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兽世种田

第44章 大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珂珂 本章:第44章 大结局

    “我...我想请你嫁给我, 你真是个美丽的姑娘!”那个兽人略带羞涩的说道,于是,在场至少一半的都笑出来了。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首发

    作为当事人的明柯表示,自己一点也笑不出来呢!

    夙和也笑不出来, 开玩笑,恋人正在被别人求婚呢, 换了谁能够淡定的了啊!反正他是没有这么的淡定, 所以他便往那边走过去了。

    明柯愣了那么一会儿,然后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夙和这个方向, 结果他就对上了夙和那双深邃的眼睛。

    夙和的眼睛不是黑色, 而是那种琥珀色, 看上去泛着点水光的样子,但是那双眼的眼神却是永远凛冽坚定的, 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动摇他一样。

    看见了夙和,明柯不由得笑了一下,他刚刚巡视时就看见夙和在鹤梨的摊位上和他们夫夫聊着天,不过因为他正在做正事儿, 就没想着上去打招呼,没想到夙和现在居然就在他转身就能看见的地方, 这对他而言倒是意外之喜。

    他倒是不觉得夙和太黏了,毕竟他们两个现在还是热恋期, 要是连这个阶段都不够黏糊的话,那要到什么时候来黏糊啊!当然,他们像这样一直黏糊下去的可能性也是十分的大!

    “你答应我了!”那个兽人看见明柯笑了, 还以为他是在冲着自己笑呢,用一脸被惊艳到了的表情,惊喜的说道。

    明柯正欲开口呢,夙和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我男朋友他是在对我笑,让你误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夙和本身就不太笑,但是到了兽人世界其实是很少端出他在修真界时的那一副高冷又强势的冷冰冰样子来,如今难得的拿出一个这样的姿态来,更是让整个空气都仿佛忽然安静下来了一般!

    传说中的最怕空气忽然安静就是这样的场景了!

    最终还是明柯打破了寂静。

    他走到夙和的身边,对那个被他甩开手,听了夙和的话还显得有点懵逼的兽人说道:“第一,我不是雌性兽人。第二,我有恋人。所以说,我不可能会答应你的!”

    于是那个兽人彻底的懵逼了。

    明柯懵明柯懵,明柯懵完夙和懵,夙和懵完大家懵!

    嗯,日常懵逼任务达成!

    现在忽然就尴尬起来了,这个兽人也是这支巡视队伍中的一员,明柯要工作也没有办法避开他,他自己虽然说可以保持理智,无论如何不会影响工作,但是那个兽人可就不一定了,所以明柯实在是有点苦恼了。

    果不其然,那个兽人从懵逼的状态反应过来了之后,直接就急切的说道:“男的也没关系的啊!我不在乎啊!只要你们没有举行婚礼,我就可以追求你的!”

    这个说的好听叫做实心眼一根筋,说的不好听就是没脑子,所以明柯见了夙和以后,好不容易舒展开来的眉头又不由得皱了起来!

    “随便你吧!”明柯懒得和他说那么多,直接叫上其他人继续之前的巡视工作,没什么想搭理他的意愿。甚至没有表现出他一贯的温和表情,显得有点冷漠,乍一看甚至还有几分夙和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相处久了以后,不知不觉的互相影响了吧!

    明柯当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了,他又不傻,到时候夙和吃醋了可怎么办!夙和当然比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重要多了!

    那个兽人还想再说些什么,直接就被他的同伴给捂住嘴巴拖着往前走了,虽然一点也不想说认识他,但是毕竟一个部落的,到时候别人以为他们整个部落都这样的话,那他们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夙和倒没有跟上去,只是看着他们走远,然后就回头离开了人群,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跟也跟的太久了,再跟下去就有痴汉之嫌了,夙和觉得还是不要这样子比较好!

    主要原因大概是,他对明柯有着绝对的信任,之前之所以会跟在他后面,大概是潜意识的行为吧!夙和拒绝承认自己具有痴汉潜质!

    对他而言,这集会也就是逛个新鲜罢了,真正他需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而且这集市和那些修真坊市的构造也差不了太远,也没办法吸引他太多的兴趣。

    回到小院里,乖徒弟明熙依然在兢兢业业的研究医术以及晾晒草药什么的,看见夙和回来了,连忙跑上前来问他自己最新产生的疑惑。

    夙和便语气平缓,尽量逻辑清晰的为她解决了问题。

    问夙和问题绝对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因为夙和回答的时候会把几乎所有的点都想到,省去追问的功夫,一般夙和回答完之后,问问题的人都会茅塞顿开。

    而且,夙和对着愿意教的人的话,一般会非常有耐心,但是对着自己不愿意教的人的话,那就是完全不会开口的,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过例外。

    所以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夙和的脾气是真的不是很好的,特别是有人在他面前耍心眼的时候,所以说他在兽人世界才会暴露出这么多的真性情来,因为兽人世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耿直的有点过头的那种。

    虽然说他也不太喜欢这种太过耿直的,但是比起试图在他面前和他耍心机的人而言,他当然是更喜欢耿直一点的!

    而明柯就是那种既不耍心机也不会耿直的过头的那种人,偏偏又有一颗坚定自我的心,又和夙和几乎是朝夕相对,所以夙和会对他有好感并不是一件太奇怪的事情。

    “有病人来了到房间里叫我就好了!我就在房间里!”给明熙解答完疑惑之后,夙和就回房间去了。

    倒不是他要偷懒,主要原因是清心藤又有了异变,大概是又开始发威了,所以夙和不得不进屋去全心全力的应付这件事情!

    现在是正午时分,由于夙和正在处理清心藤的问题,所以他也来不及做饭了,当然,也没必要做饭了,他不吃的话,这里也没人吃午饭了!

    明柯现在还在外面巡视,他身边那个山部落的兽人一直围着他絮絮叨叨的,说实在的,按照兽人的标准而言,同为巡视小队的对方相貌也算出众,虽然眼睛实在是不好使!

    明柯虽然是兽人标准的美人,但是还是能够一眼就看出是男是女的,毕竟他的长相和女子还是差很多。

    “明柯,明柯,你喜欢什么啊!我找来送给你啊!”那个兽人一脸期待的献着殷勤。

    这样的追求很直接,也是很兽人风格的,如果明柯没有和夙和在一起的话,对于这样子的追求最多觉得有点烦恼,但是却并不会像现在一样的苦恼甚至是有点烦躁!

    不得不说,那个兽人还是有点本事的,居然能把一贯好脾气的明柯给逼成这个样子!

    明柯被烦到受不了了,直接转身对着他,道:“实在不行你去找我男人打一架吧!你打赢了他我就同意你追求我!”明柯绝对是被烦晕了,居然连我男人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那个兽人听他这么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夙和的样子来,看上去身形单薄,也不算漂亮,也不知道明柯到底是看上了他什么地方!

    “好,这是你说的,待会儿换班你就带我去找他!”兽人世界求偶向来是完全少不了打架的,不大才奇怪!那个兽人还情不自禁的脑补了一下,是不是明柯也不喜欢对方才这么说的,毕竟那人看上去还不够他两三拳打的!

    旁边知道夙和的一部分实力的水部落的兽人都忍不住的想要捂脸,结局基本上已经可以注定了,以对方那实力,那里是夙和的对手啊!

    不过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正在例行忍受清心藤煎熬的夙和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场决斗在等着他!当然,就算他知道的话,他也不会当一回事儿!

    以他的实力,基本上是足够横行兽人世界了,清心藤的药力经过这一次大概会全部消耗殆尽,所以他今天过后,其实已经可以回到修真界去了。

    当然,他不会选择立刻回去,毕竟他现在依然离全盛期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他在修真界可是还有着敌人和对手的,他当然还要在兽人世界修养一段时间了!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明柯,他无论如何是不会一个人走的,所以他至少要让明柯明白修真界的各种常识和他们可能会面对的风险!

    当然,无论如何,夙和不会因为说什么知道的越多越危险之类的破理由就去隐瞒什么,只要明柯想知道的东西,他都会告诉他,哪怕明柯在知道了前路危险,可能会选择不和他一起去修真界也一样!

    等到夙和一身大汗淋漓,加之面色苍白的从房间里头走出来的时候,明柯刚好带着他那个性别认知障碍追求者回来了。

    “夙和,你怎么了?清心藤又发作了?”明柯看他这个样子,虽然心里知道他估计没有多大的问题,却依然忍不住紧张兮兮的跑到他的身边问道。

    夙和点点头,道:“嗯,这也是最后一次清心藤发作了,它的药性彻底没有了,你别担心!”说话的时候,夙和的声音还是有点虚的,显得有点病态的样子!

    虽然知道清心藤给他带来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副作用就是疼点罢了,但是明柯却依然忍不住的担心且心疼他。

    “我扶你先坐一会儿吧!”明柯说着,一把抱起明柯,把他抱到了院子里面的石凳上。

    夙和抱着明柯的脖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说好的扶呢!”

    明柯听了,忍不住笑了,道:“这样不是更快吗!怎么,不乐意让我抱啊!”

    “乐意乐意,你爱抱多久都可以!”夙和一脸的宠溺,满脸都是对对对,你说的都对的虐狗表情。

    明熙早就回家去吃饭了,于是,作为在场的唯一一只被虐的“狗”,那个山部落兽人不免郁闷了起来,这两人的相处实在是太过自然了,让他觉得自己半点机会大概也没有了。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但是他却不会放弃和夙和打一架这个决定的,毕竟明柯可是亲口答应了他的,只要他打赢了夙和,他就允许自己追求他!

    当然,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和夙和决斗的,毕竟现在夙和这幅站都站不好的样子实在是太虚弱了,他就算是打赢了这样的夙和他都会觉得丢人的。

    所以,他直接冲着明柯和夙和说道:“既然今天不方便,那我就改天再来挑战!”

    说完,他就准备走了。

    夙和一脸不解的叫住了他,道:“你是来找我的?有什么事情吗?”

    “明柯说了啊!打败了你就给我追求他的机会,所以我就来了啊!不过你现在又不能打,我当然只能改天再来了!”那个兽人还真是耿直啊!

    夙和闻言,倒是没说什么,而是先缓缓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院子中间,对着他说道:“不用改天了,就今天吧!”这种事情,虽说没能直接扼杀在摇篮里面,但是他也绝不会任其生长下去的,更何况,就算是夙和现在这个样子,对方也是不可能打得过他的,他有着绝对的信心。

    那个兽人见他自己都这么说了,当然不会和他客气了,直接就朝他扑了过来,甚至连兽型都没化出,可见他打心底里面就没有觉得夙和有多厉害!

    这一站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结果,那个兽人输了,并且连自己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他甚至没能近的了夙和的身就已经被夙和给制住了。

    兽人世界和没有修士仙人的古代社会是完全不同的,他们的接受能力实在是好太多了,因为这筛子一样的兽人世界所遇上的各种各样的兽神使者也是各不相同区别十分大的,至少像是夙和一般的修真者绝对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兽人世界了,所以兽人们的心理接受能力都是非常好的。

    所以说,那个兽人虽然好奇于夙和的神奇力量,却也没有觉得那里不对的样子,输也没有输的不服气什么的。

    因为输了而整个人变得忽然颓废的他蔫蔫的和明柯打了一个招呼就走掉了,愿赌服输,他以后就不会再缠着明柯了,哪怕他对明柯依然是好感满满他也会控制自己离明柯远点!

    明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也是第一次被这么缠人的追求者追求,他以前那些追求者虽然有些也挺缠人的,但是也没到这个份上啊!

    “我替你解决了这个麻烦,你要怎么谢我!”夙和走回去坐下,拉着明柯一块儿坐了下来,说道。

    明柯抬眸,默默白了他那么一眼,道:“他要是一直缠着我的话,觉得烦躁的人大概不会就我一个吧!”

    他们两个又杂七杂八的扯了一会儿,明柯就去做晚饭了。

    吃完了饭,两个人这才一块儿去逛集市了,水部落的人虽然很多都回去休息了,但是其他两个部落的人却是就住在篝火广场自己摊位的后面的,所以他们一般会营业到比较晚的时候。

    “你不要休息一下吗?”出门前,明柯还略有些担忧的问夙和,虽说夙和现在的脸色已经好很多了,但是他依然是很担心的啊!

    夙和摇摇头,道:“刚才只是脱力了而已,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明柯是无条件的相信他的,所以便没再说什么!

    其实这集市对他们两个没什么东西要交换的人而言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然而他们出门的真实目的难道就真的是在这集市上吗?

    当然不是了,他们只是享受一块儿出门走动的乐趣罢了!

    别的不说,水部落像今天这样,晚上还能去逛一逛的日子实在是不太多。

    一路走过去,不光是他们,还有不少的水部落兽人也趁此机会出来走一走,毕竟三年也就是轮到水部落举办一次,这个热闹当然也是要凑一凑的啦!

    现在天色虽说还没全黑,但是也并不很亮了,只有一点淡淡的微光,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大概勉强能够看见自己面前的路。

    走到篝火广场时就能够发现,今天的篝火广场比往日更加早的就燃起了篝火,就连火堆也大了许多,直接把整个篝火广场给照的灯火通明,宛如白日一样。

    当然,不可能真的像白天一样亮,有些背光的地方依然还是漆黑一片的!毕竟火光还是不比自然光。

    路过鹤梨他们摊位的时候,夙和他们两个发现,鹤梨和路里两夫夫居然还没有回家休息,而是依然在这里守着摊位。

    “你们怎么还不回去,闲得无聊吗?”夙和走过去问道。

    上午和鹤梨聊天的时候也聊到了这个,鹤梨就告诉他只是摆个摊子玩玩,但是只是玩玩的话,有必要到这么晚吗?更何况,为了能够亮一点,他们两个还在边上点起了一个火堆。

    鹤梨一副这是个秘密的样子,道:“嗯,私人情趣,我就不透露了!”他还故意挤出一个有点暧昧的神情来。

    于是,夙和就果断拉着明柯走了,他们两个爱情趣什么的就让他们去吧,他们两个还是不要打扰人家比较好,最重要的是,不要污染到他家纯洁的明柯啊!

    从集会回来以后,他们向往常一样去了那边河里洗澡。

    “你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洗完澡以后,明柯正准备回住处呢,却被夙和叫住了。

    明柯抱着换下来的衣服,回过头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夙和顿了一下,才开口道:“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明柯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于是,他们两个正式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有一个问题摆在他们面前,那就是,他们不得不睡在一张床上,不过这个问题他们在问和答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睡到了在一张床上。

    不用说了,两个相爱的人睡在一张床上,日子久了,什么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自然是统统都发生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不知不觉,夙和在兽人世界醒来已经快有一年了,过两天就是兽人世界的“年节”冬祭日了,夙和就是在上个冬祭日过后的几天醒来的。

    天气又一次的转凉了,然而夙和已然彻底的适应了这样的温度,甚至不用像是去年一般披着厚厚的披风。

    倒不是说今年没有去年冷,只是去年的夙和太过虚弱罢了,实际上,夙和原本就是玩冰的人,若非重伤的情况下,又怎么会惧怕于区区寒冷呢!这点冷估计还比不上他的灵力三分冷!

    夙和站在屋檐下看着外面从初冬第一场雪开始就一直落落落,落不停的大雪。

    就算是他是玩惯了冰的人,却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大的雪,一直下了几乎有整整一个月了吧!外头的雪都快要没到他的大腿处了。

    “往年的雪也是这样大吗?”夙和没回头就能感觉到明柯的靠近,便问他。

    夙和还是忍不住拿出披风来给他披上了,回答道:“去年没有这么大,但是往年比这大的雪也是有的,一般夏天越热的话,冬天也就越冷了,甚至还有一年,整个四季都是特别舒适的温度呢!不用太担心,在夏天的时候部落里都是做了准备的。”

    兽人世界的极端天气真的不算少了,别的不说,今年夏天就是极端天气了。

    夙和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紧了紧明柯给他披上的披风,虽然他其实并不太冷。

    他毕竟不是兽人世界的人,对兽人世界并不算是了解,便不发表什么看法了,免得给人错误的引导!

    别讲科学什么的,作为修士和兽人的夙和已经明柯都会笑的!

    于是,这一场雪就这么一直下到了冬祭日,以至于最后的一个自然月里面,雪已经没到了夙和的胸口,打猎什么的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们甚至连门都出不了,只能窝在房间里啃存粮。

    好在水部落今年情况比往年好,有了夙和这个医者,避免了大多数的不必要壮劳力的伤亡,所以今年冬天虽然说是难熬,但是大多数的水部落兽人还是熬了下来,只是死了几个本就没什么寿命了的老兽人和几个刚出生,体质还弱的孩子罢了!

    虽然还是让人悲伤,但是比起往年而言,已经算是好的了。

    那件披风已经到了明柯的身上,没办法,这天实在是太冷了,就连明柯也受不了了,除非他一直保持着兽型,否则他人形就是觉得冷的,因为他没有厚厚的皮毛!

    然而,一直保持兽型的话,那么食物的消耗就要大很多,所以一般的时候,明柯都还是保持着人形的。

    看着几乎把自己包成团子的明柯,夙和差点就笑了出来!却被明柯给横了一眼!

    自从他们真真正正的在一起以后,他们两个的相处就已经完全是随心所欲的那种了,其他的什么形象啊之类的都不顾及了,一切全凭心情来!

    又是饭点了,当然,是整个兽人世界独属于夙和一个人的饭点,他拉开房门出去做饭。

    门一打开,一股冷风就呼呼呼的灌了进来,明柯连忙紧了紧披风也跟了出去。

    虽然很冷,但是他却并不是一个愿意一直窝在房间里的性子,所以说夙和去做饭的时候他也跟去了,到时候到了厨房里他就负责生火好了!

    院子里面的雪已经到了夙和胸口不是假话,并且雪一直都在下,所以夙和只是每天早上会清理一下几条必经之路上面的雪方便走动罢了!

    这段时间里面,明柯已经开始跟着夙和修行了,正好明柯不用狩猎,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进行入门。

    没办法,修真也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情,就算夙和是大能,明柯也聪明悟性高,这也绝非朝夕之事儿,所以明柯依然无法像是夙和一般,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穿着一件单衣依然淡定自若。

    当然,就算修行到了筑基,明柯也是怕冷的,只是会好上一点点罢了,毕竟这个阶段的修士依然是属于人的范围之内的,当然是不可能寒暑不侵了。

    要做到寒暑不侵这一步的话,至少得到元婴期吧!

    饭做好以后,也就是端到房间的几步路功夫吧,这暖呼呼的汤就已经变成温汤了,再不喝的话,估计就得彻底变凉甚至是结冰了吧!

    所以,一进屋,夙和就赶紧吃东西,明柯就更加了,直接跳上床用被子把自己给裹住了。

    最近睡觉的时候啊,明柯都不爱抱着夙和睡了,没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夙和的身上实在太凉了,大概没人有胆量在这种天气抱着一块冰块睡觉的吧!

    反正明柯是没这胆量。

    在家里窝够了以后,有一项活动他们却是不能不参加的,那就是三天后的冬祭日,就算是天气再不好,节还是要过得,一般都是每家派个代表什么的来做一下准备就好了!

    今年不同往年,体质稍差一些的人还是不要让他们出来的比较好了!

    “提前三天才开始准备,时间够吗?”收到消息以后,夙和疑惑的问明柯。他可是记得自己以前在凡人界见过他们的年节的,那叫一个忙碌又热闹啊!虽然不说是提前三个月准备那么夸张,但是提前一个月却是一点也不夸张的,所以他才格外的讶异于水部落的三天。

    明柯从被子里面探出头来,道:“这也是没法子,这种特殊情况也就是只能这个样子了,也就是走个流程罢了,毕竟还是人比较重要一些!”

    好吧,水部落的各种思维一贯是走在前头的,就连夙和也老是无言以对,毕竟这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做法!

    夙和这个不怕冷的当然不会推辞这次的准备活动了,就连明柯也爬起来去了,别看明柯穿的特别多,看上去也特别冷的样子,实际上他已经比其他的兽人好多了。

    本身他就不是很怕冷的兽人,要是是像去年冬天那种冷法的话,他可能都不用穿披风就能和夙和一样的淡定了!再加上他现在有正在修行中,所以他还不算是特别怕冷的了。

    到了图奇的家里,他们两个就看见不少的人已经到了,其中就有明柯的阿妈景冬。

    没办法,明柯他阿爸是超怕冷的兽人,和品种没关系,他就是怕冷,所以景冬就来了,毕竟景冬是个比明柯还不怕冷的兽人。

    早在不久以前,景冬就生下来一个可爱的男性兽人,因为生下孩子以后景冬就也要参与狩猎了,所以就像当年的明柯带明熙一样,明熙接手了带奶娃的任务。

    由于明熙在雪还没下的时候经常到夙和这里来学习医生,所以他一般都会把这个孩子给一块儿带来,免得放在家里没人带。

    这个孩子大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兄控,每当明柯不参与狩猎的时候,那孩子总要粘着明柯让他抱抱,他还不准夙和靠近明柯,只要夙和一靠近明柯,他就开始哇哇大哭。

    这让夙和明柯两个都有点哭笑不得的意思。

    明熙才不管那么多呢,直接捂了嘴跑到一边偷偷笑去了!

    实际上,兽人世界的娱乐实在是匮乏到了极致,以至于四节除了收获日以外,统统都是篝火广场搭台子聚个会,走个流程打个架什么的。

    反正夙和是已经摸着了套路了,无论是集体婚礼是成人礼还是祭礼,都是不同主题的约架活动而已,冬祭日的打架理由是,向伟大的兽神展示自己的实力,显示自己可以守护兽神的权威。

    夙和超想吐槽的是,前提是你们是真的相信有兽神啊!不要什么解释不了的事情都往兽神身上推啊!虽然他不是兽神,但是他觉得真正的兽神要是还活着的话,绝对是要给水部落那群完全不虔诚的子民给气死的!

    实际上,夙和觉得他们还是过得很恣意的。

    水部落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发展环节出了一点点的变化,以至于他们和其他部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偏偏他们自己还并不觉得哪里不对。

    夙和虽说心中也有好奇,但是却并无深究之意。

    冬祭日过后,风雪渐歇,整个兽人世界又开始恢复温度了,明柯也是开心的拜托了披风,穿回了和夙和初遇时的那一身。

    在这几十个共同生活,同床共枕的日日夜夜中,他们两个也已经将以后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商量探讨过了。

    差不多等到夙和的实力恢复差不多八成左右的时候,他们就会一起去到修真界,无论明柯到时候的实力如何。

    当然,明柯也了解到了修真界并非安宁之地,不过他却并没有太担忧这个问题,他毕竟在兽人世界也是每天都在和野兽搏斗之类的,稍有不慎就会非死即伤,所以他对于所谓的生命威胁并没有过度的担忧。

    当然,必要的担忧还是有的,毕竟修真界是他所完全不熟知的领域,虽然有夙和的科普,但是却依然没有真实感。

    与担忧相对的就是期待了,毕竟未知的东西都容易勾起人的好奇心,明柯自然也不例外了,别看他平时非常的成熟稳重,实际上按照兽人的算法,他才刚刚成年呢,在夙和面前也老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些的孩子气来。

    当然,只是偶尔罢了,除了夙和,一般情况下也没人能见上一见呢。

    “今天我和你们一块儿出去狩猎吧!明熙已经上手的差不多了,我也在部落里面呆的有点厌烦了!”夙和主动开口说道。

    他老早就想要外出狩猎了,奈何手上还有责任在,之前不好随意的丢下,如今明熙可以独当一面了,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了!更何况,他们现在还得为几个月后的春狩日给做上一番准备呢!

    没错,他们早就商量了,要在下一次的春狩日直接就办婚礼,这大概是整个水部落结婚效率最高的一对吧!要知道,就连明柯他阿爸和阿妈结婚花了三年来相处都已经算是快的了。

    而明柯果然不愧是他们的孩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从和夙和真正的认识,也就是说上一句话起到现在,也不超过一年吧,他们就已经绝对结婚了,这在水部落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闪婚吧!

    不过,虽然有许多人其实不太看好他们,但是却没人阻止他们结婚什么的,因为他们一般都不会去干预某个成年兽人自己做下的决定,就连父母也是一样的,当然,反正这个决定所产生的一切后果也都必须由他们自己来承担!作为明柯父母的明零和景冬自然也不例外!

    一场婚礼要准备起来绝非易事,特别是他们两个都是刚刚把日子过上正轨的人,所以他们现在就要提前准备上了,毕竟今年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要是没有其他人也要结婚的话,那他们大概就得撑全场了!

    夙和跟着明柯一块儿去到集合点的时候,其他的人都有点愣了一下,不过回过神来也就没人觉得有哪里不好了,毕竟当时夙和就已经提前打好招呼说自己以后会加入狩猎队的。

    鹤梨看见他,心情却不是很美好,因为夙和是突然袭击,所以站位已经负责的领域什么的之类的问题他统统都没想,这种情况下多出一个人来,实际上是完全不利于狩猎队在野外的安全保障问题的。

    早就想到了这一点的夙和只是笑了笑,说道:“这个你不用考虑那么多的,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游离于队伍之外跟着你们就好了!”

    他之前之所以要跟着狩猎队一块儿出来的原因很简单,主要就是哪个时候他没有料到自己的实力会恢复的这样快。

    当然,对现在而言其实是不影响什么的,反正无论是跟不跟队伍他都可以应付自如,他之所以选择跟着队伍,完全是因为想要顺便保护明柯一下罢了!人还是放在自己眼前他比较的放心。

    这还是夙和第一次到离部落有点距离的森林里面去呢!

    “我们现在这是到哪里去啊?”正在树梢上跳来跳去的夙和问鹤梨他们,虽然离得并不近,但是他发出的声音却仿佛是就在眼前一样!

    其他的兽人早就习惯了夙和的这一项技能,并不觉得很奇怪,鹤梨听了以后,也没有试图去找他现在的位置,而是直接一边往前走一边用正常的声音音量回答了夙和的这个问题。

    “这个冬天我们在部落里困了一个冬天了,现在我们已经快没有盐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去盐湖采盐,今晚我们还得在外面睡一晚!”

    盐是必需品,本来他们每次都会采上不少回部落,所以他们一般是不太缺盐的,然而经过了一个冬天的消耗,补充盐确实已经是刻不容缓的问题了!

    别看明柯参与狩猎队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实际上这也是他第一次参与采盐,本身这件事情也不是很频繁,所以就一直愣是没轮到他们这支小队!

    路上当然是少不了危险的,毕竟这条路向来是走的少一点的,当然,收获也是不少的,至少夙和收获了不少的药草甚至是灵草。

    在水部落呆久了以后啊!夙和险些都忘记了自己的专精并不是点在医术上面的,他其实至是个半吊子医生啊!

    到了夜晚,鹤梨熟门熟路的摸进去了一个洞穴中,那个洞穴位置还算是隐蔽,并且洞口处还做了不少的伪装,除了明柯夙和以外的所有人对这里都是熟悉的,毕竟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参与这个采盐。

    这个洞穴不大不小,刚刚好装的下他们,并且还留有不少的生活痕迹,看样子他们每次采盐的时候都会在此休息一晚上。

    出门在外当然没什么讲究了,所以他们除了安排人守夜之外,剩下的人就是靠在墙壁上休息了。

    “我来守夜吧!我一晚上不睡也没什么!”夙和主动开口要求守夜,本来也是如此,到了他这个境界,睡觉不睡觉已经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了。

    鹤梨虽然知道他的本事不小,然而却还是犹豫,毕竟夙和是第一次跟着他们出来狩猎,所以他还是有点不放心的。

    见他这样,明柯便主动请求,和夙和一起守夜。

    他如今也是修士了,一晚上不睡也同样没什么太大的影响,虽然他目前还做不到夙和那样倒也是真的。

    于是,这个晚上,他们两个人就这样肩靠着肩坐在山洞口,看着一望无际的幽暗森林,一直到晨光熹微,就这么看了一个晚上。

    到了后来,明柯不太坐得住了,干脆就头一歪,直接靠到了夙和的肩头,夙和也伸手揽住了他。

    虽然这个时候他们并没有说几句话,但是那个氛围确实是让人感觉无法插入其中的,至少醒的比较早的鹤梨是这么觉得的,他觉得在秀恩爱方面,他和路里大概还需要再进修啊!

    “怎么不叫我,我不是说了,我睡一阵儿就把我叫起来替你吗?”鹤梨皱着眉头说道。

    明柯把靠在夙和肩膀上的头给正回来,笑着说道:“没事,我一晚上不睡没什么大问题的。”

    由于一般兽人都没有逞强和故意客套的习惯,所以鹤梨点了点头,就去叫醒其他人了。事实也是如此,明柯也没有在和他客套,他说的就是实话。

    盐湖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到处都是盐的结晶体,只要用铲子和兽皮袋装起来就是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是一件轻松的活儿。

    从盐湖满载而归以后,夙和就成了这支狩猎小队的固定成员了,鹤梨也帮他想好了自己的定位。

    刨开别的不说,夙和医术高超,一旦有人受伤什么的,还能及时的进行医治,这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更何况,夙和本身的实力更是没的说了。

    转眼就是两个多自然月过去了,平时夙和会跟着鹤梨的小队参与狩猎,但是却是不会跟着他们参与巡视城门之类的日常工作,因为那个时候他都要留在小院里,就怕有些明熙应付不来的病人。

    没办法,一旦有人要出去狩猎的话,就必然会产生一部分的伤亡的,夙和只能尽量的减少这份伤亡了。

    “你准备好了吗?”正好休息的明柯忽然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开口说道。

    一时之间,夙和有些莫名,但是却依然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了。

    明柯说的是几天以后的春狩日集体婚礼,前几天他们两个已经去族长图奇哪里记录过了,所以他们现在只要准备就好了。

    婚礼上要穿的衣服他们都已经互相给对方做好了,也没什么花样儿,就是很普通的水部落常穿的款式。

    “我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我的实力也已经恢复到了八成左右了,所以,在婚礼结束以后,我们就一起去修真界吧!”夙和这段时间跟着狩猎队一块出去还是找到了不少的好东西的,所以他的功力恢复的也快了许多,以至于这件事情比他预计的还要来的快很多。

    闻言,明柯愣了一下,才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语气很平静,毕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东西,所以自然显得平静了。

    今年婚礼的人还是不少的,加上他们足足三对呢,所以他们两个反而没操什么心,只是从旁辅助了一番罢了。

    夙和倒是在那天婚礼进行的时候不知道打了多少架,没办法,明柯的追求者实在是太多了,他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人圈到了自己的地盘,那些人晚了一步自然是万分的气恼的,所以自然前赴后继的有人上来挑战他了。

    不过,夙和用自己的实力把人一个一个的轻松打败了,顺便按照流程把明柯也给打败了。

    “按照不成文的约定,今晚我任由你处置!”回到房间里以后,明柯笑道。

    实际上,他们两个对这个并不纠结,一般都是有来有往的,不过偶尔这么一点点闹腾,倒也算是情趣了。

    于是,一夜良宵!

    第二天早晨起来,夙和没有再给他的草药浇水,而是同明柯一块去见了他的父母。

    原因倒不是婚后第一天要见家长什么的,而是要告别一番。

    虽然早在一个多月前他们就将这件事情给所有有必要知道的人通过气了,可是临走前当然还是要打个招呼,顺便交接一些事情的了。

    没错,他们已经决定三天后就去修真界了。

    三天后。

    将一切的事情都交代安排好了之后,兽人世界就再也找不到两人的踪迹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本文是个日常文,但是到了修真界当然是肯定是日常不起来的,更何况也和为我们的标题不同了,所以本文就在这里结束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是蠢珂在晋江写的第一本小说,虽然说过程中不是那么的圆满,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能够完结的!

    希望大家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兽世种田》,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兽世种田第44章 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兽世种田第44章 大结局并对穿越之兽世种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