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兽世种田

第1章 .12|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珂珂 本章:第1章 .12|城

    夙和顺着声音望过去,发出声音的正是被明柯举高高的苏木。

    没办法,这种场合下,以明柯这未成年的身高,也没办法在一堆高大健壮的兽人堆里探出头来找人,他就把苏木举高了让他找了。

    这不就找着了吗!

    “走,我们去那边,哥哥他们在那边!”明熙看见了苏木,开心的拉着夙和的手往那边过去了。

    好在篝火广场够大,人虽然多,但也不挤,不然夙和可受不了,他多少年没试过人挤人的感觉了。

    “原本还在想着该怎么找你们呢,没想到你就找到我们了!”夙和松开拉着明熙的手,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来,对明柯说道。

    明柯把苏木放下来,也笑了,道:“没办法,今天人多,我们都找了挺久了,要是还找不到,我们估计就上树了。”

    说着说着,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走吧!我带你们找地方坐。”明柯直接牵住夙和的左手,带着他往另外一个方向走过去。

    苏木还想凑的明柯近些呢,却被明熙抓住了兽皮裙拉到身边之后,用右臂圈住了他的脖子。

    “你就别上去添乱了,你今天跟着我就好了,别凑过去,不然...”明熙在苏木耳边说道,最后还收了收右手臂,扬了扬左手的拳头。

    苏木咽了咽口水,忙不迭的疯狂点头,明熙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可怕啊!他还是第一次见呢,还是暂时不要挑衅她为好。

    “乖!”明熙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松开了手臂,还顺手拍了拍苏木的脑袋,开玩笑,她怎么会让这家伙去打扰哥哥和夙和哥哥培养感情的二人世界啊!

    苏木浑身一寒,但是却敢怒不敢言,还是那句话,这个样子的明熙真的太可怕了。

    明熙也不是傻子,这些日子也能看出来,上次明显是她误会了,他们两个之间暂时并没有什么超出友情之外的感情。

    只不过是因为夙和不懂得飞行,而且不知道未婚兽人的兽型背上只能坐未来伴侣这个常识,才有了这件事情,还好巧不巧的就给她看见了,这才有了这一次的误会,估计夙和对这件事情到现在都是不明就里的蒙逼状态吧!

    但是呢,明熙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设定,忽然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毕竟一个是哥哥,一个是男神,明显是很相配的好吗?明熙自觉没人配的上她的两位哥哥,还不如让他们在一起呢!

    好吧,明熙实际上是个隐形的兄控来着。

    当然,明熙其实也不会强求什么,只不过会暗戳戳的促进这段感情的发展罢了,就比如说像是今天这个样子。

    不过啊!以她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两个人之间可未必不可能,夙和不知道那个习俗,明柯难得会不知道吗?

    更何况,明柯现在可不是一点点的忙,但是但凡有一定的空闲时间,都会来找夙和,就算是他自己真的抽不出时间来的时候,还总是嘱咐她来找夙和哥哥。

    而夙和哥哥呢,她其实也能看的出来一点点,一个很冷漠的人,很少主动和别人去交流,但是每次她去找他的时候啊!都少不了被问上几句哥哥的近况。

    这要说没点什么,她明熙大姐大的地位都可以直接让给苏木这个大笨蛋了。

    “咦,明熙和苏木他们两个怎么没有跟上来?”明柯到了地方,转身却没看见两个小跟屁虫,还有些疑惑。

    夙和倒是看见了明熙拉住苏木的过程,不过他正被明柯拉着往前走,再加上明熙和苏木打闹惯了,所以他也就没管这件事情。

    “估计是闹到别的地方去了,要去找他们回来吗?”虽然到了地方,但是夙和却好像忘了自己还被人拉着手一样,也没有挣开明柯的手。

    他没挣开,明柯却也没有放开,两个人就好像齐齐忘了这件事一样。

    “不急,不用管她们,这篝火广场上都是成年兽人,不会让他们有事儿的,他们两个也有分寸,不会过于乱来的!”明柯摇摇头,说道。

    既然明柯都这么说了,那夙和自然也不会去想太多。

    “坐吧!这个位置离台上近,视野好。”明柯把夙和带到一张木制台子边上,这才松开一直握着的手说。

    夙和下意识的左手轻轻握了一下拳,仿佛还能感受到明柯炽热的体温。

    夙和自己是因为修习的功法的缘故,再热的天,身上的体温都是冰冰凉的,就像是一块会移动的冰一样。

    而明柯则正相反,想个火炉一样,这样冷的天,身上都是暖烘烘的,也亏的他能握着夙和这跟冰块一样的手走上这么久。

    没过多久,夙和左手上残留的热度也彻底的消失了,没办法,他的体温从来没有暖过。

    夙和随着明柯在那台子边上席地坐了下来,那个矮桌就刚好了。

    水部落的东西都是看上去简单,但是十分实用的东西,就比如说这木台子吧!虽然比较简单,但是又大又结实耐用,一张这样的台子,也能围坐上不少的人。

    而这些木台子,围着中间的活动场地和篝火为了一个大大的圈。这活动场地原本是用来比斗的大擂台,春夏秋冬四节就会用来做场地。

    “今天人真的好多啊!每个人都在吗?”夙和盘腿坐在地上,开始打量四周。

    “每个人都在,四节的时候,部落里所有的人都会集中在这里的。”夙和点点头,回答道。

    现在这个点就到了的,很多都是小孩子,他们都是特意赶在天黑前过来的,而成年兽人就没有这么多讲究了,很多兽人就会稍微晚上那么一点。

    夙和对这个春狩日集体婚礼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这也是一个了解兽人世界的重要途径,这种大事情很容易能看出很多的细节来。

    “天彻底的黑了之后,节日就正式开始了,现在很多人都围着火堆在跳舞呢!”明柯指着篝火边上围着跳舞的兽人们,示意夙和看过去。

    夙和早就看见了那些群魔乱舞的兽人们了,他们的舞蹈真心算不上赏心悦目,但是却简单易懂,还有一种独特的韵律在里面,看着看着,会让人想要过去和他们一块跳起来。

    当然,夙和这种意志力坚定的人是没有这么容易被影响到的,明柯看夙和没有过去的意思,自然也是安坐于此,没有过去跳舞的意思。

    “你怎么不过去和他们一块跳?”夙和问明柯,他会说他其实挺想看看明柯跳起舞来是什么样子的吗?

    反正,他是觉得,肯定比那些人跳起来要好看。

    “不了,马上就开始,待会儿还得跑回来,麻烦!”明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愣了一下,这才说道。

    夙和也就不追问了,开始盯着台子上面,等待真正的重头戏开场!

    “今天是几对新人结婚啊?”

    “不知道,待会开始了才会知道,基本上他们都是自己去找族长报备的,我只知道我阿爸的两个朋友要结婚。”说着,明柯的表情也是有点奇怪的,这让夙和想起了上午那个叫沧临的兽人的反应。

    “你阿爸的那两个朋友结婚,有这么奇怪吗?我看几乎每个听说了这件事情的人表情都挺奇怪的?”夙和不知道为何,忽然就想起了两个人来。

    “能不奇怪吗?他们两个和我阿爸一个年纪,但是我都快成年了,他们两个这才结婚,不过,大家要是知道是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的话,估计也就没有这么惊讶了吧!除了他们自己,大概别人也接受不了他们了。”说道这里,就连明柯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因为他阿爸和他们的关系好,所以他们也差不多相当于他的叔叔辈,平时也来往比较多,明柯才这么了解他们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远远是不止他一个人知道的,基本上大部分的兽人都知道。

    夙和虽然还是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困死我了!”一个听声音就充满了困倦的女声从他们的身后传来,转头一看,正是明柯的阿母景冬来了。

    “阿母,你来了啊!”明柯自己的站到景冬的背后,帮她揉肩什么的。

    景冬的肚子现在已经不小了,好在肚子里的孩子平时不怎么闹腾,所以景冬最多就是平时嗜睡了一点罢了。

    这个孩子相对于她怀明柯和明熙的时候,已经是轻松太多了,特别是坏明柯的时候,又是第一胎,真是把她折腾的要死啊!

    “哈欠~明熙和你阿爸呢?”景冬坐定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问家里其他人的行踪。

    明柯一边给景冬揉肩,一边说道:“阿爸还在帮鹤梨叔叔他们准备婚礼啊!明熙不知道和朋友野到哪里去了,估计婚礼开始了,她就摸过来了。”

    景冬闻言,又打了个哈欠,没再说话,反而是趴在台子上继续睡了起来。

    在他们母子说话的时候,夙和又默默的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到了最小,毕竟他向来是除了和明柯一起的时候话多一点以外,基本都是寡言少语的。

    “那阿母,你先爬一会儿,我和夙和先去抱点干柴来。”明柯把自己上身穿的兽皮外套脱下来,披到景冬的身上之后,就示意夙和和他走。

    夙和正好看见他的眼神,也听见了他对景冬说的话,便起身跟上了明柯。

    “我们可以转悠一会儿,直到正式开始了再抱着柴回去!”明柯和夙和并肩而行,歪着头和他讲话。

    夙和却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为了让他坐在那里不用太尴尬罢了,他自然也领下明柯这份照拂之情。

    深冬的夜里,天上开始飘落小小的雪花,但是部落里的人倒是半点不讶异或者是惊慌,依然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基本上是完全视这点小雪花为无物的节奏。

    “这点小雪不算什么,没影响的。如果是下雨,那才比较麻烦呢!”明柯看夙和仰头望着天空半天,便说道。

    夙和今天穿的倒是不少,除了兽人的标准穿着之外,还有一件自己做的兽皮披风。

    他忽然解开披风的系带,把披风递给了明柯,道:“下雪了,你穿上吧!别生病了。”

    明柯接过来,却没有给自己披上。

    “你还是赶紧穿回去吧!你的手那么冰,又是大病初愈,更加容易生病,我本身就抗冻,不会生病的,我也不冷。”说着,明柯走到夙和的背后,帮他把披风重新披了回去。

    夙和活了这么久,什么都会,就是学不会强求,所以,既然明柯不要,那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在人群中走了一圈,这才来了堆柴的地方。

    这也是今天早早的就准备好了的,只不过大家要用要来自己搬就是了。

    明柯力气大,一抱就是一大堆,看上去还轻轻松松,夙和看似柔弱,但是拿着不必明柯少的柴火也没有半点艰难的样子。

    若非手上拿不下了,其实他们两个人拿更多也完全不是问题。

    “走吧!回去吧!”

    还是明柯走在前面带路,夙和安静的跟在后面。

    今天夜里这雪倒是半点也不大,不仅没有影响,还为今天这节日平添几分浪漫的色彩。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明熙也找了过来,苏木倒是不在,估计是找自己的家人去了吧!

    “回来了啊!回来了就把火给点起来。”景冬已经醒来了,确切的说,她甚至还没有睡着呢。

    她现在就是懒洋洋的支着个脑袋,半靠在桌子上,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

    不用景冬说,明柯也自动自觉开始生火。

    他先把抱来的干柴都要码好,留出一定的空隙来,方便燃烧,然后就拿了一根比较长也比较细一点的柴火去大篝火那里借火。

    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人都在生火了,这也是好在今天的雪不大也不厚,不然这活动都不知道怎么顺利进行下去呢!

    “为什么要生火?”一边帮明柯打下手,夙和一边略带着疑惑的问道。

    夙和忽然感觉,自从来了兽人世界之后,自己每天都在疑惑,简直都快要变成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了。

    “待会儿要烤东西吃,所以现在要先把火生好。”

    在他们忙活的时候,有很多的女性兽人都跑过来和景冬说话,这些都是景冬的好友。

    景冬自从怀孕之后,都不怎么出门了,大家伙儿平时也忙,找不到太多的见面机会,正好今天闲的有空,便正好聚在一快聊聊天。

    “阿母,你们聊,我带夙和去其他地方坐!”眼看着一堆的女性兽人围了过来,明柯看着地方不够了,再加上自己也不想呆在女人堆里,拉上夙和就果断的溜了。

    明熙也想跑来着,但是看看他们拉在一块儿的手,咬咬牙,啥也没说,也没跟上去,还是坐回了原位。

    作为这张台子坐着的唯一的一个小孩子,明熙自然会受到大量的“关照”了。

    “两个混蛋,见色忘妹,就这样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了!”明熙一边笑着应付这些姑姑以及阿姨们,一边默默的喃喃自语了一句。

    小孩子嘛,都是一样的,不喜欢跟在很多大人的身边,感觉上实在是太约束了一些。

    其实,说来说去,明柯虽说心理上成熟,但是实际上还是未成年来着。

    “终于跑掉了!”走远以后,明柯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夙和笑道。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她们还能吃了你?”没有被一大票的女人包围过的夙和还很是不解。

    以他从前那种冷冰冰的性格,没事儿的时候,哪里会有无关人士敢往他身边凑上半分啊!大家都怕被冻着呢!

    “我小时候就没少跟着阿母参加她和姐妹们的聚会,那个时候可没少被调戏,马上我就成年了,那个时候就不会有这种困扰了。”明柯也很无奈,从小他就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孩子,而景冬那个时候是她姐妹中最早一个生孩子,所以明柯在这些怪阿姨自然是很受欢迎的,不过随着孩子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他的处境好了很多,但是他还是尽量避免和一堆的阿姨们呆在一块儿,毕竟她们表达喜爱的方式一点也不含蓄。

    当然,想在兽人世界找到几个含蓄的人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啊!至少明柯本人也不是。

    “调戏?”夙和难得的提高了几分音量。

    “别多想,就是捏捏脸颊,恰恰手臂什么的。”明柯不知道为啥,直接回了这么一句。

    夙和闻言,难得的直接笑了起来,道:“到底是谁多想啊!”

    明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夙和本身就有一张美貌的脸,虽然说并不十分符合兽人们一贯的审美,但是也着实是算不上丑的,这个时候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来,更是灿若星辰。

    至少明柯看着,是愣了那么一下。

    “开始了,我们走吧!”余光看见那边族长已经上台,连忙带着夙和去那边找空台子了。

    两个人的手,一直没有放开过。

    水部落已经是周边部落比较大的部落了,但是人口最多的时候,也没到过两千人,所以找个空台子还在不难的。

    兽人世界这个说法其实只是夙和在心里叫一叫罢了,这个世界的主角可不一定就是兽人,至少现在不是。

    别看明家一家四口,马上还要添第五口就觉得每一个兽人家庭都像他们这么幸福。

    兽人生育力不低,但是也不高,兽人的成长周期又长,这个世界又极度的危险,基本上每次外出都会有不少的死伤,所以水部落还能维持一千多的人口也着实是不易了。

    这才小半月的功夫呢,夙和手里就至少经手过近十位受重伤的兽人。

    在夙和走神的时候,明柯已经找到了新的位置,拉着他坐好了。

    “这里位置不太好,不过现在也就只有这里还有空位子了。”

    夙和一看,确实,这个位置是有点偏,看不见台上人的正脸,只能看见侧脸,甚至只能看见后脑勺。

    “没事儿,反正也就是看个流程,看不看得到脸也没什么。”夙和不是很在意的说道,然后稍稍使了点劲,挣开了明柯握着他的手。

    明柯好像没感觉到一样,被挣开也就挣开了,现在一直看着台上正在讲话的族长。

    族长直接以人形长啸了一声,顿时全场便安静了下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大家纷纷都抬头看向台上的族长。

    这是惯例了,毕竟族长的声音再大,也大不过这么多人的窃窃私语。

    “今天是什么日子也不用我多说了吧?我想大家也不想听我在这里唠唠叨叨,直接开始吧!”族长也没有什么开场感言要讲,直接就进入了主题。

    这也是兽人嗓门大,换了夙和,不用点小花招,可没办法让这么个空旷场地的所有人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声音,哪怕是别人都没有说话他自认为也办不到。

    族长说完这些话并没有下台去,而是走到了一边,满脸的慈祥真是违和感满满的。

    没办法,他这张脸可不适合做出慈祥的样子来。

    出乎夙和意料的是,今天只有一对新人,那就是鹤梨和路里两个。

    “咦~今天居然就他们两个结婚啊!”明柯倒也没有太惊讶,也就是随便感慨了一下。

    “像这样一年只有一对新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夙和看了一下台上那两个还蛮熟悉的人,转头问和他并排坐着的明柯。

    “不会,一般再少也有两三对,像今年这样只有一对的毕竟是少数情况。”因为马上族长又要说话,所以明柯也没有很大声音的说话,怕夙和听不见,他还特意的凑到夙和耳边去了。

    夙和耳朵上的皮肤和他身上的其他皮肤一样,都是那种没有血色的象牙白,此时被明柯温热的呼吸一覆盖,不由得泛上了一层薄红,让夙和有种想要缩一缩脖子的感觉。

    但是,最终夙和还是忍住了这种感觉,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妥来。

    但是,他掩饰的再好,明柯却还是看见了他耳朵上面的薄红。

    不过明柯也知道他脸皮薄,没有再做出什么举动来,而是正回身子,开始认真的看台上。

    夙和默默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还有人上来吗?错过今天,再等一年啊!”族长图齐的声音洪亮又富有穿透力,但是这话的内容怎么就这么让人哭笑不得呢。

    这就跟搞什么促销活动一样,是不是就差买一送一了啊!

    不管夙和笑没笑,反正包括台上的两位新人在内,大多数人都是笑了的。

    一时之间,有很多还未准备好要结婚的情侣们,纷纷都在被周围的人打趣。

    不过大家也都是在开玩笑罢了,他们打趣的其实大多数都是未成年情侣,毕竟再怎么打趣,他们脑子一抽上去了也会被赶下来,谁让他们未成年呢!

    而那些成年了的,他们反而不去撺掇他们,毕竟现在要是脑子一热,就上去了,以后后悔的话,可就来不及了。

    水部落可以离婚,但是二婚不能上“神台”,但凡是正式场合,二婚都不被正式承认。

    其实这是个十分苛刻的规矩,这也不是所有的部落都实行的,基本上这附近三个部落,只有水部落有这种说法。

    所以说,水部落的人,对于结婚这件事情可是要考虑各方面的问题才真正做下决定的。

    “水部落真是个神奇的部落,而且,我看两个男性兽人结婚了,居然没有人觉得奇怪吗?”夙和忽然想起了一个自己一直忽略了的细节。

    他自己因为见过的东西太多,基本上什么恋他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放眼看去,水部落的女性兽人并没有比男性兽人少到哪里去,那大家怎么就能坦然的面对两个同性兽人的婚礼呢?

    “还好吧,搁在别的部落的话,这样做可能会被烧死,但是在咱们部落里,不是什么大事情。”明柯不以为然的说道。

    纵是夙和自认为已经足够见多识广了,也没有见过水部落这么奇怪的模式。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这样,水部落反而还比周边的几个部落要大上不止一点点,这其实也是不合理的。

    但是,再不合理,这些都是现实了,水部落就是要更强大一些。

    “而实际上,他们之所以不认同两个男性兽人在一起,不过就是因为不能繁衍后代罢了,但是,孩子生的再多,养不活也是白搭,不过徒增伤感罢了。而且,同性相恋也毕竟是少数例子,有不能二婚这条族规在前,不经过深思熟虑,他们也不会决定在一起!”明柯其实也见过一些其他部落的情况,他们过的可远远不如水部落要好,特别是冬天,一顿饱一顿饿的都是正常情况。

    夙和就不作评论了,反正他不喜欢女人,他的族中远比水部落还要开明,他刚才是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想问题才觉得不合理,站在他自己的角度想问题的话,这不能再正常了。

    这个话题两人也没多聊,因为这个时候神台上的两位新人已经用兽型打起来了。

    鹤梨和路里的兽型都是长翅膀的大老虎,体型可比明柯大的多了。

    别看他们两个今天结婚,打起来也并不手软,底下一堆看热闹的各种起哄。

    原本乍一听他们要结婚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映就是,这两个祸害谁会要啊!

    果然不出所料,没人要他们,他们是自己内部消化了。

    这个结果,他们反而没有太多的惊讶。

    “不止是男性兽人结婚的时候打架,男女兽人结婚的时候也打架,这是正常流程,除非女方怀孕,不然这一架都是要打的!”一边看,明柯一边给夙和进行解释,虽然夙和并没有问。

    不是一般的简单粗暴,但是夙和却觉得很正常,因为他以前在族中见过的结婚也是要打架的。

    说到底,本身夙和就是个异类,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也不会有太多的负面情绪。

    兽人世界也不是他到过的第一个异世界,这些年来,他呆在修真界的日子反而不多,就算哪一天他能回修真界去了,他其实也不一定会长期的留在修真界。

    夙和在修真界最眷恋的也不过就是妹妹和族人朋友罢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恋家的人。

    “好了,打完了,可以准备吃东西了。”看着神台上的一只大老虎把另一种扑在下面,然后咬住了脖子,明柯又继续说道。

    “就这么就完了?当着大家的面打一架就完了?”夙和本来以为自己族中的婚礼流程就够简单了,没想到有一天,他还能看见更简单的。

    “都说了,没有打一架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架!”明柯说着,还挺得瑟。

    夙和无言以对。

    夙和眼力好,能看的出来,被咬住脖子的那只大老虎是路里,胜的那个是鹤梨。

    路里本身就没有鹤梨强,被打败了也不奇怪,标准结界罢了。

    “这个...输赢有说法吗?”夙和不知道想到了哪里,问到一半,迟疑了一下以后又继续问道。

    “没有正式的说法,但是新人之间应该会有约定的吧!”明柯也想了一下,没有想到什么这方面的规定。

    至于是什么约定,想必大家都是懂的!

    这一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短,鹤梨和路里的实力虽然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并没有大到鹤梨可以碾压路里的地步,再加上致命攻击也不能用,当然拖的时间更久了。

    “现在,让我们欢迎最近加入我们水部落的兽神使者上台让大家认识认识。”婚礼的事情弄完了,就是和夙和有关的事情了,族长也直接了当的把人叫了上去。

    夙和也没多想,直接就准备上台了。

    “等等~”明柯忽然叫住他。

    “怎么了?”夙和转身问道。

    “待会儿可能有人挑战,你自己小心,量力而为。”明柯担心的说道。

    本来一般情况下,兽神使者是不会被挑战的,不过这也不能打包票,正常情况下绝对会有人挑战,只不过因为兽神使者的弱小实在太深入人心了一些,所以兽神使者一般是不会被挑战的。

    但是,夙和能跟一般的兽神使者一样吗?他上午和沧临打成平手的时候,可是被不少的兽人看见了的。

    一个能打的兽神使者,你说他们能不感兴趣吗?

    “别胆子,我有分寸。”说完,夙和还很顺手的摸了摸明柯的脑袋,谁让明柯现在是坐着呢!

    等到夙和真正上台的时候,确实是被不少的人给认了出来。

    “我是夙和!”不等族长替他介绍,夙和直接自己开口了。

    当然,他还是用了一点小手段的,以至于,他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都是一样的。

    水部落还真没人见过夙和这种能力,但是有一件事情他们还是能肯定的。

    夙和肯定是个强者。

    不出所料,夙和果然被挑战了,夙和凭眼力挑了个现在的他能应付的,费了不少的劲打赢了对方之后,这才下了台。

    正事都做完了以后,就是聚餐了。

    不过,他们两个连火都没升起来,还得再去抱些柴火来。

    正在明柯准备去抱干柴生火的时候,夙和忽然伸出右手,直接放在他的后颈上。

    明柯疑惑的转头,问道:“怎么了?”

    夙和直接把披风解了下来,往他身上一披,道:“披上,你现在连我手上的温度都感觉不出来了,还说不冷。”

    自己的体温有多低,夙和自己心里知道,但是他现在摸过去,明柯后颈上的体温都快和他的体温差不多了。

    明柯还想拒绝来着,但看了看夙和不善的眼神,最终还是乖乖的披好了。

    “你的刀~”明柯正准备把夙和放在披风里的刀给□□还给他,却被夙和摆摆手拒绝了。

    “没事,放在你那里吧!”

    其实动起来的话还好,不会太冷,只不过他刚刚一直坐着,天上又飘着小雪花,身边也没生火,他确实是感觉稍微有点儿冷了。

    今天晚上的重头戏其实是聚餐,新人打完了之后,也帮着亲友在分发食材,这一天用的食材什么的,大部分都是部落准备的,毕竟这可是一年一度的大日子。

    明柯穿着夙和的披风,抱着一堆干柴走过来,在背景篝火下,难得的衬得他带上了几分瘦弱的感觉。

    他并不是那种身材健壮的兽人,虽然不矮,但是却没有那种分明的肌肉群,肌肉只是均匀的分散在身上,所以他本身在兽人中就属于比较瘦的那种,无关他是否成年。

    这大概是继承明零的吧!明零也不是那种特别壮的体型,不过这一点也不损明零的强大。

    “你们这还没生火呢!”鹤梨提着东西,正好和明柯一块儿过来了。

    “没呢,看你和路里打架,看忘了。”夙和和鹤梨倒也能说上两句,要是换了路里那个同样的冷性子,那可就是无话可说了。

    鹤梨今天一整天都是笑得合不拢嘴的,从心底里就散发着开心的气息。

    “这是你们的东西,我现在不和你多说了,我先去做事,明天去你家找你!”鹤梨手上一堆东西,放下他们两个的量就走了,走前还和明柯打了个招呼。

    明柯倒是有点奇怪,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他们两个好像很熟的样子。

    “你认识鹤梨叔叔?”明柯把柴放下,又开始生火,期间不动声色的问道。

    夙和没多想,直接就把他和鹤梨路里两个人认识的过程大致的说给他听了。

    “哦。”明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说是聚餐,但是实际上还是聚在一块儿烤东西吃,只不过是大家一起罢了。

    冬季的食物就是少,依然只有肉和木薯,木薯的量也不多,最出乎夙和意料的就是,居然还有那么一小杯的果酒,不过没有明柯的份,因为他未成年。

    自从明柯那个“哦”过后,两人没有了任何其他的交流,只是围着火堆,一个在烤肉一个在烤木薯。

    一时之间,还是有点尴尬的。

    当然,尴尬也就是一小会儿的功夫,真正吃起来的时候,两个潜意识的还是互相照顾着,这一段也就这么过去了。

    “你真的不去跳舞吗?”夙和看几乎所有的兽人都去围着篝火跳舞了,而明柯还是没有一点动静,还问了他一句。

    明柯摇摇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会跳舞,手脚不太协调。”

    “你战斗的时候好像没有手脚不协调的问题吧?”

    “只有跳舞的时候手脚不协调,我习惯了。”明柯很是无奈。

    不过,这对他的生活其实没多大的影响,反正不会跳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没有下场跳舞,就一直边看别人跳舞一边聊天,和明柯相处的久了,夙和的话也多了,不像最开始一样,总是明柯在说他在听,甚至他还会给明柯讲一些自己过去的事情。

    “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去你从前生活过的地方看看。”听着夙和的描述,明柯也有些向往。

    夙和虽说没有什么讲故事的天分,但是他的描述能力好,三言两语就将一个真实的世界描述出了一个框架来。

    明柯再怎么成熟,也还是个年轻人,一直都只是生活在部落里面,当然会向往外面的世界了,更别说夙和口中的修真界是那么的精彩。

    “会有机会的!”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明柯却不知道夙和到底许下了什么样的承诺。

    那天晚上回去,明柯最终还是感冒了,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生病。

    果然,不好好注意身体的话,再好的身体也没用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兽世种田》,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兽世种田第1章 .12|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兽世种田第1章 .12|城并对穿越之兽世种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