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春秋

第一零零九章 抽丝剥茧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沙漠 本章:第一零零九章 抽丝剥茧

江漫天不知齐宁身在何处,韦御江却也不知道齐宁眼下情势如何。

齐宁迟迟未归,而且没有半点消息回来,这让韦御江心急如焚,却又不能表现出来,从刑部跟过来的几名官员也都觉得事情蹊跷,时不时地向韦御江打听消息,何时可以返京,韦御江只能尽力应付。

对刑部那几名官员来说,澹台炙麟的尸首已经检查过,而且已经确定是自尽,此种情况下,也就不存在什么谋害,既然不存在谋害,也就不存在什么凶手,刑部也就不必一直留在这里费心思去找什么真凶。

韦御江虽然担心齐宁安危,但这两日却并未空着。

他挑选了驿馆一处院子,而且在屋内做了布置,屋内的摆设,也按照澹台炙麟的书房来摆放,窗户也如同发现澹台炙麟自尽时候一样,全都关死,此外甚至让人做了一个假人,勒住脖子,悬挂在屋梁之上,基本上也就还原了澹台炙麟死时的现场,这两日韦御江几乎也都呆在这院子里,仔细寻摸着其中的破绽。

他坐在屋内的椅子上,瞧着悬挂的假人,眉头始终紧皱。

知道屋门被“嘎吱”推开,韦御江依然在沉思中没有惊觉,只等到来人拍他肩头,韦御江才回过神来,赫然抬头,却见到站在自己身边的竟赫然是自己担心了几天的齐宁。

“侯.....侯爷!”瞧见齐宁,韦御江先是一怔,随即显出欢喜之色,立马站起身。

齐宁微微一笑,扫了屋子一边,才走过去在边上的椅子坐下,含笑道:“韦司审一直在研究大都督之死?”

韦御江点点头,见齐宁毫发无伤,心中才放心下来,虽然很是奇怪这几天齐宁到底去向何方,但他毕竟只是刑部一名普通官员,也不敢多问。

“可发现什么破绽?”

韦御江皱眉道:“侯爷,这几日卑职一直在寻思到底漏了什么地方没有想到,可是.....!”

齐宁微笑抬手,指着那悬挂在梁上的假人道:“韦司审,自尽的是不是大都督?”

韦御江一愣,有些不明白,却还是道:“侯爷,这是卑职制作的假人,但代表的确实是大都督。”

“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齐宁神色严肃起来:“我是问你,他们在现场发现的尸首,是不是大都督?”

“这.....!”韦御江眉头一紧,犹豫一下,才道:“侯爷,根据案情的描述,大都督的遗体被解下,是等到沈凉秋沈将军从军中抵达之后,而且当时在场除了沈将军,还有都督府的侯总管和另外好几人,这些人都是都督府的人,对大都督自然是十分熟悉,他们如果发现遗体不是大都督,立刻就能看出来。”

齐宁颔首道:“你说的不错,沈凉秋赶到时发现的遗体,定然是大都督无疑。”

“赶到时发现的遗体?”韦御江毕竟是刑部干吏,立刻听出齐宁话语中的漏洞:“侯爷,您说沈将军赶到时发现的遗体是大都督,那么.....之前发现的遗体难道....?”

齐宁示意韦御江坐下,含笑道:“韦司审,其实我和你一样,这些天一直在寻思案发现场到底有什么破绽,可是思来想去,案发现场的环境,几乎是无懈可击,根本找不到什么漏洞,那是绝对的密室。”

“侯爷所言极是,卑职打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大都督除了自尽,还有什么可能被人谋害。”韦御江神情凝重:“但直觉告诉卑职,这桩案子却又不像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齐宁叹道:“其实这桩案子的破绽,用眼睛足以看出来,只可惜有人精心设计,挡住了我们的眼睛而已。”

韦御江似有所悟,但显然还没有理清齐宁话中意思,齐宁凝视韦御江问道:“韦司审,你将当晚事情发生的过程再说一遍。”

韦御江心知齐宁对于当晚发生的事情已经是了如指掌,但这时候还让自己再说一遍,自然有深意在其中,立刻道:“侯爷,事发当晚,大都督用过晚饭之后,便即去了书房,快到亥时的时候,澹台夫人让侯总管去请大都督回房休息。侯总管到了院子,发现屋内灯火还亮着,他叫了几声,大都督却没有答应,但屋门从里面拴上,他也打不开门,便去告之了夫人。”

齐宁点点头,示意韦御江继续说下去,韦御江继续道:“夫人当时带了两个丫鬟过来,侯总管也叫了两名家奴,他们叫大都督不应声,感觉事情不对劲,于是强行破门而入,当时所有人都看到大都督悬梁自尽在屋内,当时他们并没有立刻解下遗体,而是......!”

“不对!”齐宁忽然打断摇头道:“韦司审说的不准确。”

韦御江怔了一下,但马上就明白,道:“发现大都督悬梁自尽,夫人当时软倒在地上,而侯总管带人冲进去,只以为是有刺客,但是屋内没有任何人,而且我们观察过现场,屋里但凡有人藏身,很容易就被发现,当时那么多人,侯总管说没有发现刺客的证言应该不会有错,于是侯总管就准备带人要放下大都督的遗体.....!”

齐宁微点头,韦御江又道:“不过澹台夫人却在这时候阻止了侯总管,令他不得触碰大都督时候,而且吩咐侯总管立刻去往水师大营找来沈凉秋。侯总管赶到大营,见到了沈凉秋,而后快马加鞭赶回城中,沈将军亲自解下了遗体,因为担心是有人谋害,所以没有立刻处理遗体,而是将其安放在了书房之内。”

“你说的很清楚,当晚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如此了。”齐宁目光炯炯,轻声道:“韦司审,你是刑部干吏,而且到过现场之后,你一直都觉得事有蹊跷,怀疑大都督并非悬梁自尽那么简单。”

“侯爷,卑职确实如此怀疑。”韦御江神情严峻。

“那好,方才你说的这段事情中,你发现哪几处不对?”

“侯爷,其实最让卑职疑惑的是当时澹台夫人为何不让侯总管解下尸首。”韦御江肃然道:“如果是夫人不相信大都督自尽,怀疑有人谋害,想要保护现场,那么即使沈凉秋后来赶到,也不应该放下遗体。”顿了一顿,皱眉道:“夫人倒似乎是有心要等到沈凉秋抵达,有他亲手解下遗体。”

齐宁唇边露出笑容,抬起头,再次看向那悬挂的假人,忽然问道:“韦司审,当晚大都督何时回到书房?”

韦御江立刻道:“回侯爷,那天我们问过侯总管,都督府的生活很有规律,特别是大都督不在府里的时候,府中上下无论吃饭睡觉都要遵守严格的时辰,都督府的晚餐都是在酉时一刻开始,在酉时三刻之前,晚饭一定会结束。”

“也就是说,大都督戍时之前,一定已经回到了书房。”齐宁正色道:“侯总管又是何时去书房?”

“快到亥时的时候。”韦御江道:“最早应该也是在戍时三刻的时候。”

“也就是说,大都督在书房之内,大概有一个时辰左右。”齐宁道:“一个时辰,其实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我再问你,发现大都督自尽之后,侯总管很快就被派出亲自去找沈凉秋过来,那应该是在亥时了吧。”

“侯爷,其实这也是一个疑点。”韦御江道:“卑职一开始倒也没有太注意,但是之后将当晚发生的细节从头到尾想了无数遍,就想到侯总管这一节。”

齐宁道:“你说。”

“侯爷,都督府内家仆众多,那毕竟是大都督府,虽说如今东海已经是我大楚的疆土,而且澹台大都督统领数万水军镇守东海,但当年金刀澹台征伐东海,那也是杀人不少,若说东海还有仇家,卑职深信不疑。”韦御江缓缓道:“大都督一直待在水军大营,很少住在都督府,但家人却留在府里,恰恰因为这个缘故,都督府内的家丁护卫必然都是精锐。”

“不错。”齐宁颔首道:“我也观察过,都督府内的护卫,都是龙精虎猛,那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韦御江皱眉道:“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侯爷,侯总管虽然也是行伍出身,比之普通人身体要结实不少,但他毕竟年过半百,无论是体力还是身手,那应该比不上府里的许多精壮护卫。”

“那是自然。”齐宁道:“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无论多厉害的人物,都无法抵挡岁月的侵蚀。”说完心里却突然想到北宫连城,心想北宫连城和东海岛主莫澜沧显然不在此列,那两个老怪物竟似乎击败岁月,至今依然保持不老。

“都督府距离水师大营不过二十多里地,其实说不上有多远,但也不算很近。”韦御江道:“当时既然急着找沈凉秋过来,自然是越快越好,哪怕是派出几名擅长马术的精壮护卫,也很快就能请来沈凉秋。”顿了一顿,眉头微锁,低声道:“可是为何当时却非要让侯总管亲自前往?侯总管年事已高,骑马的速度绝对比不上年轻护卫,在当时的情况下,侯总管是都督府的大总管,更应该留下来善后,而不是去找沈凉秋。”

-------------------------------------------------------------------------

PS:因为十分荣幸得到前往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机会,这几天一直马不停蹄在做活动,包括读者见面会,一切虽然很顺利,而且心存感激,但时间实在太紧,没能更新上,这里向大家道歉了。人已回家,可以安心码字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春秋》,方便以后阅读锦衣春秋第一零零九章 抽丝剥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春秋第一零零九章 抽丝剥茧并对锦衣春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