不已,却只能死命忍着。

    她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带着讨好的味道,“老吴啊,这些事情都情有可原,就说上次那个小狐狸精,我当时正在气头上,所以也就没顾忌那么多。”

    她说着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吴西平的脸色,继续道:“还有今天这件事,你一直都知道我有多讨厌苏梓依那个死丫头,看见她我心里就不舒服,而且她男人居然还要把我们赶走,我这心里一急,不就……”

    吴西平瞳孔微缩,语气冷沉,“这些我都可以不跟你计较,但如果以后你再做这些没脑子的蠢事,就别怪我心狠!”

    苏以娟赶紧点头,“嗯,你放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吴西平话锋一转,“提起那个死丫头的男人,我好像听那个经理说……他姓傅?”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苏以娟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吴西平沉吟道:“这h市姓傅的,又有钱有势……”

    他说着顿了顿,眼睛蓦地放大,“难不成是那个傅家?”

    苏以娟皱眉,一头雾水,“哪个傅家?”

    吴西平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就是h市的顶级豪门,傅家!”

    苏以娟一听“顶级豪门”这四个字,无比怨恨地咬咬牙,没想到苏梓依这个死丫头居然攀上了这么大一座靠山!

    谁知吴西平接着说道:“你这个臭婆娘,这次你算是给我惹上大麻烦了!”

    苏以娟一怔,“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呀?”

    吴西平眉心紧拧,“还能怎么办?跟人家赔礼道歉去啊!只希望他们能念着你是他们姑姑的份上,可以大人不计小人过,否则真等傅家计较起来,我们都吃不兜着走!”

    “赔礼道歉?凭什么!明明是他们把我们赶出了珠宝店,我们凭什么还要给他们赔礼道歉!”

    苏以娟的声音陡然拔高,尖锐刺耳,“再说我绝对不可能向苏梓依那个死丫头低声下气,要我向她低声下气,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你!”

    吴西平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但看她丝毫不肯妥协的样子,便换了一个迂回的途径,“那你去找你哥,让他跟苏梓依说说。”

    苏以娟想都没想便要拒绝,可一看到吴西平狠厉的眼神,到嘴边的话立刻咽了回去,勉为其难地说道:“那好吧,我去试试。”

    吴西平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苏以娟见状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坐到他身边,试探地说道:“老吴,那我的钻石项链……”

    吴西平冷冷地看她一眼,“人家宫氏珠宝都把我们加入黑名单了,你现在还想着你的钻石项链?!”

    苏以娟有些底气不足,“这不……这不是你答应过我的吗?再说了,我们进不了宫氏珠宝,还可以去别家嘛,应该会有款式差不多的吧。”

    吴西平讥讽地勾勾唇,语气凉凉地说道:“哼,你还是先去把你哥搞定了再说吧,现在就别做梦了!”说完便径直起身朝楼上走去。

    看着吴西平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楼梯转角处,苏以娟歇斯底里地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狠狠地上扔,“吴西平你个死男人,老娘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居然在你面前装孙子!”

    一通发泄过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喂,今晚出来打牌。”

    “什么几个小时?老娘今晚要打通宵!”

    “当然打得越大越好啊,老娘有的是钱!”

    挂断电话,苏以娟怨恨地望了一眼楼梯的方向,随后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

    ……

    次日早晨,星光娱乐公司门口。

    齐娅慢悠悠地从保姆车下来,刺眼的阳光立刻照到她的脸上,她顿时烦躁不已,尖着嗓子朝车内吼到:“赵乔,你腿瘸了吗?动作这么慢!”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下来。”

    话音刚落,便看见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女孩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小心翼翼地下了车。

    她怯怯地走到齐娅面前,唯唯诺诺地低声说道:“娅姐,东西有点重,所以我……”

    齐娅脸色一变,半眯起眼睛睨着她,语气危险,“你这是抱怨我让你受累了吗?”

    赵乔立刻惶恐不安地摇头,“没有没有,娅姐,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哧,量你也没有这个胆子!”齐娅冷笑一声,脸上尽是鄙夷,转身正准备往星光娱乐的大门走去,阳光便直接射进了她的眼睛。

    她不耐烦地瞪着身旁的赵乔,“你眼睛瞎了是不是,没看到我被太阳晒到了吗?”

    赵乔的身体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立刻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挪到一只手上,迅速地为齐娅撑起遮阳伞,“对不起娅姐,我以后一定注意!”

    齐娅嫌弃地瞥她一眼,“真是没用,不知道星光娱乐怎么会把你这种没用的人招进来,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赵乔却只是低眉顺眼地跟在她身后,没敢说话。

    齐娅的心里顿时更加烦躁了,最近真是没一个人让她顺眼,没一件事让她顺心!

    尤其是想起昨天上午去蓝调见了傅熠城,她心里就一阵气恼和不甘。

    她愿意跟傅熠城合作,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受不了石江那个变态老男人,不想继续在他身边委曲求全,但这个却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石江在尹尚的商业犯罪证据是她趁石江不注意冒险收集的,之前白箬找上她,她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态度,全把证据交给了她,无非就是想要搭上傅熠城这条线,进入盛世娱乐。

    要知道盛世娱乐比星光娱乐强了不止一倍两倍,整个娱乐圈的一线大咖和天王天后几乎都是由盛世娱乐打造的,只要进入了盛世娱乐,她相信只要通过她的努力,就一定能大红大紫一番。

    可是没想到傅熠城那个男人居然那么阴险狡诈,区区的一千万就把她打发了,当她是乞丐吗?!

    最可气的是,她现在还受到他的威胁和牵制,敢怒不敢言,现在她最大的底牌都没有了,这娱乐圈又是个捧高踩低的地方,没有后台根本寸步难行!

    想到这里,齐娅的面色顿时阴云密布,周身的气压瞬间变低。

    赵乔敏感地察觉到不对劲,心里立刻不安起来,手也忍不住剧烈地颤抖。

    齐娅发现头顶的遮阳伞摇摇晃晃的,猛地转身,目光阴厉地看着赵乔,“你没吃饭吗?连个伞都拿不稳!”

    赵乔一惊,另一只手上的东西尽数掉到了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齐娅便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赵乔下意识地捂住脸,谁知手刚一碰上脸颊,疼痛感更加剧烈了。

    “嘶——”她痛呼一声,有些怔愣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嘴唇颤抖着,“血……”

    齐娅心疼地吹了吹自己刚挥完巴掌的右手,“真是的,没用的人皮也特别厚,把我手都打疼了。”

    说着还拿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着自己指甲上的血迹,脸上满是嫌恶。

    赵乔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声音带着哭腔,“娅姐,你怎么可以打我?”

    齐娅满不在乎地挑挑眉,“打你怎么了?我还嫌你弄花了我的指甲呢,我这指甲花了一万块到美甲店做的,你赔得起吗?”

    赵乔讷讷地看着她,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齐娅见她一副呆愣的模样,讥讽地扯扯唇,“就知道你没钱,穷鬼!”

    她说着便转身往大门走去,谁知道却看见云娆和她的助理应菲菲向自己迎面走来。

    呵,又来一个出气筒的,正好。

    齐娅勾唇笑笑,声音尖酸刻薄,“哟,这是冤家路窄啊!”

    云娆注意到赵乔脸上的伤痕和眼泪,隐隐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想理会齐娅这只见谁咬谁的疯狗,侧开身子避开她往前走。

    但是齐娅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上前一步拦在她面前,“等等,你走得这么急做什么,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一个公司的,遇见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吗?”

    云娆停下脚步,面色平静地注视着她,“齐娅,你我之间素来不和,有必要这样虚与委蛇吗?”

    “哧,还真是有个性呢!”齐娅嘲弄地冷笑一声,突然话锋一转,“我听说……昨晚有导演请你一起吃饭,你又拒绝了,啧啧,这么好的上位机会,我有时候真的想不通,你到底是假清高呢,还是耍大牌呢?可是凭你现在的咖位,恐怕还没有资格耍大牌吧!”

    跟在云娆身后的应菲菲听出齐娅来者不善,皱着眉走上前,声音冷肃地说道:“齐小姐,我们阿娆等会儿还要出外景,现在赶时间,麻烦你让让。”

    齐娅脸色一黑,厉斥道:“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应菲菲想要反驳,云娆却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随即看向齐娅,嗓音里带了一丝凛然,“齐娅,或许在你眼里助理就是明星的丫环和奴才,要低人一等,可在我看来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都是一份职业罢了。”

    她说着顿了顿,“何况菲菲对我而言是好朋友,她有说话的自由和权利,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没有那个资格!”

    原本低垂着脑袋的赵乔这时抬头看了看云娆和应菲菲,眸底闪过一抹浓浓的羡慕,同时心底也隐隐生出一丝对齐娅的怨恨。

    云娆这是把自己刚才对她说过的话如数奉还给了自己?齐娅瞪大眼睛,恼怒道:“你居然说我没有资格?!我……”

    然而云娆直接打断了她,语气不急不躁,一如刚开始般沉静,却又威压感十足,“你对你的助理又打又骂,你就认为你自己比她高一等了吗?可我却觉得并非如此,你这样做无非是想要刻意凸显你的高高在上,顺便发泄在别人那里受的气和掩饰你的自卑。”

    被说中心事的齐娅心里一紧,矢口否认道:“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我是耀眼夺目的女明星,天生活在镁光灯下的,我怎么可能会自卑?!”

    云娆笑笑,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你很自卑,你比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自卑。娱乐圈很乱,而你出道多年,经历了太多的潜规则,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你觉得自己很脏,所以想要用表面的光鲜亮丽来遮盖你身上的污秽,掩饰你内心的不安。可是你却忘了这世上还有一种意外叫作‘适得其反’,你越想掩饰,你就暴露得越彻底。”

    云娆的这番话就仿佛一把生了锈的钝刀,一刀一刀凌迟一般狠狠割在齐娅最在意的自尊上,让她心底最隐秘的伤口*裸的暴露在阳光下。

    她的情绪突然失控,痛苦不已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厉声尖叫:“我不脏,我一点儿都不脏!你这个贱人,竟然疯言疯语地污蔑我!”

    云娆皱眉,不想再浪费时间和她纠缠下去,向身旁的应菲菲递去个眼神,便提步往前走去。

    应菲菲会意,赶紧快步跟上,可还没走出几步,齐娅突然扑上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

    应菲菲吃痛地顿住脚步,“你这个疯女人,快放开我!”

    云娆听到身后的动静,连忙转身快步走回去,帮应菲菲掰开齐娅的手,见她状若癫狂的模样,眉头深锁,怒斥道:“齐娅,你疯了吗?!”

    齐娅冷冷一笑,表情甚至带着些许狰狞,“我就是疯了!但我疯了也是你逼的!云娆,你以为你比我好得到哪里去吗?”

    她说着恨恨地盯着云娆精致绝美的脸庞,“你不过就是长了一张美人皮,却成天装模作样的,我以为你有多冰清玉洁呢,还不是不要脸地攀上了傅毓君这么大树!只不过……你比我的手段更高明一点而已,同样是卖身,你却懂得待价而沽,价高者得。”

    云娆瞳孔倏地紧缩,“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娅神色讽刺,“哈,我是什么意思?你不会真的以为谁都没有发现吧?”

    她半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云娆,“前段时间和傅毓君传绯闻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神秘女主角,那张照片里的女人背影,除了你还能有谁?”

    云娆表情一滞,随即反驳道:“那张照片里的背影的确是我,但我跟傅毓君不是那种关系,你不要信口雌黄!”

    齐娅挑眉,“我信口雌黄?哧,你不愿意承认我能理解,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她说着摇摇头叹息一声,“如果说我是为了上位,那成天一副清高孤傲模样的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说着顿了顿,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呀,我想起来了,你还有一个药罐子弟弟啊!”

    见云娆整个人陡然僵住,神色大变,齐娅知道自己踩到了她的痛脚,满意地勾唇笑笑,继续道:“听说……你那个弟弟云风今年突然被查出患了白血病,啧啧,那些歌迷都快伤心死了呢。都说白血病很难治,适合移植的骨髓又很难找,要花很多钱吧,所以啊,你会搭上傅毓君,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齐娅步步紧逼,云娆却有些神情恍惚,没了澄清的心思。

    应菲菲知道云风是云娆最疼爱的弟弟,当年一场车祸夺走了他们父母的生命,她们两姐弟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云风几乎是云娆一手带大的,现在云风突然被查出患了白血病,最痛苦的人就是云娆。

    医院的检查结果早就已经出来了,她和云风的骨髓配型失败,现在云风饱受化疗的痛苦煎熬,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又在为云风担心难过了吧。

    应菲菲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于云风的事情,自己也是有心无力,不过身为她的朋友,自己是不会任由别人欺负她的。

    “齐娅,你不要自己肮脏龌龊,就把别人也想得和你一样!”

    应菲菲说着冷哼一声,“你被潜的事情已经成了星光娱乐公开的秘密,但傅毓君和阿娆的绯闻不过是捕风捉影,你不要恶意中伤她!”

    “呵,捕风捉影?说的比唱的还好听!”齐娅意味深长地看一眼云娆,“即使你现在没有出卖自己的身体,但不代表以后不会!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道理你我都懂,无权无势的,光凭你那所谓的清高,我不信你能够保证你自己全身而退!”

    云娆只是淡淡地看着她,并没有开口的打算,应菲菲却急了,但刚想说话,便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华丽低醇的男音。

    “她不能保证,我却能保证!”

    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齐娅一惊,甚至没了反驳的勇气。

    傅毓君径直走到云娆的身边,将她一把搂入自己怀中,沉声道:“怎么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反抗?”

    云娆现在觉得很疲惫,完全没有力气跟任何人周旋,她伸手想要推开傅毓君,却发现他的力道太大,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云娆皱眉,“傅毓君,你放开我。”

    傅毓君却只是笑笑,“别闹,乖乖在我怀里待着。”

    云娆无可奈何,索性就当多了个人肉靠枕,随他去了。

    傅毓君见她不再挣扎,满意地勾勾唇,随后眸光森寒地看向对面的齐娅,“你就是齐娅?”

    齐娅愣愣地点头,“嗯。”

    傅毓君的唇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那你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接下来你将被盛世娱乐不惜一切代价地封杀。”

    被盛世娱乐不惜一切代价地封杀?

    齐娅顿时感觉如遭雷击,脑袋里轰然作响,脸色瞬间一阵惨白,连声音都虚弱无力了,“为,为什么?傅天王,我从,从来没有得罪过你啊。”

    傅毓君的语气轻飘飘的,“如果你得罪了我,或许我还会给你留一条生路,但是你现在得罪的是我的女人,简直找死!”

    “你的女人?”齐娅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云娆,眸底带着浓浓的怨毒,“你刚才不是说你跟傅毓君不是那种关系吗?”

    云娆正要说话,傅毓君却抢先说道:“我们的确不是那种关系,但她以后将会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说着目光冷锐地死死盯着齐娅,“任何欺负了她的人,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齐娅只觉得全身一阵发软,心中惊惧不已,现在怎么办,盛世娱乐要封杀她,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这样想着,齐娅惊慌失措地看向傅毓君,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傅天王,求你手下留情,放过我好不好?”

    傅毓君不为所动,“你求我没有用,你应该求的人是云娆。”

    齐娅一愣,看看云娆,却只是咬了咬唇,表情不甘地吐不出半个字。

    应菲菲看她现在这副模样,心里就一阵暗爽,却愣是没有表现出来,不过这傅毓君看上去还不错啊,能够为了阿娆做到如此地步,但是阿娆现在的心思不在情爱上,他的追爱之路恐怕还很漫长呀。

    傅毓君抿抿唇,看向脸色惨白却怨愤不甘的齐娅,表情严肃地下最后通碟,“既然如此,那你好自为之。”说着便搂着云娆转身离开,应菲菲见状赶紧跟上。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齐娅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神色惨然。

    而静静站在一旁从头到尾目睹了一切的赵乔神色复杂不已,世事真是变化无常,齐娅前几分钟还不可一世的样子,现在却……

    想必她这会儿应该也顾不上自己了,赵乔表情释然,随手放下手中的遮阳伞,唇角浮起一抹解脱的微笑,转身向星光娱乐的大门走去。

    ……

    车内,云娆有些头疼地看着身旁驾驶座上的傅毓君,语气着急,“傅毓君,你这样不由分说地把我拉上你的车算怎么回事?我待会儿还有工作,时间快来不及了!”

    傅毓君却只是笑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我知道。”

    云娆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你知道?”

    傅毓君点点头,邪魅的眉眼间透出一丝高深莫测,“我知道你要去工作,也知道你今天是出外景拍广告,当然,包括广告的拍摄内容和所有流程,我都知道。”

    云娆皱眉,“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傅毓君勾唇笑笑,显得十分的气定神闲,“因为我就是这支广告里跟你合作的男演员。”

    坐在后座的应菲菲这时也插话道:“那个,阿娆,你难道就没发现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去拍摄现场的路吗?而且投资方之前说过这次合作的男演员身份会暂时保密。”

    她说着顿了顿,“而且……几秒钟前我正好接到了通知,跟你合作的男演员的确是傅天王没错。”

    云娆闻言立刻转头看了眼车窗外的路标,片刻后抿抿唇,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傅毓君笑笑,那模样颇为怡然自得,“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也是我要求投资方选择你跟我合作拍摄这次的广告。我刚才之所以会出现在星光娱乐的门口,就是为了接你一起去拍摄现场。”

    他说着偏过头冲云娆挑挑眉,“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云娆瞬间语塞,不过既然知道了他是自己这次合作的男演员,反而放下心来,不用再担心他会带自己去别的地方。

    于是她不再理会他,转过身子看向窗外。

    傅毓君:“……”现在什么情况?自己这是遭遇了冷漠脸吗?

    而后面的应菲菲看见这一幕,差点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啧啧,原来万人迷傅天王也有吃瘪的时候啊,真是一大奇观,她家阿娆实在太帅气了,干的漂亮!

    发现云娆真的没打算理会自己,傅毓君逐渐沉了脸色,心中暗恼不已。

    这个女人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为什么自己都说得这么清楚,做得这么明显了,她还是一副跟自己划清界限,不理不睬的模样!

    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不够?

    傅毓君皱眉,下一秒立刻打消掉了这个想法,简直是笑话,自己的魅力怎么可能不够?!

    绝对是这个女人心里有他,却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摆明了欲擒故纵!哼,假以时日,他一定会让这个女人主动投入他的怀抱!

    傅毓君这样想着,状似不经意地说道:“我最近接了一部大制作的新剧,你有没有兴趣出演女主角?”

    正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风景的云娆闻言一怔,回头讷讷地看着他,“你是说……女主角?”

    她从出道至今,一直处于半红不紫的状态,从未出演过女主角,却演了无数个女配角,甚至网上一度传她是“千年女二”,现在听到有人邀请她出演女主角,说不心动是骗人的。

    见她有兴趣,傅毓君不禁挑了挑眉,语气里带着一丝诱哄,“嗯,女主角,而且这次的制作团队在国内都数一数二,到时候拍出来绝对是一部收视和人气双高的口碑剧。”

    云娆抿抿唇,有盛世娱乐的大公子外加娱乐圈当红影帝傅天王坐镇,她自然相信这部剧会很火。

    可是……

    云娆垂下眼皮,有些纠结。

    傅毓君看她这副模样,皱眉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其他方面的要求?你尽管提出来,我可以无条件满足你。”

    云娆摇摇头,“不是,我担心别人会说我靠潜规则上位。”

    傅毓君微愣,随即嗓音一沉,语气凌厉,“有我在,谁敢乱嚼舌根!”

    “的确,当着你的面,他们不敢乱说话,可是在你看不见听不到的地方呢?”云娆的眸光黯了黯,“人言可畏,你堵不住所有人的嘴,我在娱乐圈待了这么久,早就刀枪不入了,可是我不希望我在意的人因为我受到任何伤害。”

    傅毓君顿时明白过来她所说的在意的人是指谁,心里莫名地就冒出一股酸气,但是一想到那个人是自己的未来小舅子……

    好吧,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等他解决了所有的后顾之忧再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头号宠婚》,方便以后阅读头号宠婚88为你加冕(万更,首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头号宠婚88为你加冕(万更,首订)并对头号宠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